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一首詩中的唐朝對外開放

2017年09月18日 17:41:01 來源︰ 學習時報/2017-07-07/ 第A3版面/中外歷史 /


    唐王朝的強大和繁盛,是與其奉行的國策密不可分的。代宗朝(762—779年)詩人張惟儉《賦得西戎獻白玉環》一詩,就頌揚了唐王朝的開放及平等的民族政策帶來的四海統一,人心所向︰

  當時無外守,方物四夷通。列土金河北,朝天玉塞東。自將荊璞比,不與鄭環同。正朔雖傳漢,衣冠尚帶戎。幸承提佩寵,多愧琢磨功。絕域知文教,爭趨上國風。

  詩開始兩句“當時無外守,方物四夷通”說,唐王朝實行開放政策,交通暢達,方物來自四面八方的國家。唐王朝的強大得益于開放的國策,並在開放中成就偉業,彪炳千秋,所謂“大業來四夷,仁風和萬國”(張袞《梁郊祀樂章•慶休》),唐王朝的開放和繁盛,吸引了周邊眾多的國家,就像大禹當年涂山盟會一樣,有萬國爭相執玉前往。

  “列土金河北,朝天玉塞東”兩句說,唐王朝國土面積廣大,北至金河以北、玉門關以東的各國也爭相來朝。從太宗、高宗、武皇到玄宗,唐王朝不斷拓土開疆,加強邊防,疆域北抵金河以北,安北都護府一度設在哈爾和林(今蒙古國烏蘭巴托西南)。向西越過蔥嶺(今帕米爾高原),行政統轄直達今天的中亞、西亞,在大宛、康居、昆墟、條支、修鮮、波斯,均設有都督府、都護府;安東都護府、熊津都護府、雞林都護府均設在今天的朝鮮半島。詩人懷念“偃武修文,中國既安,四夷自服”的太宗朝和“承平歲久,自開遠門至番界一萬二千里,居人滿野,桑麻如織”的玄宗朝,認為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盛世。太宗、玄宗朝國家統一安定,敞開國門與四方交通︰“東至于海,南及五嶺,皆外戶不閉,行旅不糧,取給于道路焉。”即便是看似荒遠的金河之北也分封土地,玉門關以東的僻遠之邦也入國朝貢,和平、富裕、繁榮的景象隨處可見。

  “自將荊璞比,不與鄭環同”兩句中,荊璞出自《韓非子•何氏》︰春秋時楚人卞和在山中得一塊璞玉,獻給楚厲王、武王,王不識玉反斷其左足和右足。到文王時卞和抱玉哭于荊山下,王使人剖璞,果真得到寶玉,名之謂‘和氏璧”,後用以獻和氏璧比喻一片赤誠。鄭環,出于《左傳•昭公十六年》︰晉國的韓宣子有一玉環,其中一半在鄭國商人手里,韓宣子向鄭國國君請求得到,相國子產不願意給,說,這不是公家府庫保存的東西,寡君不知道。這兩句詩是說,西戎所獻白玉環如荊璞一樣完美無缺,珍貴異常,與當年晉人所看重的鄭環不能同日而語,何況白玉環本身包含了進獻者的一片真情。

  “正朔雖傳漢,衣冠尚帶戎”二句最有內涵,說的是“胡”文化對唐文化的影響。正朔,古代改朝換代時新立帝王頒行的新歷法,後亦泛指歷法。《史記•太史公自序》︰“漢興五世,隆在建元,外攘夷狄,內修法度,封禪,改正朔,易服色。”這兩句詩說,唐王朝的歷法和文化雖傳自于漢朝,但唐人的風俗好尚卻明顯地受到了北方游牧民族的影響。唐人推崇“胡”文化,好胡食、胡樂、胡服,胡文化的陽剛大氣、摒棄苛細,深得唐人之心,也與向上的時代要求相一致,這也從一個側面證明了唐文化的開放和大度。

  “幸承提佩寵,多愧琢磨功”兩句說,西戎所獻白玉環有幸獲得手提胸佩的親近,也不白費朝覲者花了許多功夫的精心打磨,表明了西戎對用作禮物的白玉環的鄭重和用心。

  結尾“絕域知文教,爭趨上國風”兩句說,由于中華文化的巨大影響和魅力,即使是隔絕難通的邊遠地方,也渴望來到唐王朝,爭相向文明大國學習,這也是德宗朝的毛渙“萬里求文教,王春愴別離”所要表達的。歷史上的西戎並不和東方的中國交通,由于西域的鑿空和絲綢之路的開通,從漢朝開始交往漸漸增多。唐王朝建立之後,不斷前來獻納貢品的西戎國家有百國之多。唐王朝體恤諸國地處僻遠,朝貢不易,“視地遠近而給費”。這兩句以精練準確的語言指出了唐文化對“胡”文化產生的深刻影響,是絲綢之路暢通、繁盛帶來的結果。當時,天竺、扶南、西涼、龜茲、疏勒、康國、高昌以及高麗、日本等,競相與世界上最強大的唐王朝頻繁交往,並從中獲取文化上的養分以發展壯大自己。

  英國藝術史學者貢布里奇先生說︰“論地理,歐洲跟中國遙相暌隔,然而藝術史家和文明史家知道,這地域的懸隔未嘗阻礙東西方之間所建立的必不可少的相互接觸,跟今天的常情相比,古人大概比我們要堅毅,要大膽。商人、工匠、民間歌手或木偶戲班在某天決定動身啟程,就會加入商旅隊伍,漫游‘絲綢之路’,穿過草原和沙漠,騎馬甚或步行走上數月,甚至數年之久,尋找工作或贏利的機會”,這段話可視為“爭趨上國風”的形象注釋。

  張惟儉的這首詩是大唐繁盛的縮影,“上國風”如描如繪,可感可見,讀來至今讓人振奮不已。它告訴人們,無論古代還是今天,開放是強國的必由之路。要想贏得世界的尊重,就必須有大國風範,必須吸收其他民族的優秀文化成果並將其融入自己的血肉之中。

作者︰ 高建新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