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絲路郵驛 回望國脈三千年

2017年09月18日 17:47:14 來源︰ 旅游 2017年第9期

    “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洛陽三月梨花飛,秦地行人春憶歸。揚鞭走馬城南陌,朝逢驛使秦川客。驛使前日發章台,傳道長安春早來。”“晨起動征鐸,客行悲故鄉。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槲葉落山路,枳花明驛牆。因思杜陵夢,鳧雁滿回塘。”這一首首動人的詩句中,“驛使”“驛站”在遙遠時光里散發著可觸的溫度和依稀的影像。作為當時的社會生活中極為重要的存在,隨著近代郵驛制度的興起,倏然淡出了公眾視野。而曾經驛卒飛馳的驛道驛站,也已湮滅在塵封的歲月中,成為今天的珍貴遺存,散布如懸泉置、盂城驛、橫塘驛、雞鳴驛、龍場驛等,都是全國或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有的入選世界瀕危文化遺址或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一部人類文明史,其實就是人類的信息傳播史。信息的傳遞交流與人類相伴始終。為了開拓更大的生存空間,遠離禍患,尋找新的家園,道路的開闢成為生存必須,遷徙奔波實屬天性。今天我們仍能從非洲塞倫蓋蒂和馬賽馬拉野生動物的長途遷徙中,感受到生命的律動。人類為了尋找新的生機,也同樣未曾止步。我們的先祖披荊斬棘,篳路藍縷,踏出許多道路,道路遂成為人流、物流交織的大動脈,也成為各種信息交流的通道,郵驛便應運而生。

 

 

 

 

 

 

 

嘉峪新城魏晉墓出土的壁畫磚《驛使圖》,形象地記錄了距今1600多年前西部地區驛使傳郵的畫面。一名驛使頭戴黑幘,身著皂緣領袖中衣,足登長靴,騎一匹紅斑驛馬,左手持綮傳文書,驛騎四蹄騰空,生動地再現了昔日絲綢之路上驛使奔忙的情景,成為我國古代郵驛使較早的形象資料。在互聯網、高鐵路網縱橫天際的今天,讓我們借這匹追風逐電的紅鬃驛馬,沿著歷史的年輪向心追尋,回望迢迢絲路古道上信息傳播的形態,去感觸凝聚著諸多文化因子的古老郵驛強勁跳動的脈搏,這將是一次在實施“一帶一路”戰略中最為自豪和增強民族自信的旅程。

 

作者︰ 邊強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