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葡萄、大蒜……這些你習以為常的食物,都是絲綢之路的饋贈

2017年12月04日 15:14:02 來源︰ 澎湃新聞

自從1877年德國地質地理學家李希霍芬使用了“絲綢之路”這個概念之後,中古時代,由中國經由中亞通向歐洲的這條東西交通路線,便有了一個響亮的名字,以致後世讓天下人耳熟能詳。應該說,這個名稱十分簡潔,也很形象,容易記憶,用得不錯。但是,任何概念都會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尤其是在描述大事物時使用的概念更是如此,“絲綢之路”亦難例外。如果循名責實,這個概念的直接意義只是“買賣絲綢的道路”,而實際上,絲綢僅是中國流向中亞和歐洲的一種名貴織物或衣料。那麼,在同一條文化和商業大道上,中亞和歐洲以及北非還有哪些物資流向了中國和東亞地區呢?“絲綢之路”這個概念便不能直接顯現。就其實,在這條東西通道上,不僅是絲綢,而且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的造紙技術、作為近代化學先導的煉丹術也傳了過去;從中亞和歐洲傳到中國的,不僅有樂器、多種金屬、香料、金銀器的打制技術如捶疊技法等,更有甚者,大量植物物種也傳到了中國,為國人此前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從而大大豐富了中國人的餐桌。本文僅在食物方面做些摭拾,為絲綢之路的研究助興添彩耳。

菠菜 視覺中國 資料圖

1.菠菜。明•李時珍《本草綱目•菜部》雲︰“波斯草,赤根菜。菠種出自西國,有僧將其子來,雲本是(自?)頗陵國之中。”另有一說,認為是從尼泊爾間接傳至中國的,時間在唐代,未知所據。

2.胡蘿卜。《本草綱目》雲︰“元時始自胡地來,氣味微似蘿卜,故名。”《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則說︰“原產阿富汗及鄰近國家”,“地中海地區早在公元前就已栽培胡蘿卜,在中國和西北歐不遲于13世紀。”可知,胡蘿卜傳入我國也有七八百年的歷史了。

3.茄子。《本草綱目》雲︰“落蘇,昆侖瓜,草鱉甲……陳藏器《本草》雲︰茄,一名落蘇。” 由其名“昆侖瓜”,知其原本出自西域。《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則說︰“原產于東南亞,自遠古就有栽培。”《辭海》干脆說︰“原產印度,我國普遍栽培。”茄子原產于印度或者無誤而可信。

4.芫荽。《本草綱目》雲︰“香荽,胡菜。張騫使西域始得種歸,故名胡荽。”今天北京人叫香菜,山西、四川人依舊稱作“芫荽”。這種菜稱作“香菜”至少在千年以上了。去年我從敦煌文獻中看到它被稱作“香菜”,手懶了一下,沒記下來,現在一時想不起出處,十分遺憾。

大蒜 視覺中國 資料圖

5.大蒜。《本草綱目》雲︰“大蒜,葷菜……按,孫懂《唐韻》雲︰張騫使西域,始得大蒜、胡荽。則小蒜乃中土舊有,而大蒜出胡地,故有胡名。”《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說︰“原產亞洲,在意大利和法國也廣泛種植”,“在美國,蒜的廣泛使用是受歐洲移民影響的結果。”

6.黃瓜。《本草綱目》以“胡瓜”立目,雲︰“黃瓜。北人避石勒諱,改呼黃瓜,至今用之。張騫使西域得種,故名胡瓜。”《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說︰“可能起源于印度北部,現廣泛栽培食用其果。”

7.胡蔥。《本草綱目》雲︰“蒜蔥。按,孫真人(即孫思邈)‘食忌’作胡蔥,因其根似胡蒜故也。俗稱蒜蔥,正合此義。”此蔥個小,不同于中國自產大蔥,現在市場亦有售賣的。

8.萵苣。《本草綱目》雲︰“萵菜,千金菜。按,彭乘《墨客揮犀》雲︰萵菜自咼國來,故名。”這咼國今在何處,請知者有以教之。

9.胡椒。《本草綱目•果部》雲︰“履之,胡椒。因其辛辣似椒,故得椒名,實非椒也。” 唐人段成式《酉陽雜俎》卷十八“木篇”曰︰“胡椒,出摩伽陀國,呼為履之。”說明李時珍在編寫這個條目時,或許參考過《酉陽雜俎》,亦未可知。

10.苜蓿。《本草綱目》雲︰“木粟,光風草。苜蓿,郭璞作牧蓿,謂其宿根自生,可飼牧牛馬也。”現如今,苜蓿種植已經不多,而且主要是用于牲口的飼草。當然,如果它僅僅能作飼草,那就只能歸入牲口食槽而非國人的餐桌了。其實,它也可用于做菜,將其嫩芽焯一下涼拌即可食用。李時珍將之歸入“菜部”,體現的正是其原始用途,無疑是正確的認識。《史記•大宛列傳》載︰“(大宛)俗嗜酒,馬嗜苜蓿。漢使取其實來,于是天子始種苜蓿、蒲陶肥饒地。”

11.豌豆。《本草綱目•谷部》雲︰“胡豆、戎菽、回鶻豆。《飲膳正要》作回回豆。胡豆,豌豆也……種出胡戎……”《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則說︰“豌豆的起源尚未確定,但知豌豆是最古老的作物之一。瑞士的湖村中曾發現豌豆化石,中世紀的不列顛尚有野豌豆。”從中國人稱其為“胡豆”、“戎菽”、“回鶻豆”或“回回豆”,知其亦是西來物種也。

12.豇豆。《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曰︰“豆科一年生植物……有的國家稱之為中國豆或黑眼豆。據信原產于印度和中東,但很早就栽培于中國。”

13.蠶豆。《本草綱目》雲︰“胡豆。豆莢狀如老蠶,故名。”《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未列目,卻有“蠶豆病”一目︰認為主要發生在地中海地區,有人從蠶豆田中走過,便發生過敏。可知,此物原產地當在中海一帶。

葡萄 視覺中國 資料圖

14.葡萄。《本草綱目•果部》雲︰“蒲桃,草龍珠。葡萄《漢書》作蒲桃,可以造酒,人飲之,則然而醉,故有是名。”上引《史記•大宛列傳》又雲︰“[大]宛左右以蒲陶為酒,富人藏酒至萬餘石,久者數十年不敗。”由是可知,不僅葡萄,而且葡萄酒也由西域傳來。此前,國人所飲酒水均為米酒(糧食自然發酵而成),漢代以後,國人餐桌上才多了葡萄酒,否則,“葡萄美酒夜光杯”所據為何?

15.石榴。《本草綱目》以“安石榴”立目,雲︰“漢張騫出使西域,得涂林安國石榴種以歸,故名安石榴。”安國為昭武九姓之一,唐叛將安祿山即其國人,知石榴出自安國也。今新疆喀什(古疏勒)盛產石榴,出“石榴汁”飲料。陝西臨潼亦為內地一重要石榴產地。有人說張騫所帶回的石榴種起初就種在臨潼,不知果真如此,還是商業炒作?無論如何,石榴出自西域當無疑問。

西瓜 視覺中國 資料圖

16.西瓜。《本草綱目》雲︰“寒瓜。……嶠征回紇,得此種歸,名曰西瓜。則西瓜自五代時始入中國。”《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說︰“原產熱帶非洲,各大陸均有栽培。”若此,回紇僅是原產非洲的西瓜傳往中國的中轉站了。但無論如何,這也是非洲人民給世界人民包括中國人民的一項貢獻。

17.蓖麻。《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雲︰“大戟科植物,栽培用以提取醫藥及工業用油,用作風景樹……可能原產非洲,已在全世界熱帶歸化,印度是主要種植國。”由上可知,西方人是不用蓖麻油作食用的。中國卻不然,民間用蓖麻油或照明(用煤油前),或炒菜。但這種油“有小毒”,不宜多用,兒時我曾吃用過。

18.胡麻(芝麻、香油)。《本草綱目》雲︰“漢使張騫始自大宛得油麻種來,故名胡麻,以別中國大麻也。”又雲︰“胡麻油即香油。”如果它味道不香,民國後的滿清沒落貴族那五在吃早飯時,為何還要求在咸菜上滴幾滴香油呢?今日仍是食材之一。

19.胡桃(核桃)。《本草綱目》雲︰“羌桃、核桃。此果本出羌胡,漢時張騫使西域始得種還,植之秦中,漸及東土,故名之。”這就是現在市場上常見的干果核桃。餐廳里也有“核桃香椿苗”上桌,知其亦用于食材也。

以上我臚列了十九種原產于西域、歐洲或非洲地區的植物物種,在兩千多年的歲月里,它們陸陸續續地通過絲綢之路這條交通大動脈,傳到了我國,並且登上了國人的餐桌。其中,茄子、菠菜、胡蘿卜、芫荽、黃瓜、大蒜、苜蓿、豌豆、蠶豆、豇豆、萵苣、胡蔥是食材,胡椒是調料,西瓜、葡萄、石榴、核桃是水果,蓖麻、芝麻是油料。1492 年哥倫布發現美洲後,食材內容更為增多,由美洲傳來的植物物種也不在少數,計有︰玉米、甘薯(原產地有爭議)、土豆、辣椒、西紅柿、西葫蘆、花生、南瓜、草莓、菠蘿、木瓜、向日葵和煙葉等十三種(是否還有我不知道而未包含進去的?)。近世以來,又有荷蘭豆、蔥頭(洋蔥)、苦瓜(出自印尼)、絲瓜、洋姜(鬼子姜)、圓白菜(卷心菜)等植物傳到中國,同樣上了國人的餐桌。雖然這些東西並非全經絲綢之路傳來,但均是外來物種,則無可諱言。如果不是它們傳到我國,我們今天餐桌上會有那麼豐富嗎?

或許有人會問︰由世界其它地區傳入我國的物種那麼多,我們有什麼傳出去的呢?當然有。單就食物來說,據考古學家孫機先生研究,從我國傳出去的就有桃、杏、梨、枇杷、荔枝。當然,這些全是水果了。但不要忘記,水稻原產地就在中國(河姆渡遺址已有 7000 年前的水稻碳化物遺存),茶葉也出自中國;更有甚者,絲綢及養蠶繅絲技術不也是中國人的貢獻嗎?如果它不重要,那條中古時代的東西大通道為何被稱作“絲綢之路”呢?

這里我還想多說幾句。絲綢為衣,水稻為食,茶葉為飲,瓷器為用,僅此四項,中國人對世界物質文明的貢獻就已經不小,何況我們還有那個聞名遐邇的“四大發明”呢。我們感謝世界各民族在食物方面的貢獻,但沒有理由妄自菲薄。由于地理和歷史原因,不同民族的貢獻體現在不同的側面。正是有了全世界各地人民不同貢獻的薈萃,才有今天地球村的豐富生活,也才有讓我們大快朵頤的餐桌。不是嗎?

本文原標題為《絲綢之路與中國人的餐桌》,現標題為編者所擬,摘錄自劉進寶、張涌泉主編的《絲路文明的傳承與發展》一書,浙江大學出版社2017年9月,澎湃新聞經授權轉載。

作者︰ 鄧文寬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