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專題研究  

墓志史料深化唐代宮人研究

2017年12月04日 15:15:04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古代宮廷既是國家權力核心機構,也是一個龐雜的社會場域。一般來說,宮廷女性分為內官(後妃)和宮人兩類。其中,宮人構成宮廷人群的主體,規模龐大且身份復雜,與後妃之間還存在著身份轉換的可能。宮人主要由宮官、女師、乳(保)母、宮尼女冠、掖庭、教坊宮人等構成。宮廷兼具政治與社會的雙重屬性。雖然宮人總體地位偏低,但由于身處權力核心地帶,對國家政治和皇權運作存在巨大的潛在影響力,因而成為史學研究的重要對象。唐代宮廷女性常常突破宮闈藩籬,成為活躍于社會政治領域的重要力量。然而,男權社會主導下的歷史書寫和史料編纂並未給女性留下太多空間,加之宮闈隱秘,直接反映宮人的史料相對較少。隨著考古成果特別是墓志資料的不斷積累,為考察宮人群體歷史形象及唐代宮廷政治和社會生活提供了新的史料依據。

  補充傳統史料的空白局限

  目前已公布的唐代宮人墓志約有160余方,兩晉北朝宮人墓志20余方,隋代宮人墓志40余方。在此之前,唐代宮人研究主要依據兩類史料展開,一類為《唐六典》《唐會要》《唐大詔令集》《新唐書》《舊唐書》《資治通鑒》等官方典籍;另一類為《全唐詩》及傳奇故事等文學作品。前者為典章制度、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研究提供基礎信息,但在整體和細節方面難免有所疏漏;後者提供的信息細膩生動,但因文學色彩過濃又難免有所失真。墓志作為墓主的生平記錄,相對客觀細致,既可以為傳統史料提供佐證,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不足。

  例如,宮人的職事與品階制度詳載于《唐六典》,是為比擬殿中省“六尚”體系所設的宮人“六尚”機構,分號尚宮、尚儀、尚服、尚食、尚寢和尚功局,各下轄二十四司、典、掌及女史等職,員額在300人左右,品階從五品至流外不等。雖說職事與品階是宮人制度建構和各項待遇的基礎,但制度與墓志所見實例並不完全吻合。

  唐代宮人墓志中能明確職事者僅10多例,其中如“典”、“掌闈”、“小唾盂局”等職事,以及二至四品等超過五品的高級宮人品階,皆未見載于六尚體系內,說明傳統史料沒有關注其他並行的宮人制度。即使如六尚體系,其內部也會產生分支變動,並不能完全套用于唐代宮人制度施行的始終。

  除少數宮人因各種機緣被放歸或賞賜大臣,絕大多數宮人只能終老宮中。宮人的葬地一直是難以定論的問題。據傳統史料,除後妃、高階宮官以外,大多數宮人死後被集中葬于被稱為“宮人斜”或“野狐落”的地方。按照出土墓志劃分,宮人的葬地分散于長安、洛陽與咸陽三地。如唐前期的德業寺宮尼多葬于咸陽,洛陽宮人聚葬北邙,長安宮人則分葬城西、城北、城東、三原、高陽原、龍首原等處,葬地並不固定。晚唐以降,宮人與妃嬪宗室又多集中葬于萬年縣崇道鄉、王徐村等靠近長安的區域。墓志提供的宮人葬地比史料所載更為確切具體。

  守帝陵的宮人卒後,就近安葬陵區,史有記載。但級別稍低的皇後陵、追封皇帝陵與太子陵的守陵宮人的葬地卻不著于史料。據新近出土的墓志反映,這類宮人也會就近葬于所守陵寢附近,如孝敬皇帝的恭陵,有某九品宮人載初元年(689)葬于“恭陵西”;其他如貞順皇後敬陵,陪葬有八品宮人柳氏等。這些墓志不僅為我們研究宮人喪葬制度提供了史料依據,也為確定皇陵墓主人身份提供了線索。

  透射女性參政的時代特色

  雖然宮人參政的現象屢見史冊,但魏明帝“選女子知書可付信者六人,以為女尚書,使典省外奏事,處當畫可”後,給宮人參政提供了制度依據。唐代宮人參政的力度與廣度可謂一枝獨秀,不僅出現了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則天,在武周之後的中宗時期,又集中涌現了韋皇後、上官昭容、安樂公主、太平公主、賀婁尚宮、柴尚宮等一批女性政治家。這些現象的出現,既有前朝舊制的鋪墊,更有因武則天主政而形成的機遇和氛圍。

  為了架空忠唐勢力,武則天早年培養了北門學士為之效力。通過對墓志資料的整理,一個經武則天親自培育的女史群體逐漸浮現出來。為了宮內政務運作的方便,武則天從世家大族中征召寡居女性充任女史,如韋余慶妻裴氏“自司彤管,寵--丹闈”;司馬慎微妻李氏“宸極一十五年,墨--制詞,多夫人所作”;顏昭甫妻殷氏“以彤管之才,膺大家之選,召置左右”等。從“墨--制詞”、“司彤管”等措辭來看,這些女史看似只司職草擬文詔等文案工作,但實則意味著她們已經參與機樞,並因此獲得較強的政治經驗和能力,積攢一定的政治資本。如裴行儉妻庫狄氏被武則天封為女御正,據其子裴光庭墓志所載,即便在神龍政變、“中宗踐祚”之後,庫狄氏仍受厚待,及玄宗“臨極”,“旁求陰政”,欲再度請庫狄氏充任“內輔”。值得注意的是,因武則天主政而興起的宮人勢力,既成為鞏固武周政權的重要支柱,也在李唐復國的神龍政變中起到了積極作用。一批神龍年間的宮人墓志集中反映了宮人群體參與李唐復國的政變活動。如某七品宮人墓志載有“弼諧帝道,復我唐業;疇庸比德,莫之與京。方當開國承家,大君有命”的內容,類似內容還同時出現在其余二十余方宮人墓志中。所謂“復我唐業”,即指中宗(即太子李顯)及其他忠唐勢力發動的神龍政變,而在此之前,學界對政變發起者的注意大多集中在張柬之等外臣群體。

  由此可見,與其他朝代出現的女主干政、太後攝政等情況不同,武周至中宗、玄宗時期的宮人參政並不是“非正常狀態”。相反,這一時期的宮人群體已經成為一股重要的政治勢力,能夠對政治走勢乃至最高權力的歸屬施加較大影響。正因如此,在神龍政變之後,宮人參政現象不僅延續至中宗時期,即便經過玄宗鐵腕壓制後的中晚唐時期,一旦政治環境有所松動,大唐的政治舞台總會涌現女性政治家的活躍身影。

  提供新的視角線索

  北朝因施行“子貴母死”的立儲制度,導致乳(保)母憑借與皇帝的親密關系而獨攬大權,形成了獨特的保太後政治現象。唐代延續北朝遺風,乳(保)母在宮廷內部仍享受較高地位,武則天甚至撰有《保傅乳母傳》一卷,推崇其養育之德。通過新近出土的肅宗保母王氏墓志等資料,為我們深入探究唐代乳(保)母群體提供相關信息。

  依據唐制,太子乳母可封郡夫人,但諸帝乳(保)母所封未見明確制度。從墓志資料來看,皇帝、後妃、太子、公主的乳(保)母都會得到郡夫人乃至國夫人的封號。如高宗乳母盧氏封燕國夫人、保母姬氏封周國夫人,玄宗乳母蔣氏封吳國夫人、竇氏封燕國夫人,肅宗保母王氏封涼國夫人,憲宗保母盧氏封燕國夫人,懿宗乳母封楚國夫人等。雖然乳(保)母與所養子女無血緣關系,但“母以子貴”的邏輯仍然適用于乳(保)母的地位待遇。如權傾一時的太平公主,其乳母封奉國夫人,立志作武則天第二的中宗韋皇後,其乳母封莒國夫人,但中宗乳母于氏僅封平恩郡夫人;至于末代皇帝唐哀帝,其三位乳母僅得到安聖君、福聖君和康聖君的封爵。“擬母子”關系為乳(保)母們帶來“母以子貴”,這種榮寵又通過“真母子”關系,傳遞到乳(保)母們的子孫後代,讓他們“子以母榮”。如據劉慎言墓志反映,劉氏得官多賴其祖母——高宗保母齊國夫人的護蔭。

  如前所述,唐代宮人與國家政治關系密切,因此,作為宮人重要組成部分的乳(保)母群體,可以為相關研究提供新的視角和線索。一般來說,乳(保)母出身低微,多出身于官宦婢女。如太宗乳母劉氏本為高祖李淵家婢,武德六年(623)得封隴西郡夫人;貞觀十七年(643),徙封彭城郡夫人,卒後陪葬太宗昭陵,成為唯一陪葬帝陵的乳母。據墓志資料反映,還有一些乳(保)母出身顯貴,因坐罪而被收沒為奴,後機緣巧合而成為皇子乳母。如高宗保母姬氏,本為李孝常子媳,因受李氏父子謀反牽連被沒入掖庭。後姬氏成為高宗保母,得封滎陽郡夫人;長孫皇後早死,姬氏悉心照拂高宗數年,因此備受尊崇,數次徙封至周國夫人。姬氏卒于顯慶二年(657),葬禮極致鋪張,乃至超出儀制。乳(保)母得到的恩待水平,也反映出當時的國力水平。肅宗保母王氏雖同樣得封國夫人,其卒時正值安史之亂後的國力蕭索,肅宗雖“思保姆之遺愛,懷鞠養之深慈”,但朝廷已無力為其舉行豪華葬禮,一切皆草草了事,其志文也僅有寥寥數言。

  有意思的是,唐代晚期出現了後妃與宮人名號混淆的現象,宣宗將冊封外命婦和宮人的“夫人”名號用于後妃,懿宗、昭宗更是大行其道;至哀帝時,卻又將後妃的“昭儀”名號用于冊封乳母。造成這種“錯位”現象的原因,究竟是政治混亂還是出于特殊意圖的安排,值得思考。

  使用墓志須參考多重史料

  除極少數顯赫人物外,宮人墓志多由營辦喪事的部門統一書寫,基本格式固定,幾無體現個人生平細節的信息。因此在使用墓志進行研究時,需要認識其不足之處,避免失誤。

  首先,宮人群體成分復雜,我們不能以個別宮人的史事模式化其群體形象。如同樣是保母,高宗保母所受的榮寵遠高于肅宗保母,這是帝王情感和國力限制等綜合因素決定的。同樣是宮人參政,衛國夫人王氏和宋若莘就備受肯定,而賀婁尚宮、宋若昭等則身敗名裂,這同樣深受復雜政治因素的影響,而不是她們的行為本質有所不同。

  其次,唐以前的宮人墓志多出現于晚清民國時期,考古信息缺失甚多。唐代宮人墓志雖多出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但墓葬信息的公布也很不對稱。除墓志以外,墓葬的規格、形制、葬具等,對判定墓志內容以及對宮人群體展開全面研究具有重要意義。因此,在使用墓志史料時,須盡可能獲取和關注墓葬的整體考古信息。

  雖然墓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補糾傳統史料的疏漏,但墓志的主體畢竟是人物,志文也大多簡略隱晦,它們無法取代傳統史料的基礎價值,只有將二者結合起來,分辨各自的優勢,才能取得實質性推進。

  最後,目前發現的唐代宮人墓志主要集中于高祖至玄宗期間以及懿宗、僖宗時期,史料分布存在缺環。研究唐前期的墓志,有傳世文獻可互為印證;研究中後期墓志,則面臨缺少“紙上遺文”的問題,但這也對探究宮人制度變遷提供了研究空間。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http://his.cssn.cn/lsx/zgs/201711/t20171123_3751988.shtml

作者︰ 陳麗萍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