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吐魯番及龜茲學  

唐西州“------文--”新考

2017年12月05日 02:08:58 來源︰ 《唐研究》2016 年  第22卷  “壹學者”微信

吐番阿斯塔那506號墓------墓,出土了大量文--,整理者--之分四。第一是墓主人直接相的三件文--,分--是《唐天--十(751)制授------游----官告》(以下《官告》)、《唐大--四年(769)------宅地契》(以下《地契》)和《唐大--七年(772)寺尼法慈父------身死墓夫事牒》(以下《墓夫牒》)ヾ。方便,者三件“------文--”。--民先生最早--文--行了非常的考ゝ,之後,中村裕一先生----《官告》行了仔考索ゞ,V.Hansen、白--真、--新江、西奇、--可位先生利用後--件文----冥世契、西州豪族、西州道教和唐代申的程序等--々。前在《官告》和《地券》--件文--上----太大分歧,但--《墓夫牒》的性判定--存在巨大差,示“------文--”仍存在的空。本文首先梳理各方得失,然後--《墓夫牒》的--容重新行辨析考,整理者--此件的定名有,敬方家教正。

既有的--

方便,茲--《地券》和《墓夫牒》的文字如下,俗字改作通行繁字。

《地契》(73TAM506︰05/2(a))︰

1

大--四年--次己酉,十二月乙未朔,廿日

2

甲寅,西州天山南--府君----

3

--俱城ぁ安宅兆,以今年--月便,今

4

筮----,相地吉,宜於州城前庭界西北

5

角之原,安厝宅兆。用五信,地一

6

︰--至青,西至白虎,南至朱雀,北至玄武,

7

內方勾,分掌四城。丘承(丞)墓伯,封步累あ

8

畔。道路--,整阡陌。千秋,永--咎

9

殃。若--犯禁者,--庭--收付河伯。

10

今已牲牢酒,百味香新,共信契。安厝已

11

後,永保休吉。知人︰--月主者;保人︰今日直符。

12

故--邪精,不得----;先--居ぃ,永避里。若

13

此,地府主里(吏)い自,主人內外安吉。

14

急急如律令。

《墓夫牒》(73TAM506︰07)ぅ︰

--民先生考,墓主------在天--十升游----,至在----年(762-765)後成“官折”,他亡於大--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或六月二十七日,“--死後,因家--以葬,由其女法慈‘收--在寺安’”,所以“法慈父葬要求官府按照定予墓夫和”う。町田隆吉、森、白--真教授也持相同看法(11)。--新江先生--指出------“是地有--力的官父老一人物,而且他出身南--氏,是高昌--王後--太妃和大臣--雄的後裔”,--一位“道袖”的女----出家尼,是寺上座尼法慈,大--四年------卒後,法慈“在主持其父葬----,大概遵照其父的--咐,按道教的方式--了《宅地契》,其--容完全是道教的”(12),“--其父安葬於高昌城北的祖--”(13)。

上述--位--者的研究大勾勒出了------生前卒後的命,但仍有一些晦暗不明之。首先,------的卒年存在分歧,--民、白--真教授--《墓夫牒》定在大--七年,--新江先生--《地契》定在大--四年。西奇先生若--七年之,--《地券》中所大--四年之事不得其解,“且似--大--七年故亡,而於三年前即葬之理”,故以大--四年是(14)。中--古代生者修--墓的象--不少,但似乎未有做宅地契的例子,地券上所--一般就是安葬--了。《地券》篇即雲“大--四年--次己酉十二月乙未朔廿日甲寅”,後又“以今年--月便,今筮----,相地吉”。--上下文,篇所----指的是安葬--。而在中--,葬俗中安葬--不一定死亡--在同一年。因此,“大--四年十二月”只能是------卒年的下限。

其次,既然------已於大--四年十二月下葬,其女法慈什要等到三年後向官府申墓夫和?即便可以葬後申,但墓夫是--建--墓而(下文),--葬事完之後再申的道理。或正是因察到此的矛盾,--民先生--------的卒年定在大--七年。西奇先生之所以出--的情--,是因《地券》乃大--四年------初葬--所,《墓夫牒》--是大--七年改葬--所附。概括他的,其理由有三︰第一,1、2行--的文字A“家孑然”,“非------歿亡前後家境寒,而是指--氏葬--未有富之葬物品,故在‘家’”,他墓葬中未衣物疏;第二,2、3行--的文字B“比日收--在寺安”,是指法慈--------的骨殖收置於寺奉祀,他“比日”--字透露出在牒文----前不久,------的骨殖移入寺,因此“506墓很可能是葬墓,初葬之墓或非在此”;第三,3、4行--的文字C“多少田第人夫”,不是指向官府申墓夫,而是“虛--的葬田地和人夫俑”。基於以上三理由,先生--《墓夫牒》得出了截然不同的︰“此件《牒》或可能--非------女法慈向唐朝官府其亡父申予墓夫的牒文,而是--所用之申牒文改--的向世冥府申告葬父的牒文。”“其性和功用或吐番--唐墓出之衣物疏相。”(15)--的令人耳目一新,--具--性。初葬、葬之的“葬後三年申墓夫”的疑--提供了一合理的解。不,先生的主要都是--行字行的,而字上下文--缺,造成文--,----了多解的可能性。比如他判--506墓可能葬墓的--,一是“比日”二字,二是同墓所出的特殊葬具——棺。在者看--,“比日收--在寺安”的未必是------的骨殖,棺葬墓之是否有亦需再。又如--於“田第人夫”的理解,他--“人夫”“人夫俑”,而者以更有可能是唐朝官方定在百官葬日--所供的--葬人夫(均下文)。因此,先生的也可以商榷。

--管有著巨大的分歧,但上述位--者有一是相同的,都遵--了文--整理者--------和法慈父女--的判定。者以,恰恰是引分歧的根源,如果我--仔剖析文--的----程,就--------法慈其----非父女。

法慈非------之女

料--源︰《吐番出土文--》(--本)肆,396,行者所加。

《墓夫牒》是一件--文--,前部、上部已缺(如--),------格式和字--看,明不同,----次----加的果。--存文字中,第2、3行楷--,字工整,距疏,--第一次----的文字。第3行末“”--字,存行未同--字文字,第5行落款非格----,上面有--字空,--相--照,可知第3行末行之後亦只有--字,--照唐代上行牒文--式(16),行有“分”字。本件牒文--的文字均--在原行右,而第1行“上柱--------”的左------第一次----的文字。--量,1、2行距2、3行距相仿,就明,“上柱--------”是--在第一次----的那行文字下方,所以字偏小且----在了一起。生果的原因不外乎----︰或者是某段--述的束,需要提行,或者是牒文所呈----的名。如果是後者,第一次----的牒文就----,--完所上----後,直接就是某人身亡雲雲,但--下文的分析,牒文所要述的事情沒有--,不是--行文字就能夠清楚的。因此,者--向於前者,文--前面缺失的部分--是述事由的“”。--的,“分”後可能是“牒件如前。牒”等字。第一次----的牒文如下︰

第一次----------年月日及上牒者的落款,--是一份牒文草稿。--就份草稿而言,第1行先言某人身亡,接著又“其父”雲雲,二者--成了血--。第2行申供墓夫,但不清楚是血中的哪一方申的。

在之後,有人在原稿上行了增,--字判--,除了行字A、B、C外,整理者原--列第1、4、5行的文字其--也是第二次--的。2、3行的字“伏乞”原--於“”右--,按照本件通例,----字,但唐代公文--中有“伏乞分”的用例,似未有“伏乞分”的表述,疑此是用“伏乞”代替了“”。第4行文字--在了第一次------第3行“牒”之下。根----可先生--申程序的--原,牒文所上----是“前庭”(17)。斯坦因第三次中--考古所吐番文--中,一--四墓《唐元西州都督府曹符帖事目--》--︰“(前缺)戶曹符--玄--墓夫十人事。”(18)可知相的--葬墓夫等事是由戶曹的,--牒文所上------是“前庭戶曹”。合--次----的文字和者的推--,加後的牒文--原如下︰

需要明的是,“上柱--------”然--於行末,但因--字,在--原後面的文--中位置--不是很明,故----置於行中。第二次--出的“------”,因第2行“身亡”得比近,故整理者很自然地--二者在一起,加上下文求墓夫之事,故整理者--上牒之人法慈定------之女,之後的--者均--此。但究之下,二者的父女----在令人生疑。

如果--原後的文--第3行指的是------身亡,按照牒文--式,此行上缺的文字中必定--出“------”的名字,在前面文始的部分--交代------的情--。但--上,------生前的完整--出在了文部分--要束之--,意味著是首次出,否--大可省略。文呈的--透露出重要信息︰主角可能--非------,死者另有其人。如前所,第一次------,某人“身亡”“其父”--的表述,明二者才--成了血--,那作生者的法慈自然不--是------的女--了。--且使用“其父”二字,若果真是父女--,用“亡父”或“先父”之,“其”字乃是第三者的口吻。有一--旁,根----民先生的考,------卒--大概80--左右(19),按照常理,其女也--步入老年。同墓所出《唐大--三年(768)僧法英佃菜--契》末尾立契各方的名,--有“地主

尼上坐法慈年卅四”(20),那大--四年------卒--,法慈才35--,似乎於年了。合以上各象,者------和法慈不是父女--,牒文中所身亡之人--是------的後人。

第3行“比日收--在寺安”一句,--民先生是指------死後--厝於寺--,西奇先生是葬前--------的骨殖--放在寺--,有些差,但都指的是------。者在第一已辨明,《地券》中所大--四年十二月即是安葬--,不存在“--厝”的情--。《地券》中又葬地在“州城前庭界西北角之原”,唐西州治所在高昌,代宗----元年(762)改前庭(21),506墓所在的阿斯塔那古墓群就在高昌故城西北,同--域掘的65座墓葬均--於--氏家族成--(22)。因此,大--四年------的葬地就是--氏家族--院--的506墓,西奇先生猜--506墓是葬墓恐怕不,此相,葬前--------的骨殖--放於寺的看法自然也就不能成立了。於“安”一,《--大典》的有三︰1.佛教用,指----世界;2.安息休;3.滋(23)。牒文中“在寺安”用作--,所指是“安息休”之意比契合,故--位先生用指------的尸身或骨殖均不太合。者以,此最有可能的是------的後人,也就是那位身亡之人。前已提及,按照常理,------的後人此--至少也有50--,家,又孑然一身,晚年被----力雄厚的前庭寺--(24),只不很快便亡故了。考--到寺尼寺,被收之人也--以女性宜,--她是------女--的可能性最大。

析“田第人夫”

第3行“準式︰身死合有墓夫”一句,既然------已於大--四年安葬,又排除了葬的可能性,此句又作何理解?需要合第4行“多少田第人夫”--加以解。--民先生已正指出的“墓夫”即“墓夫”,他根--------生前的身份及唐朝--於墓夫、的定,推--------可能得的墓夫人--及--量(25),但沒有--“田第人夫”作出解。西奇先生------卒前身份不能定,“準式”雲雲只是虛,而--“田第人夫”解葬的和人夫俑。先生的思路具有--性,------的--事三年前就已束了,此--再申墓夫和的意何在?退一步--,即便真的可以申,--唐制︰“物及粟,皆出所在----,服--不。”(26)--法--行之前,“所司及本--上於尚--省”,大都是--入度支的(27),也就是由官方--核,但牒文第4行--“尼女人即得--”,二者似有牾。此的是要--分墓夫和人夫。

墓夫是墓夫,名思,是建--墓之人。《唐六典》︰

凡事五品已上葬者,皆墓夫。一品百人,每品以二十人差,五品二十人,皆役功十日。(28)

----咸先生指出墓夫是色役的一(29),李先生以五品官例,算出需庸15匹(60丈)(30)。----先生而墓夫在中唐“逐--演雇役”(31),她的--是《唐--要》所大--五年(770)五月十五日的敕文︰

--準敕供百官--葬人夫、幔幕等,三品以上,夫一百人;四品、五品,五十人;六品以下,三十人。--夫和雇,--直委中--下文置。其幔幕,、尉等供者,所幔幕--人,--合本司自--。如特有分,定人夫--,不在此限。(32)

在制度--,----先生︰“五品以上不--按官品有,也人夫。”其律令依--正是上引《唐六典》--墓夫制度的。她接著出《--敬墓》中的一段︰“--深上宰,哀中--,--祭既加,遄及,帛四十段,粟四十石,夫二十人。”明指出的“夫”是墓夫(33)。合上下文可知,----先生是--墓夫等同於人夫了。可能受到了----方面的影。----咸先生--墓夫和陵戶--在一,但在墓夫之後接著便是大--五年的--敕文,似乎是看作一制度的化(34)。另一方面的影--自《唐令拾》,仁井田《唐令拾》--原《--葬令》第19--有墓夫的--容--,--未列出大--五年的--敕文,《唐令拾》--其增了--考料中(35)。那,供百官--葬的人夫墓夫是一回事--?我--先看----史料。

《裴皓墓》︰

恩敕恩令,布一百廿段,米粟六十石,並借人力、幔幕等。(36)

《王婉墓》︰

厥明----,特降中使--,仍布七十段。又有敕,布卅段,米粟五十石。日,所司造;葬日,量偕手力幔幕。家口----乘,以致哀--之。(37)

《黑常之墓》︰

物一百段。其葬事幔幕手力一事,以上官供。(38)

《程伯墓》︰

物一百五十段,米粟一百五十石。葬日官借手力幔幕,又--使高品--祭。(39)

《--志廉墓》︰

既之以粟帛--爰由於吊祭--事之日,人力借供(40)

《--源墓》︰

至於--笳,人夫幔幕,--以官。(41)

以上六--史料,涉及高宗到--宗各----段,“幔幕”用者有人力、手力、人夫,到大--五年敕--中所“供百官--葬人夫、幔幕等”,可知所指是同一色役,且多在葬日差。

唐《--葬令》“--原第14--”雲︰

使人所在身--,皆----度,造、差夫送至家。

“--原第15--”雲︰

文武事五品以上官致仕薨卒者,其吊祭物--依任官例。其於任所致仕未而薨卒者,仍量手力,送本。(42)

----都提到了官--在外死亡--,官方--差夫、量手力,----送至家中,此的“夫”即人夫,手力在功用上是相同的,都是了送葬。

人夫墓夫--的例子也有。五年(631)三月,李百所撰《房彥碑》的碑部分︰

公之--葬,恩旨重,--渥,特恆御。公及夫人,--令所司造,各四,--京--洛--所送至本。其--仗出--洛二州,船,迎道人力至於墓所。--,有乏者又敕,令以官物修。又文官式令例--鼓角,亦特送至於葬所。又於常令墓夫之外,--加三千功。及葬日,--降敕,使祭以少牢。前後送葬事,敕旨行下十有二--,近代以--,恩--褒,未有若此者也。中外姻戚,海--名士,--故吏生,千里赴--,爰及州里道俗二千人。(43)

--材料中同--出了人力和墓夫。材料示,--洛到本墓所沿途的送葬事宜都是由人力的;修--之事--交了墓夫。房彥卒於大--十一年(615),三年(629)徐州刺史,三品。按照“常令”,三品可得六十名墓夫,每人役功十日,六百功,“--加三千功”,墓夫人--不的,就意味著得多--五十天。墓夫然是沒有力再及送葬的事情了。----先生上乾封二年《--敬墓》,在“帛四十段,粟四十石,夫二十人”之後有一句︰“招左之魂,----之,人夫祖送,以--邑。”(44)“夫二十人”指的是墓夫,“人夫祖送”--是送--,二者--別是很明的。所以,然----上,人夫和墓夫都--於力役,但分工不同,唐朝官方供百官--葬所用的人夫墓夫在功用上有----︰墓夫--建--墓,人夫用於送葬,所需役或庸均由官方承--。

至於“田第”一,者認可能是葬明器。唐代品官的葬明器中有“下--”“--宅”。元二年(714)玄宗的《厚葬敕》中︰

且墓真宅,自有便房,今乃--造田--,名下--。……宜令所司,--品令高下,明制。明器等物,仍定色--、短、大小;--宅下--,--宜禁;--墓(--)域,--遵--;凡送之具,--不得以金。(45)

《大唐元》定六品以下“--宅方三尺”,--下--(46)。元二十九年(741)正月十五日的敕--中增加了庶人使用明器的定,且不管是品官還是庶民,明器“皆以素瓦之,不得用木及金、、、。其衣不得用。其下--不得有珍禽奇、化生。其--宅不得--作院宇,多列侍--。其不得用金花、及垂流、--”(47),下--、--宅赫然在目。“田第”--字面上理解是田地宅第,--於葬事而言,明器中的下--、--宅比契合,但下--乃是於墓外“--造田--”,--氏家,估是--福消受了,故此的“田第”或即--宅。

明了“田第人夫”的含,我--再回--看第3、4行的文字。--行文字示,上牒者既要求官府“準式”供修建--墓的墓夫,也要求一定--量的及送葬所需的人夫,--乎相於“--葬官”的待遇了,些都只能是下的亡者----的,而非三年前就已入土安的------。所以,是一件法慈--氏女申--葬助的牒文。就牒文--存的--容--看,--氏女只是一--致仕多年的五品官的女--,----享受葬供官的格。不,--牒只剩下後面的部分,前面述事由的文--存,按照唐代上行牒文的--式,文中--交代--氏女所申葬供官相匹配的身份。最大的可能性是她得了郡君之的命--。唐制定︰

凡五品已上薨、卒及葬合--祭祀者,--布深衣、幘、素三梁六柱皆官借之;其--外命----得簿者亦如之。(48)

然沒有直接提及墓夫、、人夫一葬供,但不能排除可能性。

迄今我----於唐代西州--史的裹,------是--不多的本地出身又上五品以上高官的----人之一。他出身於地赫的--氏家族,又--加高仙芝征石--的事行--,致仕回後成道袖,一生--富多彩。----寂不同,------生活在一--折的--代,--者--以其墓葬中的一件--牒推--其晚年--依,去世之後,孤女寺尼法慈向官府申墓夫。本文--牒文----的角度,考法慈--非------之女,--氏女晚年孤身一人寄居寺,不久去世。由於--氏女生前具有某(可能是郡君之的命--),料理其後事,寺上座尼法慈向前庭戶曹交了牒文,要求官府按照令式定供墓夫和,同----氏女身份----的明器及送葬人夫--量,再由法慈----明器及和雇人夫,完成葬事,和雇的用--由官府承--。故“------文--”中,整理者原定名“唐大--七年(772)寺尼法慈父------身死墓夫事牒”的件牒文,--重新--名作“唐大--七年(722)寺尼法慈------亡女官葬供事牒”。

ヾ唐孺主《吐番出土文--》(--本)肆,文物出版社,1996年,392—396。

ゝ--民《唐西州------及其相文--》,初刊《魏--南北朝隋唐史料》第8、9合刊,1988年,此--作者《敦煌吐番所出唐代事文--初探》,中--社--科--出版社,2000年,276—295。

ゞ中村裕一《唐代官文--研究》,中文出版社,1991年,181—209。

々V.Hansen,Negotiating Daily Life in Traditional China.How Ordinary People Used Contracts 600-1400,New Haven and London:Yale University Press,1995,p.159.西奇中本《--中--日常生活中的--商︰中古契研究》,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150;白--真《吐番社--——新庶民--ソ成シ名族ソ沒落》,谷川道雄主《魏--南北朝隋唐--代史ソ基本--》,汲古--院,1997年,143—171,此--柳洪亮中文《吐番的古代社--——新平民--的崛起望族的沒落》,收入《魏--南北朝隋唐史--的基本--》,中--局,2010年,108—131;--新江《唐代西州的道教》,《敦煌吐番研究》第4卷,北京大--出版社,1999年,137;西奇《隋唐五代地券--考》,初刊《文史》2007年第2,此--作者《中--古代地券研究》,廈大--出版社,2014年,190—193;--可《唐代ソ制度ズコゆサ—唐--葬令之中心シウサ》,《史--》122-11,2013年11月,48—49;--新江《--“史”到“重--”——敦煌吐番文--中古史研究》,《中--高校社--科--》2015年第2期,77。

ぁ“俱城”,----主《中----代契--考》(北京大--出版社,1995年)作“域”(251),西奇--之,----版,“俱城”不。

あ“累”,----主《中----代契--考》作“界”,西奇--之,----版,“累”不。

ぃ此句疑--一字。

い“主”,《吐番出土文--》(--本)作“玄”,;“里”,作“吏”,--文改,----主《中----代契--考》作“吏”。

ぅ此文--《吐番出土文--》(--本)肆,396。

う--民《唐西州------及其相文--》,289—290。

(11)町田隆吉《唐西州寺小--——八世後半ソ一尼寺ソ寺院--メバをコサ》,《--史--》第45,1993年4月,168;森《--中--日常生活中的--商︰中古契研究》,150;白--真《吐番的古代社--——新平民--的崛起望族的沒落》,109—111。

(12)--新江《唐代西州的道教》,136、137。

(13)--新江《--“史”到“重--”——敦煌吐番文--中古史研究》,77。

(14)西奇《隋唐五代地券--考》,191注ゝ。

(15)西奇《隋唐五代地券--考》,192—193。

(16)中村裕一《唐代官文--研究》,186—190。

(17)--可《唐代ソ制度ズコゆサ——唐--葬令メ中心シウサ》,48。

(18)--《斯坦因所吐番文--研究》(修版),武--大--出版社,1994年,169。

(19)--民《唐西州------及其相文--》,280。

(20)《吐番出土文--》(--本)肆,576。

(21)《新唐--》卷四○《地理四》,中--局,1975年,1046。

(22)新疆吾自治--博物、西北大----史系考古----《1973年吐番阿斯塔那古墓群掘--》,《文物》1975年第7期,10。

(23)竹主《--大典》第3冊,--大典出版社,1989年,1328。

(24)於寺的寺院--,--町田隆吉《唐西州寺小--——八世後半ソ一尼寺ソ寺院--メバをコサ》,167—194。

(25)--民《唐西州------及其相文--》,289—290。於唐代墓夫制度的基本情--,可--看李《唐代政史稿》上卷,北京大--出版社,1995年,881—883。於制度,------《--之典︰中古--葬制度研究》,中--局,2012年,572—604。

(26)《通典》卷八六《--制四•》,王文等校,中--局,1988年,2333。

(27)----《--之典︰中古--葬制度研究》,601。

(28)《唐六典》卷一八《司--署》,仲夫校,中--局,1992年,508。

(29)----咸《唐五代役史草》,中--局,1986年,351。

(30)李《唐代政史稿》上卷,882。

(31)----《--之典︰中古--葬制度研究》,500。

(32)《唐--要》卷三八《葬》,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811—812。

(33)----《--之典︰中古--葬制度研究》,577。

(34)----咸《唐五代役史草》,351。

(35)仁井田著,池田濕代表《唐令拾》,--京大--出版--,1997年,842。

(36)《大唐故--府大夫兼--校司少卿裴君墓並序》,--主《全唐文》第7,三秦出版社,2000年,267。

(37)《大周故言博昌--男府君夫人瑯邪郡太君王氏墓》,《全唐文》第2,三秦出版社,1995年,9。

(38)《大周故左武威大----校左羽林左玉大--燕--公黑府君墓文並序》,《全唐文》第2,359。

(39)《唐故大--行右大--戶部尚----平公墓並序》,《全唐文》第3,三秦出版社,1996年,66。

(40)《唐故--侍省--常侍--府君墓並序》,周良主《唐代墓--》天247,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1703。

(41)《唐故工部尚----府君墓》,力光主《西安碑林博物新藏墓》145,西--大--出版社,2014年。

(42)《天一藏明本天令校》(附唐令--原研究),中--局,2006年,710。

(43)李百《唐故都督徐州五州事徐州刺史淄房定公碑》,雲《--南金石志》卷三《章邱》,《石刻史料新》第2,新文出版公司,1979年,13冊9844下—9845上。

(44)《大唐故右游----安府右果毅都尉上柱----君墓並序》,《全唐文》第5,三秦出版社,1998年,142。

(45)宋敏求《唐大令集》卷八○,商--印--,1959年,463。

(46)《大唐元》卷三《制》,民族出版社影印,2000年,34下。

(47)《唐--要》卷三八《葬》,811。

(48)《唐六典》卷一八《司--署》,508。

作者︰ 游自勇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