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專題研究  

博士論文《清代新疆邊境管理研究》簡介

2018年01月01日 09:42:05 來源︰ 新疆社科院歷史研究所

論文題目(中文)︰ 清代新疆邊境管理研究

作者︰ 耿琦

論文語種︰ chi

學科名稱︰ 中國古代史

學位︰ 博士

學校、院系︰ 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

專業︰ 中國古代史

第一導師姓名︰ 祁美琴 導師信息

論文完成日期︰ 2017-01-05

論文題目(外文)︰ Study on the border management of Xinjiang in Qing Dynasty

關鍵字(中文)︰ 清代 新疆 邊境管理

關鍵字(外文)︰ Qing dynasty Xinjiang Border management

論文文摘(中文)︰ 清朝在乾隆年間因勢利導地平定準噶爾政權後,順應天山南路地區形勢的變化,迅速派兵粉碎了由大小和卓擁兵反叛割據南疆的企圖,從而將天山南北原為準噶爾政權所控制的全部地域——新疆地區,納入到了自己的版圖之中。在此之後,新疆南北二路地域邊緣地帶也就順而成為清朝的西部邊境,為了給王朝的新疆統治營造一個安全且有序的地緣環境,清朝在統一新疆之後很快就著手對新疆的邊境進行管理。本文的研究,正是以清朝對新疆邊境地帶的管理活動作為著眼點和中心來進行的。清朝在統一新疆伊始,即面臨著哈薩克、布魯特等與新疆北路伊犁、塔爾巴哈台接壤的邊外部落人員潛佔邊境游牧的困擾。為此,清朝每每在收到邊外部落潛入邊境游牧的消息後,利用巡查邊境的方式對其加以驅逐。此後,清朝出于優待哈薩克的考量,並根據新疆北路邊境的實際情形,允許其進入伊犁、塔爾巴哈台的部分邊境地帶度冬游牧,並有計劃地對這些借地度冬的哈薩克實行了出入境檢查和征收馬租等方面的有效管理。另一方面,清朝也對哈薩克、布魯特等邊外部落之人,跨境新疆實施盜竊、搶劫和傷人等犯罪的活動進行了堅決打擊,以此保證新疆邊境及其周邊地帶的安全和秩序。而對于新疆南路,清朝的主要邊境管理任務則是對邊外部落和己方商民的人員與貨物的出入境活動加以監管;同時對新疆南路邊外的布魯特賊匪在邊境周邊盜搶商貨財物活動加以嚴厲的懲處。

論文文摘(中文)︰清朝在乾隆年間因勢利導地平定準噶爾政權後,順應天山南路地區形勢的變化,迅速派兵粉碎了由大小和卓擁兵反叛割據南疆的企圖,從而將天山南北原為準噶爾政權所控制的全部地域——新疆地區,納入到了自己的版圖之中。在此之後,新疆南北二路地域邊緣地帶也就順而成為清朝的西部邊境,為了給王朝的新疆統治營造一個安全且有序的地緣環境,清朝在統一新疆之後很快就著手對新疆的邊境進行管理。本文的研究,正是以清朝對新疆邊境地帶的管理活動作為著眼點和中心來進行的。清朝在統一新疆伊始,即面臨著哈薩克、布魯特等與新疆北路伊犁、塔爾巴哈台接壤的邊外部落人員潛佔邊境游牧的困擾。為此,清朝每每在收到邊外部落潛入邊境游牧的消息後,利用巡查邊境的方式對其加以驅逐。此後,清朝出于優待哈薩克的考量,並根據新疆北路邊境的實際情形,允許其進入伊犁、塔爾巴哈台的部分邊境地帶度冬游牧,並有計劃地對這些借地度冬的哈薩克實行了出入境檢查和征收馬租等方面的有效管理。另一方面,清朝也對哈薩克、布魯特等邊外部落之人,跨境新疆實施盜竊、搶劫和傷人等犯罪的活動進行了堅決打擊,以此保證新疆邊境及其周邊地帶的安全和秩序。而對于新疆南路,清朝的主要邊境管理任務則是對邊外部落和己方商民的人員與貨物的出入境活動加以監管;同時對新疆南路邊外的布魯特賊匪在邊境周邊盜搶商貨財物活動加以嚴厲的懲處。盡管在新疆南北二路的邊境地帶,哈薩克越境游牧;哈薩克和布魯特賊人入境盜搶牲畜財物;以及邊外部落商民人等私自出入邊境的情況仍在頻繁的發生。但是從總體情形而言,清朝在十九世紀以前仍按照自己制定的既定目標,有效地對新疆實行了自覺且較為有效的邊境管理。在進入十九世紀之後,中亞地區的政治形勢發生了巨大變化,而清朝本身的國力也開始快速走向衰落。兩者的合力,使得清朝無法向以往那樣依靠自己與新疆邊外部落的藩屬關系來提升新疆邊境管理的效能,更多地采用固定化和條例化的手段來懲治邊外部落之人的邊境違禁和犯罪行為。對清朝在新疆的邊境管理提出更大挑戰的是,自十九世紀三十年代起,俄羅斯佔據哈薩克草原後將擴張的觸角伸向了新疆北路邊境,日漸強勢的浩罕也已經將其勢力推進至新疆北路的伊犁西北邊境和新疆南路的喀什噶爾邊境地帶,並借助支持和操縱和卓後裔對新疆南路進行襲擾乃至入侵。與此同時,俄羅斯和浩罕的擴張也從客觀上加劇了新疆邊境附近哈薩克、布魯特對新疆邊境秩序的沖擊。總之,清朝在新疆的邊境管理在十九世紀以後承受著以往從未有過的巨大壓力。為此,清朝亦曾多次針對當時新疆邊境形勢的變化,對新疆邊境管理的具體執行辦法進行了改進,譬如在解決新疆北路邊境突發事件後,加大邊境管理力度和增加巡查邊境的頻度,平定南疆騷亂後重建邊境卡倫和恢復邊境巡查等。但是,清朝在不改變原有模式的前提下對新疆邊境管理所進行的變革,並沒有取得理想的效果。此後,清朝在新疆的統治多次遭到嚴重打擊,先是被和浩罕所控制的卓後裔發動的叛亂,暫時奪取了新疆南路;後被俄羅斯借勘界之名侵佔了大片新疆邊境領土;以致于新疆南路的邊境管理一度癱瘓,而北路的邊境管理被極度壓縮至邊境卡倫線以內地帶。浩罕軍官阿古柏武力侵佔新疆南路地區,同時也給俄羅斯進一步侵吞新疆北路領土和佔據伊犁提供了機會。值得慶幸的是,清朝在國內外形勢極度不利的情形下,最終收回了對新疆南路和伊犁的統治權。但是,在此之後,清朝對新疆的邊境管理權被進一步削弱,不得不對俄羅斯的某些非分邊境要求采取妥協的態度,從而使清朝對新疆的邊境管理從單方的行政行為,變成了必須與俄協商的雙邊乃至多邊政治行動。當然,從某一角度來看,清朝以犧牲部分邊境管理自決權,確保關鍵性的邊境管理權為對方所接受的方式,未嘗不能將其視為清朝在極端不利形勢下,對新疆邊境管理新模式的一種探索。清朝對新疆邊境的管理,采取的是以邊境巡查、安設邊境卡倫、巡查邊境卡倫等多種方式組成的一種集成化的管理模式。清朝在對新疆邊境進行巡查的初期,其巡邊活動主要集中在新疆北路的伊犁、塔爾巴哈台與哈薩克、布魯特部落之間接壤的邊境地帶,其目的主要在于確認新疆北路邊境的大致範圍和防止鄰邊哈薩克、布魯特等部落潛入邊境進行游牧。此後,這種巡查邊境的邊境管理方式亦被清朝推廣到了天山以南的新疆南路邊境地帶,並最終形成了固定的巡邊路線、巡邊人員組成和巡邊周期。巡查邊境是清朝在對新疆進行邊境管理時所采取的最為臨近邊界的邊境管理手段。但是囿于巡查新疆廣袤邊境的客觀難度和清朝對新疆邊境管理的低限度要求,使這種以年為循環周期的短時邊境管理模式存在較大漏洞。為此,清朝為其輔以在邊境內適宜之處安設邊境卡倫,並加以日常巡視卡倫之間開齊的方式,作為邊境管理的常規手段和巡查邊境活動的補充。這些邊境管理方式的確立、固定化、調整和重建,充分體現了清朝為實現自己對新疆邊境的有效管理在不同時段所進行的努力。通過對清朝邊境管理實踐以及相關管理活動的具體運行機制進行細致的分析和探討,不但能夠深化我們對清朝治理新疆手段豐富性的認識,或許也能為我們今天處理新疆邊境管理問題提供一些歷史鏡鑒。

文摘(外文)︰

After Qing Dynasty defeated the Dzungar Khanate, Emperor Qianlong continued to dispatch troops to defeat the rebellion which was started by Daxiao Khoja. Then the whole area in Xinjiang which was governed by Dzungar Khanate was brought into the territory of Qing Dynasty. In order to create a safe and well-organized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Qing Dynasty set out to bring the border management of Xinjiang into effect. This article focuses on the study of the activities in the border management of Xinjiang in Qing Dynasty.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unity of Xinjiang, Qing Dynasty was confronted with the problem that people in Kazak and Breut who lived in the area next to Ili and Tarbagatai usually crossed the border to live a nomadic life in winter. In order to work out the problem, Qing Dynasty chose to expel the persons who crossed the border in terms of inspecting the border. Later, for the purpose of conciliating Kazak, Qing Dynasty allowed them to cross the border to live in Ili and Tarbagatai to go through the winter. Besides, in order to maintain the safety and stabilization in Xinjiang, Qing Dynasty not only intensified the management of migration and the imposition of the horse rent, but also reinforced the punishment of criminal behavior. In areas of Uygur, the primary mission of border management was to supervise the exit and entry of people and goods, punish the act of plunder among Breut people. Although there were some problems in the border management of Xinjiang, Qing Dynasty still realized the effective border management according to its original goals before the nineteenth century. After entering the nineteenth century, great changes have occurred in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in Central Asia, the national power of Qing Dynasty also declined rapidly, which caused a problem that Qing Dynasty could not improve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border management by the traditional vassal relationship built years ago. As a result, Qing Dynasty had to adopt the indurated regulations to punish the acts of crossing border and plunder. Since the nineteen thirties, Russian has occupied Kazak steppe, proposing greater challenges to the border management. With its growing strength, Kokand Khanate’s power expanded to the area of Xingjiang and it even supported the descendants of Khoja to invade the South part of Xinjiang. Both of which had a great impact on the traditional order of the border management. In short, from the nineteenth century, Qing Dynasty bore a huge pressure in the border management of Xinjiang. So that it took many measures to improve the manners of the border management according to the changes of the border situation, such as reinforcing the potency of border management and enhancing the frequentness of inspecting the border in the north, rebuilding karuns and rehabilitating the inspection of border in the south. However, the innovations did not made any difference. Afterwards, the rule of Qing Dynasty in Xinjiang bore a series of impact. Firstly, descendants of Khoja who were at the mercy of the Kokand Khanate occupied the south of Xinjiang through rebellion. Then Russia also seized a lot of border territory in the name of inspecting the border. Later Kokand officer Yakub Beg captured the south of Xinjiang through military force, which provided an opportunity for Russia to occupy more territory. After expounding the practice of the border management, we also discussed the pattern of the border management. In Qing Dynasty, it is a intensive pattern which consisted of inspecting the border, setting up and inspecting the border karun. At the beginning of inspecting the border, Qing Dynasty focused on the area such as Ili and Tarbagatai which are next to Kazak and Kokand tribes, with the purpose of confirming the north border and preventing Kazak and Kokand tribes from crossing the border. Afterwards, the way was introduced to the south of Xinjiang and eventually fixed. Inspecting the border was a way which was used by Qing Dynasty to manage the near frontier. However, there was a serious problem in this annually way, owing to the difficulty in inspecting and managing the border. Therefore, the Qing Dynasty set up a series of border karuns to make up the deficiencies in the original border management. The establishment adjustment and rebuilding of the ways in border management embodied the efforts which were made by Qing Dynasty in improving the border management in different time. By analyzing and exploring the operating mechanism of the practice and activities of the border management in Qing Dynasty, we can not only better understand the ways to manage Xinjiang in Qing Dynasty, but also can get some useful experience in working out the current border management affairs.

論文目錄︰

緒 論 1

0.1研究主題及選題意義 1

0.2研究回顧 3

0.3研究方法與論文思路 12

0.4研究的重點、創新點、難點及不足 14

第1章 清代新疆的邊境範圍與邊境形勢 16

1.1清代新疆的疆域與邊境範圍 18

1.1.1準噶爾的疆域及其邊境管理 18

1.1.2 十九世紀以前新疆的疆域與邊境範圍 24

1.2清代新疆邊境形勢所受到的外來影響 41

1.2.1 哈薩克對新疆邊境形勢的影響 41

1.2.2布魯特對新疆邊境形勢的影響 44

1.2.3浩罕對新疆邊境形勢的挑戰 46

1.2.4俄羅斯對新疆邊境形勢的沖擊 52

第2章 清代的新疆邊境管理人員、機構與制度 64

2.1清代邊境管理的源起 65

2.1.1清初的邊境卡倫及其相關問題的討論 65

2.1.2清代巡邊制度的源起 68

2.1.3清朝邊境管理者的來源及其監管措施 69

2.2新疆的邊境管理人員與相關機構 73

2.2.1軍府制下的邊境事務管理者——將軍、參贊、辦事大臣 74

2.2.2建省後的邊境事務管理者——巡撫、道台與將軍、副都統 78

2.2.3邊境管理活動的具體執行者——領隊大臣與卡倫侍衛 80

2.2.4邊境管理派出機構——邊境卡倫 85

2.2.5邊境管理的相關機構——營務處與善後局 93

2.3清代的新疆邊境管理制度 96

2.3.1巡查邊境卡倫制度 97

2.3.2邊境巡查制度 101

2.3.3邊境出入管制制度 108

2.3.4邊境違禁、犯罪懲處制度 118

2.3.5邊境管理人員規訓制度 124

第3章 清代新疆的邊境管理實踐 131

3.1邊境往來人員與貨物的管理 132

3.1.1監管往來貿易人員與出入境貨物 132

3.1.2管理邊境借牧人員 141

3.2處罰私越邊境人員 146

3.2.1驅逐外來越境游牧者 147

3.2.2處理走私越境人員 153

3.3 抓捕和懲辦邊境犯罪者 157

3.3.1懲辦外來跨境犯罪人員 157

3.3.2懲處己方跨境犯罪者 166

3.4 其他邊境管理活動 170

3.4.1探查邊境以外情形 171

3.4.2與俄會審邊境積案 176

第4章 清代新疆邊境管理的反思與評價 181

4.1新疆邊境管理方式的反思 182

4.1.1邊境管理方式的結構性缺陷 183

4.1.2邊境管理方式的思想根源 185

4.2清代新疆邊境管理效能的分析 190

4.2.1藩屬關系對邊境管理效能的影響 190

4.2.2國勢變化對邊境管理效能的影響 192

4.3清代新疆邊境管理的作用與評價 200

4.3.1保證邊境的正常通行與往來 201

4.3.2促進與鄰邊政權關系 203

4.3.3清代新疆邊境管理的歷史借鑒意義 205

參考文獻 209

參考文獻︰

檔案︰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館藏檔案︰朱批奏折、錄副奏折、寄信檔、電報檔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清代中俄檔案史料選編》,中華書局1981年版

官書︰

《清實錄》,中華書局1986年版。

《(嘉慶)大清一統志》,四部叢刊續編抄本。

《大清會典則例》,四庫全書本。

《清續文獻通考》,浙江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兵部處分則例》,清道光刻本。

《國朝先正事略》,光緒刻本。

《朔方備乘》,光緒刻本。

《御制增訂清文鑒》,乾隆刻本。

《理藩院則例》,天津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

《籌辦夷務始末》,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

《聖武記》,道光刻本。

《李文忠公全集》,文海出版社1966年版。

《張文襄公全集》,文海出版社1970年版。

地方志︰

《西域圖志》,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新疆圖志》影印版,台北︰文海出版社1968年版。

《西陲總統事略》,學苑出版社2006年版。

《總統伊犁事宜》,學苑出版社2006年版。

《欽定新疆識略》,文海出版社1965年版。

《回疆志》 ,乾隆年間抄本影印本,成文出版社1968年版。

《西域圖志》,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新疆地理志》,成文出版社1968年版。

《西域聞見錄》,光緒刻本。

《新疆四道志》光緒抄本影印本。

《柳邊紀略》,光緒刻本。

國內專著︰

復旦大學歷史系《沙俄侵華史》編寫組編︰《沙俄侵華史》,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1982年版。

《準噶爾史略》編寫組︰《準噶爾史略》,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

馬大正主編︰《中國邊疆經略史》,中州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

呂一燃主編︰《中國近代邊界史》,四川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厲聲︰《哈薩克斯坦及其與中國新疆的關系(15世紀—20世紀中期)》,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

潘志平︰《中亞浩罕國與中國新疆》,社會科學出版社1991年版。

許建英︰《近代英國和中國新疆(1840——1911)》,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14年版。

蔡家藝︰《清代新疆社會經濟史綱》,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徐中煜︰《交通態勢與晚清經略新疆研究》,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13年版。

徐宗亮︰《黑龍江述略(外六種)》,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何星亮︰《邊界與民族》,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年版。

潘向明︰《清代和卓叛亂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

潘志平︰《中亞浩罕國與中國新疆》,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1年版。

孫--︰《康雍乾時期輿圖繪制與疆域形成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年版。

寶音朝克圖︰《清代北部邊疆卡倫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

趙之恆標點︰《大清十朝聖訓》,北京燕山出版社1998年版。

張榮︰《清朝乾隆時期哈薩克政策研究》,蘭州大學2011年博士學位論文。

李︰《乾隆朝中亞政策研究》,中國社會科學院2012年博士學位論文。

孫赫︰《清代東北邊疆卡倫及其管理研究——以“卡倫界”為中心》,中國人民大學2015年博士論文。

國外著作︰

(蘇)依?雅?茲拉特金︰《準噶爾汗國史》,馬曼麗譯,商務印書館1980年版。

(蘇)米?約?斯拉德科夫斯基主編︰《俄國各民族與中國貿易經濟關系史(1917年以前)》,宿豐林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版。

(俄)尼?維?鮑戈亞夫連斯基︰《長城外的中國西部地區》,新疆大學外語系俄語教研室譯,商務印書館1980年版。

(日)佐口透︰《十八—十九世紀新疆社會史研究》,凌純頌譯,新疆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蘇)捷連季耶夫︰《征服中亞史》,北京︰商務印書館1980年版。

(美)邁可爾?劉金︰《俄國在中亞》,陳堯光譯,商務印書館1965年版。

(美)J.A.米爾沃德(米華建)︰《嘉峪關外︰1759—1864年新疆的經濟、民族和清帝國》,賈建飛譯,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編譯組刊印。

(美)拉鐵摩爾︰《中國的亞洲內陸邊疆》,唐曉峰譯,江蘇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美)費正清編︰《中國的世界秩序——傳統中國的對外關系》,杜繼東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0年版。

(美)︰《懷柔遠人︰馬嘎爾尼使華的中英禮儀沖突》,鄧常春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年版。

(英)P.C.斯克萊因︰《馬繼業在喀什噶爾——1890—1918年間英國、中國和俄國在新疆活動真相》,新疆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哈)克拉拉?哈菲佐娃︰《十四——十九世紀中國在中央亞細亞的外交》,楊恕、王尚達譯,蘭州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

(芬)馬達漢︰《百年前走進中國西部的芬蘭探險家自述︰馬達漢新疆考察紀行》,馬大正、王家驥、許建英譯,新疆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

相關論文︰

馬長泉︰《卡倫的起源及類型問題》,載《新鄉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3年第1期。

馬長泉︰《新疆卡倫的設立及作用》,載《新疆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社會科學版)》2005年第1期。

馬長泉︰《清代前期巡邊制度述論》,載《中國邊疆史地研究》2005年第2期。

寶音朝克圖︰《清代蒙古地區卡倫官兵的獎懲機制》,載《西部蒙古論壇》2009年第2期。

寶音朝克圖︰《清代卡倫官兵的坐卡制度解析》,載《內蒙古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4年第3期。

寶音朝克圖︰《清朝邊防中的三種巡視制度解析——“卡兵巡查”、“巡查卡倫”、“察邊”之區別與聯系》,載《清史研究》2003年第4期。

賈建飛︰《清朝對中亞諸部的政策探析———以1759 —1864 年為中心》,載《社會科學輯刊》2007年第1期。

賈建飛︰《清代中原士人西域觀探微》,載《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0 年第3 期。

鄭 峰,張 榮︰《清朝卡外界內哈薩克身份問題再探討——以“征收馬匹”為中心》,載《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1 年第 4 期。

于福順︰《清代新疆卡倫述略》,載《歷史研究》1979年第4期。

趙志強︰《清入關前的烽燧制度》,載《明清論叢》第1卷。

陳鵬︰《清代東北地區新滿洲守卡巡邊職責淺析》,載《黑龍江民族叢刊》2012年第4期。

耿琦︰《清代駐守新疆“侍衛”職任考述》,載《清史研究》2015年第4期。

王希隆︰《關于清代新疆軍府制的幾個問題》,載《西域研究》2002年第1期。

齊清順︰《清代新疆行政體制變革的重大勝利——紀念新疆建省110周年》,載《西域研究》1990年第2期。

永志堅︰《錫伯文H ifa karun i jasigan(輝番卡倫來信)的再探討》,載大連大學學報2014年第4期。

陳劍平︰《清代新疆卡倫的體系構成》,《北方民族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2014年第4期。

成崇德︰《論清朝的藩屬國——以清廷與中亞“藩屬”關系為例》,載《雲南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4年第4期。

郭成康︰《清朝皇帝的中國觀》,載《清史研究》2005年第4期。

張宏年︰《清代藩屬觀念的變化與中國疆土的變遷》,載《清史研究》2006年第4期。

 

作者︰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