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專題研究  

明代的章奏通渠道

2018年01月19日 10:38:42 來源︰ 《文史》2017年第3輯

    作者簡介︰李小波,北京大----史--系博士研究生。

    內容提要︰左通渠道,原只呈--奏急--的本而。著本性的,承接本的左亦正式成通政司--列的呈渠道。左渠道本制的--密切。嘉靖之前,左基本保持只接京內衙本的初始--。--之後,左收本----大,凡京官本章皆可由此投。通政司和左--本章都需--於內廷的文--房,呈御前。通政司和左理章奏的作--程序有差,前者有拆--封和副本--照之制,後者----。差各自的起源有。此不同,明人--前者多批其--露,--後者--多疑其匿。

    期刊名稱︰ 《明清史》復印期號︰ 2017年10期關 鍵 詞︰通政司/左/文--房/本/--封/副本

    在中--古代史上,明代的君臣否隔特別能史者留下深刻印象。清代史家翼慨--明朝何以在成化之後朝少、召--多--的帝治下“尚能延此百六七十年之天下而不遽失,不可解”ヾ。很多--者已指出原因即在於明代以文--行政中心的政--作方式。如同----的臣志皋所,“--家政莫于章奏,亦莫重于章奏,所以宣上德,下情也”,如果章奏“--有壅,--有阻”,也能到“君臣之,油然交通;宮府之,怡然一”的效果ゝ。作方式得以展的第一自然是內外章奏能夠及----地呈至御前,就需要有完善的章奏通渠道。特別是“通上下之情惟章奏一”之--,通渠道的重要性更加著。

    明代的章奏--渠道,晚明等文中已有不少述。概而言之,即由通政司、左(嘉靖四十一年改----)和文--房成,分工合作,--不太。--界--此已有一些--ゞ,似已--多少剩可--。不究起--,仍有不少--沒有解--,值得作一步的探索。主要表在,已有研究多--明代中後期的,反映的是--已成熟的況,--其演程措意不多。本文的目的,即在究明一制的形成程,其演加上--量--的--坐--,以其--源流,--通左渠道形成本制的--、左通政司文--作--程序的同等相制度的考察,予以合理的解。希望本文之作,能有助於深化--明代中央文--通渠道之特和地位的。

    一、左呈渠道的立及其本制的--

    明代章疏呈御前的渠道,一般都知道有通政司和禁中左(即----)。“收本之,在內--曰----,在外--通政司。”々--各自的掌--分,“京朝官封事,自----內臣收,其皆自通政司入”ぁ。本文所提出的--是︰何----如何形成--內外--立的格局?--收本--自始即如--承--所,是有所化?

    洪武十年(1377)七月朱元璋置通政使司,“掌出司文--”あ。者多此--中--省奏文--之--,惟黃彰健先生在同意通政司所以防中--壅蔽的同--,指出通政司只是掌收“臣民--封”,至於內外司封事“自仍由中--”ぃ。置通政司後通政司中--省之--全不,但--之後中--省仍可有效屏蔽外廷信息的事----看,黃彰健的看法--更有道理。通政司中--省--存的--也短,很快朱元璋--相,一--永逸地解--了一--。

    --相之後通政司是否成內外章奏通的--了呢?理上----是--。正元年(1436)兵科事中--奏事中︰“惟--密重--,司--入內府奏,其皆由通政司及寺封,此制也。”い由寺封的只是--少部分特殊章奏,大宗是由通政司。但也有反。洪武十五年所定的司行移往--事例︰

    凡五府六部等衙所奏事件,各官既已奉旨意,奏本明白批--,回本衙自作施行。其通政司入奏在外都司、布政司、按察司等衙--封--、、刑名等事,--鼓下受,及各差官--奏事件,有奉到旨意,承行衙--由知--,必合抄出施行。ぅ

    在外三司奏事、“鼓下受”及“各差官--奏事件”毫--疑--由通政司接收呈,而在京府部院寺章奏--看--不必全通政司,而是可在上朝--直呈御前。

    同--,我--看到明廷有“即入奏”的特殊定,仍分通政司和在京司。《司掌》中所定通政司掌,允司“若各公文事干情、--、--密重事,即入奏”う。--在京司的非出自洪武朝的文,但--仁宗初即位--的追溯,--相差亦不︰

    故事,朝後司有急切----不得面者,具本,于宮投,冀得速。今私事、丐私恩者,亦本,掩奸欺,以------,--法--政,莫甚於斯。今後惟警急----不得即面者,封本。其大小公私之事,--令公朝奏,者以重罪。仍令三法司知之。(11)

    此的“急切----不得面者,具本,于宮投”,上引正初的“--密重--,司--入內府奏”相似,--者--指的是同一制度。就明示在通政司之外,在京衙仍有一--可直呈內廷的文--通渠道。

    至此,我--看到自洪武十三年相,明廷在欲--通政司作文--通----的同--,京官保留了----直通御前的途--,一是可利用早、晚朝的----直呈御前,二是急--具本宮投。----直呈禁中通道的存在,可以都是--通政司之不足,後者更是左呈渠道的直接--源。

    以下我--解一下--的原因。先後者,其--宮投以通政司不足一--很好理解。前引《仁宗--》已--渠道的存在是“急切----”之“冀得速”,若仍投通政司呈然慢得多。--通道至在永----期就已存在了,只是到正初言者仍只“--入內府”,似乎尚未定固定的投之地。但既然已有此需要,定固定的投地,--置--人--日直承接,就只是----。最定之,我--知道就是左。

    前者何以理解呢?需要--通政司的衙署位置起。--地,----史--看,通政司的位置使其不宜作章奏通的--。明人喜--古制尊通政使“公”,--四“--家通政使司,典天下章奏及百司案,以御而分--之,兼前代奏院、司之”(12)。通政司只在接受各地呈--至京的文--方面唐宋--代的奏院略相似(13)。至於司,明末方以智就已指出宋代的“通其在禁中,或如今之----收本之文--”(14)。其--以宋代通司在文----中的位置,--明代成熟後的文--房相近,又不------的收本內使(15)。但方以智指出的不在禁中正是通政司的--所在。通政司位於安右外,太常寺南,大內--(16)。在京司相比,通政司的一位置--------,在京衙本投通政司呈御前就得迂曲不便。不便,在明初帝勤政的情況下尚未--成很大--。明制,早朝每日行,宣德之前的早朝尚--特殊的奏事限制。洪武--期--定午朝制,永--、洪熙、宣德三朝遵行不替。加之帝勤於召--,京官皇帝接的----很多。在京衙如有重要章奏,即使不能在朝----,也可及--至御前。局面到了正--期以持。王︰

    自太祖、太宗列朝,每至日鼎食不遑暇,惟欲四,以--天下之言。英宗以幼--即位,三老----等--易倦,因----制︰每一早朝,止言事八件,前一日先以副封下,豫以各事分上。遇奏,止依所--旨而已。(17)

    段的被引用率很高。正初因皇帝年幼而造成的早朝形式化,在正之後再也沒有扭--,成常--。在情況之下,重要性大增強的不--是內,通政司亦然。正十四年六月南京翰林院--士周敘上疏衙中以“通政司、內尤切”,原因就是“內以--掌--密”,而“在京在外大小事--悉由通政司出”(18)。周敘此言正是建立在正以--的事--基之上的。前述仁宗初和正初分別申明唯本可由官--,其事,仁宗初“公朝奏”,----“通政司及寺封”,反映的也是化。

    通政司地位上升,但如我--前文所,在京事--由通政司出的不便--必定更加著。解--一矛盾最便捷的法,--疑是利用已存在的直呈禁中的通道——左。而此--可由左呈的只能是本,本又只能奏“急切----”,--很小。但就在同--,我--看到了本功能的、使用--的--大。--化很大程度上化解了通政司作唯一通道----的不便。

    本的出及其功能,日本--者--井俊郎已有--文述。--井指出本是洪永之新的上行公文,初始只可用於“急切----”,之後使用----大,至成化初已成各衙奏“公事”--所用的主要文--,分割明初奏本的功能,形成“公私奏”格局(19)。一研究很有--值。不由於考察重心不同,他沒有--此左通渠道的形成起--。而且--井文中有一--缺陷和一失︰缺陷是沒有及本使用----大的原因,失--是沒有注意到“公私奏”使用格局的形成,京官和外官的步--不一致,故--其一概而。

    於本使用----大的原因,文中所的主要法是“奏本不便”,如--《--典》中就“以在京司奏本不便,凡公事用本,其制比奏、--本略小,而字稍大”(20)。盛所更︰

    --朝之制,臣民奏事奏本。後以奏事用,字必依《洪武正》,又用字--,於後舍重而--便,改用本,--不然矣。然本多在內衙,公事若在外,並自己事,--仍用奏本。(21)

    本之“便”,恰反出“重”的奏本之不便。不便,盛指出三︰用、依《正》和字--。三之中又以依《正》甚。成化三年(1467)江西巡按--用本--︰

    內外--等衙官--,在於行事地方,遇有--密事情,及暴奸邪等官--,欲行--本奏,皆因不熟式,未免--人----,不----露消息,--於政不宜。及遇--人能--去,有事尤未便……乞敕部奏,通行內外衙,今後除重事--奏本,仍依式,不有。常事--本,惟用字楷正,不必拘定式,--便----,--便益。(22)

    看----奏本需要一些----手,而不是任何人都能易掌握。不便,以及由此----的“--露消息”的可能,--也是京官最初欲奏“急切----”--所遇到的麻--。

    --的奏在成化三年,盛卒於成化七年,表示京外官--才----始使用本--,本之於在京衙的用途已大致完成。因此“公私奏”格局的形成----分京內外,不可概言。一本文--不大,不再展(23)。想要明的是,本使用--至天成之已--大至衙公事,而左作接收本之地--不因本功能的而--。恰好解--了上文中提出的京內衙凡事需通政司後禁中----的不便。我--甚至可以合理推--︰在京衙避免投本通政司的迂曲,更多地--向於使用原本只能奏急--的本,--就可以--赴禁中由左投,速御前。本在京內衙的能演,除其便易使之外,可--由左呈未始不是一--重要原因。

    左投疏渠道最初只是呈--奏急--的本而置,本最初也只能--奏急--,即左渠道本制二者--具共生--。而本功能演左地位固又在某程度上互因果︰由於一通道的便捷和通政司位置的缺陷,某程度上促了本使用--的--大;而本分割了原奏本佔的衙公事能之後,重要性大增,可以想,化--於左作投之所地位的固又--有不小的推--作用——否--------急--一恐怕很通政司相提--。

    最後需要回答----具--︰一是左何--被定投本之,二是其何以被定。第一----一----法出切答案,只知道官--中的最早定是在成化元年(24)。但--一般而,事--上肯定此早,只是沒有文,----知道具年份,推--可能是正年已然。至於何以--定左,--地,因它皇帝臣日常公的地最近,也就最方便。左的地位上升是在宣德朝。明代常朝的地自明初即在奉天,朝後皇帝延接大臣的地,洪武--期不甚固定,洪武--定晚朝制,晚朝的地是右,永----期亦然。《--》的皇帝召--大臣事例示,永----期主要在右,至宣德--始改至左。之所以有此改--,因此--內的位置已固定在左以--、文殿之南,之,皇帝日常理章奏之所也定距內最近的文殿(25)。左是文殿和內的入口,故而宣德之後定其晚朝和召--之地,之後又定內廷投章疏之所,也就十分合理。

    二、左通政司呈--的----

    左既已成通政司之外定的文--呈渠道,朝廷就必正式----掌作出明--分。

    成化元年令︰“凡在京文武衙奏、本,封完--,俱差--官捧入左呈。”(26)引文中的“衙奏本”,指“衙奏本”和“衙本”,我--在上文的--收本多了“衙奏本”一。但是仍然常有----投通政司的章疏--投左之事生,成化四年正月中--舍人李--因爭中舍科道官--成宴坐次而具疏投左,科--中︰“今各官以口腹小事,----。況--己事,例具本赴通政使司投,不合用白本--。”(27)通政司掌受到侵削,弘治五年(1492)掌通政司事工部侍郎宇求申明禁例︰

    查得《司掌》,通政司之,--出帝命,通下情。凡天下大小衙奏、本悉由本司--封。祖宗之世立法,臣下所遵守者也。臣等得近年以--,在京各衙除本衙有印信奏、本--自封外,其有等或建言、或自、或罪等奏、本,例送本司封,往往--赴左投,不惟有失事,抑且--成。如蒙乞敕部,行移各衙,今後凡有前--送本司奏本,--要遵依制,送本司封。如有仍前--者,科--定,以警----。(28)

    其中出了“有印信奏、本”和建言等“奏、本”,建言事只能用奏本,引文中衍一“”字(29)。在通政司官--看--,前者可由左投,後者--由通政司。部準的果是“除印信、奏本及公事情照封”,其仍送通政司投。可以是持成化元年的定。

    弘治末所修《--典》中的定弘治五年例又不相同︰

    凡在京大小衙,但--奏出,不分公事、私事;--在外守等內臣情己事;巡--都御史、巡按等御史,兵、副、--及分守、守--、--倭等武,宣慰、宣--、招等司,及府州等衙,一--、、刑名、乞恩、罪、敕等本冊,俱赴本司投。(30)

    --《--典》中沿此--,但改其中的“奏出”“奏本”(31)。“奏出”之意解,“奏本”是。嘉靖十一年(1532)通政司寺互爭掌,部尚--夏言在覆中引正德《大明--典》中所通政司掌後,重申︰

    合--今後除在京衙本--有印信及官吏名--署者,俱遵照于左--自投外,其一--行奏本,--在外衙、奏等本,俱--通政司投,封。(32)

    比夏言疏和弘治五年部準事例,“公事情”即“官吏名--署者”,不,夏言疏弘治五年例少了“印信奏本”。夏言疏是--正德《--典》中定的再,--者意思自然完全相同。

    然而奇怪的是嘉靖八年正月通政使宋------六事之一的“明”中仍援引弘治五年例︰

    臣等查得,例,凡在京各衙有印信本、奏本及公事情,--自封。其建言、情、罪等,俱由本司封。已於弘治五年通政司具本,部覆奏,--依遵行已久。年以--,有等官--不分公私,往往--赴左投,不惟防奸--,抑且--成。(33)

    宋--援引此例因此例同本司官--準,宋------本衙--,沒有注意到《--典》定已。然而宋--和夏言之都被準,相隔不二三年,可--人--部院“奉旨依--之--,委曲就,漫--定主”,遂至“甲可乙否,多矛盾;彼是此非,言有同”的批不虛(34)。

    必--上面出的“衙奏本”、“白本”、“印信奏本”、“公事、私事”、“行奏本”等概念作一分疏,以助於以上事的理解。--《--典》中--、奏本用途的--分是︰

    凡內外衙一--公事,用本。其--公事而循例奏--、奏,若乞恩、罪、敕、恩,--民人等情、建言、申等事,俱用奏本。(35)

    然是本能之後的況,--奏本能--分得很清晰。我----此--看上面提到的概念︰“白”和印信相--,白即未印。本只能用於衙公事,例印。沈德符曰︰“若本用印,----衙公事。”(36)天--六年(1626),部尚--李思以--言,兵部尚--王永光因--言之疏尤--切,而王永光疏--帝怒,思此即惹熹宗不快,故批旨中借本一事李思︰“本內既--司官案呈,便--奏本,如何本,用印?大臣--,以後要慎。”(37)--上“--司官案呈”不一定不是衙公事而不可用本,“便--奏本”之--是欲加之罪。只是--人言例用奏本,不公印,故熹宗此旨亦不是完全--理取。即使是內府----,“內府本有衙印信”(38)。李--白本事中,他用本一--就是制。至於奏本,--仍有公、私事之分,公事如《--典》所指循例奏--、奏等(39)。成化令中的“衙奏本”、弘治五年例中有“印奏本”,夏言疏中有“行奏本”,就指的是奏等奏本,部分奏本仍衙公印。其他俱--私事,用奏本,不印(40)。只是理上的--分,事--上可能要此些,因我--不--看到富的朝中大臣也----不印豫甚至出。如正德後期南巡--何孟春就因不知考--本需不需用印向右通政--教︰“考--本不知用印否?今--白者--具以行,幸指示去人,定其一,使投也。”(41)--三十一年(1603)吏部尚--李戴因旨其容王士展,具疏罪,疏中又“用印”,“上命查用印司官”(42)。

    通以上展示的左奏本的,可以看出︰一方面,左承接章奏的基本--仍是京內衙本;另一方面,--在內公事奏本是否允左投,宇、宋--等通政司官--的言都示----有--大--,而朝廷一般都意--限制--。--《--典》中------和通政司掌的--分,仍延正德《--典》和嘉靖十一年部的定。但也是在----期,基本突破了典制定的一限制。例很多。--十二年南京御史希思疏言︰

    夫南北科道同一,今在北者得--奏,而在南者通政司拆其封,且有--照副本焉。是祖宗防奸--患之意然----存矣。此成化汪直--柄,恐人己,始有是,此尤非朝廷本意,所急--者也。(43)

    “--奏”者,呈----也。氏北科道--劾本章由於可“--奏”而保密性強,而“在南者”--因尚投通政司而易於--漏,南北待遇不同,很南科道不平。--稅--期,--沈德符︰

    凡投通政者不得上,其或事窒,或情者,一切回,但存案--照。以故近年棍徒以抽稅者,必借一在京武弁疏首,竟於----上疏,--非封之司不得--矣。(44)

    段中值得注意的是“棍徒”“借一在京武弁疏首”即可“於----上疏”。再看--之後的事例。崇八年(1635),吏部侍郎--捷柬托四川巡按--宗祥其姻成都知某卓,宗祥未允,--捷欲在--氏回道考察--重之,

    宗祥具疏剖辨,以捷手--上。宗祥甫投疏,太常少卿祝世美,告之故。世美力止以不可,急----取索原疏,--已封御前矣。(45)

    崇十一年黃道周事︰

    崇戊寅五月,詹事府少詹事黃道周具二疏,其一疏言方一藻--事俺答不同,其一疏言不必起--新甲宣大督……二疏既成,使班役赴----投。班役以黃方在枚卜,不欲其上疏,乃言----內需索八--以窘之。黃不能--。(46)

    以上四事俱不相同,但可以肯定都不是“印信本”,卻均由----投。李清明廷南渡之後一事︰

    郭侍御一考--,以俸未及瓜,--部旨改道,人疑士英有力。後--言--,犯士英所--,被,人始服其正。一後,以辨疏上。內臣以官疏----通政司入,宗言敦一以故侍御,仍----(皇)[--]--入,疏遂不得上。(47)

    件事有其特殊性,----內臣和右通政宗敦一都回士英。但----內和通政使所爭者已不在章疏的性,而在上疏人的身份(“官”是“侍御”),在----朝中共。合沈德符所各地“棍徒”托“在京武弁疏首”之事,大致可以肯定,--以後凡京內京官章疏均可由----投,而不再有章疏型的要求。

    特別強了“在京”,是由於明代京官差出者很多,他--例同外官,、奏本都只能投通政司。偶有制者,--立遭--劾。--十二年北直巡按性--疏劾--,遣人--送----呈,科中即劾其“本不由通政司,------,有祖制”(48),----也指“如性--在差,本由通政司封,乃--遣人役------投,--,--不,然--各本章皆得直,而通政司可--矣”(49)。通融的法只有一--,那就是皇帝特批。崇十四年差科事中章正宸往--南督催,章氏申“一切起解,不--奏,俱準----封,庶免耽延”(50)。之相似的,次年新升山--巡--王永吉上任前特“所有章疏,朝上夕下,方克有--,除地方奏--等疏赴通政司外,其有兵--密奏者,乞準照添督戶部右侍郎黨崇雅、王正志例,俱------封”(51),都得到了皇帝的允準。

    --之後----投疏----化,----大,不是朝廷章有,而是--作的果。我--未朝堂上出像嘉靖之前再三申明--掌之,可能由於晚明朝解,君臣都--心注小--,而默了一事--。上述黃道周事,投疏班役“言”----內索取好,李清--尚有一定常例︰“凡御史至----上疏,必收本官三,六科----,惟疏大四--而已。”(52)所--例何--形成,其他衙是否也存在,俱不。或好即向本--投通政司而--投----者收取,因此收本內官也--意接受本章。至於上疏者何更意投----,前引希思和沈德符之言已道出部分原因,概言之即--作--程序及制度予----限不同,就是下文--的--。

    三、於通政司的“拆封”和“副本--照”

    前引希思疏雲“通政司拆其封,且有--照副本”,而沈德符到通政司--有些奏可“回,但存案--照”。都涉到通政司的作--程序和--限--。

    希思拆封和副本俱失“祖宗防奸--患之意”,此意又自容。容洪、永--期通政司收到四方“--封皆自御前拆”,“後不知始於何年,乃有拆封及副本--照之。一有奏左右內臣及--戚大臣者,本未而--已--,被奏者往往幸免,原奏者多以虛言受”(53)。氏疏中--容之言全文照。上述--井俊郎和丁亮的文都注意到容之言,指出其言《司掌》中所定“公--眼同拆”----章疏內容“於底簿內--略由”不符,氏--未考本朝典制。--疑是正的。但--井和丁氏又各有所蔽,亦正其所。且二人--止於指出容之,而未能--此置於前文提出的明代通渠道的化中予以考察,尚待分析。

    先“拆封”。前引夏言疏中有“封”,亦即此的“”。意指通政司官--拆封--後--其內容分,同章疏合在一起一--呈。需要指出的是--非凡由通政司呈者都要拆封--略後,也有--封--者︰

    凡方、腹--密重情,正德六年奏準,各--按官奏到司,即封,不留。副本亦要本封--。、呈等文免--。待事已施行,方拆附卷。各承行衙俱要慎密防,如有漏泄,一治罪。(54)

    “--密重情”司--“即封”,而非像--待普通章奏那--“拆附卷”。“--密本章”一般--有特殊--志,以便司別。如崇九年宣大督象--︰

    案照崇五年五月十二日準通政司咨恭密奏事,奉旨︰“以----密本章,著另加--印,以別常奏。即通行--衙知道。”--命--遵在案。臣思向後--□情--言非止一,除--大--者,照常奏--,照常抄。其或事----密,未便--之外庭,--自、部、兵科而外,概免投揭。仍于--投、部、兵科揭帖--“密揭”字--,外加封,以便衙防漏泄。至所奉旨,及凡部覆科之--抄--者,各部臣衙亦--“密咨”字--,外加封。如此--情慎重,而中外之--呼吸仍通,於事--未必--也。(55)

    想--在崇之前已有似措--行,否--通政司--由別。根------引文,此章奏--以--主,一保密,二省--,以便朝廷--快--策。----引文都示文--在整--理程中“各承行衙”(即象--提到的、部、科)都--慎密。

    再“副本--照”。照即查,--照即--查。上疏者在----奏--需要另--一份副本,正本一同呈。--承--有--本副本的法︰“章奏有正有副,正本御,副本----官者,--封同,----宮--不用副。”(56)--井俊郎指出--本副本通政司--照之副本不同,但他又“副本在後代也揭帖,是便於皇帝省而作”(57),亦非。--井所的揭帖就是上引象--奏疏中的“--投、部、兵科揭帖”的揭帖,然也可以是章奏正本的副本,但揭帖的呈--象是、部,而非通政司,也不必通政司,存通政司--照的副本--不相同。----期成--的《本--指南》,可能是--按身--抄封章疏的胥役所作,其意亦在此工作提供指南,--中--副本和揭帖的用印及封投,分別︰

    用印,先印封筒--封,次印正本,次印呈文揭帖之。其副本,不可印耳。

    包封,正本一封,副本一封,各用----棉包封一--,用黏,分別正副,然後包一,用二--,一--以十--度,次用油二--包封,入於--板之內,--黃束--,用--封黏於--板--傍,再用票奏、字--,--用棉二--裹其--封,次用大油二--包之,外以黃布袱如法包裹,但奏、本不可--入一--板耳。

    包封呈文揭帖,亦--。----名姓及印等,分別衙,入封筒,黏口,各用小浮“某衙某老”字--,及--小日--件--。仍用棉--油--呈文揭帖作一包。(58)

    明代揭帖起於何--尚待考察,它通政司副本之不同是可--言的。

    副本呈至通政司而止,存於此。孝宗初修《--宗--》--,事中林廷玉求“先帝--司章疏留中不下者”,“其副亦藏之通政使司,拜查取,以----考”(59)。

    容、林沂、希思--心的都是拆封和副本可能--致內容--露。拆封自不必言,副本也有其例。嘉靖三年--璁上大十三--,吏部侍郎何孟春等即上疏痛,世宗指人“--璁等所上十三--,尚留中未,安得先知,有此奏”,何氏回“璁等所--者於未之日,先以私稿示人,且有副本存通政司,故臣等知之”,因此世宗又忿“通政司司封,何不--,乃使人得伺耶?”(60)--三十五年引起然大波的王爵密揭事件亦因密揭內容--露,其--王爵--此本有警惕,他在密揭中︰

    臣之疏已送通政司封,疏既入封,--必先送稿,而本司官未必有臣同心腹者也。所有至深至密之私,于皇上有益而於外廷忤;於臣心,而于章疏中有不可直者,臣且日夜引以望犬病得身赴廷,口替。乃今天不假,形--急,度必不能再出事上。耿耿忠,若不以此--伸布,----日矣。另具密揭以。(61)

    “疏既入封,--必先送稿”,意即指送通政司的副本。王爵--心通政司官未必己同心,故不敢於--由通政司呈的疏中吐密言,而--另具密揭呈。只是他的一番用心於白,防了通政司,卻沒想到密揭--被李三才取(62)。

    沈德符通政司有--“回”一些章疏,不向上呈--。此即通政司的--之--。然--只能建立在拆封、--的基之上,否--內容亦不知--,何由--。六科也被--之司,但通政司不同。《司掌》中通政司“凡有帝命,必--覆奏允,然後施行”,--上我--知道明代行使--力的是六科,而非通政司。--四十年九月通政使昊可--分通政司六科的掌曰︰

    六科掌,主於--。衙司言,宣德情,亦容容默默、----串名封已哉。官民本章投入,堂皇一--,大概然。第--卒呈,未暇,故正之典多--耳。先宣宗章皇帝旨︰“通政司各--的本,常有差,不用心的,著--奏拿--。”世--初年,再一申,凡漏印、接等,二十款,在行。惟是官民所奏,是非倒置,常有之,非正--以示--。自今以往,除--按司府等官列地方事件,循例封外,其他奏,--巷俚言,法容。即如冠,有倡言惑,假公----者;有疏未入,先行抄者;及各王府、土司有等棍徒,--布羽翼,逞私--公,----者,是亦殄行之流也。察其事情真,重者具疏明--,者稿立案,--令公伸而邪--。(63)

    六科“主於--”,是在奉旨之後。通政司的“正之典”,--是呈之前。一主於前、一主於後,分工明。沈德符者投----後“非封之司不得--”的“封之司”就指的是六科。

    --昊可之言,通政司的“正之典”有------面︰一是--章奏式差的正,二是--上奏中情等內容的--劾回。前者又可分“大--”和“小--”︰

    本司,凡各大小衙人--奏本捧到司,臣等勘式太甚,具本--奏,之“大--”。式小者,本司本封,候次日左接出,--自--送科抄,各衙候年奏,之“小--”。(64)

    “式”既包括式、用印等,也包括疏內的具,如--居正答山--巡--何起信中︰“整武--疏人名差,已令差人于通政司取出,改正封矣。”(65)若非改正,何起恐不免一--了。又如嘉靖九年--城知朱因罪德王,有旨法司逮--,朱草奏白,使家人持赴京--其姻廷芳“刪上之”,廷芳照。“其疏後注‘六月二十五日’,而通政司不行正,即於其明日封,有以日期所司,因得廷芳等增改代--。”(66)果包括通政使在內的人均遭降。旨之所以“六月二十五日”一日期,是因朱之疏若六月二十五日所具,--不可能次日即,因朱尚在山--也。通政司未加正,是其失。通政司需要--的奏本,如此。

    更重要的是後者,通政司如果疏中有“倡言惑,假公----”的“”、“邪”,有--回不奏。沈德符所言“回”即通政司----力的行使。除沈德符所述稅事外,事例有不少。--二十年湖----政文衡--劾巡--李官艾穆之私,欲--漕改兌地移至城陵,文衡疏激烈,致通政使所格。文衡的同--同年好友部侍郎範--信︰“大疏以掌爭之,理自直也。第末--波及別事,--近於,似--雅道。且--方重,以公事而及私,以司道而摘及於--,人--以矣。故公亟止之。”(67)封信可能就是“公”範--的,以便解。--三十一年楚藩案中,部侍郎郭正域--劾通政使沈子木格之疏不入,但首沈一“通政司回一次,乃其掌”,神宗也“司主言,例得兼有封”(68)。此“兼有封”,即回上奏之意,六科之封不同。--亦不以非,因“回一次,乃其掌”。

    拆封和副本制度有可能--------弊端︰一是--露,容等人所--心者就在此;二是通政司的“回”之--可能--有匿之嫌。但明人言中--通政司--露的----明多於匿,又是什麼呢?其--原因很--,明制--匿之弊防多,通政司--章疏可回不奏,但仍需“存案--照”,《司掌》中已定其“照各衙差公文、--封等件”“每月奏”,科中稽核,--的所上章疏仍可核查,通政司也就不敢匿。而----露卻未多加防,因此有容等人之。可能朱元璋置通政司--主要防中--省之壅蔽有,中--省--之後通政司成主要渠道,但通政司章疏需先呈御前,而司--乎沒有----力,本身是非很少,中--省大不相同。之後出--臣通交通政使而知章疏內容的情況,朱元璋似乎未曾考--到。清人昭--述雍正奏摺制度--︰

    自明太祖後,立通政司,凡內外章奏,皆於其司--後,始能入九重。故--相多以其私人--主其任,凡言路稍有--作,--不先知。故使言正多有--漏,以致被罪者,如--嵩之於文是也。--皇帝夙知其弊,乃命內外臣,凡有密事--,改用摺奏,--命奏事人--若干,以通喉舌,--不立御前。初--,--百年之弊政,於是始革。通政司惟掌文--而已,--曩日之--也。(69)

    立--明代的容等人--。雍正七年(1729)原送通政司的副本也改送內︰“各省督--奏事件,例有副本送通政司,嗣後--令一--送內。俟奉旨後,內--副本遵照本用墨批,另存皇史成。”(70)恐怕也不------露之弊的考--。

    在回到上一提出的--,希思和沈德符之言都示,----收疏--的--大正是由於上疏者避免通政司可能--出的--露或阻--,特別是疏中有希望皇帝率先知悉的內容之--。情況第一所本使用--大和左渠道最立的--又不同,因衙公事--多少--露之虞,至多通政司系列作--程序稍繁有。侵削通政司掌的不--是----,有寺,--初甚至有人“今四方建言等事,一切疏--,不在通政,而在者強半矣”(71)。通政司可有效行使回之--也不----。希望自----封的不止是京官,我--在上文中也外官差人------的事例。--後展至凡京官奏均可投----的局面恐怕更由於京官借了地利之便,同--晚明朝政的混--有,朝廷不再申明禁令以及----內索要好都是明。就使京官奏本的投之地可此可彼,如果仍投通政司,恐怕通政司也--不受之理。表出晚明制度史的性和特殊性。本所者主要是人--何想要通政司的制度背景,是必明的。

    四、左和文--房的文--作--程序

    上面通政司的文--作--程序,--於上疏者因何更--赴----一--而言只算回答了一半,另一半就需要----的情況。而----接疏內使--於文--房,--承接而已,重要的作--需由文--房完成,因此必--文--房一--入中--。

    通政司接到各地奏疏之後,不--置底簿登,需拆看後於底簿--略由。左亦置有底簿,需--每日接到的京官本逐一登。故沈德符外之通政司和內之----“俱有簿”(72)。但通政司的拆和副本--照--------接本內都沒有。李清崇十七年南都事︰

    章奏,外官由通政司,京官--由(皇)[--]----封奏,文--房內--收之,例--副本。九月,新考科道,內--忽索副本,雲“恐內中有言及相公我內--者”。後前省--不,已之。(73)

    ----例--副本,自是相承,而不--是南渡之後的新制。此事亦可----接本內官沒有通政司享有的拆封之--,否--此“內--”也不需要向上疏者索要副本了。--中期吏科都事中曹于汴--奏事宜,其中一--︰“往--章疏赴----恭,直內官只管接入。年--不知何故,必令--朱,然後收本。漏--之弊,不可不止者。”(74)《明史》曹于汴本--曰︰“章疏入----,中官直之御前,至是必--然後御。于汴乖祖制,泄事--,力禁之。”(75)其--“--朱”--不一定要“--”,史--稍有不。明代建----接疏----朱的士大夫多,下文。惟--曹氏的建言中亦可接本內官--拆封之--。

    就必介文--房了,因--是通政司是----,一系列文--作--理之後,下一步都要送至文--房。《酌中志》中,文--房“管理八--或十--”,“掌通政使司每日封本章,------京官所上封本”(76),地位可十分重要。但是文中宦官----建制沿革的很少,黃彰健明初《祖》尚以“宦官--天子--宮臣”而附,永--之後祖--成--,“不能修或改撰,故太祖以後,宦官建置沿革即--官--”(77)。外廷士大夫--內府了解有限,不多。只有宦官--若愚所著《酌中志》可,然亦只是--氏所、至多是明後期的制,其沿革程仍----知。

    文--房置的具--不,官--中正式出管文--官和文--房的已在弘、正--期,肯定晚,有--者在宣德--期(78),但也--。以常理推--,皇帝身管理每日呈章奏的人--肯定自始就存在,特別是洪武十三年--中--省之後,皇帝自理的公文--多,朝堂--事肯定--法全部理,朱棣自己“朝退未--入宮中,取四方奏一一省”(79),官中的“四方奏”自然需人管理。至於何--有文--房一名目,或不是太重要了(80)。

    --若愚文--房位於大--之西,隆宗外,“慈--宮,外--向--小之南,曰北司房,即文--房也”(81)。天--臣朱--在《自述行略》中其天--三年至乾清宮--安的官中︰

    比余至,四老俱吉服立文--房--上,(自注︰思善可二百步,--善,有扉,--屋,內大路,靠房二,各十五。北面--慈--官,北有房二,五。)--赴命,同步至隆宗。內臣必俟元揆至同入,--回文--房。(82)

    文--房的位置--若愚所相合。--廷和世宗甫至北京--,內“文--房官”爭持即位中--款,“批未下,予三公亟殿後,往--玉除,不一人,--所容,入而出、出而--入者至再,竟--所遇。--奉天殿直殿者,要文--房官--相”(83)。廷和等“遇”文--房官而“殿後”,想必因文--房就在附近。以其位置判--,朱--、--若愚所亦大致相合。至於文--房是否自始就在此、是否有移,--文不足徵了。

    ----接到本章由內使直接送至文--房,通政司文--房之如何接目前尚未到具事例。《明史•官志》通政司接到各地章疏後“於早朝--而之”,不排除有情況,但如正德、嘉靖和----期早朝不能正常行--,可能是由通政司吏胥人等持至內府交文--房小內使。----若愚所《本章手次第》--看,通政司章奏不再送----,--各自立送文--房,彼此不相。

    文--房接到--封本章後,--《酌中志》︰

    凡每日通政司葑本到文--房,回知正公公,即付掌文--周近侍朝等拆,口佔注略,旁有--手一人,--草稿文----,本付捧匣者如侯保山、李黑子、--大--等,失其名,本至乾清官大殿內,付王乾、梁--、李永、石元雅、涂文分投互看。

    每日申後,----接--封文--,文--房呈乾等,亦先於大殿拆。(84)

    通政司本文--房--需拆看入--,本一--呈。制度亦定型於正之後。值得注意的是,----封本,--若愚未文--房也像--待通本那--先拆看落底。同卷中又︰

    每日中封--票本,亦文--房拆,呈乾等分投互看。

    通本、票本乃--事,惟----封本官大殿內看,尚恐未遍未,捧匣者又自日暮始,先到日精乾直房……各家都有管文--字人如若愚之者,立於案傍,一本一本打各家本管公公查看,或延至二更、三更始完,惟在文--多寡如何。(85)

    --看--,通本、票本----封本似的有所不同,後者然更受重。合前引李清所----內--索要副本之事,似乎----封本章,不--接本的內使----拆封,文--房管理內亦不得拆。

    如果----接本的小內使只是--接奏章,地位不高,----拆看章奏是正常的,文--房亦不得擅拆----封本,比照通政司的情況,就需要作出解。----封章不具副本,文--房不拆由----封本章,我疑都----投本的起源有。前文推--明廷之所以在通政司之外另闢----一途,原本--承接奏--密重事的本。文--事--要,一般也急迫,不具副本、不得拆封是很正常的。其後本使用----大,----也固定成京官本的投之所,原初的制度卻沒有改,而是延下--。是制度的--性所致,在制度史上也是比常的。由於左投本章--需副本,文--房內亦----拆看,相比而言其保密性就強得多。上疏者希望通此途呈,也就不足奇。

    章奏阻--和信息--露,被是言路的--大弊端,--代君臣防此二弊都曾反--,--作相--的制度整。上文已指出明代--疑通政司--露之弊的音很多,之相--的,左一途--多被--疑有匿之嫌,章奏留中----重--尤甚。由文官特別是科臣收左章疏的建持不--。所以如此,有左和文--房呈制度不夠--密的因素在,更重要的是士大夫--宦官自--的不信任,希望--內廷的奏渠道也像通政司一--置於外廷士大夫的控之下。

    世宗登--之初,--兵科事中的夏言就於正德--宦官藏章疏不--的情況,“更乞敕令御前事事中二--朝赴左,--同司官收接一--章奏,其--目,送吏科附簿,以--查照”(86)。留中象突出--,士大夫更--疑--是否由於宦官本就格而未上。----章奏留中--最--重,故--士大夫--此之言亦最切。如--楫“大小臣工甚抱不必然之--,恐霄人借便肆欺罔,事--,--及--邪,通同匿”,因此他建“乞特敕文--房,凡有章疏,即按----奏目,一一”,“更敕科臣二--,每日亦具奏目冊子,赴----同司官收接,一--章疏,其件--,以--稽查”(87)。

    夏言和--楫都由六科值左收本章,是因----有登簿,但用--楫的,卻是“封之司,----稽考”,因此他--都強要由科臣登,夏言以此送吏科附簿,以--稽查。意,--就是比照通政司的底簿月一呈而後下科的制度提出的。

    --楫的中,除表示他--接本宦官的不信任之外,也看到他--文--房的疑--。此似的有呂坤。呂坤也是--留中象︰“疏之照入也,----有簿;疏之奏也,外廷不。”後一句然指的是文--房。呂坤建,即使退一步,章奏留中,也“每月御前未揭帖一,內某人某人,未及批答,下----,各衙--照。其御札原本,乞批‘知道了’三字,科--照”(88)。也就是即使章奏留中,也需外廷知道皇帝--已到本,而沒有被宦官截留。

    同--我--也--注意到,然通本和----封本都要--到文--房,但疑文--房截留的卻多是後者,而沒有通本。大概也是因通本的稽核制度十分--密,一旦文--房截留,外廷很容易查照,因此文--房也需有所忌。

    以上所夏言、--楫和呂坤等人之言只是建由六科收左本章,明代士大夫提出此更一步的建。隆--元年(1567)四月,兵科事中魏--亮言︰

    若夫近日章疏之上,--或--日留中。要者咸知未,不要者亦每淹--不下,不免大政之累。--乞敕下部,凡每日章疏於----叩之--,日科臣二--、臣二--,面本--役是何奏,或奏上仍用浮帖少--略--句,若不--同,有。科道臣查看--要者第一等,其--、覆一--二等,常套知三等。庶仰裨略,不至大--。(89)

    --三十四年江西道御史王基洪亦言︰

    --章奏留中,人遂疑其中格。宜日科臣一--侍文,一日章奏,明朱,列一疏,至晚奏上。庶中外不格,而群疑渙然。(90)

    文或--王氏,其中的“朱”即公文中明主的起首句,在、奏本中即“某某事”一句。魏--亮和王基洪之言有相似,都是由收本的科臣先--每日呈上的多奏本列目,供皇帝--要。至於魏--亮的建然更一步,明代於接本程序似乎沒有比此更激的建言了。王、魏的言均--果(91)。可供我--分析的是,他--提出--的建,都是建立在“人疑其中格”的假上的,由科道官接本自然也是----假而提出的,又夏言等人的立完全相同。王基洪上疏的--是--三十四年,前引曹于汴反------接疏內官--朱在三十七年,照曹氏之,王基洪的建似被允準。而同是--朱,魏--亮和王基洪建由科道收--即可,缺了科道收而只仍由宦官--就曹于汴--力反--,只能以士大夫--宦官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解了。

    其--即使格章疏不上,不一定都是文--房中官主--之,也不乏外廷文官的作用。申--行政--期,有言官上疏言激切,“疏且奏呈,副封政府”,臣度疏上後必遭--遣,召翰林院典籍事文--昊果商,

    君曰︰“封事上未?”曰︰“上矣。”“欲疏解乎?”曰︰“然。”君曰︰“今日某御史解,明日又某救,亡召--取怪,得--重上疑而下之相比也?往司,止前疏--上。”政府大喜,即趣行。乃越重直舍,--言公保全直臣意。有色,君持------千言,--愈--。乃得前疏----政府。政府曰︰“微君,朝廷又多一番事矣。”(92)

    事由昊果而成,--借的--是臣的地位。又,--三十一年妖--案中,--皋疏--沈、郭正域的日,部--制司郎中蔡臣遇氏,得知氏有疏,

    急取拆之,--多空,突扯--德、江夏及江夏兄正位,又江夏之下沈令者。予大,曰︰“此疏可及追乎?”雲︰“已入文--房矣,--及矣。”予曰︰“中可追乎?何不便追之。”沉吟良久。(93)

    --皋亟欲劾沈、郭二人,未蔡臣的--告,故未果。但“”可使文--房格之不上,昊果事中所相同。崇--的--士甚至︰“掌房中--,其--不得不通內府,中事皆文--房相,一刻不通,--內外--隔,政多。”(94)可內文--房交通亦密。

    最後必--文--房和最重要的宦官----司的--作一交待。在及章疏通--,明人常--二者混。上面的引文中即不少︰李清----接本者“文--房內--”,夏言和--楫--是“司官”;--皋事中疏“已入文--房”,昊果事中--其“往司”。似的有如李之茂直接“凡臣疏章,外由通政司,內由司”(95),等等。一般文--房--於司,大致可以成立。但--格--司不在文--通流程之內,文--房司奏,司太代批,分工明。--若愚“文--房即外之通政司”,而司掌印“元”,掌----“--兼次”,“其次秉、堂如”,--且“凡掌司升文--房者,概削去司,都借列內官”(96)。至於文--房之內外章奏在呈送御前之前是否司掌印、秉太,制度上未明的定,全恃皇帝的勤政程度以及--司大的信任度了。

    明代制度史研究中的不少域,往往呈大廓清楚而具明的--,章奏通制度即是如此。本文之作,就是希望澄清某些,具而言即究明其形成和演的程,--予以的解,已有研究作一些充。

    近年--,其他--代史研究中--各朝言路渠道的研究已累不少成果,推--界--各--代政--作中皇--官僚制的。也方便我----向比中--明代通制度的特和地位。本文的部分,不--再重上文中的考,而是就此提供一些初步的看法。

    明自太祖--相,前代常出的皇帝宰相爭--信息渠道控制--的局面遂告。唐宋史--者研究--通制度所注的皇--主--性--也就不再成--(97)。皇----了信息的佔,凡上奏皇帝的文--,自內臣至部院七卿必得自皇帝的送。因此我--看到英宗以後於通政司之外另闢左一途,其初衷--非分通政司之--,而主要是通政司本身的缺陷所致,前代常出的皇帝於已有通渠道之外另闢通道而由自己控制的象,在性上很不相同。明代中期之後有不--通政司文--作--程序的音,但----人反--通政司和左二元的通格局。然左一途的保密性要強於通政司,也更易上天,故使通政司的掌受到一定的侵割,但我----中看不到皇帝起什麼作用,明至少--不是皇帝鼓--的果。

    --有明一代--考察通政司、左和文--房成的套通制,可以其作是比正常的,基本--了朱元璋欲--的防壅蔽的意--。然前文中也指出明人--通政司的--露和左—文--房之匿均有--疑和批,但--史籍中能夠找出的--例--不是很多。特別是以往--者----於宦官在其中所起破--作用的強,不--大之嫌。

    出--的是明代的皇帝。明帝自朱棣而後,--更多信息的佔有--不特別感趣,然行制度已可保他--取信息的主----有。但清代君主相比,一是著的。相反,明代皇帝--如此多的奏------力--付,若每事由皇帝至部再行,又影行政效率。以後逐--展出的地方--按等在奏的同--以揭帖--,某程度上就是--弊病的救。揭帖被不少--者是通政司副本,前文已辨明。但由於祖制的精神是先呈御前後內,故臣每遭----,揭帖必“罪”之一。情況一於嘉靖--劾--嵩︰“司之章疏,必先呈嵩而後。四方之奏,各具副封以自,之揭帖。”(98)再於魏允追--居正︰“未上疏,先具揭帖。”(99)--居正身後的--,能逃言官此劾者少。但如沈一的解︰“,各衙(下)[上]本于通政司,即一面投揭於部。司上疏,臣看揭,票之--,始--阻--。”(100)此--行政--而言很能成立,我--不可--是臣的強。--揭帖及其爭中可明代制的內在矛盾,但揭的源流在尚不清楚,矛盾似亦尚未很好地予以揭示。些--都值得我--探索。

    ヾ翼《陔--考》卷一八《有明中天子不群臣》,中--局,1963年,第363。

    ゝ志皋《內奏稿》卷一《留中章奏》,《四--全--存目----》史部第63冊,--社,1997年,第647。

    ゞ如--治安《明代政治制度》,五南----出版公司,1999年,第230—233。映《明代文--制度初探》,《--案----》(《四川大--------刊》第三十),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45—59。--通政司的有阪--秀《明代通政使司ソ置シガソ--》,《明王朝中央治----ソ研究》,汲古--院,2002年,第253—278。--文--房的有胡丹《明代司文--房考》,《--史--案》2012年第4期,第61—67。

    々沈德符《--野》卷二○《章奏名》,中--局,1959年,第517。

    ぁ--承--著,王--英校《春明--》卷四九《通政使司》,北京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1063。

    あ《明太祖--》卷一一三,洪武十年七月甲申。

    ぃ黃彰健《明初的四官——--明初殿大--士之置及--宮官--之平司--事》,《明清史研究--稿》,--商--印--,1977年,第72。

    い《明英宗--》卷二三,正元年十月丙戌。

    ぅ正德《大明--典》卷七五《部三十四•行移往--事例》,汲古--院,1989年,第2冊,第172。

    う《司掌》“通政司”--,《玄堂----》本。

    (11)《明仁宗--》卷三上,永--二十二年十月庚戌。

    (12)--四《--簏堂集》卷五《通政使司右--何永--二道》,《修四--全--》第1351冊,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297。

    (13)唐、宋奏院的情況,--------《唐代藩研究》,湖南教育出版社,1987年,第165—180;游彪《宋代政管理制的一----面︰以奏院的官方文--的分中心》,《南社--科--》2003年第3期,第85—90。沈德符建“--唐制,令各一院,以待二司各府之入,及承舍之奉差者,最便也”,《--野》卷二四《--》,第600。

    (14)方以智《通雅》卷二四《官制》,中----店出版社影印本,1990年,第296。

    (15)宋代通司的情況,--李全德《通司宋代的文--行》,《中--史研究》2008年第2期,第119—134。

    (16)北京官署位置洪武--期南京不相同,南京通政使司位於安右外西公生南,公生,北京通政司距大內的距稍近,《洪武京城--志》--和相文字明,《北京----古籍珍本--刊》第24冊,--目文出版社,1997年,第7、17。

    (17)王著,--德信校《寓圃》卷一《早朝奏事》,中--局,1984年,第5。

    (18)周敘《石溪周先生文集》卷五《建言疏》,《四--全--存目----》集部第31冊,第601。

    (19)--井俊郎《明代奏本制度ソ成立シガソ容》,《--洋史研究》51(2),1992年,第175—203。

    (20)--《大明--典》卷七六《部三十四•奏--本格式》,--陵--社,2007年,第1209。

    (21)盛著,魏--平校《水--日》卷一○《奏本本》,中--局,1980年,第114。

    (22)戴金次《皇明--法事纂》附《京官公差在外遇有急密切事情--本例》,文海出版社,1981年,下冊,第498。

    (23)京外官--公事使用本的最立,可能要到正、嘉--期了。《皇明--法事纂》附《南京刑部都察院--------官--急重----本例》弘治三年(1490)南京刑部求“常行事--仍--奏本,若------、--官急重--,各照前例,--本”(下冊,第503),更遑省、府以下的地方官了。嘉靖八年(1529)左通政宋--刊示臣民、奏本式,《明世宗--》卷九七“嘉靖八年正月戊午”,表明內外司使用本越--越普遍,故有必要由朝廷一示式,以便遵行。至此,“公私奏”的格局最得以立。

    (24)正德《大明--典》卷四三《部二•司奏事--》,第1冊,第503。

    (25)明代內位置的--,--前引黃彰健文,第100—108。明代皇帝公地,--大石隆夫《明代ソ政策決定程ソ--容︰文殿メ中心ズ》,《西學院史學》32(稻一郎教授退念),2005年,第49—68。

    (26)正德《大明--典》卷四三《部二•司奏事--》,第1冊,第503。

    (27)《皇明--法事纂》卷二一《事中御史中--立班筵宴次序例》,上冊,第527。

    (28)同上--附《在京各衙印信奏--公事件照封其事情俱送通政司封》,下冊,第507。

    (29)《明孝宗--》卷六五“弘治五年七月乙亥”--此有略,即--“”︰“通政使司奏︰在京各衙有印信奏本,--自封。其建言、自或罪等奏本,宜遵《司掌》,俱赴本司投。者治以罪。部覆奏,--之。”《皇明--法事纂》只有本,衍、--多,不足奇。

    (30)正德《大明--典》卷一六七《通政使司•事例》,第3冊,第447。

    (31)--《大明--典》卷二一二《通政使司•拆--封》,第2832。

    (32)夏言《桂洲奏》卷一一《查通政司寺掌疏》,嘉靖二十年田汝成序刻本。

    (33)《--例--考》都通大例卷一《明》,日本內文--藏明刊本。按此--未者,亦--序跋,《--史籍志》、《千堂--目》、《----目》等著--均未者,此--的黃彰健“疑--明隆----江西巡--徐--刊本”,《明代律例--•序》,“中研院”史所,1968年,第119。不知否,存以--考。

    (34)子《明世文》卷三六七,王得春《--明罄愚衷疏》,中--局,1962年,第3970。

    (35)--《大明--典》卷二一二《通政使司•拆--封》,第2832。

    (36)沈德符《--野》卷二《章奏留中》,第67。

    (37)《明熹宗--》卷七一,天--六年五月丙寅。

    (38)《明神宗--》卷一六五,--十三年九月丁亥。《明史》卷二二○《王遴--》︰“--帝--官,中官持御批索,遴以本印。”(中--局校本,1974年,第5791)可--照。

    (39)我以奏本分公、私以及夏言疏--正德《--典》的,都可--《--典》改“奏出”“奏本”是。丁亮的《明代通政使司相文正》最早--《--典》的一字之差,正德本--,但作者--未明“奏出”作何解。文《古代文明》2009年第1期,第78—81。

    (40)李--《奏本用印--考辨》(《--史--案》1995年第3期,第129—130)一文指出,受乾隆十三年旨“奏本不用印”的--,明清--案--界在很一段--不知奏本有公私及印、不印之分。其--解主要是不明本源流造成。

    (41)何孟春《何文公文集》卷一七《寄--通政--》,北京大------藏--刻本。

    (42)《明神宗--》卷三九一,--三十一年十二月戊子。

    (43)施沛《南京都察院志》卷二九,希思《--杜微忠--祖制--之重大者--乞明----亟覆疏》,《四--全--存目----》第74冊,--社,2001年,第87。

    (44)沈德符《--野》卷二○《章奏名》,第517。

    (45)文秉《烈皇小》卷四,上海--店出版社,1982年,第100。

    (46)--承--《春明--》卷三三《詹事府•附》,第517。

    (47)李清《三垣》下《弘光》,中--局,1982年,第106。“皇”--“--”。

    (48)《明神宗--》卷一五○,--十二年五月辛酉。

    (49)--《文穆公文集》卷三《三乞斥以杜言疏》,《四--禁----刊》集部第40冊,北京出版社,2000年,第396。

    (50)《明清史料》辛《戶科外抄戶部尚--李待--等本》,中--局,1987年,第1222。

    (51)同上--辛《兵科抄出山--巡--王永吉奏本》,第1472。

    (52)李清《三垣》上《崇》,第39。

    (53)容《菽--》卷九,中--局,1985年,第116。按容同--期人也有似法,《明孝宗--》卷五“成化二十三年十月戊子”︰“工部主事林沂言……慎孤高之人,以任通政司之。有以--封--上者,毋令--及取副章,以大易慎密之戒。”“副章”即副本。

    (54)--《大明--典》卷二一二《通政使司•拆--封》,第2831。

    (55)象--著,方福仁校《象--疏》卷六《定密奏密揭式疏》,浙江古籍出版社,1985年,第128。

    (56)--承--《春明--》卷四九《通政使司》,第1064。

    (57)前引--井俊郎文,第195。

    (58)《本--指南》,1944年氏--石印《邈------》本。

    (59)《明孝宗--》卷一六,弘治元年七月乙亥。

    (60)《明世宗--》卷四一,嘉靖三年七月己卯。

    (61)王爵《王文公奏草》卷二二,《疏外密奏》,《四--全--存目----》集部第135冊,第432。

    (62)於王爵密揭被何人取散播,沈德符《--野》了--法︰卷七《內密揭》--李三才(第199)卷九《王文密揭之》又王世子士所(第238)。--人多是李三才,--成--此作李的一大功。

    (63)董其昌《神--留中奏疏--要》部卷二,《言----循名--稽古酌今敬要略以仰俾政事》,《修四--全--》第470冊,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501—502。

    (64)中--第一--史--案、--省--案《中--明代--案--》第85冊,--西--大--出版社,2001年,第124。

    (65)--居正《--太岳集》卷三三《答山--巡--何--山言均田核吏治》,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第421。

    (66)《明世宗--》卷一一九,嘉靖九年十一月己亥。

    (67)範《範文恪公柏堂集》卷一六《瞻月》,北京大------藏--刻本。

    (68)《明神宗--》卷三八七,--三十一年八月庚午、己巳。

    (69)昭--著,何英芳校《--亭》卷十《摺子》,中--局,1980年,第327。

    (70)《清世宗--》卷八七,雍正七年十月乙巳。

    (71)《明神宗--》卷一一九,--九年十二月丁巳。通政司寺各自奏--可--前引夏言《查通政司寺掌疏》。

    (72)沈德符《--野》卷七《內密揭》,第198。

    (73)李清《三垣》卷下《弘光》,第105。

    (74)《明神宗--》卷四六一,--三十七年八月庚午。

    (75)《明史》卷二五四《曹于汴--》,第6556。

    (76)--若愚著,--琳校《酌中志》卷一六《內府衙掌》,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年,第95。

    (77)黃彰健《〈祖〉所明初宦官制度》,收入《明清史研究--稿》,第29。

    (78)胡丹《明代司文--房考》,《--史--案》2012年第4期,第62。

    (79)《明太宗--》卷五○,永--四年正月丙辰。

    (80)--小南《掩映之——宋代尚--內省管》(《----研究》第27卷第2期,第5—37)的研究,宋代皇官內有--助皇帝整理和代批文--的女官群,--尚--內省管。些女官的掌有於明代的文--房和司。值得注意的是,有材料示明代皇帝身也有管理文--的女官,如于慎行《山麈》卷五《臣品》海瑞上疏後世宗大怒,“殿而行,曰︰‘莫教走了!’一宮女主文--者在旁曰︰‘彼欲忠臣,肯走乎?’”(中--局,1984年,第52)不“主文--”方面,明代的宮女然不能宦官相比。文指出宋代--向於用女官而非宦官是出於--後者的防,明代君主然不以此嫌,宋代大不同。

    (81)--若愚《酌中志》卷一七《大內制略》,第149。

    (82)何立民校《朱--文集》,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年,第478。其中的“--善”“----”。可--看侯仁之主《北京--史地--集•政--城市卷》中所《明紫禁城》--,文津出版社,2013年,第66。

    (83)--廷和《--文忠三》卷四《草余》,景印《文--四--全--》第428冊,--商--印--,1986年,第830。

    (84)--若愚《酌中志》卷一三《本章手次第》,第65。

    (85)同上。

    (86)夏言《桂洲奏》卷二《遵祖以端政本疏》。

    (87)《明神宗--》卷二一二,--十七年六月丁亥。

    (88)呂坤《去--集》卷一《--危疏》,王--、王秀梅整理《呂坤全集》,中--局,2008年,第17—18。

    (89)《明世文》卷三七○,魏--亮《--乞申--部臣查覆祖宗御便殿事宜疏》,第3996。

    (90)《明神宗--》卷四一七,--三十四年正月癸巳。

    (91)魏--亮上疏--的部尚--高--,--一--包括此疏在內的若干奏的覆中沒有回--魏氏一,高--《高文端公奏》卷一《便殿政疏》,北京大------藏--刻本。

    (92)焦撰,李--雄校《澹--集》卷三一《光祿寺少卿兼翰林院典籍小江昊君暨配宜人高氏墓志》,中--局,1995年,第489。

    (93)蔡臣《清白堂稿》卷七《癸卯妖--事》,廈大--出版社,2012年,第260。

    (94)--士《玉堂》卷一,《嘉--堂----》本。

    (95)朱吾弼等《皇明留奏》卷八,李之茂《乞定立臣疏章稽程疏》,《修四--全--》第467冊,第441。

    (96)分《酌中志》自序和卷一六《內府衙掌》,第3、93、95。

    (97)--松本保宣《唐代ソソ--相ズコゆサ——唐代宮城ズれんミ情----ソ一(ガソ二)》,《立命文--》第608卷,2008年,第73—92;--《信息--力︰--〈宣公奏〉看唐後期皇帝、宰相翰林--士的政治角色》,《中--史研究》2014年第1期,第49—67;前引李全德文。

    (98)《明世文》卷三四○,《因言以天戒疏》,第3644。《世文》者有旁注曰︰“今司上章皆具揭,始於此也。”按亦不始此,此早者,就有--璁在嘉靖八年三月所“近巡按四川察御史戴金抑--功、慎用人以--治理事,除具外,仍到揭帖臣等各一通”,《--》卷一○“嘉靖八年三月十五日”,《四--全--存目----》史部第57冊,第168。

    (99)昊亮《--疏》卷一《--救弊四事乞--以弘治道疏》,《修四--全--》第468冊,第39。

    (100)沈一《敬事草》卷三《丁--泰疏》,《四--全--存目----》史部第63冊,第67。

作者︰ 李小波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