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中原寵物狗與吐魯番的淵源——絹畫《雙童圖》背後的故事

2018年02月07日 17:15:13 來源︰ 文博中國

絹畫《雙童圖》,1972年出土于阿斯塔那187號墓地,殘高59厘米,寬47.3厘米,是唐代時期(公元618-907年)的畫作。

畫面中,兩個胖嘟嘟兒童正在綠草如茵的戶外玩耍嬉戲,他們頭發烏黑濃密,面若桃花,上身裸露,身穿藍、白、紅、黃、綠五色相間的背帶條紋長褲,腳蹬紅靴。其中右邊的兒童似乎發現了什麼,凝眉注目,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招呼同伴的注意。左邊的兒童高舉右手,好似捉到什麼東西,眼楮向上斜看著右手的方向。而他的左手抱著一只黑白相間的卷毛小狗,小狗乖乖地趴在他的臂膀上,凝望著右邊的兒童。

《雙童圖》中,孩童所抱的卷毛小狗,唐代稱為“拂”狗,高昌王麴文泰就曾向唐王朝獻過一對。據《舊唐書•高昌傳》記載,“(武德)七年(公元624年),文泰又獻狗雄雌各一,高六寸,長尺余,性甚慧,能曳馬餃燭,雲本出拂國。中國有拂狗,自此始也”。從這段史料,說明高昌王麴文泰所獻的這種能曳馬餃燭的寵物小狗,開啟了中原地區有了拂狗的歷史。而這種來自于吐魯番的寵物狗,它的故鄉是在唐代被稱為“拂”的地方。據《新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六 西域下》中記載︰“拂,古大秦也,居西海上,一曰海西國。去京師四萬里,在苫西,北直突厥可薩部,西瀕海,有遲散城,東南接波斯。地方萬里,城四百,勝兵百萬。”“大秦”即唐代東羅馬帝國。

《雙童圖》是一件珍貴的藝術品。因吐魯番干燥少雨的獨特自然環境,這幅絹畫保存較為完整。畫面人物生動活潑,童趣盎然。同時,這幅畫中的拂狗,源自四萬里之遙的東羅馬帝國,出現在高昌地區(吐魯番古稱高昌),見證了古代絲綢之路上東西方經濟文化的交流,具有重要的藝術和歷史價值。

高昌地處絲綢之路要沖,是聯接西域與中原的“門戶”,向東經赤亭道可直達敦煌而進入河西走廊;向西南經銀山道,沿塔里木盆地北緣,經焉耆、龜茲、姑墨可到達疏勒。重要的地理位置使高昌成為古代絲路貿易的集散地,東西來往的商賈僧侶都雲集這里,如中原來的漢族人、中亞的栗特人、波斯人、印度的天竺人,以及西域龜茲白姓人、焉耆龍姓人等,他們曾在這里建立了自己的聚落,進行著國際貿易。吐魯番出土的文書《天寶二年交河郡市估案》,可以看出唐代高昌(當時稱西州)市場的盛況︰這里有谷麥行、米面行、帛練行、□布行、采帛行、凡器行、鐺釜行、駝馬行、菜籽行等等,品種齊全。這些商品中有許多來自中原,還有的來自中亞各地,如訶梨勒、郁金香、丁香、石綠、突厥敦馬、波斯敦父駝等。

高昌有拂狗,或許不足為奇,利之所在,無遠弗屆。高昌王麴文泰曾把一對拂狗做為高昌王國的貢品,獻給了大唐,使得這小狗的身價倍增,從此拂狗傳入中原。高昌王麴文泰扮演著非常重要的歷史角色,可以說他的人生是一個傳奇的一生。

麴氏王朝與中原的關系可謂是源遠流長。麴文泰的父親伯雅,曾進貢隋朝,娶華容公主為妻。《舊唐書•高昌傳》記載“貞觀四年冬,文泰來朝,及將歸蕃,賜遺甚厚。其妻宇文氏請預宗親,詔賜李氏,封常樂公主,下詔慰諭之”。在公元630年,麴文泰歸順于大唐,其妻被賜予李姓,封為常樂公主。麴氏高昌王國向中原王朝臣服,與中原保持了非常友好的關系,也保證了高昌王國國泰民富。

高昌王麴文泰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他曾大力協助玄奘去印度取經。公元629年,玄奘為求取真經,從長安出發,九死一生到達伊吾(今哈密),受到高昌王麴文泰的盛情款待。為了能夠將玄奘留住在高昌,麴文泰願以弟子身份終身供養法師。玄奘執意不肯,絕食三天表示意願已決,麴文泰最終同意他西行,並且與玄奘結拜兄弟,舉全國之財力,鼎力相助,並且還書寫了二十四封書信,每封信附有大綾一匹,請高昌國以西龜茲等二十四國為玄奘順利通過提供方便,正因為麴文泰的大力協助,使玄奘通往佛國取經之路變得更加順暢。十七年後玄奘功德圓滿,載譽歸來,為中國佛教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這里自然有高昌王麴文泰極大的功勞。

後來因麴文泰利欲燻心割據一方,改變政治立場與唐為敵,西域諸國去大唐朝貢,途經高昌,麴文泰都扣留使者,阻塞通往中原的道路。與此同時,麴文泰又與西突厥葉護連結,打下伊吾,堵住唐朝進入西域的第一門戶;又與西突厥乙毗設擊破焉耆三城,虜其男女而去,而焉耆是臣服于唐的小國。《舊唐書•高昌傳》記載“高昌數年來朝貢脫略,無臣禮,國中署置官號,準我百僚,稱臣于人,豈得如此!”唐太宗李世民希望麴文泰悔過,復下璽書,示以禍福,征他入朝。麴文泰稱疾不去,回信道︰“鷹飛于天,雉竄于蒿,貓游于堂,鼠安于穴,各得其所,豈不活耶!”當時在高昌王國流傳一首童謠︰“高昌兵馬如霜雪,漢家兵馬如日月。日月照霜雪,回手自消滅。”麴文泰種種反唐作為,嚴重阻礙絲綢之路的暢通。公元639年,唐太宗命吏部尚書侯君集為交河道大總管,麴文泰驚惶害怕無計可出,發病而死,最終導致國破家亡。他的兒子麴智盛出城投降,從此高昌進入唐朝統治的“西州”時期,並在交河設立“安西都護府”。十八年後(公元658年),安西都護府遷至龜茲,下轄四個軍事重鎮,保障絲綢之路的暢通。這時政治穩定,通路暢通,絲綢之路達到鼎盛時期。

這件絹畫《雙童圖》歷經一千多年,保存至今,不僅為我們展示了當時的社會生活,還為我們展示了絲綢之路上東西方文明的交流與交融,它背後的史實,更有力詮釋著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是偉大祖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團結統一帶來幸福、民族分裂伴隨苦難的道理。

作者︰ 鄧永紅 徐東良等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