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千古之一人”︰玄奘大師

2018年03月27日 18:19:25 來源︰ 中國民族報/2018-03-27/ 第08版面/宗教周刊•文化

今年是玄奘大師示寂1354年,3月21日(農歷二月初五)是他的示寂日,佛教界舉行了紀念活動︰玄奘大師曾經住持並在其譯經的西安大慈恩寺舉行了莊嚴的紀念法會,表達了對這位中國佛教史上重要人物的緬懷和景仰;安奉有玄奘大師舍利的成都文殊院,舉行了瞻仰法會。此前,西安歸元玄奘文化促進會成立。文藝界也在籌備另一部講述玄奘西行的電影,近日,影片《西域記•玄奘》正在進行開拍前的準備。

對于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玄奘”這個名字非常陌生,人們熟悉的是《西游記》中的那個“唐僧”。《西游記》是中國文學史上的經典,經典的力量勿庸置疑。但自明代吳承恩創作《西游記》以來,一個陰柔懦弱的唐僧形象已經深深地銘刻在中國人的心里。在人們津津樂道于孫悟空的時候,唐僧的原型——玄奘大師卻被扭曲、被誤讀。幾個世紀的時間里,真實的玄奘大師越走越遠,逐漸離開了中國人的視線,只剩下一個輪廓模糊的背影。

梁啟超譽玄奘大師為“千古之一人”,魯迅先生曾高度贊揚玄奘大師 “舍身求法”的精神,尊其是“中國的脊梁”。那麼,玄奘大師為什麼要西行取經,過程中遭遇了怎樣的磨難,他求得了哪些佛教經論,回國後又作出了哪些貢獻。我們可以從史料當中進行一些了解,還原歷史上真實的玄奘大師。

幼年出家,究心佛教

玄奘俗姓陳,出生于公元602年,從小受儒家文化的燻陶,後來因家庭變故在洛陽踏入佛門,從此便與佛教結下了不解之緣。公元612年,隋朝選拔僧人,玄奘以非同一般的聰慧打動了主考官而被破格剃度,成為一名僧人。由于玄奘記憶力超群,對佛經的見解獨到,他的才華很快傳遍洛陽。公元618年,玄奘到達長安,並從長安出發開始了7年的游學生涯,遍訪高僧,勤奮修學各種佛教典籍。當時,佛教傳入中國已經有600多年的時間,但傳入的佛經並不齊全,翻譯過程中難免有所曲解,對佛法的誤讀也是司空見慣。佛的本性是什麼?佛法的真諦是什麼?凡人最終能否成佛?當時的典籍中沒有答案,高僧的解釋也沒法讓玄奘信服。帶著這些源于靈魂深處的迷茫,玄奘在公元625年結束了游學生涯回到長安。

在長安,玄奘遇到了一位名叫波頗的印度高僧,得知在遙遠的印度有一個名叫那爛陀寺的地方,寺里有一位叫戒賢的佛學大師,或許能夠解答他內心的疑惑。從波頗身上,玄奘感受到了印度佛學的智慧,佛學發源地的魅力。為了解答心中的疑惑,尋求真正的佛法,玄奘立誓要西行求法。

玄奘召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僧人,上書朝廷請求西行,不料遭到朝廷的拒絕。原因在于,當時游牧的突厥人常常南下進攻大唐,威脅長安的安全,唐太宗為了準備與突厥人的戰爭實行禁關政策。公元627年秋,長安發生自然災害,朝廷允許百姓外出求生,玄奘便趁此機會離開長安,開始西行之旅。

求法路上,九死一生

《西游記》里的唐僧西天取經經歷九九八十一難,可謂九死一生。《西游記》的原型是玄奘西行求法的故事,不同的是,唐僧西天取經主要靠他的弟子尤其是孫悟空的保護,而歷史上的玄奘則完全靠他自己不折不撓的努力。西行求法的道路上,玄奘克服了常人無法想象的困難。在涼州,玄奘遭到了告發和追捕。在玉門關,玄奘被涼州官府發出的通緝令所通緝。擺脫了官府的通緝後又遇到了偷渡的石磐陀,差點遭到石磐陀的謀害。然而,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面。

西行路上必須要經過莫賀延磧大沙漠,這個沙漠方圓八百里,無數人被吞噬。浩瀚無邊的沙漠里,根本分不清方向,只能靠前人留下的白骨辨別,太陽炙烤下,白天寸步難行,只能選擇在夜間趕路。在沙漠中不小心打翻了水袋,讓玄奘陷入極度絕望的境地,面臨生與死的考驗。孤獨的身影,無邊無際的沙漠,四天五夜滴水未進,我們無法想象玄奘是憑著怎樣的信念繼續前進。或許在他看來,誓言不可違,寧可西行而死,不可東歸而生。憑著置生死于度外的執著,他終于走出沙漠,到達高昌。

高昌是西域的一個大國,民眾信仰佛教,得知玄奘到來,高昌王如獲至寶,給他至高無上的待遇,請他留在高昌。玄奘則說︰“蔥嶺可以移動,弟子的心意也絕不會改變。我西行只為求法,不可半途而廢,請國王諒解。”高昌王挽留不成便威脅玄奘。玄奘只好絕食對抗。在絕食的第4天,高昌王無奈之下只好答應玄奘西行之求,並提供人力、物力和財力幫助他西行,玄奘則承諾印度求法歸來後在高昌講經3年。離開高昌,玄奘翻越蔥嶺雪山,再穿越帕米爾高原,憑著堅定的信念,為了心中永不磨滅的夢想,克服重重困難,終于到達印度。

孜孜不倦,揚名印度

玄奘西行印度求法的目的地是那爛陀寺。公元631年秋,經過4年的跋涉,玄奘終于來到那爛陀寺,那爛陀寺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迎接玄奘。那爛陀寺是當時印度最高的佛教學術中心,被認為是世界上第一所綜合性學府,戒賢法師是寺里地位最高的僧人,已近暮年。玄奘舉行了隆重的拜師儀式,拜戒賢為師,學習唯識學。

那爛陀寺有僧徒幾千人,每天開設上百個講壇,僧徒們恪守戒律,兢兢業業,大都才華出眾,其中聲名傳揚外國者就有幾百人。在這里,玄奘如饑似渴地學習佛法,很快他的學術成就已經非常人能及,成為高僧。公元632年,戒賢法師為玄奘專門開講《瑜伽師地論》,這次講經不僅在那爛陀寺,在整個印度都是轟動一時的大事,前後用了15個月的時間才講完。玄奘在那爛陀寺待了5年時間,孜孜不倦,不敢浪費一絲光陰,不僅學習了《瑜伽師地論》,還學習了《顯揚論》《大毗婆沙論》《俱舍論》、《中論》《百論》等,學業也日益精進,成為整個那爛陀寺佛學水平最高的僧人之一。之後3年,玄奘開始了在印度的游學,游歷各地佛教勝跡,尋訪高僧明師,收集整理梵文佛典。公元640年,玄奘再次回到那爛陀寺,奉戒賢之命講授《攝大乘論》《唯識抉擇論》。恰逢師子光講《中論》《百論》,反對法相唯識之說,于是玄奘著《會宗論》三千頌來調和大乘中觀、瑜伽兩派的學說。之後又著《制惡見論》《三身論》。公元641年,戒日王以玄奘為論主,在曲女城召開佛學辯論大會,玄奘講論,任人問難,但無一人能予詰難。這場辯論使玄奘一時名振印度,被尊為“大乘天”。此時的玄奘,已經完成了他在印度求法的使命,接下來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返回大唐,將他在印度的所得帶回大唐。

回國譯經,終成圓滿

玄奘在印度整整停留了14個年頭,他從一個“留學生”成為首屈一指的佛學大師。公元641年,玄奘離開印度踏上歸程。本來玄奘可以選擇海路回國,避免舟車勞頓,但最終還是選擇陸路返回,是為了兌現他和高昌王的約定。不過當玄奘到達高昌時,高昌已經被唐朝打敗,昔日之約也成為往事。就這樣,玄奘在離開大唐十七年後再一次踏上絲綢之路,從絲綢之路的南線返回。公元644年,玄奘到達于闐國,他給唐太宗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信,請求返回大唐。不久,特使來宣旨,唐太宗不但沒有問罪于他,還為他安排好歸國的行程。公元645年,玄奘回到長安。

從公元627年出發西行到公元645年返回長安,前後18年時間,行程5萬里,游歷110多個國家,帶回657部佛經,150粒佛舍利,7尊珍貴的佛像。玄奘帶給大唐的是是一筆難以估量的精神財富。回國後,唐太宗兩次勸他入朝輔政,均遭到拒絕。在玄奘心里,他最應該做的、也是最想做的就是將帶回來的佛經盡快翻譯出來。

公元645年開始,玄奘在唐太宗的支持下開始了佛經的翻譯工作。他在大慈恩寺、弘福寺和玉華宮開設譯場,三更睡五更起,爭分奪秒,嘔心瀝血。前後譯經達19年,總共翻譯佛經47部、1335卷,佔唐朝譯經總數的一半以上,相當于中國歷史上另外三大翻譯家譯經總數的一倍多,全面超越了前人。公元648年,玄奘譯完《瑜伽師地論》呈給唐太宗,請他作序。太宗親自撰寫《大唐三藏聖教序》,盛贊玄奘為“法門之領袖”,評價極高。玄奘譯經數量大,質量高,在中國譯經史上開闢了一個新的時代。

玄奘是古代世界兩大文明之間最成功的使者,在中印文化交流史上,玄奘書寫了極其璀璨奪目的一頁。《大唐西域記》為玄奘口述,辯機筆受編集而成,記述了玄奘親身經歷的百余個國家的情況,記載了唐朝西北邊境至印度的山川地貌、風土人情、物產等,為後人研究西域和印度的歷史提供了珍貴文獻。後人要想了解古印度和7世紀以前的印度,主要依靠《大唐西域記》。可以說,如果沒有《大唐西域記》,印度人幾乎無法重建自己的古代歷史。今天,玄奘的古詩被寫進了印度學生的教材。讀過書的印度人,很少有人不知道玄奘。英國歷史學家史密斯曾這樣評價玄奘︰“無論怎麼樣夸大玄奘的重要性都不為過。中世紀印度的歷史漆黑一片,他是惟一的亮光。”在中外文明交流史上,玄奘是一座難以逾越的豐碑。

魯迅說︰“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雖是等于為帝王將相作家譜的所謂‘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輝,這就是中國的脊梁。”玄奘就是其中“舍身求法”的人,是中華民族歷史上杰出的優秀人物。

作者︰ 彭瑞花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