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文物考古  

《天路文華》︰“文物”說話,刷新你對雪域高原的認識

2018年03月27日 18:22:16 來源︰ 中國民族報/2018-03-02/ 第12版面/文化周刊•視野 /






“文物”說話,刷新你對雪域高原的認識

2月27日,首都博物館狗年首個重磅展覽《天路文華——西藏歷史文化展》,在經過一系列艱難的實地調研、保密的空中之旅以及規範的文物點交後,終于與觀眾見面。

此次展覽匯集北京、西藏、河北、重慶、青海5省(市、自治區)的21家文物收藏單位,共221組(件)文物。其中,西藏地區文博機構和寺廟13家單位提供文物185組件,三級品以上國家珍貴文物佔90.8%。據悉,這次西藏參展文物中,大昭寺、扎什倫布寺、薩迦寺、夏魯寺、敏珠林寺、丹薩梯寺、故如甲寺等提供的文物均為首次與公眾見面。此次展覽以文物實證的方式,刷新了人們對雪域高原的很多認識。

新認識1︰青藏高原並非孤立發展的文化區域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認為文化傳播大都發生在相近區域之內,而西藏相對封閉的地理環境和不甚便利的交通條件,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該地的原始文化只能生成于本土,並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獨立環境中進行生長。然而,一系列的考古成果卻告訴我們︰復雜的自然環境並沒有阻擋文明的交流。

此次展覽的第一部分“文明溯源”中,展示了來自西藏昌都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卡若遺址的文物。據策展人張杰介紹,其中陶罐上出現的“W”形折線紋,與黃河上游馬家窯文化宗日類型的器物裝飾手法是一致的。公元前3000年前,彩陶文化便隨著人員和交通的往來傳到了高原。這一部分展示的細石葉文化也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期的華北地區。另外,這一部分還展示了曲貢遺址中的文物,其中一件帶柄的銅鏡則有明顯的中亞、西亞風格。

進入文明時代以後,最早誕生于西藏高原的象雄文明,同樣大量吸收了外來文化因素。例如象雄王黃金面具上的圖案便體現了與中亞之間的文化交流。

因此,青藏高原並非孤立發展的文化區域,而是與外界存在著相當規模的交往、聯系與融合。

新認識2︰通往雪域高原的絲綢之路

保持與外界的交流來往需要依靠交通。以往關于絲綢之路的研究較少涉及西藏地區,而此次展覽則向觀眾展示了這片雪域高原上有關絲綢之路的瑰麗歷史。

據張杰介紹,青藏高原早在史前便與外界存在著交流,交通往來已經存在。隨著吐蕃贊普先後迎娶文成、金城公主入藏,“高原絲路”唐蕃古道得到進一步開拓;而對于尺尊公主大規模的迎親活動,無疑有開闢“高原絲路”吐蕃—尼婆羅古道部分的作用。唐蕃古道、吐蕃—尼婆羅古道的開拓也加強了官方之間的交流,包括文化、宗教等。例如,此次的展出的大昭寺藏吐蕃銀壺的復制品上,貼有頭戴波斯薩珊王朝王室貴族標志——日月星冠的胡人紋樣,便是歐亞文明間交流的見證。

除了官方來往的交通道路之外,茶馬古道也是民間貿易、文化交流的重要要道。當中原地區進入秦漢至魏晉時代,茶葉已經通過古絲綢之路的分支被運輸到海拔4500米的西藏阿里地區,以交換馬匹。展覽中也展示了漢代時期的茶葉。茶馬互市聯系起了西藏與內地之間的商貿往來,綿延的高原“絲路”更連接起了西藏與印度,乃至更遠的中亞。

新認識3︰西藏佛教由印度與中原兩路傳入

很多人一直認為,西藏佛教直接來源自印度。張杰指出,西藏佛教實際上是由印度與中原兩路傳入。

公元7世紀,松贊干布任贊普時期,統一各部,建立吐蕃王朝。為建立新的政治秩序,擺脫此前吐蕃政權被苯教影響的局面,松贊干布從印度及中原引入佛教,並以法律形式頒行。佛苯之間產生相爭的局面,在宗教斗爭的表象下,是新舊政治勢力的角逐。

展覽中,北魏和平三年的銅鎏金彌勒佛像與公元8世紀的合金釋迦牟尼立像,是吐蕃王朝時期佛教受到中原和外來文化影響的重要見證。銅鎏金彌勒佛像與釋迦牟尼像造型一致,底座背後的銘文記錄造于“北魏和平三年”,並寫明此尊像為彌勒。來自于內地的佛像表明了吐蕃在接受佛教的過程中,不只接受了印度佛教,同時還接受了內地漢傳佛教,體現了吐蕃對內地文化的認同,也由此證明,西藏地方佛教並非單純外來,而是從一開始就受到了中國化佛教的影響。

合金釋迦牟尼立像則為克什米爾類型造像,螺發、高鼻深目等特征顯示著健陀羅藝術的影響,表明佛教初傳入吐蕃時,在中原造型像藝術之外,東印度帕拉造像、尼泊爾造像、斯瓦特造像、克什米爾造像,乃至新疆于闐的造像都對吐蕃佛教藝術產生過影響。

在朗達瑪滅佛100年之後,佛教再度傳入,西藏佛教又得以復蘇,並發展成獨具高原民族特色的藏傳佛教。張杰表示,只有在西藏地區生根,經過了本地化、民族化改造的過程,才可以稱為藏傳佛教。展覽介紹了藏傳佛教形成後的發展脈絡,除了佛教造像之外,佛教思想也促進了西藏地區科學、藝術、文化的共同繁榮。比如藏傳佛教所強調的五明學“聲明(語言學)、因明(邏輯學)、醫方明(醫學)、工巧明(工藝學)和內明(佛學)”,便促進了經書、藏戲、歷法、唐卡、藏醫藥、音樂等多方面的發展。

11世紀,藏傳佛教進入各個支派形成時期。其中影響較大的5個支派為寧瑪派、噶當派、薩迦派、噶舉派以及格魯派。到15世紀初格魯派的形成,藏傳佛教的派別分支才最終定型。此次展覽也特別展示了這5個支派的造像藝術。

作者︰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