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學術動態  

中國絲路研究的奠基之作

2018年03月27日 18:26:18 來源︰ 兵團日報/2018-01-29/ 第08版面/綠洲悅讀

●朱玉麒

黃文弼(1893—1966)先生是上世紀著名的考古學家、西北歷史地理學家。1927年中瑞西北科學考察團成立,黃文弼作為唯一的中國考古學者加入其中,並于1927年5月9日首途,開始了長達三年多的蒙古和新疆考察之旅,也開始了他終生從事的西北研究征程。

商務印書館以《西域史地考古論集》為書名,出版黃文弼先生的名篇選集,並收入“中華現代學術名著叢書”。此選本突出反映了黃文弼西北學術考察和研究方法論上的特色,一是他對考古學、歷史學和地理學等多學科的並重,二是對西北地區的遺址點考察與絲綢之路廣闊區域面的有機結合。他在西北歷史地理學方面的研究成果,突破了清代西北史地學片面注重文獻的局限,而獲得了考古學實物的印證;而其考古遺址的個案調查,又得以在傳世典籍中獲得文獻依據,取得了二重證據的相互印證。

黃文弼先生先後四次赴新疆考察,行程在38000公里以上,探查過的遺址有數百個,重點發掘的也有數十個,對所有的遺址都有詳略不同的記錄。因此,無論就其從事西北史地和新疆考古的時間之早、之長,還是就其考察領域之廣、之深,以及取得成果的豐碩程度而言,他都是當之無愧的中國從事新疆考古的第一人。

第一次的考察,黃文弼先在蒙古地區獲得了豐富的田野考察經驗,其後考察的秦長城、黑柳圖、居延堡等遺址,都為日後北方史地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考古材料。進入新疆之後,黃文弼獨立作業,在吐魯番盆地、塔克拉瑪干沙漠和羅布泊地區進行了中國學者第一次新疆考古的科學調查和發掘。後來高昌陶罐、吐魯番墓志的成書,土垠遺址、南北兩河的發現,都始于這一次的艱苦工作。此後,1933—1934年間,作第二次蒙新考察之旅。1943年,黃文弼受西北大學委托,第三次赴新疆考察。新中國成立之後的1957年,黃文弼以64歲的高齡,率領中國科學院的考古隊前往新疆,成為他人生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西域考古。

黃文弼最早發表和出版的成果,主要是吐魯番盆地的考古收獲。他相繼出版了《高昌專集》和《高昌陶集》。這些著作在出版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就得到向達、鄭師許等中國第一流學者的學術評價,表彰“西北科學考察團之成績在中文著述方面,目前不能不以黃君之收獲為最大焉”(向達語)。

黃文弼關于吐魯番的研究成果,後續還有《高昌專集》增訂本、《吐魯番考古記》的出版。對于吐魯番盆地的陶制品、磚志、文書,黃文弼的采集品自成系列,並都給予了出色的研究。他的《高昌疆域郡城考》《高昌國官制表》《高昌國氏紀年》《寧朔將軍斌造寺碑校記》《張懷寂墓志銘校記》等論文,奠定了後來高昌史研究的基礎。

以《羅布淖爾考古記》為代表的著作,體現了中國學者在羅布泊地區研究的最早成果。黃文弼在這一領域的突出貢獻,一是土垠遺址及其漢簡的發現和研究,二是孔雀河北岸古道和各類遺址的發現與研究。土垠漢簡是新疆地區發現時間最早數量最多的一批西漢簡牘,結合這批漢簡和考古遺址的判斷,黃文弼對西漢經營西域的職官、交通、倉儲等方面,做出了新論。土垠遺址因此被認為是繼樓蘭古城之後在羅布泊地區第二個最重要的重大發現。而孔雀河南北兩岸文化的差異揭示,對研究這一地區的孔雀河道、樓蘭城址變遷,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塔里木盆地考古記》更體現了黃文弼在更大的區域內對新疆環塔里木盆地周邊綠洲古國遺址的深入調查和研究成果。他對塔里木盆地的焉耆、庫爾勒、輪台、庫車、沙雅、拜城、和田、于田、皮山、葉城、巴楚、喀什、阿克蘇等地區的各類遺跡都做過豐富的考察,並且從沙雅出發,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抵達于田,對沙漠腹地的河流和遺址做了細致的調查。他在焉耆、龜茲、于闐(今于田)等古國都城及重要遺址的研究中,發揮了自己熟悉傳世文獻的優長,再與實地考察結合,做出了二重證據法的切實考證。黃文弼的最後一份新疆考古報告是《新疆考古發掘報告(1957—1958)》,生前已經完成初稿,在其身後由孟凡人先生根據遺稿整理出版。

黃文弼的一些考證絲綢之路的交通和民族遷徙的論文,如《漢西域諸國之分布及種族問題》《張騫使西域路線考》《談古代塔里木河及其變遷》《大月氏故地及西徙》《樓蘭土著民族之推測及其文化》等,也充分體現了他在一個學術新時代里“守正出新”的追求。

我們今天對絲綢之路的研究已經可以呈現出一幅文化交流的立體圖景,而黃文弼等老一輩學人的研究無疑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作者︰ 責編︰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