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智勇雙全、重興西域屯田的班勇

2018年03月28日 02:30:16 來源︰ 兵團日報/2018-01-26/ 第06版面/紀實

●張安福

班勇,是東漢著名的屯田將領,班超之子,頗有父風,自幼隨父生活在西域,一直到班超暮年,回到洛陽。然而十多年後,班勇再次出使西域。他的一生大部分時間在西域度過,對于西域的情況非常熟悉。晚年,班勇繼承班氏家族的傳統,潛心修學,將自己在西域的經歷見聞寫成《西域記》一書,成為《後漢書?西域傳》的藍本。對于班勇來說,這部書是對于故去父親的懷念,更是對父親立功異域、終生報國的敬仰,也是對他生于西域、長于西域、建功立業于西域的紀念。

班勇,字宜僚,扶風安陵(今陝西咸陽東北)人,生卒年不詳。父為班超,母為疏勒公主,長于西域,深諳西域之事。和帝永元十三年,班超遣班勇隨安西使者入朝。其後,安帝永初元年,西域再次叛亂,西域都護段禧等遂退居龜茲,為此朝中大臣認為西域道路險遠、吏士屯田耗費甚重,加之,此時羌族叛亂迭起使得通往西域的道路阻塞,安帝遂決定撤回西域屯兵。六月,漢朝下詔罷西域都護,班勇奉命迎降西域屯田官吏。此後,西域再次絕通長達數十年。

元初六年,敦煌太守曹宗遣長史索班率千余人屯伊吾,開始嘗試恢復西域屯田,听聞索班駐屯伊吾之事後,車師前王及鄯善王皆來拜見,表示願意重新歸附東漢。見此情狀,北單于遂與車師後部聯兵攻沒索班及欲意歸附東漢的車師前王,並最終控制北道,從而威脅鄯善國。鄯善國王遂向敦煌太守曹宗求救,曹宗于是上書朝廷,希望出兵擊破北匈奴,報索班之恥,再度統一西域。

此建議立即在朝中引起軒然大波。班勇以其在西域多年,熟悉情況,受鄧太後之邀前來朝會,面對公卿大臣閉玉門、放棄西域之議,班勇力排眾議,堅持己見,義正詞嚴地分析道︰

其一,西域諸國與中原之間是唇齒相依的關系。在北匈奴的壓力之下,諸國皆懷憤恨,均樂于侍漢,加之自張騫通西域以來,強大的中原王朝使西域諸國的向心力較強,尤為重要的是,西域是西北邊疆安全的重要屏障。自武帝為斷匈奴右臂,始通西域,至永平年間,明帝深思熟慮,命將出征西域,再至永元年間,實現西域統一,為此,不可再棄涼州、絕通西域。

其二,根據目前國家財政吃緊、邊叛迭起的形勢,班勇駁斥朝中因軍費浩繁而力主廢屯者,認為不可大舉討伐匈奴,曹宗因索班之事感到羞恥,遂提議向匈奴報仇雪恨,是未能權衡利弊之舉。為此,班勇認為可先恢復敦煌屯田,重新設置校尉,再派遣西域長史率兵五百人屯駐樓蘭,作為橋頭堡,向西阻隔焉耆、龜茲國的侵擾,向南拱衛鄯善、于闐,向北抵御匈奴,既宣揚國威,以維系西域各國的歸附之心,動搖匈奴的覬覦之意,同時,近于中原,可得支援。

在這次載于史冊的著名廷議上,班勇根據自己當年和父親在西域的經歷與見聞,清晰地闡述了西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