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漢代絲綢之路的開通

2018年03月28日 02:31:16 來源︰ 中國青年報/2018-01-22/ 第05版面/國學•書院

先秦以來,匈奴就是中原華夏政權的北邊威脅。戰國時期燕國有長城防御匈奴,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為了對付匈奴,秦始皇修長城,蒙恬戍邊塞,也都是為了抵御匈奴人的鐵騎南下。劉邦即位初年,曾經試圖用武力對抗匈奴,結果被匈奴人圍困于白登山(今山西大同附近),險些被擒。其後他采納了婁敬(即劉敬)的和親之策。劉邦死後第二年,匈奴單于冒頓曾經挑釁說,要娶寡居的呂太後為妻。呂太後忍氣吞聲,親自修書一封,說單于過听,哀家其實老丑不堪,我給你準備了美貌的漢家公主。文景時期,也都是息事寧人,休養生息,繼續與匈奴和親修好。

漢武帝即位後,依仗立國六十年以來的積累,經過充分準備,啟用衛青、霍去病等杰出將領,抗擊匈奴。張騫就是在這一背景下,出使大月氏(r uzh )的。

公元前139年,張騫出使大月氏,本來是一次軍事外交行為。大月氏游牧于河西走廊、天山一帶。匈奴人與大月氏互有征伐,漢文帝時期,大月氏戰敗,國王被匈奴所殺,其頭顱被匈奴人制為溺器,月氏人被迫西遁。這樣的信息被漢朝人知曉,乃派張騫西行聯絡,期待與大月氏采取聯合行動,“斷匈奴右臂”。

張騫沖過匈奴的攔截,西行越過蔥嶺,經過千辛萬苦抵達大宛(今中亞之費爾干納盆地)。在大宛王派出的衛隊護送下,張騫經康居(中亞阿姆河與錫爾河之間)到達大月氏。由于大月氏西遷後,已然安居業農,張騫交涉一年多,仍不得要領,只得返回。不幸又被匈奴捕獲。一年後,張騫脫身歸國,于13年後(前126)回到長安。

張騫第一次西域之行雖未與大月氏結盟,卻意外地把所發現的西域諸國政治、經濟、地理、文化、風俗等信息報告給漢武帝,從而激起了漢武帝經營西域的興趣。

公元前121年張騫再次出使西域之時,已經不是單純的軍事外交行為,包含了更實在的經貿和文化交流內容了。

這一次出使隊伍浩大,隨員三百,牛羊萬頭,並攜錢幣、絹帛“數千巨萬”。但這次張騫仍然沒能達到預期目的,當他們到達烏孫(伊犁河、楚河流域)時,正值烏孫因王位之爭而政局不穩,國內貴族又懼怕匈奴,故西漢王朝欲同烏孫結盟攻打匈奴的政治目的再次落空。

但在烏孫期間,張騫分別派遣副使到中亞、西亞和南亞的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于闐各國,廣加聯絡。公元前115年,張騫回國,烏孫遣導譯相送,並派使者到長安,見到漢朝人眾富厚,回去報告後,漢朝的威望在西域大大提高。不久,張騫所派副使也紛紛回國,並帶回許多所到國的使者。從此,中西之間的交通正式開啟,西漢政府與西域及中亞、西亞、南亞地區的政治與貿易關系迅速發展,西行使者相望于途,西漢王朝多則一年之中會派遣十幾個使團,少則五六個,使團規模大則數百人,小則百余人,所訪之地遙遠,出訪一次所需時間從數年到八九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