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設頻道
 
社科院
最新動態 | 理論前沿 | 經濟與社會 | 民族與宗教 | 中亞研究 | 新疆歷史 | 社科評論 | 專家著述 |
   
我院主頁 | 馬列所 | 鄧研中心 | 經濟所 | 民族所 | 歷史所 | 宗教所 | 中亞所 | 法學所 | 農發所 | 文學所 | 語言所 | 社會學所
  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新疆宗教歷史與現狀

傳教士與近代新疆社會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6月14日 16:17:39  稿源︰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作者︰ 桑榮

一、近代基督教、天主教在新疆的傳播

(一)近代新疆天主教的傳播

比利時聖母聖心會是最先到新疆傳教的西方教會組織,聖母聖心會從容不1878—1922年負責新疆的教區,1922年該教區交給了德國聖言會。最早到新疆傳教的天主教傳教士是荷蘭籍神父亨德理克,該傳教士于是1906年死于喀什噶爾。1888年10月1日,伊犁傳教團從甘肅代牧區分出後,石天基被任命伊犁傳教團最高負責人。1918年2月19日,因患斑疹傷寒,死于伊犁傳教團總堂駐地霍爾果斯縣。繼石天基之後被任命為伊犁傳教團最高負責人的是高東升。

新疆天主教傳教士前後還在烏魯木齊、霍爾果斯、瑪納斯和呼圖壁建立了傳教點。1907年,迪化(烏魯木齊)天主堂在新南門東道巷設立,神父是雷濟華,另有女教士一人,教徒83人。1918年,傳教士高日升、高東升兄弟先後任該堂神父,教堂也由東道巷遷移到新南門外路東(今和平南路子178號)。原建築拱形大門和左右角門,雖已傾斜,現仍存在。1921年,奧地利籍教士雷德明任該堂神父,並設立了學堂。

新疆天主教傳教士的主要傳教對象是北疆地區的漢族百姓,傳教士開辦的學堂招收的學生也都是漢族家庭的子女,天主教士所辦的學校有好幾所,並且都是按漢族學校組織的,任教的都是漢族教師。

(二)近代新疆基督教的傳播

瑞典教會傳教公會傳教團在新疆的傳教史可追溯到1892年。第一個到喀什噶爾的瑞典傳教士是N.F.豪伊杰爾。當時喀什噶爾傳教團是瑞典教會派往中國傳教的諸多傳教組織之一。1894年在喀什噶爾建立傳教點之後,傳教活動向東擴展,並于是1896年在莎車建立了傳教點。1904年瑞典傳教士瑞克夫婦游歷來莎車傳教,1909年在教堂所在地又買田地十八畝,建立了學校醫院。疏勒縣教堂設立是1897年,地點距城半里的城外北關。並建立了福音學堂,學堂除瑞典傳教士外,還有漢文教習員工俞寶。福音堂中有學生一百多名,分三個班,兩個男生班,一個女生班,四個瑞典老師,三個維族老師,一名漢族老師。學制從初小到高小,平時正常上課,星期日念經。1938年傳教士被驅逐之前,已有二層樓房一所、禮拜堂一所、學校二處、藥房一所、員役宿舍倉庫馬厥及花園一處。1912年英吉莎教堂建立。教徒人曹省吾一名,為該堂教授中文,有學生三四名或七八名不詳。

內地會新疆傳教點于是1906年由傳教士胡進潔創辦,主要由英、美籍傳教士來疆傳教。該組織以編譯和散發新疆各少數民族文字的基督教宣傳冊為其主要活動。在新疆活動期間,這些傳教士曾用七種文字,包括漢、滿、藏、蒙古、維吾爾、哈薩克和柯爾克孜語等的基督教宣傳冊進行傳教和銷毀。

二、傳教士的西學傳播及其對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研究

(一) 1901年瑞典喀什噶爾有一台手動的印刷機,傳教團從1901——1911年用它印刷了一些維吾爾文的聖歌集和宗教宣傳品。這種印刷活動一直持續到1938年。1919年,雅林經過數十年的收集和研究,整理出版的《喀什噶爾瑞典傳教團印刷所文獻目錄》,並撰寫了總序,題目為《喀什噶爾的印刷品——瑞典傳教團在新疆的印刷所︰歷史與印刷物概述》。該論文論述了瑞典喀什噶爾傳教團在傳教活動中,感到迫切需要印刷宗教宣傳冊和實用的非宗教教育材料因而建立了印刷所的始末。

瑞典傳教團在長達半個世紀的傳教活動中,進行了基督教經典的翻譯、出版活動。編寫並印刷一些文化教育出版物,主要是一種用于學校的維吾爾文讀物。

1909年,傳教士拉奎特務制作了新疆歷史上的第一個日歷,該日歷成為當地商人和青年必備的文化用品。許多皈依基督教的維吾爾青年對基督教認識的開始,就是被教團的印刷品所以吸引。

20世紀初的喀什噶爾,醫療衛生條件差,瑞典傳教團,開辦的醫院和診所,為當地的各民族人民就醫提供了極大的幫助。

(二)傳教士對維吾爾族民間宗教文化的研究

瑞典傳教士對近代維吾爾族民間宗教進行過大量的田野調查。他們在傳播基督、介紹西方文化的同時,對邊疆地區的地理和少數民族的民俗、語言、宗教等方面做了大量的、長時間的田野調查。《瑞典傳教團南疆人類學田野調查報告》就是在這種歷史背景下產生的。

(三)傳教士對維吾爾文學語言的研究

由于瑞典傳教士在南疆居住和活動了幾十年,對維吾爾人的風俗、傳統和狀況有深刻的觀察和了解。發表了一系列關于維吾爾語語言和文學的論文和文章,奠定了瑞典人研究維吾爾語語法、基本詞匯及其他語言學調查基礎。1914年,拉奎特傳教士編著了《卡西姆?阿洪寫給他在伊斯坦布爾的朋友卡米爾?阿瓦提的信︰關于生活方式》,1975年,貢納爾?雅林用英文注釋出版了這部著作。

在20世紀初,南疆得維吾爾語還沒有任何官方認可的正字法,瑞典傳教團印刷所印制的印刷品中,傳教士們試圖引入一種維吾爾語以及阿拉伯語、波斯語借詞的統一拼寫法,但在印刷品材料中出現了正字法上不一致的情況,正是由于G.古斯夫對拼寫方法的指導,才奠定了一種在南疆所使用的維吾爾語的規範的正字法的基礎。

1985年,雅林整理出版了傳教土莫恩(1897——1989)在南疆傳教期間收集到的維吾爾民間文學材料,其中匯集了維吾爾民間流傳的通俗詩歌。

三、傳教士與新疆社會民族矛盾

公元1860年,在簽定《北京條約》時,充當翻譯的法國傳教士孟振生擅自添上了“傳教士在各省租買田地,建造自便”的條文。這一條文為外國教會在中國侵奪土地提供了法律依據。由此,傳教士大批進入中國腹地霸佔土地,干涉內政和包庇教民,導致了教案的發生。新疆天主教、基督教發展緩慢,勢力相對弱小,與沿海、內地相比並不突出。

文章來源︰《中國哈薩克族傳統文化研究》

  責編︰ 趙東
網友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不代表本網觀點)
昵稱 匿名發表
內容 查看評論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會科學院 版權所有 未經新疆社科院書面特別授權 請勿轉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新ICP備07000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