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設頻道
 
社科院
最新動態 | 理論前沿 | 經濟與社會 | 民族與宗教 | 中亞研究 | 新疆歷史 | 社科評論 | 專家著述 |
   
我院主頁 | 馬列所 | 鄧研中心 | 經濟所 | 民族所 | 歷史所 | 宗教所 | 中亞所 | 法學所 | 農發所 | 文學所 | 語言所 | 社會學所
  當前位置︰ 

重構十一至十四世紀的西域佛教史——基于俄藏黑水城漢文佛教文書的探討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6月14日 16:20:13  稿源︰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作者︰ 夏雷鳴

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4R7+I(BW!沈衛榮教授四年前,有幸偶然于俄藏黑水城漢uQ 44j7O)u2B8eBCObz5O$P6*$9N^HPq2s文文獻中發現一系列過去完全被人忽略的藏傳DeWVOcIGTSWD7((hgaaX$$UdZQIj7ztzoSq(A#TVajJwniw&4&wt8$)密教文獻。而對這些文獻的研究和將其與回鶻Nd*6+VobBTxBLIP*1tvZdz9!#Ufs7^LS$f*ij2fN、西夏、蒙古文文獻的比較所揭示的事實,為N^+Cz##eYcua%KyKPScurf61tm&#@Tq3p#62@3M 9y重構自11-14世紀之西域,主要指高昌回8hhfxl h1 hmQ7D72kqrCUp%tQuKKjlF9gh-(^m6MDiuViNCUW鶻、西夏和蒙古地區的佛教,特別是藏傳密教z@ 0Wa53w@+WWOq^2Ps%lWWU7HmQ@C(dQ6$UH傳播、發展的歷史提供了可能。這預想不到的CoT結果令沈教授不僅對黑水城文書深深地著迷。C^6cZKUk%)fjf28-*B9nq+vUTrN(R3-YD5v!lrofBOnauA-VEp@qaE9SdF@若僅僅從漢學或西夏學的角度來研究黑水城文F-M(pfrx&%IP3SCzCSn5%RE1vwK nCh$AELzR5tJoQ)#uT^獻,則其價值遠遠得不到充分的發揮;但若從7u1vJ9S@Y1H66 l3VDONsqV P4Y(%R5yf2DO突厥(回鶻)學、蒙古學、西藏學和佛學研究77eAc8q-(nBnQAfJc*L1!s+7$r^-8omE的角度來處理這些文獻的話,就如突然打開一f9^zyp1pBGlMS0zwfVGPSsUGca個寶庫。

4M*8L1y7e$DNW@KU 2liB迄今為止中外學者對高昌回鶻、西夏和蒙古的TTK9B( 3*KBSoPvU@vj$3w28研究尚不足以讓我們勾勒出一幅11-14世P紀之西域佛教史的整體圖畫。造成這種欠缺的#LdkrhAD8p1 z lVyLyNSXW!8celb!-T(-tWZ原因除了歷史資料不足,純粹的佛教文獻很難G+i*3@0K1xBobg$對建立有準確年代秩序的佛教歷史提供幫助之p+px%rn8bWr7rnMkcvS Ga2a^#*AO^e9NcOB-外,相關學科之間缺乏溝通和整合亦是一個不Hfkm8s#nn+^8Wdvv6GGkkT22ooI%z83可忽略的原因。盡管迄今對回鶻文獻、西夏文)T1j^DihHqx2dqhskuDr4Uv18LDNBNnGaG$UPJFIHdh獻的研究已經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但是二$S*0h4lmQnz#(6nvziGTw4Vlkjp5I++者之間缺乏溝通,更沒有將蒙古學、西藏學和A佛教學的研究整合到對11-14世紀之西域mS4vjs6 IzUBk Om佛教史的研究之中,而後者顯然對于實現重構q+2w-JeF%W11-14世紀之西域佛教史的目標至關重要kV*VXcz8O$Dx!AIRdK3。黑水城文書是俄國探險家柯茲洛夫(Pet0W2X!RMlMPuM4KI6a(n@ZWsVB&SUC)nOoorU5*y@er Kuz’mich Kozlov,18JAbBFPO@8555EQ%3w*y3LQ2 j863-1935)于20世紀初在今內蒙古Vm48eQ8Rj39Rn7T9N#M)si!^4)qq08@自治區額濟納旗境內黑水河畔一座西夏、蒙元!cDHAdLw@vOJB)jf%@w4$iGpw@0tmUqU@%OftbPd2JLd4*Jtpo9p廢城,特別是城外的一座廢塔中發現的有西夏WN5qy!D8@qd08Gs !8A+fdEE4CNt+Q8eBgw!)I、回鶻、漢、藏、蒙和亦思替非等多種文字的55Go%SIEAh#yJk@)IgL6t7lUooLM9u^xtUZDh(@2A#文書,今藏于俄國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聖彼得ERc$ns堡分所內。黑水城文書亦包括繼柯茲洛夫之後G#pJztp@GHquY9%I(FFsMWVZ6&urNIN#I#F7斯坦因、內蒙古考古研究所等多次發掘所獲文-46jj9n^wt#I-fb@#6PKa7!QQ3V3UM(IyFLt-#5fB%N1fCwyywZj*JdtPT3書,今分藏于倫敦大英圖書館和呼和浩特內蒙K1xXZs^pVeB(%ud7rNu )zzsUVY3L02*eXiG&fasEySwkvp5hEk#tEq^古自治區考古所內。黑水城文獻乃中央歐亞地OG^iG(D6he4UivkkT5DZHf96A*8Wby#WAa6+區發現的僅次于敦煌文獻的第二大西域文獻資9VDG@Y!gXZqw!7hd #kf#l-ng0Qyn%sq!&2ApCL*WeM6V料庫,對于西域研究的發展和進步之意義不言5N2T-XW^dyKwog3KEc0DSx-eae1Ad1eW^6@UrAaaLDDt#OCs%YbixMx4EL而喻。

VFIc@ZK03RRjC2^K!3-QI7%N)o教授專攻西藏佛教史有年,對漢藏佛教交流史NCxm7(尤其關心。因曾關注禪宗于吐蕃傳播的歷史而qjyKVP5GSfg*O@+QjluW+8 8Tmg7DBqelSRrABh+A8+1ennk^$iyHr7lWfJ對敦煌出土漢、藏文禪宗文獻之學術價值深有i)6u6VBt體會;亦因曾以元代蒙、漢、藏關系為題作學gY+z7(O44e-^mz7GnRhXRu0KYH!Rk@n(#BwKspZUK2GLt1D8位論文,故對元代藏傳佛教于蒙古、漢地傳播w32的歷史一直保持著十分濃厚的興趣。多年來苦!X8**&p4X%EGZaaqnu-XXf)b-4IFZ669sBA7于找不到任何具體的宗教和歷史資料,無法將ZaJHEnZ這一課題的研究引向深入。一個十分偶然的機f50jdPvkAjq31eeniHqR@nE&8 eqsF-l$eJrGGf#o57p會,沈教授接觸到了黑水城出土文書,而隨後0c&+K1@09XCiXHy的發現則終于能夠使筆者開始于二十余年前的kky31QHL^qWQsrPZDP6ZcQP73vlAHlJs(eiggn研究躍上一個新的台階。沈教授在研究中不斷CiukQK(SpuqE*bI-y@YO#i*E%4QU有驚動學術界的結論跳出︰

1、現在我們至少可以將藏JRV3Yqbzn(O)&QWUWo*KK wO1Q i!&dL)Z4zfjr83A#e@7Aldb-^k78傳佛教于漢地傳播的歷史上推一個多世紀。

2、黑水城-dN4*&17Mir7atgENT@漢文佛教文書的價值首先體現在其中包括了多VeHwT3s+NOTnKyiFTt24(rDsJwpQkig(8zBvfNm9)$xzIMIVA@em部不見于現存各種漢文《大藏經》中的重要佛YYqMScg-A0kkOl%+Z經。毫無疑問,這幾部西夏新譯漢文佛經是中(jkx%^% ESmYWfMc*5Uq2((OYCrlPb國佛教的寶貴財富,理當被納入現存的漢文《V大藏經》中。

3、研究回鶻佛教史面臨的一個最大的問(6^EqefiPUubiNe題是文獻年代順序的建立。借助黑水城文書,f6bQ6WG-nm68Bw這一對于建構佛教歷史至關重大的年代學問題1-calltP+bI8XNB8MhSvfv8qqja-n(HSA8可以得到極大的改善。若將黑水城漢文、西夏!RY#r1^xDx文佛教文獻和吐魯番回鶻佛教文獻作一簡單的0Z-DLJTlk@c*%vp3j7ftaK2d$ovv&比較,我們驚訝地發現這兩種文獻盡管文字不d6wyou-MetDmDQ K(0kka5V3LE4j39JK3)GBdm#3Jsq5s2WDHyqVVf同,發現的地點相差千里,但其內容卻驚人地)c0JgeG K*-SV^AfkwrgsMn7DoKgy$pCDsgSqrLYMNGYXJ%cUHQ相似。這表明現存回鶻文佛教文獻中的絕大部Th9HOL6rW77BM(Hevz*5FX#+hXrXGd904g9ymh+3YT9mjou76UC%w分應當與黑水城文書同時代,是11-14世sjfAPUAImkibi*紀時期的作品。

4、與黑水城佛教文獻類似,《金剛經XGiwZg3oYh&5S6q6Hx2fref-x*ydVVt@&$ufv%-YgJh(W^y39》、《華嚴經》、《妙法蓮花經》、《金光明gfwEwYc%WylmDrS最勝王經》、《無量壽經》等幾部著名漢譯大s z乘佛經的回鶻文譯文組成了敦煌、吐魯番回鶻jq0F!cps+hIh0^7vcU6tydxPWn1nKj#a佛教文獻中的大多數。黑水城所見漢文、西夏^n@sy VPnc8qPq6gV968h18k(N51qBB!$文佛教文獻和吐魯番所見回鶻文文獻的一致性$)O518lGbGOm2IOou6XRNu2oXf!eH$!zMK78+V$vD0E(zbSjYRax !sE07M或許說明西夏和回鶻對漢傳佛教的接受實際上RKXbD3*F6sGxz0uahF&ICIQDYeTa是有所選擇的,並不是照單全收。人們一直猜i$xzfCk+c想曾有一部完整的、譯自漢文的西夏文大藏經8LhJxJPl5gl#+7E9hufmZl23W#,或者一部完整的回鶻文大藏經存在過,現在mJCgqyLkfWX@3l To看來這可能是學者們的一廂情願。

Xr4@M$d

5、吐魯番回鶻佛教YAjWnLmWl文獻中的精華部分同樣是譯自西藏文的各種佛QVncC^d教文獻。研究回鶻佛教文獻的學者通常認為回-9ar$F7lvHer6z#Q^C@MEZgTL N&BhxNGCVAwgTrh%411FemHDs鶻文密教文獻的翻譯開始于蒙元時代,此說或DSzhTuvHV&有待商榷。顯而易見的事實是,從高昌回鶻到d^1GcPz0oFl$y+eeVDxh@)-MO3MozRFxl47tT+oowfo元朝,于中央歐亞地區所傳佛教的內容當是一)s&0hp7N6mXLJo2BRQEqA8W49cLn%dx)!pLLAnKupltP7gyZR-lQ*3m脈相承的,其中佔主導地位的不是漢傳佛教,Cf@bc9K41wb@jm(o$Wscx9k5IA&L而應當是藏傳佛教密法。

6、在11-14世紀西域各W4B@dIg crY-CGCJHy#(2a)JjGVC民族之宗教信仰中佔主導地位的既不是漢傳佛8VU*DeI5wASs&4WIu&xbaCVFImhKYKvS8fjq3em(XKuR教,亦不是印度佛教,而是藏傳密教。從高昌Bv*lI0myB6aX5C回鶻到西夏和蒙古時代,西域依然扮演著東西Tg(qtPzSLr@uW2aWv!9iDy-CCjdEK%%i+HR1oheUEN @(IQo文明之熔爐這樣一個角色,11-14世紀西l域地區之佛教歷史一脈相承,在高昌回鶻、西Mx8ICq5T!Zr!FW334XJ$tav2夏和蒙古的宗教信仰中均佔主導地位的既不是btwf^dk漢傳佛教,也不是印度佛教,而是藏傳密教。&gzjF63R$7$YufvXon-cbjAy%frxO9Kv6phlM)Wbkvu^bGXQsFIuKdG

7、藏傳I2IU佛教于西域各民族間的傳播回鶻人厥功居偉,8NC$W%wzagp hVCzgci故對11-14世紀的西域佛教史的研究當從hupR IIlyCPP5jdU6VVXn7sgZhTYqC3Ka6Ab6NrnnH%(ZsIaW840年回鶻西遷開始。一個學科的發展,特ZNs9$w96fdOGL$RFfcraPebsICvgA-))RChV66yR&wN IVL別是歷史研究的進步往往要借助新資料的發現vHeceb(*BlM+tS3 0KG37kuuW1Spyy!y47。20世紀初敦煌文獻的發現,對中央亞細亞tbkIR和中國西北各民族之語言、歷史、宗教的研究2hi+ +&qbvN9s%ZUUudcr VCY)D8my#qzO(@O0q,對貫通歐亞文明的絲綢之路的歷史和文化的SFrV*t@-%v重構都給予根本性的推動。可是像發現敦煌文J9)Jz74x$rwXX 6#bIio+LXpP&&oj06# DthhNEkyLv-hn6!A獻這樣的事千載難逢,並不是每個人文科學研mq$$vmt08Yi7YNHgui$yD4RdEOkiS1em*7(%NJb(I8%+uCxn33IV-H7究者一生中都能遇到。我們中的絕大多數必須R7#ZKdAAo6zzoEeS9設法從現存的資料中發現新內容,以求學術的#)I-5pqx )JtKHge0poZkM34CZ$JMc-B@B#0x1hX1Qg$kczw)Bm進步。

IQ3OF@lR4YCr*I#NX+XZkRZgbHcFkdV個學科的發展,特別是歷史研究的進步往往要(A5qq4Kd^Hw4f-$uLRq98TPc*EVRl6OXyV6tjdMhQd借助新資料的發現。20世紀初敦煌文獻的發CucskAvFo%#WDd21*cXY^J$%0*g(Jf^@HfspI現,對中央亞細亞和中國西北各民族之語言、^bRlvbZ$ns^SEWb^pL5fDwx歷史、宗教的研究,對貫通歐亞文明的絲綢之2lQu4waa9Dvtz(Tt6路的歷史和文化的重構都給予根本性的推動。c$bNnU8%fXh0-hoRM+2U^D!S6l1sPY#cU可是像發現敦煌文獻這樣的事千載難逢,並不tp*DbXQ3d$^h7wYU0ZXayp9p bGdH1 SH++3CD7Y是每個人文科學研究者一生中都能遇到。我們Egwwfw中的絕大多數必須設法從現存的資料中發現新0l XC)oRyQ28%%CAndo&33e內容,以求學術的進步。黑水城文獻乃中央歐psFJc6@FNhPC4B#j+d*#亞地區發現的僅次于敦煌文獻的第二大西域文lkv#qrpr0gxGPejU kdT@5iwzYmoXdrnaaQ3cIyq*xr6OTPGxuiz%KWG獻資料庫,對于西域研究的發展和進步之意義C5lOeZ^W&Wlcy22S2fSZ不言而喻。我們隨喜孫衛榮教授的研究躍上了1c92s一個新的台階,深信黑水城文獻對西域研究有)btbG(0Iy $)w+(m+PKfD6N882FhE&z3cel)lF1gaR3p+R6V重大的推動。

文章來源︰9l52uG3iQ )s*8Tj@Z3+R0NefO6NLCsAd$ba+BI-G歷史研究 2007年第2期(作者 沈衛榮E*08Z )

  責編︰ 趙東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會科學院 版權所有 未經新疆社科院書面特別授權 請勿轉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新ICP備07000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