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民俗文化  

吐爾遜︰身外的“富裕”生活出版

2018年02月01日 04:19:28 來源︰ 新疆日報

  1月5日,傍晚的陽光透過大窗戶,涂抹在巴哈地•阿布杜瓦瑞斯稚氣的臉上,跳躍在吐爾遜•吐爾地歷經70年光陰,滿是皺褶的手背上。“嗒嗒”作響的,是鑿子輕啄桑木的聲音。在孫子的凝視下,一件獨它爾正在吐爾遜手中慢慢成形。

  同樣的場景在65年前也出現過。“我是第六代傳承人,5歲時,第一次看爺爺做樂器,做木工,從那時候起就天天在爺爺身邊轉悠,看他干活兒,就跟現在的巴哈地一樣。”吐爾遜說。

  65年的歲月,吐爾遜經歷了太多的事情,但以樂器制作為核心的手藝卻從未放棄。這手藝讓吐爾遜度過艱難歲月,讓他有了名氣,讓他將6個孩子撫養成人。

  “干這個太艱苦,你愛一個東西,不想放棄,但它又艱苦,那自己就要受苦了。”吐爾遜說,長期以來,他都在一個不到8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做生意。“幾十年下來,我光工具就攢了一百多件,還有木料,屋子都裝不下,只好摞起來,轉個身都困難!”

  屋子小了,沒地方擺放物件兒,吐爾遜就沒法多接活兒,一次只能接一兩件,而且做家具就做不了樂器,做樂器就做不了家具。他是個有名氣的樂器制作人,全疆各地慕名而來的人很多,有想和他學做樂器的,有想和他交流的,但那間小屋子幾乎容不下任何人。

  沒法多接訂單,擺不了樣品,吐爾遜空負一身本領,卻只能勉強度日。但讓吐爾遜最憂心的並不是賺錢。“我想把手藝傳下去,一個兒子一直在和我學,但他身體不好,我就想多教些徒弟,但又沒場地。”

  所有的轉機出現在2017年。當年4月,在伊寧市民政局駐努爾勒克社區工作隊以及社區干部的幫助下,吐爾遜在自家小區門口免費擁有了一間90平方米的工藝坊。暢達的空間和免租政策,讓老人在古稀之年釋放出了新的活力。

  “你看,我可以把東西都擺在這里,工具也放得寬寬整整。”吐爾遜指指身後,“那邊掛著的是新做的琴和給別人修好的琴,再往後是我給別人做的矮腳桌,誰進來都可以看,空間寬敞的很。”

  如今的吐爾遜,可以一次接很多訂單,有的是空間讓他存放。這位著名的維吾爾族傳統樂器制作者,擁有全疆各地的“粉絲”。“這些年我培養了54名徒弟,南北疆的都有,就是在那個小房子里一個一個培養出來的。”老人說起這件事來,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正在他這里閑聊的老朋友努爾買買提•阿吾東拿出了手機,點開視頻,一曲美妙的獨它爾樂聲傳了出來,一位美麗的姑娘正在這間屋子里彈奏。

  “這是我的女兒麥合巴拉,在新疆藝術劇院民族樂團工作,昨天她來這里,取走了定做的獨它爾。”

  努爾買買提說,“你看音色多好!這琴至少要賣3000元,但吐爾遜和我是老朋友,只收了2000元。”

  “其實我現在做樂器一個月的純收入不少于3000元。對70歲的我來說,這數目不算少,但也不算多。”吐爾遜說,“可我覺得自己富足,為什麼呢?我的富裕不在我身上。”

  從到這間工藝坊開始,吐爾遜就免費為小區的居民修理家具。精湛的木工手藝讓他幾乎可以解決家具的任何問題,這為吐爾遜身處廉租房小區的人們帶來了極大實惠。

  不僅如此,他為別人修琴也往往不要錢。更重要的是,這個寬大的空間讓吐爾遜可以同時帶更多的徒弟。“我不設種類,有專門學的,還有隔三差五過來的,像那種來了學一天半天的人就更多了。”吐爾遜說,“不管哪種性質,我都免費教,只要讓他們有用就行。”

  這些徒弟中,最小的15歲,最大的60歲。有出于興趣的,更多是為了謀生。“和我學手藝的人大多是貧困戶,你別看我一個月只掙3000多元,但他們學了後就可以養家糊口了。”吐爾遜笑著說,“我前不久有兩個徒弟出徒。一個是伊寧縣的阿不來提,55歲了,學做琴學了七八個月,現在在伊寧縣開店呢。還有一個是我們小區的吐--干,58歲了,學了木工,現在給人裝修房子掙錢呢。他們這個年紀去哪兒找工作呢?但現在有錢掙了,我的‘富’就在這兒了。”在吐爾遜明亮的房間里,5歲的巴哈地拿著鋸子頗為嫻熟地鋸著木料。吐爾遜看著孫子,眼里都是笑。“我們的國家多好,政策多好,不然我哪兒有這麼好的工作條件,富不在錢。”老人說,“黨的十九大以後,我相信生活還會更好!”

作者︰
劉東萊
責編︰ 梁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