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宗教理論與研究  

義橋•義井•邑義

——造像碑銘中所見到的建義橋、掘義井之佛事善舉
2018年09月14日 21:33:15 來源︰ 中國宗教學術網

邑義是中國古代重要的佛社組織。在中國古代的佛教造像中,邑義造像佔有極為重要的地位。特別是在北朝時期,大量的單體佛像、造像碑、造像塔,都是出自邑義組織之手。早期的邑義幾乎就是專門從事于造佛像、建佛塔等方面的佛事功德活動,以後邑義活動的範圍更擴展到更多的佛事活動。由于邑義是深入民間的寺院外圍組織。其成員包括官員、僧人和下層民眾,因而在邑義進行的種種活動中,我們可以了解到民眾信仰的詳深層面。在為數極多的古代佛教藝術遺品中,我們驚喜地發現,在邑義舉行的種種活動中,還有一類重要而有意義的活動尚未引起足夠的注意。這就是邑義進行的建義橋、掘義井的事項。這些活動具有明顯慈善事業的性質,而這些活動又往往和造像、建寺、築塔之功德聯系在一起。從現知古代造像碑拓等的材料之中,我們至少可以找到如下一些直接與建義橋、掘義井相關聯的邑義碑刻與碑像。

1.東魏興和四年(542)李顯族造像碑

此碑現存河南新鄉市博物館。原出于河北正定。碑銘之題為“李氏合邑造□像碑頌文”。文中說“于村中造寺一區僧坊四周講堂已就寶塔凌雲……/復于村南二里大河北萬路交過水陸俱要滄繁之賓攸攸伊洛之客亦屆逕春溫之/苦渴涉夏暑之炎奧愍慈行流故于路傍造石井一口種樹兩十根以息渴乏由斯建立/遐余稱譽……”碑後的題名中有“都邑金像義井主長樂太守李次”,還有天宮主李鸚鵡、菩薩主、像主等。[1]

2.東魏武定七年(549)義橋石像碑記

碑首題“武德于府君等義橋石像之碑”。清乾隆年間出土于河南沁陽,時存湯帝廟。此碑即是懷州(今河南沁陽)長史于子建等官吏與楊膺寺等眾多寺廟修建義橋,“運石立碑敬鐫圖像”所立。武德郡是東魏天平初年分懷州河內郡所建,領有四縣。參與造橋的有四縣的官吏及郡守官吏等。發起造橋者及施主實為眾多的寺廟僧人。發願文中說到了七座寺廟,即“楊膺寺、金城寺、雍城寺、恆安寺、荀□寺、朱營寺、管令寺諸師……咸施材木、構造橋梁”,並以楊膺寺為發善之源,而認為橋主。碑側的題名中又另有樂善寺主僧湛、郡沙門都維那法雲、普泰寺主法□之名。碑陰則有(沙)門都曇定之名。

參與造橋的官吏有稱定州刺史旨授渤海太守旨授洛陽令。還有稱郡光初中正郡盟主郡兼功曹多人,與民望土豪等及平遠將軍白衣左右和天宮主多人。

此碑的形式仍仿如造像碑,碑額還開龕造出佛像。碑文記建橋之功,碑身之陰陽及側面刻滿紀銘文字和近三百人姓名。碑記中清楚地說明發願施橋材者是以楊膺寺為首之七寺的僧人。[2]

3.東魏武定八年(550)廉富等造義井頌

此碑上應有螭龍碑首。碑額有龕中佛像,龕旁有像主和比丘僧題名及施主線刻像。碑文首述佛理,念及釋迦。如“口感輪回……然托主王宮現滅雙樹身……”其碑文中有“居士廉富挺秀/……雖籍俗因歸心法……發起真容群仙形像兩千軀橋梁義井處處皆置……/率我鄉邦三十人等敬造義井井地通泉方求日流上/涌兮……勸率邑儀如父存焉……為群生共登菩提遂刊文頌”。碑側刻有邑老、唯那、邑主和廣威將軍、輕車將軍、伏波將軍等人姓名。[3]

4.北齊天統五年(569)合邑建福銘碑

河南襄縣出土北齊天統五年刻像碑。碑高僅53、橫長達137厘米。碑面正中開龕。上有流雲紋,龕中雕交腳彌勒菩薩並有二脅侍。大龕之下又開出三小龕,雕雙獅與香爐,龕面左右兩部分刻發願文與邑眾姓名。此碑的書法和造像也都很出色。其銘文中有︰“有廣州(今河南魯山)德廣/郡高陽縣人張--鬼張伏恭一百人/等體解無常……各割舍奇珍采匠京都左盼州城右觀龍山南觸嶺北據汝水東西路側敬造天宮一區……高梧弱柳陰影衢路義井滂池充濟一切”。[4]

5.隋開皇五年(585)建天宮義井記

隋開皇五年(585)九月十五日刻,拓本高27、寬74厘米。其中開有一尖拱龕。龕內雕一佛二菩薩像,左右兩面為造像發願文與題名,其中有︰“在路交沖建天宮/一所一年誘發菩提義井一區”。

碑銘題名中亦有天宮主、維那、邑老之名。[5]

6.開皇六年(586)仲思那等四十人造橋碑

此碑是山東“兗州高平縣”石里村村民造橋之碑記。碑石原在山東微山縣馬坡鄉石里村。現存山東微山縣文化館。碑銘中所述之“兗州高平縣”,是延用北朝舊稱,隋代其地屬于魯郡(治兗州)鄒縣。拓本高109厘米,寬73厘米。《鄒縣舊志》載碑上原有佛像兩層,今已不存。碑記中明確地說︰“如薩--之投骸克已精誠汰尸毗之救鴿……/今大邑主仲思那等四十人謹見村南兮派成池/帝水竟流以起漂濤之浪阻隔長衢……謹于此處敬造石橋/一濟之所急緩通傳永絕稽留之嘆”。

碑下部有眾多的維那題名。[6]

7.隋開皇九年(589)兩村法義造橋碑

此碑是清道光廿五年在山東蘭山普照寺址發現,拓本殘高62、寬80厘米。

碑文中有︰“今此兩村諸□人法義/——橋功既訖/——合敬造交龍碑像一區瑩飭真容……率起慈悲造橋濟溺”。

由碑文不難看出,這個碑是件造像碑,既有交龍碑首,又有佛像真容,碑文內容記述了造橋功德。[7]

上述材料雖然不很多,但卻反映出中國古代造像中一個重要的方面,即古代佛教徒在建寺廟、修寺塔、琢碑像之時,常伴有造義橋和掘義井之舉。有些碑像其實是造義橋、掘義井完成之後的紀功之碑。

上面列舉的七段材料中,涉及造義井的有四段,而關于造義橋的有三段。東魏李顯族造像銘中先述及造寺塔講堂,繼而就講到在水陸交通要道造石井,可解路人春夏苦渴,而且井旁還種了小樹林。更可供行人休息。最後還講到了造天宮浮圖四區和交龍石碑像一軀。交龍石碑像即是李顯祖造像碑自身。碑文後面的題名中有“都邑金像義井主長樂太守李次”,還有數位“天宮主”的題名。東魏居士廉富率鄉親眾人造像碑之碑文就是圍繞著掘義井之事而撰寫之頌文,其碑首亦有造像和交龍。北齊張--鬼造像碑中的彌勒之像,像銘中先說了在位置很好的東西大路之側造天宮一區,繼而說到在高梧弱柳之旁有義井還有水池。隋代開皇五年的菩提義井也是在交通要路之處,建天宮之同時掘了義井。上述情況不難看出,義井所造都是在交通要沖、行人多經之處。井旁還伴有梧柳等樹木。其義井具有公益慈善事業之性質是毫無疑義的。義井的所建常與寺塔或天宮造像相聯系,但也有專門造義井之舉,並立碑像記之。至于天宮造像,也是造像碑塔中很值得探究的一類題材,筆者已另著文探討。

比起掘義井的情況來說,造義橋的規模更大,“興師動眾”更多。從東魏于府君等造橋碑銘文可知,碑上題名的有近三百人。而且是七座寺廟的僧人施以建橋之工料。並被奉為橋主。碑銘專述造橋之緣起事由等等,橋即建于沁河之水之上。民眾造橋熱情亦非常之高“齊比肩獻義……人百其功共陳心力”,由七月六日開始,至廿四日就完工了。造碑鐫像本身實為記造義橋之功。隋代仲思那率鄉民四十人造橋之碑也是專頌造橋之事。碑銘中其石里村仍延在,村旁有泮水,以後稱為白馬河。義橋建于此河之上。碑文起首處先述佛教教義論及生命無常,還列舉出佛本生故事中的《薩--太子舍身飼虎》、《尸毗王割肉貿鴿》為典故。碑銘說到了“漏佛兩坎相同百工左右侍衛八部備足此橋像福及那等”,碑中使用了較多異體字。此句文意即是雕鏤了兩龕佛像,相好具足,脅侍菩薩和護法天龍八部都很完整。情況與《鄒縣舊志》所載碑上原有佛像兩層相吻合,更有趣的是銘中使用“橋像”一詞,說明此碑像是為造義橋而鐫造的,由此而可祈福。通過對比我們不難發現,這些造橋造井碑記功之碑也都是佛教中之造像碑。這的確擴大了我們對造像碑功能之認識。隋代兩村法義造橋碑的情況也完全相同。在橋功已畢之時,造出交龍碑像、瑩飾佛像,銘文中還強調了造橋之慈悲救溺功能。

上述的這些義橋義井,也都是在邑義的組織下進行的。上述七段碑文中除東魏武定七年武德郡于府君造義橋之碑似未見邑義字樣外,其余各碑像銘都有。李顯族碑銘之題就是李氏合邑造□碑頌。參與者有百余人。廉富等造義井頌中有“邑儀”。碑側題名中有邑老、維那、邑主之名。隋代天宮義井記中有維那、邑老題名。仲思那造橋碑即為大邑主仲思那率眾所造。題名均為都維那、維那之名。兩村法義造橋碑中法義就是邑義之另一名稱。從這些情況,我們可以知道,在邑義這種寺院外圍、深入民間的組織,從事的事業中還有公益慈善事業。“修橋鋪路”,自古被國人視為善舉。在古代佛教徒的社會生活中,慈善公益事業也佔有一定份量,是一個極重要的方面。《續高僧傳》卷二也提到北齊那連提黎耶舍“多造義井、親自漉水、津給眾生。”在古代佛社長期延續的種種活動中,北朝至隋都盛行是開石窟、鑿造像祈福等等佛教藝術活動。造義橋造義井也沒有離開這些藝術活動,而且還創造了“橋像”這樣的名詞。雖然這些造像碑等在浩如煙海的佛教藝術遺品中為數不算很多,但其豐富而富于慈悲精神的內涵是我們決不應忽視的。

注釋︰

 

[1]新鄉市博物館︰《新鄉北朝、隋唐石造像及造像碑》,《文物資料叢刊》5,文物出版社,1981年;又見北京圖書館金石組編︰《北京圖書館藏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匯編》六,圖90,中州古籍出版社,1989年(以下簡稱《拓》)。

[2]《拓》六,圖153154。又見王昶︰《金石萃編》卷三十一,北京中國書店本。

[3]《拓》六,圖166167

[4]周到︰《河南襄縣出土三塊北齊造像碑》,《文物》196310月。

[5]《拓》九,圖26

[6]參見趙明程、楊建東、艾知舟︰《隋開皇六年仲思那等造橋碑》,《文物》,1991年第2期;楊建東︰《隋開皇六年仲思那造橋碑補缺》,《文物》,1993年第8期。此兩文對此碑現存狀況作了介紹,將碑殘石作了輯錄,但均未提《拓》九,圖28中最為完整的拓本。此碑文情況可參見陸增祥︰《八瓊室金石補正》卷廿四及上述《文物》之文。
[7]
《拓》九,圖49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

http://iwr.cass.cn/zjys/201503/t20150311_3110359.shtml
作者︰ 張總 責編︰ 夏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