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宗教理論與研究  

略論佛教被侵權的類型、危害及其解決之道

2018年09月14日 21:25:29 來源︰ 中國宗教學術網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經濟的迅猛發展和社會的不斷轉型,社會的宗教需求日益增長,漢傳佛教從一片廢墟中逐漸恢復,並走向振興。表現在,一方面佛教界致力于協助黨和政府貫徹落實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恢復、修繕寺院,改善修學環境;發展教育,培養人才;開展各種弘法利生活動,滿足廣大信眾和社會各界日益增長的宗教需求等。另一方面,面對市場經濟大潮的沖擊與港台、海外弘法模式的影響,大陸佛教界也在不斷加強自身建設,探索變革創新之路,以獲取更大的生存與發展空間,有的寺院和僧人甚至走出國門,在歐美等國弘法布道,向各國人民展示佛教博大精深的文化藝術,成為拓展民間外交,提升中國文化軟實力的重要一翼。同時,在政府主導下,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不斷適應,教界與政界、學界等社會各界的關系整體上呈現出良性互動、和合共生的局面。但也毋庸諱言,大陸佛教仍面臨著許多深層次的矛盾和發展瓶頸的問題,具體表現在︰寺多僧少,且貧富、良莠差距很大,各自為政,管理維艱;佛教團體眾多,但受限于管理體制、經濟條件、管理人才等,底氣不足,難孚眾望;各地佛學院、佛教刊物與佛教網站等眾多,但往往是低水平的重復建設,真正辦有水準、有特色的不多,而且在學僧數量、刊物發行量、網絡點擊率與佛教海量的信眾嚴重不成比例;在市場經濟大潮中,一些寺院存在管理不善、道風不正,少數僧人存在戒規松弛、貪圖享受、追逐名利甚至拉幫結伙的現象,社會上不時出現佛教的負面新聞;更為嚴重的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政策導向,以及“宗教搭台,經濟唱戲”的現象,嚴重扭曲了宗教的功能定位,導致各種假冒佛教、借佛教斂財以及有意無意褻瀆佛教的侵權現象層出不窮,佛教或寺廟成為某些利益集團競相爭奪的“唐僧肉”、“搖錢樹”,這不僅嚴重干擾了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貫徹落實,也深深傷害了佛教徒的宗教感情,直接危害到佛教的健康發展,對于中華傳統文化的弘揚、社會的文明進步乃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實現,都構成了威脅。

眾所周知,從19世紀末以來,佛教界就飽受各種侵權的禍害,佛教界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訴求可說從未停止過。在當今佛教繁榮的背後,維護佛教合法權益面臨著新的挑戰和機遇。2013年10月,中國佛教協會第八屆理事會權益保護委員會在安徽九華山召開第一次會議,本人作為權益保護委員會的委員參與會議,深受啟發,深切感受到佛教維權的重要性和緊迫性,為此特撰此文,擬從“佛教被侵權的類型、原因及其危害”“切實維護佛教界合法權益,推動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和諧發展”兩個方面作一分析,以就教于方家。

一、佛教被侵權的類型、原因及其危害

1、佛教被侵權的類型

佛教屬于一種上層建築,主要由佛教的意識形態、佛教文化以及由信仰佛教的人們組成的佛教社會實體(寺院和佛教團體等)三個方面構成,她是世界三大宗教中歷史最為悠久的宗教,也是我國信眾最多的第一大宗教,已成為我國豐富的歷史文化資源和寶貴的精神財富。所以,自古以來,佛教就與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產生了千絲萬縷的聯系,教內教外的團體和個人不免會從各自的層面加以解讀和利用。迨至近代,尤其自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社會的急劇轉型、商品經濟的迅速發展、多元文化的相互激蕩,佛教自身的迅猛發展,佛教被人們想象或改造為成仙得道之妙方、滋養身心的心靈雞湯、文化藝術的奇葩、學術研究的寶庫,乃至發家致富的“搖錢樹”、“唐僧肉”。也就是說,一方面佛教日益為社會大眾所認同、需要,另一方面,佛教被扭曲、侵權的現象也層出不窮。其種類繁多,概括起來,主要可分為以下四類。

(1)“佛、法、僧”的名義受到不法詆毀、戲謔、歪曲和假冒

這里的“佛”廣義上包括諸佛、菩薩的名義、形象等;這里的“法”廣義上包括佛教的經典、專有名詞及其象征意義、佛教儀軌和特有習俗等;這里的“僧”廣義上包括佛教的羅漢、祖師的名譽和形象,僧團(寺院)的名義和權益,現實僧人的人格、名譽和作為公民的基本權利等。對佛法僧三寶的侵權表現很多,諸如商品和門票上隨意印制佛菩薩形象,或對佛菩薩像隨意丟棄,造成褻瀆;法輪功等邪教和附佛外道對佛祖和佛教肆意貶低、對佛教專有名詞“法輪”等的歪曲利用;各類文學、藝術、繪畫、影視、歌曲、廣告作品對佛教的戲謔、譏諷、丑化(如戲謔釋迦牟尼、彌勒佛、唐玄奘、法海乃至普通僧人等);不當或惡意將佛教的佛祖形象與名稱、教派、經書、用語、儀式、習俗、活動場所名稱等作為商標注冊(如“觀音”、“少林火腿”、“白馬寺”等);假冒僧人和僧團的名義、形象招搖撞騙等(如假冒僧人化緣;所謂和尚兄弟公開喝酒調情;冒充少林寺和尚表演斂財等)。這些都構成對佛法僧三寶的冒犯與侵權。佛、法、僧是佛教的三寶,是廣大四眾弟子崇拜、皈依的對象,關乎佛教的核心價值和廣大信眾的宗教情感,一旦被詆毀、戲謔、歪曲和假冒,對佛教徒的精神傷害最大,其它各類對佛教的侵權從廣義上說都與這一類侵權密切相關,因此社會危害極大。

(2)佛教的資產受到不法侵佔、損害、拆毀

佛教的資產可包括寺院和團體擁有的土地、山林、房屋建築等不動產和佛像、經典、法器、名人書畫、牌匾、金銀財寶、門票等動產,以及佛教團體和寺院專屬的名譽、權益的無形資產。根據佛教經典和戒律,僧人除了少量的生活日用品外,不允許擁有財產,只有僧團或寺院可擁有財產,被稱為“常住物”,是屬于十方僧眾和包括佛教居士在內的教團的,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以至教內有“鐵打的常住,流水的僧”、“愛惜常住物,如護眼中珠”之說。因此,在教內,若有貪佔、盜取“常住物”,會被認為是一種極大的罪過;而教外人士侵佔、破壞“常住物”,會極大地損害佛教,傷害佛教信眾的宗教感情。

侵佔、損害佛教資產的情況自古就有,但很少像當代這樣公開、普遍、嚴重。例如︰由于歷史的原因,有相當一部分佛教寺廟由文物、園林、旅游、民政等部門乃至企業和個人佔據,且拒不落實黨的宗教政策;由于極左觀念、利益驅動和城鎮化改造等因素,某些地方黨政領導或商家罔顧法律和宗教政策,未經與佛教團體和寺院協商,隨意拆除佛教寺廟建築和佛像,且未能給予相關寺廟和佛教教職人員合理的安置和經濟補償;某些地方政府部門和企業將佛教寺院和名山強行圈入其設立的風景區,賣高價門票,或官商勾結,承包和違法興建寺院,雇佣假冒僧尼看相算命,招搖撞騙,甚至將名山古剎當作資本運作上市;某些單位和個人將寺院的佛像、佛教聖物(如佛舍利等)據為己有,甚至私設功德箱,違規舉辦宗教活動,借佛斂財;某些人利用手中權力到寺院吃拿卡要……這些都嚴重侵犯了寺院和廣大信教群眾的合法權益。

(3)僧人的人格和合法權益受到不法侵損

僧侶,首先是一個公民,具有國家憲法和法律賦予的基本權利;同時,僧侶又是出家修道之人,是佛教的三寶之一,遵循佛門戒律清規生活,有著特殊的服飾、禮儀、飲食和行為要求,屬于一種特殊的職業群體,其人格、僧格被賦予了一定的神聖性,應當得到社會的必要尊重,其信仰和權益理應受到國家和佛教的雙重保護。然而由于種種原因,當代僧人的人格和權益時常受到不法侵損。例如︰某些地方的干部或企業在涉及佛教知識和利益等方面的決策常常無視僧人的意見,甚至存在著打壓、威脅、驅趕僧尼的現象;某些文學、藝術、影視、歌曲、廣告作品中不時出現戲謔、譏諷、丑化僧尼的現象;某些大眾媒體惡意炒作個別僧尼的負面新聞;一些人假冒僧尼、喇嘛的形象招搖撞騙,一些單位甚至雇佣假冒僧人招攬生意,使真正的僧侶群體蒙受不白之冤;由于寺院管理體制不健全、某些佛教團體和寺院負責人的法律意識淡漠,管理簡單粗暴,使某些普通僧人的基本人權得不到應有的保障,甚至流落社會等等。

(4)佛教團體的權益受到不法侵害

為了代表佛教界的利益訴求,反映佛教信眾的心聲,近代以來,佛教界成立了中國佛教協進會、中國佛教會、中國佛教青年會、中國佛教協會等全國性組織及其若干地方分支機構;為了更好地組織居士修學佛法、護持佛教,各地建立了若干佛教居士林;為了促進佛學研究,成立了三時學會、佛教文化研究所等佛學研究機構;為了推動佛教慈善事業的發展,各地成立了若干佛教慈善組織……新中國成立後,中國佛教會隨遷台灣,大陸的多數佛教團體解散了,或名存實亡。1953年6月,三大語系佛教徒的愛國聯合組織——中國佛教協會成立,以後許多省、市、縣也陸續成立了地方一級的佛教協會。各級佛教協會代表廣泛,並得到人民政府的承認和支持,在推動佛教事業健康發展,維護佛教界合法權益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由于極左思潮和歷次政治運動的影響,中國佛教協會的會務舉步維艱,文革中完全陷于停頓。改革開放後,中國佛教協會和各地佛教協會的會務活動才逐漸恢復,在貫徹落實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維護佛教界合法權益等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但毋庸諱言,中國佛教協會畢竟是一個社會性團體,在國家治理體系中,仍是一個相當弱勢的團體。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外部勢力侵犯、蠶食佛教團體和寺院利益的情況日趨嚴重,佛教團體常常連自身的合法權益都維護不了,何況維護寺院和廣大佛教徒的權益。具體來說,侵害佛教團體權益的情形表現在︰有的地方政府官員沿襲計劃經濟時代的思維,習慣性包辦代替,干預佛教內部的事務,以政代教,有的甚至侵佔黨和政府給予宗教團體的人事編制名額、資金及相關福利,或隨意安排子女和親屬到佛教團體工作,有的GDP掛帥,不顧佛教界的利益訴求,主動或被動地幫助社會利益集團支配佛教團體,使之為他們的利益服務(如強制寺廟拆遷,批準商家違法建寺,不僅不幫助佛教維權,甚至阻礙佛教團體落實黨的有關宗教政策等)……

2、佛教權益屢遭侵害的原因分析

佛教是一種主要追求出世終極價值的宗教,與中華儒家積極入世的主體文化始終存在著內在的沖突;佛教作為一種宗教實體,雖然並不刻意追求世間財富,但需要有其賴以生存、發展的物質條件和經濟基礎。自古以來,國家的政策扶持、社會各界的供養饋贈與佛教界自身的宗教服務和建設經營,每每使佛教寺院和團體積累了豐厚的財富,一些名山古剎甚至“富甲一方”。這些財富即使來源合理合法,也會與周邊社會形成一定的張力,很容易引起政商各界乃至普通民眾的嫉妒、猜度、覬覦乃至不法侵害。

佛教權益屢遭侵害,甚至被當成“替罪羊”、“搖錢樹”、“唐僧肉”,既有自身的因素,也有外部的原因;既有歷史的因素,更有現實的原因。

從自身因素來說,佛教來自于印度,雖然總體上已中國化,為大多數人所接受,但在部分人的眼中,佛教仍有許多異質的與中華儒道文化相違逆的內容,與時代發展仍有許多不相適應的地方,難于理解與接受,更遑論馬克思主義和無神論者了;其次,佛教一向奉行慈悲、忍辱教義,凡事多包容,佛教僧尼組織社團進行維權的意識淡漠,對當代政教關系和法律法規乏人研究,一些僧人面對侵權,表面與世無爭,心中難免憤懣,忍氣吞聲,有的反過來對外部勢力曲意逢迎,助紂為虐,這往往被外界視佛教界為軟弱可欺,猶如“唐僧肉”、“出氣筒”;第三,某些寺院管理不善,道風不正,某些僧人爭名奪利,修為不佳,一些居士素養不夠,偏執迷信,爭著燒頭香、燒高香、求保佑,加上假冒僧尼的渾水摸魚,影響了佛教的整體形象,使許多不了解佛教和對佛教帶有成見的人,對佛教滋生輕蔑、戲謔乃至惡意詆毀之心。等等。

從歷史因素來說,佛教權益屢遭侵害,不外乎政治掛帥下的意識形態沖突和經濟掛帥下的利益沖突使然。由于儒、釋、道之間的文明沖突、出家僧尼過多過濫、寺院經濟過度膨脹等因素,佛教曾遭受過三武一宗“法難”,而從清末民初的廟產興學,到新中國成立後歷次政治運動中的砸像毀寺和侵佔寺院土地、山林、房屋建築等,使佛教一次又一次陷入教難之中,這給佛教界從物質到精神上留下了深重的創傷;宋代以後,佛教日益衰落,僧尼素質江河日下,以至文學、戲曲等作品和民俗中充斥著嘲諷、戲謔、扭曲、附會僧尼的內容,影響至今。

從外部的和現實的原因來說,中華文化本質上是以儒家治世理念為核心,從來王權大于教權,歷代統治階級對佛教總是嚴加控制和充分利用。佛教權益的存廢多寡,端視其利用價值的高低;上世紀90年代開始,我國實行市場經濟,隨著旅游業和文化產業的發展,隨著佛教信眾的倍增,佛教名山古剎的經濟價值日益凸顯,自然被許多地方官員和企業商家視之為“搖錢樹”、“唐僧肉”,于是在種種“宗教搭台,經濟唱戲”的運作中,許多佛教名山古剎不斷“被強收門票”、“被承包”、“被經營上市”,佛教的財產和權益受到極大的侵佔和破壞;我國有關宗教的法律法規還不盡完善,跟不上社會的發展,例如︰由于新中國成立之初的宗教政策將佛教道教寺觀產權定義為“社會所有”(相當于國家所有),以至佛教活動場所(寺院庵堂)長期沒有明確的法人地位,不能獨立享有民事權利和承擔民事義務,不具備完整的民事主體資格。因而佛教寺院雖然受到嚴重的侵犯,卻難于依法維護自身權益。

3、肆意侵害佛教權益的危害

宗教是人類良心的保證,是緩解社會矛盾沖突的減壓閥,是展示一國文化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古今中外的統治階級絕大多數情況下對宗教都是極力保護的。然而如上例舉的侵害佛教權益的類型及種種表現,已到了十分嚴重、普遍的程度,不僅嚴重傷害了佛教徒的宗教感情,制約了佛教事業的健康發展,干擾了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貫徹落實,侵蝕了中華傳統文化的根底,毒化了社會的道德氛圍,一定程度上為洋教乃至邪教、民間信仰擴大了生存發展空間,而且嚴重損害了政府的公信力和中國的國際形象,影響了中國軟實力的發揮,這些與黨和政府提出的“依法治國”、“政教分離”、“全面正確地貫徹落實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德治國”、“大力弘揚中華優秀的傳統文化,提升中國的軟實力”、“努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要求都是背道而馳的。

二、切實維護佛教界合法權益,推動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和諧發展

中國共產黨前總書記江澤民在全國統戰工作會議上提出了“民族宗教無小事”的論斷。這是對國內外經驗教訓的深刻總結,也是對幾十年來我國社會主義時期民族宗教工作實踐的高度概括。無論是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還是中國佛教協會所制訂的章程,維護佛教界合法權益都是一項核心的任務。從上面例舉的侵害佛教權益的類型及種種危害來看,已不是一件“小事”了,切實維護佛教合法權益,確實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然而,如前面分析的那樣,佛教的屢遭侵權,有著深層的歷史、文化和心理因素,更有著社會各界現實利益的博弈,佛教界維權面臨著復雜的政治、經濟、法律難題。如何有效化解,既關系到佛教事業的健康發展,也關系到社會的和諧穩定。下面筆者試從以下幾個方面作一探討。

1、推動國家相關宗教政策和法律法規的完善與落實

近年來,許多佛教名山古剎“被強收門票”、“被承包”、“被經營上市”的現象,“宗教搭台,經濟唱戲”的弊端,不僅飽受大眾媒體和廣大網民的詬病,也引起了黨和政府的重視。2012年10月,國家宗教事務局會同中央十部委聯合頒發了《關于處理涉及佛教寺廟、道教宮觀管理有關問題的意見》,該《意見》提出,要認真落實《宗教事務條例》,堅決制止亂建寺觀和各種借教斂財行為。嚴禁黨政部門參與或縱容、支持企業和個人投資經營或承包經營寺觀,不得以任何方式將寺觀搞“股份制”、“中外合資”、“租賃承包”、“分紅提成”等。對參與、支持此類活動的黨政干部要按黨紀政紀嚴肅處理。政府宗教事務部門要對依法登記的寺觀進行一次全面排查,開展專項治理,堅決糾正寺觀“被承包”現象。除經政府宗教事務部門依法登記的宗教活動場所外,其他場所一律不得組織、舉行宗教活動,不得接受宗教性捐獻;宗教教職人員必須經宗教團體認定,報縣級以上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備案。《意見》的出台,受到佛教界道教界的歡迎和高度肯定。一年多來,國家宗教事務局廣泛調研、與相關部門聯合督查督辦《意見》的落實情況,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肆意侵害佛教界權益的勢頭。

但應當指出,該《意見》的真正落實,還有待制訂相應的實施細則和必要的配套措施,還需要各相關部門和涉事利益方積極配合,有的還涉及許多法律問題,有的問題甚至需要拿出壯士斷腕的決心才可能解決。畢竟該《意見》還只是一個部門規章,還未上升到國務院法規和國家法律的程度,執行效率上難免會大打折扣,也很容易出現反彈。

我們認為,要積極有效地處理好政教關系,全面地保障宗教界的合法權益,保持宗教界的和諧穩定,的確有必要進一步修訂、完善《宗教事務條例》,並研究制訂全面的《宗教法》,相應地修訂《民法通則》、《刑法》、《治安管理條例》、《文物保護法》、《旅游法》、《風景名勝區條例》、《商標法》、《行政訴訟法》等等法律法規的有關內容。十幾年來,宗教界、學術界乃至法律界相關的呼吁不絕于耳。在這方面,國家層面的法律法規缺失情況還相當嚴重。例如︰佛教、道教寺觀的產權應當與其它宗教一樣歸教會所有;應當明確寺院的法人地位;應將非宗教活動場所私設功德箱、舉辦宗教活動募捐,以及假冒僧尼行為認定為欺騙罪,視情節輕重可按照《治安管理條例》和《刑法》予以定罪處罰。等等。佛教界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應廣泛征集佛教界、法律界、學術界乃至政府主管部門的意見,提出相應的議案、提案,推動全國人大立法。只有這樣,佛教團體和寺院才有可能依靠法律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只有依法治國,佛教才能避免重蹈“政治掛帥”、“經濟掛帥”風潮下慘遭魚肉的命運。

2、研究制訂寺院和風景區門票退出和補償機制

寺觀教堂自古以來就是由國家扶持、社會各界捐建、神職人員住持維護的宗教活動場所,是開放的、神聖的、服務于全體民眾宗教信仰和文化需求的公益性(非營利性)社會機構,所以中國自古以來從未聞有收取門票之說,即便當代我國基督教教堂和伊斯蘭教清真寺和海外絕大多數宗教活動場所也是不收門票的。只是上世紀70年代,尤其是在改革開放後,中國大陸佛教道教的名山古剎才被當作旅游景點來收取門票的。這一方面對于寺院的自養和恢復重建以及我國旅游業的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另一方面,寺院和佛教名山收取高額門票,已嚴重背離了其公益性和佛菩薩平等接引一切眾生的慈悲精神,成為阻隔僧侶與信教群眾密切聯系、妨礙廣大信眾朝禮佛教祖庭和名山聖跡、方便自由地參加宗教活動的一堵高牆,已是弊大于利。尤其是一些地方政府或商家“跑馬圈地”,將寺院強行圈入公園和風景區中,或在景區內興建寺院,以借教斂財,而收取高額門票,成為了他們投資興建或承包寺院的主要動機和手段之一。這些嚴重損害了廣大佛教徒的合法權益,成為廣大信眾和社會各界詬病撻伐的焦點,一些不明真相的公眾甚至誤認為是佛教界所為。這些不僅影響了佛教的社會形象,也損害了中國的國際形象,對于佛教的健康發展、對于社會的和諧穩定產生了很壞的影響。

其實收門票的僅是少數名山大寺,大多數寺院是不收門票的。而且近十多年來,不斷有佛教界的高僧大德提出取消寺院門票的倡議,有的名山大寺毅然宣布取消門票,受到民眾的贊嘆。但由于社會大環境的影響,寺院單方面取消門票,並不為外界所理解和支持,相反很容易被相關風景名勝區和旅游部門利用來招攬生意。所以,佛教界應與政府和有關方面協商,研究制訂一套寺院或以寺院為主要景觀的風景區的門票退出機制。我們建議︰凡是相對獨立的寺廟,應堅決取消門票,只在特殊的日子為控制客流,臨時收取門票;處于園林、風景區內的寺院,在取消門票的同時,所在園林、風景區應當降低門票,或給予寺院一定比例的收入提成,用于寺院的建設,最終回饋廣大信眾;而以寺院景觀為主的園林、風景區,應對佛教信眾給予門票減免優惠,或降低乃至取消門票,政府可給予其一定的政策支持和稅費減免,景區運營的維護等費用,最終要靠景區人性化的經營服務來解決;新建的寺院和以寺院為主要景觀的新景區,原則上應禁止收取門票。

3、加強佛教團體的組織建設,賦予佛教團體更多的權利

各級佛教協會不僅是佛教愛國組織,更應當是佛教的教務組織,應當成為能真正反映佛教界意見和代表佛教界利益的社會團體。然而中國佛教協會與地方佛教協會的組織、管理、運作模式多數仍停留在十幾年甚至數十年前的狀態,已遠遠跟不上時代的發展,各級佛教協會組織建設的狀況參差不齊,資金匱乏、人才不足、人浮于事或有職無權的現象還比較普遍,總體來說十分孱弱。自身權益都難于保障,又何談維護佛教寺院和僧人的權益。當前,黨和政府正深化改革,推動簡政放權,我們認為,對于佛教團體,也應給予大力支持,並下放必要的權利,這對于減輕政府宗教管理的負擔,充分調動佛教界的積極性,真正發揮佛教協會的橋梁紐帶作用,更好地協助黨和政府貫徹落實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擴展會務,推動佛教文化事業、對外友好交往和佛教公益慈善事業,切實維護佛教界的合法權益,是非常必要的。

4、增強維權意識,加強輿論監督

佛教興亡,佛教徒有責,作為各級佛教協會的領導和寺院的住持,更是責無旁貸。古往今來,無論是高僧大德,還是有識居士,護法維權的事跡史不絕書。但相對而言,佛教徒的維權意識還是比較淡漠的,維權途徑和辦法也很有限。這種狀況已遠遠落後于現代社會的發展。因此,加強正信佛教的弘揚和相關宗教的法律法規的宣傳,提高廣大佛教徒的維權意識和依法維權的能力,當今顯得更為迫切和必要。各地佛學院和佛教研究機構應開設必要的法律課程和法律法規講座,培養懂法用法的人才,各地佛教協會和名山大寺有必要聘請專門的法律顧問或律師進行維權。

我國總體來說還是一個以官本位為中心的關系網絡社會,有法不依的“人治”情況仍相當嚴重。所以,要切實維護佛教界的合法權益,有必要加強佛教的維權宣傳和輿論監督,通過各種媒體深入揭示侵權事件的真相,及時地反映佛教界的聲音,使各種借佛斂財、損害佛教利益和公眾利益的行為曝露在陽光下。

5、客觀面對現實,理性維權,引導市場經濟為我所用

佛教講因緣,過去的政治運動和當今的市場經濟大潮,給佛教帶來了巨大的沖擊,留下了許多後遺癥和既成事實,它們都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且涉及方方面面,要維權予以糾正也不可能一蹴而就。這就需要我們客觀理性地看待它們,沒有條件創造條件,因緣不成熟也不可強推,要有長期維權的心理準備;其次,我們要看到,市場經濟、旅游經濟、文化產業經濟等的發展,雖然給佛教帶來了許多扭曲的負面的影響,但同時也發掘出了佛教貢獻社會的無比潛力,擴大了佛教的社會影響,一定程度上壯大了寺院經濟,為佛教多方面的建設奠定了經濟基礎。當務之急是,佛教界要主動事前參與與佛教相關的建設項目的人文環境、佛教專業、社會效益方面的評估,建設過程中的服務、監督,營業運轉過程中的問題糾正與維權,既要保證佛教內容的合理合規、莊嚴神聖,維護佛教的合法權益(如對信眾參觀景區朝禮寺院的門票給予優惠或減免等),又要兼顧投資方的投資回報和後期營運過程中的維護費用,爭取雙贏,以推動社會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和諧發展。

6、加強佛教的自身建設,強化佛教的神聖性和特有的社會效益

相對于其它宗教來說,佛教被侵權現象最為嚴重,這值得深思。換句話說,問題和化解之方,關鍵還在于佛教自身!

佛教本是一個非常重視戒律清規的宗教,佛陀要求後世佛弟子要“以戒為師”。然而當代的某些寺院(僧團)和僧侶個人擁有的金錢和物質財富超過了戒律規定的成百上千倍,以至僧人往往被不明真相的世人當成了能迅速發財的職業,寺院被當成了聚寶盆,以至一些地方的民工放棄打工,專門干起了假冒僧尼的行當,這不得不令我們反思。

佛教本是一個強調“出世”、重視禪修的宗教,中國佛教的主要宗派禪宗有著“農禪並重”的傳統,生活上要求勤儉惜福,精神上要求超然物外,離相破執,然而現實中真正重視坐禪清修的寺院和僧人少之又少,反而不少寺院受民俗和社會大環境的影響,熱衷于蓋大廟、建大佛、辦大法會、賺大錢,開光、升座法事儀軌極盡浮華,相互攀比,世俗化日益嚴重,應該說這嚴重誤導了社會和廣大信眾,也引起了旅游、園林、文化相關部門和商家的紛紛效尤,無不想從中分一杯羹。

佛教具有睿智深邃的哲學思想,豐富多彩的文化藝術遺產,調養對治世人身心煩惱的萬千法門,佛教的因緣果報思想、民主平等的政治思想、慈悲不殺的和平思想、依正不二的環保思想,大乘救世的菩薩精神,至今仍有著積極的指導意義,其中許多是中華儒道文化乃至其它宗教所不具足的,而中國匯聚了世界三大語系佛教,幸何如哉!佛教所蘊涵的巨大的社會效益,是無法用經濟效益來衡量其萬一的。教界有識之士當奮起呼吁,作中流砥柱,不可任由市場經濟大潮和世俗化之風裹脅佛教,以至本末倒置!

所以,要想防止法難悲劇的一再發生,避免遭遇外部日益嚴重的侵權,加強佛教的信仰建設、道風建設,讓佛教盡可能地回歸樸實、清修的本位,正確引導廣大信眾如法學佛修道,強化佛教的神聖性和獨有的社會效益,徹底改善世人對佛教的觀感,這應該是化解被侵權難題的首選和根本之道。

寺院財富來自于十方,應回饋于十方。寺院經濟體量過大,本身就很容易招來外界的嫌疑和覬覦。若寺院道風不正、僧團經營管理不善,資金運用不當,都可能造成內部的紛爭、外部的干預,維權也失去了正當性。所以,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寺院和僧人要遵守戒律清規,講修行,講因果,財務公開透明,除寺院日常開支和僧人生活、工作、學習必需費用以外,宜將寺院和個人所得資金全部用于佛教事業和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真能如此,必能得道多助,社會各界都會來為佛教維權!

http://iwr.cass.cn/zjyzz/201501/t20150127_3109231.shtml
作者︰ 陳星橋 責編︰ 夏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