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宗教理論與研究  

藏傳佛教與藏族傳統文化

2018年09月14日 21:44:49 來源︰ 中國宗教學術網

世界上的每一個宗教,皆具有很強的文化屬性,都可以看成是一種人類社會文化現象。藏傳佛教所包含的文化內涵也極其豐富,在一定範圍內同藏族傳統文化水乳交融,並在其中佔有核心地位。所以,要從整體上認識藏族傳統文化,就不得不解讀藏傳佛教。從歷史上看,藏傳佛教曾承載藏族傳統文化的架構理論體系,即十明學或十大學科。[1]由于社會文化背景、自然地理環境和政治經濟制度等主客觀因素,藏傳佛教寺院成為培育或建構藏族十明學科的學府,並將十明學科發展成為藏族地區的精英文化大系。不妨在此舉一個眾所周知的例子,即過去西藏地方的政治體制推行的是政教合一,地方最高行政長官是僧侶,而不是俗人。這樣一來,僧侶以及他們工作生活的地方就是寺院,他們在藏族社會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和威望,就有點類似于現在的公務員和行政部門。所以,當時的藏族年輕人的唯一出路,就是涌向各個寺院,成為一名出家僧侶,在社會上爭取社會身份或地位。而且普通僧侶經過自身的勤奮努力,考取最高宗教學餃,即拉然巴格西學餃後,他們就會在社會上享有崇高的地位,處處受到人們的尊敬和禮遇。譬如,藏族近現代史上的高僧道幃格西(喜饒嘉措),許多活佛既尊崇他,又畏懼他。因為道幃格西不僅佛學知識淵博,還慣于用極其尖刻的言辭或話語諷刺那些佛學水平不高還卻裝出一副傲慢、凌駕于任何人的那些僧侶和活佛們。在這樣一種社會文化氛圍下,藏傳佛教寺院教育在藏族地區不斷發展起來,在各大寺院建立了諸多學院,包括藏醫藥、天文歷算、語言文學和建築繪畫等學院,寺院便充當了整個藏族地區的教育機構。

藏族傳統文化與自然地理環境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親緣關系。因而,青藏高原的自然地理環境在形成獨樹一幟的藏族文明史的進程中產生了巨大影響。也就是說,藏族傳統文化是在獨特的自然地理環境和歷史文化背景下逐步萌生、滋養和成長,並不斷精進、興旺和發達,而異彩紛呈和獨具魅力,最終登上世界文化平台,贏得能夠震撼人們心靈和填補人類思想缺陷的聲譽。尤其是宗教在人們的文化生活藝術和社會倫理道德領域有獨到之處。因此,自古以來藏族傳統文化始終沒有脫離宗教文化的濃厚氛圍,宗教一直是藏族傳統文化的核心,也是支撐藏族社會文化生活的精神脊梁。

從文化的類型上看,藏族傳統文化是一個農業文化或農業文明。換句話說,藏族傳統文化的基礎是農業文化,而不是有些學者提出的,是牧業文明或游牧文化。筆者在此提出這一觀點,是有充分的依據和作了認真的分析。僅以青海果洛地區為例,頗能說明藏族文化源于農業文化,後又逐漸向牧業文化演化和發展的過程。根據果洛地方部落族譜,此地最初有11戶農民,從西藏阿里地區遷徙到今日的果洛州班瑪縣境內,隨著人口的不斷增長,發展農業空間有限,遂轉向牧業經濟生產。果洛地區作為一個典型例子,可描述藏族部分地區從農業文明轉向分支牧業文化演變的歷史過程。可以假設,藏族人是從海拔2000米左右,向更高海拔不斷挑戰而適應高海拔的生存環境。目前,藏族牧民甚至在海拔5000多米能夠正常生活,從而縮小了青藏高原的生命禁區。

藏族地區的牧業文化也很發達。在廣大的牧區,很早就已形成一種不成文的科學放牧習俗。這就是合理利用和培育草場,為生態環境的保護做出了巨大貢獻。藏區牧民一般按一年四季的不同氣候和地理環境,將草場分為春季草場、夏季草場、秋季草場和冬季草場,並養成一種逐水草而放牧的習俗。特別在夏季,廣大牧民十分關心秋季和冬季草場的護理,同時又抓緊利用冬季不能放牧的夏季草場。

藏族農業文化有自己與眾不同的特質。這主要同所處自然環境有一定的關系。譬如,青藏高原的自然地理環境具有六大特性︰即山高谷深、江河縱橫、湖泊眾多、森林綿延、雪山蓋地、草原遼闊。而高原居民的生存條件尤其與大江大河息息相關,其大多數人不是生活在高原草地從事純牧業,而是居住在各個大江大河的兩岸從事農業,或以農業為主同時兼有林牧業等,現在稱其為半農半牧的生產方式。如西藏雅魯藏布江及其支流所流經的區域,即藏南河谷地區,歷來就是西藏的城鎮和人口最密集的區域。而廣闊無垠的藏北草原和阿里高原,地域遼闊,人口稀少。從文化的內涵結構上看,藏族傳統文化又是一種不斷吸納外來文化的多元文化構成的高原文化或雪域文化。如藏族天文歷算學中既有天竺歷算成分,又有漢族歷算成分,當然包括藏族古老歷算。建築學也一樣,西藏的大昭寺、小昭寺和桑耶寺等古老宗教建築物都能形象地印證多元文化的融合。藏醫藥學,在藏族古老醫學的基礎上,吸收了漢族中醫、天竺醫學的成分,從而形成藏醫《四部醫典》的理論體系。又如藏傳佛教,它是一個外來宗教同本地傳統文化結合而產生的宗教。具體而言,藏傳佛教是外來佛教受到本土苯教的一定影響而形成的具有藏族文化特質的佛教派系。而追尋苯教的文化源頭,又是深受古波斯等多元文化影響下形成的藏族古老傳統宗教,從納西東巴教中還可探尋苯教文化的古老形態。然而,今日的苯教已是得到很大發展或演化之後的一種文化形態,已遠離苯教的最初文化形態而靠近藏傳佛教的結構體系。

總之,藏族是一個絕大多數人信仰宗教的民族,在某種程度上,只信仰藏傳佛教。而藏傳佛教對廣大信眾提倡的人生理想,是將大乘佛教中發揚的慈悲與智慧作為相互促進的雙重條件,從而獲取個體與集體的共同圓滿,最終實現佛與眾生完全一統的遠大目標;為了極大提升大乘佛教的利他精神,又極力闡揚和踐行大乘佛教的菩提心和菩薩行。因此,藏族傳統文化中貫穿著一種利樂一切眾生的生存理念,藏族信眾的宗教信仰目的首先是利他,而不是自利,更不局限于單一的民族而著眼于全人類;藏族僧尼的宗教追求不是個人的短暫的解脫或福祉,而是整個人類的永恆的幸福和安樂。所以,藏傳佛教在藏族人的社會生活尤其在精神文化生活中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更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對于廣大的藏族信教群眾來說,藏傳佛教在不斷地塑造著他們的精神面貌、文化觀念和生活態度。

注釋︰

 

[1]大五明學分別是工巧明、醫方明、聲明、因明和內明,聲明中又分出小五明學,即修辭學、辭藻學、韻律學、戲劇學和星象學,總稱大小十明學。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http://iwr.cass.cn/zjymz/201508/t20150824_3109724.shtml
作者︰ 尕藏加 責編︰ 夏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