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宗教理論與研究  

佛教與生態環境

2018年09月15日 18:54:47 來源︰ 中國宗教學術網

[內容提要]︰本文從“緣起論”角度分析了事物之間的關系性,指出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三世間”論、“依正不二”論和“一念三千”論是佛教溝通主體和客體的渠道;佛法的真實意圖是要在人、生物、非生物間建立一個平等的生命圈;按照佛教規定的路線,外在環境的改造和理想環境的實現建立在人的主觀世界的改造之上。最後還指出今天環境危機的出現正是人類背離了佛教的“依正不二”法則。

引言

在釋迦牟尼以及大、小乘佛教的創立時代,環境還沒有出現過什麼問題,更未出現像今天這樣的生態危機,所以佛典基本上沒有涉及我們今天意義上的環境問題。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佛教同生態問題無關。相反,其教義中卻蘊藏著大量而又深刻的生態思想。在生態危機日益嚴重的今天,這種思想越發顯示出它的重要意義。

一、捕捉關系性的緣起思想

緣起論是原始佛教的根本教義,所謂“緣起”,指的是現象界的任何事物都不可能完全獨立地存在或生成,都是在一定的條件、關系中成立、生成的。這便是佛經所說的“有此則有彼,此生則彼生,此無則彼無,此滅則彼滅”。這里既包含存在論的關系性(空間的關系性),又包括生成論的關系性(時間的關系性)。從緣起論的角度來看,事物之間是相互關聯的,每一事物必須同自然或其他生物相共生,這種共生的多樣性是維持我們這一世界的第一原理。綠色佛教認識論的底流亦源于此。

大乘佛教對緣起論作出進一步的發展,如華嚴宗的“法界緣起說”就不同于那種由無明、煩惱引起的生滅流轉的緣起,而是毗盧遮那佛在“海印三昧”中所涌現的緣起,華嚴宗的創立者法藏將之概括為“三性同異”、“因門六義”、“六相圓融”、“十玄無礙”,之後澄觀又發展出“事無礙”、“理無礙”、“事理無礙”、“事事無礙”的“四法界”說。應當說,這些思想同我們今天所講的環境哲學是相通的。如“因門六義”講“空”、“有”、“有力”、“無力”、“待緣”、“不待緣”六個範疇,其中“空”、“有”是從緣起的法體來講的,由此而引出“相即”原理;“有力”和“無力”說的是緣起的力用,由此而引出“相入”原理;“待緣”和“不待緣”講的是緣起的資助,由此而引出“同體”和“異體”以及“一中多、多中一,一即多、多即一”的原理。“相即”意為轉化,即此空則彼有;“相入”意為攝取和進入,即有力者攝取無力者。“相即”、“相入”以及“一中多,多中一,一即多、多即一”等原理所說明的不外乎是事物之間和個別事物與整個事物之間的關系。如“一中多、多中一”是說整體含有個體,個體含有整體;“一即多,多即一”便是個體顯示整體,整體涵蓋個體之意。又如“十玄無礙”中的“一多相容不同門”展示了萬有中整體與個體的相入關系;“諸法相即自在門”展示個體與整體的相即關系;“因陀羅網境界門”展示個別事物之間相即、相入,重重無盡;“托事顯法生解門”表明觀萬有中任何一個事物便可見一切緣起圓融無礙;“主伴圓明具德門”表明萬有中一事物為主,則其他事物為伴,主伴相依無礙,均能圓明具德。不難看出,“法界緣起論”對一切事物現象關系的探索是極其透徹的,是一個地地道道、不折不扣的有機整體論世界觀,這一點應當引起今天的環境哲學家們的高度重視,因為在環境哲學家那里,地球首先是一個有機的整體。

二、溝通主、客體的“三世間”論、“依正不二”論、“一念三千”論

“三世間”指的是“五陰世間”、“眾生世間”、“國土世間”。其中“五陰世間”的“色、受、想、行、識”中的“色”乃構成生命的物質側面;“受、想、行、識”為精神側面。“受”為領納、感受的作用;“想”為產生想念的心理作用,即所謂表象作用;“行”為造作義,作為心的側面表現為意欲、意志;“識”為分別、了解等活動,即綜合判斷的心理活動。“五陰”作為現象所表現的生命乃是一種假和合,由此構成“眾生世間”。“國土世間”又名“器世間”,即眾生所依之境界。

“依正不二”論認為,正報為主體,依報為主體的環境,二者是一個相對的概念。“依”和“正”作為現象是個別地顯示出來的,但在根本上(即在唯識論所說的第八識阿賴耶識上)是一體不二的。此處的“報”指因緣和合所引起的果報,就是說主體與環境作為果報而顯現為不二。

《摩訶止觀》卷五說︰“夫一心具十法界,一法界又具十法界百法界。一界具三十種世間,百法界即具三千種世間。此三千在一念心。若無心而已,介爾有心,即具三千。”作為天台宗基本教義之一的“一念三千”中的“一念”實即眾生生命的自體。這里的“一”是包括精神與肉體、因與果、有情與非情等一切現象在內的中道法性。在這種象征生命全體的“一”和生命自體的“一念”之上,智又闡明了“十界”、“十界互具”、“百界千如”、“三千世間”等範疇。其中“十界”表現的是地獄、餓鬼、畜生、修羅、人、天、聲聞、緣覺、菩薩和佛的生命狀態。十界互具形成百界,其中各種生命狀態在瞬間變化的同時,其生命的基礎又成為一個特定的狀態。換句話說,隨著人的傾向性,以其底層狀態為中心而產生生命狀態的變化。這種生命狀態的變化原理有所謂的“十如”︰相、性、體、力、作、因、緣、果報、本末究竟,至此便形成所謂的百界千如。眾生所處的世間分為五陰世間、眾生世間、國土世間,其中國土世間是眾生居住的世界,亦即適應從地獄至佛界等十界生命狀態的國土。眾生世間和作為其環境的國土世間不相分離,是一種相即的關系。根據上述依正不二的關系,正報形成了五陰、眾生的兩千世間,依報形成了國土的一千世間。正報和依報的三千世間又同為一念。

生態學將主體制造環境的作用稱作“環境形成作用”,而將環境對主體的影響稱作“環境作用”。上述“一念三千”論和“依正不二”論展示了一個重要原理︰即主體的變革也會帶動環境的變化。在生命的層面上,主體生命狀態的變革必然會引起環境狀態的變化,其法則為︰人的活動→環境形成作用→環境的變化→環境作用→人的反應→人的適應。人和環境二者相互影響,是作用、反作用的關系。

三、人、生物、非生物間的生命圈的平等主義

怎樣看待人、生物、非生物之間的關系是環境倫理的重要視點。佛教站在生命的高度對人、生物、非生物采取平等的態度,這也是它的基本原理。此處所謂的生命並不是通常所說的生物的生命,而是指支持生的根本原理和作為根元的力量。在此,非生物當然也被潛在地包括在內。中村元先生在其編著的《佛教動物散策》中指出,自古以來,印度人便不大注意人和動物之間的差別性,人和動物往往統稱為“生物”。印度人的倫理思想不單單是指人與人之間的行為的關系性,而是一種“生物”之間的倫理。在佛教聖典中,動物時常被當作故事的主人。這是佛教的特征,在其他宗教中是比較少見的。

漢傳佛教認為“山川草木悉皆成佛”、“山川草木悉有佛性”,抑或直接地說“草木成佛”。天台宗的湛然即主張“無情有性”說。按照這種思想,不僅人和動物,就連植物、山川等非生物也具有佛性,即一切都能成佛。佛性是生命中最為尊嚴的東西,因而所有的生物和非生物都具有尊嚴性。然而,印度佛教沒有形成植物或非生物成佛的思想,認為只有有情即人和動物才能成佛。不過,佛典中也有過這樣的記述︰“沙門瞿曇,不應采伐如是等諸種之種子與諸種之樹木”(見《南傳大藏經》第六卷長部一)。可見當時已認識到植物、種子的尊嚴性而告誡采伐樹木和殘害種子的行為。

四、理想環境的實現——佛國土的開顯

眾生的理想環境在佛教中稱為佛國土或淨土,如《維摩詰經》認為,眾生的國土,就是菩薩的佛國土。菩薩為了教化眾生,就必須把眾生的國土改變成佛國淨土。這種佛國淨土不在遙遠的彼岸,就在眾生所居住的“穢土”中實現。這里雖然是“丘陵坑坎荊棘沙礫土石諸山,穢惡充滿”,但卻可以開顯成佛國土,其開顯的途徑就是要在“心”上下功夫。該經《佛國品》說︰“欲得淨土,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則佛土淨。”就是說,要建立淨土,首先要淨心,心淨則國土自淨。《法華經•壽量品》也說︰“我淨土不毀,而眾見燒盡。”所毀的不是淨土,而是眾生的邪見。眾生如真能放棄邪見,接受佛的真實說教,則“憂怖諸苦惱”的穢土便能變成“天人常充滿”的淨土。在此,我們可以總結出這樣一條路線,即進行客觀世界的改造(變穢土為淨土),首先必須進行主觀世界的改造(淨心),這一點對于我們解決環境問題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結束語

蘇東坡在自己的悟道偈中唱道︰“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豈非清淨身”。意思是說,山溪流水之音即是佛之說法,婆娑的山姿亦即佛之清淨身。詩人從溪水的聲音和山巒的形態中感知佛的存在,悟出了自然與人的一體性。顯然,今天出現的環境問題,其內在原因便是人和自然的分離,即人類背離了佛教的“依正不二”法則。應當看到,環境問題是人類自己所造成的人類危機,而宗教的目的又在于拯救人類,所以從宗教——特別是佛教的角度對環境問題加以積極的、認真的思考是極為必要的。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http://iwr.cass.cn/zjyzx/201602/t20160229_3109873.shtml
作者︰ 何勁松 責編︰ 夏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