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宗教理論與研究  

越南北傳佛教戒律的傳承

2018年09月15日 18:43:54 來源︰ 中國宗教學術網

從佛教傳入越南到喃字出現,其間雖然經過了十幾個世紀,但是由于越南沒有傳承戒律的文獻,沒有高僧專門弘揚律學,也沒有寺院專門培養和研究律學,從而律學在越南的傳承缺乏系統性。直到當代,隨著佛教經典逐步被世人翻譯,律典才得到重視。高僧大德日漸關注編譯、注疏律典,僧尼也有了研修戒律的精神,使律學在越南的弘揚開始有了起色。

越南佛教戒律的傳入

研究越南戒律的傳承,須考察越南佛教的起源,而學界對這個問題主要有兩種觀點︰一是越南佛教于2世紀末由中國東漢的牟子傳入;另一種稱其在公元前3世紀自印度輸入。

不論越南佛教傳入的路線如何,至少在千年前佛教就已經傳入越南,但卻尚無此時有戒律傳入的記載。初期越南的僧人何時受戒?學什麼律?因缺少直接的文獻支撐,並不能詳說。尤其是17世紀以前的歷史時期,學者們迄今未找到越南的戒律史料。只知近幾百年來,越南在家居士受持五戒、八關齋戒,沙彌與沙彌尼都學四部小律,即︰讀體禪師著的《毗尼日用切要》、宏禪師編輯的《沙彌律儀要略》(沙彌尼則受持讀體禪師輯集的《沙彌尼律儀要略》)及溈山禪師著的《警策文》,比丘、比丘尼學曇無德《四分律》。此外,若受菩薩戒,居士就學《優婆塞戒經》,行持6重戒和28輕戒,或與出家菩薩眾一樣學《梵網經》行持10重戒、48輕戒。

18世紀初出現了香海禪師喃譯《沙彌律解》、《佛祖三經》。法專禪師喃譯《溈山警策句釋紀略》、《毗尼威儀沙彌印注要略》。正成禪師喃譯《四分如釋》、《菩薩戒經》、《比丘戒經》、《沙彌疏和毗尼香乳》等。但是,由于戰爭、火患等原因,這些作品幾乎都佚失了。

20世紀30年代,越南佛教開始復興,戒律因而受到關注。當時有段仲棍居士編寫《佛家僧徒》,後來明燈光祖師用其編撰成《僧戒本》、《尼戒本》,以讓自己系派的弟子執持。另外,一行禪師也號召將戒律革新,編撰一系列戒律新修。近幾年來,三藏越語編譯協會也在提倡重視律學研究,《四分律》、《五分律》、《摩訶僧僧》等已翻譯成越南語,現在已經有一些很有價值的律學作品問世。

越南北傳佛教戒律傳承之困難

雖然佛教傳入越南的歷史很悠久,但律學卻不發達。究其原因,筆者認為有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早期越南沒有文字,學習經典需要通過梵語,後來則全部用漢字,學習中文的典籍。到喃字誕生以後,禪師們才使用它來翻譯注解經律,但不太普遍。到了20世紀,國語字(越文)才獲得使用的認可,翻譯律典開始被重視。

其次,在越南佛教史上,從牟子(1-2世紀)、康僧會(3世紀)到中華禪派傳入越南,如毗尼多流支(6世紀)、無言通(9世紀)、草唐(11世紀)及李陳(10-15世紀)的竹林禪派,禪宗譜系記載非常詳細,反而律宗傳承系統毫無線索,以至于無人听說越南佛教律師曾出現過,越南沒有律宗的譜系記載。這對研究越南律學傳承帶來很大的不利。

再次,越南律學不如中國發達,因為來自天竺的高僧通過與中國人同心協力,把梵本律典翻譯成了漢語,並中國化律典。此外,中國還出現很多著名的律師,在唐代成立了律宗,南山律宗的傳承系統至今還保留著。與其相比,越南律典主要從中國傳來,雖然也曾有一些律師(其實是禪師)翻譯、注疏戒律,但經過戰爭、災難,這些律典都已佚失。而梵文律典對越南佛教幾乎沒有影響。況且越南僧人能夠讀懂漢文、梵文的並不多,外來律典得不到本地化、越語化。

最後,受戒-學戒-持戒是弘揚戒律的基礎。但是,在越南每次開壇傳戒,戒子們受戒以後就沒有跟隨傳戒十師深造學律,也沒有專門闡揚律學的中心,僧士缺乏學律的機會。相比之下,中國從佛教傳入至今,一直有著名律寺如︰光孝律寺、戒幢律寺、景福律寺等;著名的律學中心如︰終南山、寶華山、五台山等。這些地方專門教律學、培訓律師、組織傳戒,戒律有如此規模和系統的傳承,因而律學才得到隆盛。

近年來,在越南,佛學院擴大規模,城市、省會都有初級、中級、大學佛學院等,但律學課程仍然有限,戒律的行持方面也稍顯不足。越南僧人的言行威儀、持守戒律與否都由小廟管理和自律為主,若是不掌握好戒律就很容易導致犯戒。

(作者單位︰南京大學哲學系)

http://iwr.cass.cn/fjyjs/lw/201601/t20160115_3110966.shtml
作者︰ [越南]阮氏錦 責編︰ 夏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