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民族理論與政策  

著力構建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語言橋梁

2018年11月12日 02:35:44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構建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的宏偉事業中,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必然途徑。交往交流交融,貴在交心。基于人心相通的交往交流,才能帶來真正的交融。而語言相通,人心才能相通,語言互通是交往和交流的基本前提。做好語言文字工作,是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重要抓手。在語言強國戰略中,要著力構建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語言橋梁。當前,需要進一步提升對語言文字工作戰略意義的認識,重視並加強新時期的民族語文工作。

堅持馬克思主義語言觀

建設多語和諧的語言生活

多語種、多文種是我國的基本語言文字國情,也是多樣性文化發展的基礎。語言文化多樣性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文化發展的重要優勢,也是中華民族文化璀璨多姿的根本原因。

當前,語言資源觀已經深入人心。語言文字不僅是文化資源、信息資源,也是社會和經濟資源。漢語豐富多彩的方言、博大精深的書面文獻,以及130多種類型各異的少數民族語言及其文字文獻,構成了中華民族規模宏大的語言資源庫。隨著信息化的發展,這一資源寶庫的價值日益凸顯,不僅造福于中華民族,也必將造福于全人類。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提出“大力推廣和規範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科學保護各民族語言文字”,是黨中央對我國語言關系的科學總結,也是對我國語言文字事業提出的明確要求,是極具前瞻性的戰略部署。

基于馬克思主義民族觀,我國各民族語言地位平等,但功能有別。普通話和規範漢字是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漢語方言和各少數民族語言文字是各地區和各民族社會交際和文化傳承的主要工具。因此,大力推廣和規範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與科學保護各民族語言文字是辯證統一的,具有互補性。方言地區和少數民族群眾都有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權利和義務,核心要素是因地施策、因族施策,有針對性地提供和保障學習條件。同時,漢語方言區和少數民族群眾也有保護和發展本地區、本民族語言文化的訴求,這樣的訴求同樣應予以支持和保障。只有在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指導下,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諧語言關系,才能為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奠定堅實的語言生活環境。

大力推進雙語教育

推動全社會語言能力提升

在多民族、多語種、多文種國家和地區,實施雙語教育,是培養雙語人才的有效措施,在民族教育發展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從國家語言發展戰略的角度來考察,雙語教育的功能和作用並不止于此。雙語教育可以有效拓展個人和群體的語言能力、社會交際和文化認同。在母語傳承的基礎上,對第二語言乃至第三語言的學習,可以極大提升公民和語言群體的語言能力、社會交往能力,並促進文化認知。在我國各民族地區,雙語教育在學習和傳承本民族語言文化的基礎上,主要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為教學工具,一方面可以有效提升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有利于就業、接受現代科學文化知識和融入中華民族大家庭,同時也是對中華民族文化的認知和學習過程。

民族地區的雙語教育,除了狹義上的學校雙語教育之外,也有廣義上的社會性雙語教育。要準確把握和大力貫徹“雙語雙向”原則,既大力鼓勵少數民族群眾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也要鼓勵在民族地區工作生活的漢族干部群眾學習少數民族語言。只有這樣,雙語教育才能真正發揮有利于交往交流交融、促進民族團結的基礎性作用。

促進民族語言文字信息化發展

推動民族交流交融進入新階段

隨著科技的快速發展,語言文字工作已經進入了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語言文字既是信息化的載體,本身又是信息化發展的產物。因此,信息化對于各民族語言文字的應用和發展而言既是新的機遇,也是挑戰所在。很多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由于自身規範化、標準化和信息化建設程度滯後,面臨信息化發展鴻溝,嚴重制約了新時代少數民族語言和文化的發展。

為了讓少數民族群眾共享信息化發展成果,我國政府采取各種措施促進少數民族語言文字規範化、標準化和信息處理工作的健康、快速發展。隨著新媒體技術的運用,一些重點語種、文種的語音及文字識別、機器輔助翻譯等已經取得顯著進展,與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互譯互通也成效顯著,並在民族工作的第一線發揮了重要作用。如中央民族語文翻譯中心等研制的維—漢、藏—漢翻譯軟件已經得到初步應用,可以實現在手機上隨機翻譯,為基層民族工作提供了極大便利。科大訊飛等信息企業也積極開展民族語文語音識別的研究和應用工作,效果明顯。

為適應中華民族語言文化信息化發展需要,當前和今後一段時間,還有必要加快中國少數民族文字字符總集、基于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知識庫和文獻語料庫等信息化基礎工程項目的建設。

開展多樣化的語言服務

提升交往交流交融水平

新時期的語言服務,其內涵和外延都有極大的擴展。傳統意義上的語言服務,主要是指語言翻譯。新時期的語言服務,不僅包括語言翻譯與語言本地化服務,還包括語言技術和工具開發應用、語言教學與培訓、語言相關咨詢等工作領域。在中央民族工作會議和“十三五”規劃中,都把語言服務放在相當重要的位置。與民族語言相關的語言服務,涉及以上領域的不同層面和不同形式。

民族地區的語言服務,需要兼顧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民族語文。就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而言,雖然全國普通話普及率已達70%以上,但民族地區只有40%左右。因此,民族地區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翻譯、培訓、咨詢服務任重道遠,而很多工作生活領域的民族語文服務也不可或缺。在民族地區的交通樞紐和各類交通工具如汽車、火車上,配備有當地主要民族語言的多語廣播;一些民族地區推出了“民—漢多語政務大廳”。在司法領域,很多民族地區配備了兼通民漢雙語的“三官一員”(即警官、檢察官、法官、書記員)。此外,“雙語服務社會化”需求迫切,急需進行工作機制創新。

在新型城鎮化大背景下,越來越多的少數民族群眾進入城鎮地區工作和生活。過去,由于語言溝通、社會交際和文化習俗的差異性,很多少數民族群眾進城以後,往往形成單語化的封閉性民族語言社區。按照中央民族工作會議“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推動建立相互嵌入式的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的要求,城鎮多民族社會的語言服務意義更加凸顯。只有提供足夠完善的語言服務,才有助于各民族群眾在城市環境中的嵌入式分布和生活。

由于多語種、多文種的基本國情,在信息化條件下,基于民族語言文字的人名、地名等重要社會文化信息,以往給少數民族群眾造成諸多不便,客觀上阻礙了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2016年4月,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等12個國家部委聯合下發《關于在政府管理和社會公共服務信息系統中統一姓名采集應用規範的通知》,規範了少數民族人名間隔符的標準,同時將各部門各行業信息系統設置中姓名數據項的最大長度規定為不少于50個字符(25個漢字),從根本上解決了少數民族人名的信息化管理和應用問題,為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提供了基本條件。

“一帶一路”建設背景下的語言服務也已提上日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需要語言先行,做好語言服務工作。我國邊疆民族地區大多數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前沿,邊疆民族語文工作本質上也是為“一帶一路”語言工作奠定基礎。其中,我國與“一帶一路”核心區國家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4 國和東南亞的泰國、越南、緬甸、老撾4國共有大約40 種跨境語言,除粵語、客家話、閩語、東干話、西南官話等漢語方言外,這些國家還有很多和我國的少數民族相通的語言。因此,做好這些民族語言文字的工作,也是構建“一帶一路”語言文字之橋梁的必然選擇。

以多樣性語言文化為載體

增進中華民族認同

語言是文化發展的載體,同時也是文化的凝聚體,是一個知識體系。當前,語言文字作為最重要的文化資源、信息資源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

當前,需要把以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為載體的大量優秀民族文化有計劃、有步驟地納入國家層面的中華文化宣傳、教育體系之中。以民族語文工作為載體,建設“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的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使中華民族文化成為“民族團結之根、民族和睦之魂”。

語言文字事業具有基礎性、全局性、社會性和全民性特點,是國家綜合實力的重要支撐力量,事關國民素質提高和人的全面發展,事關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事關歷史文化傳承和經濟社會發展,在國家發展戰略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展望新時代,站在更高的歷史起點上,民族語言文字工作必將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原文鏈接

作者︰ 王鋒 責編︰ 梁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