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民族理論與政策  

“一帶一路”背景下貿易便利化對民族地區貿易開放水平的影響分析

2018年12月07日 02:37:19 來源︰ 民族研究

民族地區的貿易開放水平較低,不利于形成中國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為探討這一問題,本文利用民族地區的7個省份和俄羅斯等32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數據進行分析,認為民族地區雖然在“一帶一路”中的戰略地位突出,地緣優勢明顯,但是沒有帶來明顯的區域發展優勢,沒有真正聯通起“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便利化水平低是影響其貿易開放水平的關鍵制約因素。文章構建一個5維度的貿易便利化體系來度量民族地區的貿易便利化水平,發現民族地區的貿易便利化水平較低,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可以提升民族地區的貿易開放水平;在此基礎上,結合一個擴展的貿易引力模型對此進行實證研究,結果發現民族地區的貿易便利化水平提高1%,貿易額將增加1.24%,可以顯著促進民族地區的貿易開放水平。民族地區應采取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強化貿易便利化的機制能力建設和優化貿易制度體系等多種措施來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改善貿易結構,推進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的深化。

作者︰薛繼亮,內蒙古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

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是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六大任務之一,要求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形成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但是當前我國貿易開放格局呈現“東重西輕”的特征,中西部內陸和沿邊地區尚未成為我國貿易開放格局的前沿和新高地。民族地區通過口岸與他國相連通,但是並沒有呈現東部沿海地區貿易繁榮和經濟發展並舉的景象,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貿易便利化水平低于東部地區和中部地區,以及全國平均水平,這也是本文選擇貿易便利化作為研究視角,論證貿易便利化對民族地區貿易開放水平影響的初衷。

一、文獻綜述

貿易便利化在于通過降低貿易國之間的交易成本來促進貿易擴張和經濟發展,這在關稅同盟、自由貿易區,以及共同市場等區域一體化理論中已經得到驗證,同時也為邊疆地區或邊境地區的經濟發展和擴大開放提供了理論依據。實際上,本國和貿易伙伴的貿易制度與貿易體制決定了兩國貿易關系的緊密程度,單個國家的貿易增長可以通過貿易便利化來實現。與關稅壁壘正逐漸減少或被約束的同時,各國貿易便利化水平在不斷提高。伊萬諾(K. Iwanow )的研究表明,貿易便利化改善1%,出口額會增加0.5%。菲利普(J.Felip)和庫馬爾(U.Kumar) 的研究也發現,中亞國家貿易便利化的改善能夠顯著促進貿易增長;托馬斯(W.Hertel Thomas)等也認為,日本和新加坡的貿易增長源自兩國電子商務,以及海關手續自動化等貿易便利化的改善。謝普德(Shepherd)和威爾遜(J.S.Wilson) 的研究發現,東南亞國家可以從改善港口設施、限制亂收費、提高網絡服務水平等貿易便利化的改善中獲得巨大的經濟利益。摩西(E.Mos )和歐麗雅(T.Orliac)的研究則發現,貿易便利化的改善可以使中低收入國家的總貿易成本下降15.5%;馬蒂(L.Marti)等對新興市場國家的貿易便利化程度對對外貿易的促進 作用 做了實證研究。

國內學者的研究也證明了貿易便利化和區域經濟增長之間存在正向關系。李斌等測算了109個國家2007-2011年的貿易便利化水平,然後對其與服務貿易的關系進行了實證研究,發現貿易便利化對服務貿易出口的影響是顯著的。孔慶峰、董虹蔚驗證了貿易便利化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間的貿易增長和擴大貿易潛力起到促進作用。楊軍等在全球貿易一般均衡模型的基礎上分析了貿易便利化對中國經濟和貿易增長的影響,發現貿易便利化的正向作用非常明顯,可以顯著提高中國經濟增長和社會經濟福利。汪戎、李波通過建立貿易便利化對出口多樣化影響的計量經濟模型進行實證研究,發現貿易便利化能有效提升出口多樣化。謝謙認為,貿易便利化水平的提升對于國際貿易、經濟增長、市場整合、就業等方面具有顯著的促進和溢出效應,但是我國貿易便利化水平不高,在通關效率、邊境管理等方面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貿易便利化對區域經濟增長具有重要的作用,民族地區也不例外。李豫新、郭穎慧在計算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與周邊國家貿易便利化水平的基礎上,對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增長的關系進行了實證研究,結果發現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邊境貿易便利化水平最高,對邊境貿易具有明顯的促進作用。孫林、徐旭霏也在衡量貿易便利化水平的基礎上,論證了中國-東盟區域制造業產品出口的影響,發現最顯著的影響因素是東盟機場基礎設施質量的改善,提升港口質量等級、提高東盟海關效率、減少貿易壁壘,以及增加因特網的普及率都對農產品出口東盟的影響顯著。方曉麗、朱明俠測算了中國及東盟國家的貿易便利化水平,在此基礎上的實證研究也發現貿易便利化水平的提高可以顯著帶來貿易的增加。孫林等的研究發現提升港口、鐵路基礎設施和海關程序負擔的質量,能夠明顯提高中國與東盟貿易便利化水平,對區域內谷物進口貿易具有顯著的促進作用。張曉倩、龔新蜀發現中國是上合組織國家中貿易便利化水平最高的國家,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兩國的貿易便利化水平相對較低,進口國貿易便利化水平的改善對中國農產品出口上合組織國家發揮促進作用。譚晶榮、華曦在測算絲綢之路沿線國家貿易便利化水平的基礎上,運用引力模型對貿易便利化水平對中國農產品出口產生的重要影響進行了實證研究。民族地區貿易便利化水平全面低于東部和沿海地區,內蒙古、吉林、黑龍江、廣西、雲南、西藏、新疆等省區的貿易便利化水平得分全部低于70分,低于東部地區、中部地區和全國平均水平,最低的是西藏和內蒙古。

綜上所述,國內外研究發現貿易便利化已經成為促進國際貿易和地區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針對貿易便利化的改善內容方面的研究也比較充分,但是針對民族地區,尤其是民族地區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便利化研究還不夠深入。為此,本文從貿易便利化的視角,綜合分析民族地區在“一帶一路”中的戰略地位和發展現狀,從理論上探尋貿易便利化對民族地區貿易開放水平的影響,以期對提升民族地區貿易開放水平提供參考性意見。

二、民族地區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開放水平的現狀分析

(一)民族地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地緣區位優勢比較明顯

中國正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一道,積極規劃中蒙俄、新亞歐大陸橋、中國-中亞-西亞、中國-中南半島、中巴、孟中印緬六大經濟走廊建設。在這六大經濟走廊中,涉及我國的內蒙古、吉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黑龍江、甘肅、青海、新疆、西藏、雲南、廣西等省區(見表1)。考慮到與經濟走廊建設的相關性,本文將內蒙古、吉林、黑龍江、廣西、雲南、西藏、新疆等7個省區界定為民族地區。民族地區擁有中國絕對數量的公路口岸和鐵路口岸,還有很多空運口岸和水運口岸,戰略地位非常突出(見表2)。這些口岸是國家對外開放的門戶,是外向型經濟發展的必經通道。目前,民族地區借助中蒙俄經濟走廊、中巴經濟走廊所產生的地緣區位優勢,正在發揮明顯的經濟效應,過貨量增長迅速;依托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的中泰經濟走廊、中緬經濟走廊和中越五省市經濟走廊,在雙邊貿易中起到的作用越來越大。民族地區在“一帶一路”中的戰略地位和地緣區位優勢為其區域經濟發展帶來一定的優勢,對外貿易也呈現出一定的增長趨勢,如內蒙古2016年外貿進出口總值767.4億元,對俄蒙貿易進出口總值合計達368.8億元,佔同期外貿總值的48.1%;雲南2017年與東盟貿易額完成884.7億元,佔全省外貿額的56%。

(二)民族地區地緣區位優勢沒有帶來明顯的貿易競爭優勢

2015年,民族地區的空運口岸、水運口岸、公路口岸、鐵路口岸合計分別為18個、26個、60個、11個,分別佔全國的25.71%、19.26%、85.71%、55.00%;內蒙古、吉林、黑龍江、廣西、雲南、西藏、新疆等7個省區進出口額、出口額、進口額合計分別為1434.47億美元、674.62億美元、759.85億美元,佔中國進出口額、出口額、進口額的3.63%、2.97%、4.52%;而東部地區的進出口額、出口額、進口額的佔比為90.42%、91.40%、89.10%,中部地區為3.51%、2.99%、 4.21% (見表2)。通過對比可以發現,民族地區的進出口額、出口額、進口額遠遠低于東部地區,民族地區空運口岸、水運口岸、公路口岸、鐵路口岸在全國的佔比也低于東部地區和全國平均水平。實際上,2018年6月,中歐班列累計開行已突破9000列,運送貨物近80萬標箱,到達歐洲14個國家42個城市,運輸網絡覆蓋亞歐大陸主要區域。但是其始發地卻極少是內蒙古、吉林、黑龍江、廣西、雲南、西藏、新疆等民族地區,導致民族地區雖然擁有良好的地緣和口岸優勢,卻依然無法擺脫成為東部,甚至中部一些地區貿易出口的通道,沒有辦法聚集起明顯的產業優勢和區域發展優勢,無法形成貿易競爭優勢。

(三)民族地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關系不夠深入

“一帶一路”的中蒙俄、新亞歐大陸橋、中國-中亞-西亞、中國-中南半島、中巴、孟中印緬六大經濟走廊聯通國家超過40個。由于數據獲得問題,本文選擇其中32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由于“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發展程度存在較大的差異,導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中國貿易的差異較大。“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中國大部分地區通過陸上進行聯通,對中國進口貿易優于出口貿易,只有緬甸和老撾對中國的出口貿易高于進口貿易。這些國家和地區對中國商品比較依賴,對中國商品的進口額佔其全國進口總額比值超過20%的國家是俄羅斯、蒙古、吉爾吉斯斯坦、柬埔寨、越南、泰國、緬甸、巴基斯坦等,超過10%的是伊朗、捷克、波蘭、哈薩克斯坦、沙特、老撾、印度。2016年,中國出口總額佔全球出口總額的17%,中國進口總額佔全球進口總額12%。以此作為參照物,俄羅斯等32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中國的外貿出口額佔其出口總額的比重低于中國進口總額佔全球進口總額的比重,雙邊貿易關系,尤其對華出口貿易尚有較大的挖潛空間。

(四)民族地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水平較低的原因

雖然民族地區擁有明顯的地緣優勢,但是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關系不夠深入。即使民族地區擁有較多數量的對外貿易口岸,但是其貿易開放程度和貿易水平依然低于東部地區、中部地區和全國平均水平。這主要是由于東部地區的產業環境、產業產值優于民族地區,進出口貿易活躍,而民族地區經濟基礎相對薄弱,產業鏈條不完整,導致民族地區雖然擁有良好的地緣和口岸優勢,但是依然無法擺脫成為東部,甚至中部一些地區貿易出口的通道,沒有辦法聚集其明顯的產業優勢和區域發展優勢。

但是,很多後發國家和地區,在沒有產業優勢和經濟發展優勢的情況下,通過提升貿易開放水平實現了經濟騰飛,如中國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這些國家和地區一個很重要的相似點就是貿易便利化程度高,而相對于這些國家和地區,甚至與中國東部地區相比,民族地區貿易便利化水平還較低,貿易便利化水平低是民族地區沒有充分發揮區位優勢的重要因素,也是民族地區貿易增長的制約因素,是導致民族地區不能從中國更大的開放格局中獲取發展紅利的重要原因。沿著這樣一個邏輯,貿易便利化水平提高可以發揮口岸優勢,促使民族地區商品市場和要素市場暢通,並且可以將資金、技術、人才等生產要素充分盤活,進而實現民族地區的貿易增長和經濟發展。因此,本文選擇貿易便利化作為研究視角,測度民族地區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便利化水平,並對貿易便利化水平對民族地區對外貿易開放的影響進行了實證研究。

三、民族地區貿易便利化水平的度量

(一)貿易便利化水平指標體系的構建

貿易便利化的內涵在于簡化各種通關和行政管理手續,強化電子商務和電子政務在貿易中的作用,保護知識產權等。本文參考威爾遜(Wilson)對貿易便利化指標體系的構建方法,在此基礎上構建民族地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便利化水平的測評指標體系。威爾遜貿易便利化指標體系包括口岸效率、金融和電子商務、海關和邊境管理、政府和規制環境等4個一級指標。在此基礎上,本文加入市場準入指標,這個指標指兩國政府間對各種進出口貿易的限制措施,最終會以數量的結果出現,以國內市場規模指數和外國市場規模指數作為市場準入指標。本文的貿易便利化水平測評指標體系中包括5個一級指標,22個二級指標,基本上涵蓋了貿易便利化所涉及的全部內容(見表3)。

之所以這樣設計貿易便利化測評指標體系,是因為口岸效率能夠體現公路口岸、鐵路口岸和航空口岸設施質量及運輸服務的可用性,體現了在交通運輸和運輸效率上的優勢,可以促進運輸服務貿易出口;金融和電子商務有助于通過互聯網快速實現國際貿易,提高了貿易範圍和過境效率;海關和邊境管理的便捷和清廉有助于提供方便的出入境手續,降低交易成本,提高貿易和投資的吸引力;良好的政府和規制環境可以實現完備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和技術引進體系,也可以吸引更多的外國直接投資(FDI),能夠實現技術外溢和集聚效應;市場準入體現了市場的開放性和吸引力,通過互補的國內市場規模和國外市場規模形成良好的市場競爭 環境 。

(二)數據來源和說明

基于數據的可得性和完整性考慮,本文收集並整理了中國、中國民族地區,以及俄羅斯等32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2007-2016年口岸效率、金融和電子商務、海關和邊境管理、政府和規制環境和市場準入等5個方面的數據;本文的二級指標及其取值範圍主要來源于《全球競爭力報告》(Global Competition Review,GCR),並參考《全球貿易報告》(World Trade Report)。此外,除了基于數據的可得性和完整性選擇這些國家作為樣本外,還考慮到這樣的選擇有助于問題研究的一致性,同時避免內生性問題。

(三)貿易便利化水平的測度

本文測度貿易便利化指數,首先對各個指標確權,得到貿易便利化指數各個評價指標的權重;其中口岸效率、金融和電子商務、海關和邊境管理、政府和規制環境及市場準入等5個一級指標均勻分布,各佔20%。考慮到數據的一致性,本文對互聯網使用人數、固定寬帶互聯網訂閱、國家信用評級、清廉指數等四個二級指標也按照1-7的取值範圍處理(在于消除變量自身變異大小和數值大小的影響),之後二級指標的權重也均等化處理。最後利用加權和的方法計算得出2007-2016年民族地區和俄羅斯等32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便利化指數的平均測評結果。貿易便利化綜合評價模型可以表示為式(1)。

其中, TFI為貿易便利化水平值, Z﹣i為一級指標標準化後的指標值,W﹣x﹣i為一級指標的權重,在式(1)中n=5;Z﹣i=Σn j=1 X﹣j/n,X﹣j=y﹣j/y max﹢j,X﹣j是標準化後的二級指標數據,y﹣j是第j個二級指標的原始數據,y max﹢j是同類二級指標的最大值。計算貿易便利化水平結果如表4和表5。

從表4可知,民族地區的貿易便利化水平低于東部地區、中部地區、西部地區和全國平均水平,其中金融和電子商務、海關和邊境管理是其主要的制約因素。

從表5可以發現,發達國家的貿易便利化水平高于發展中國家,與民族地區陸上聯通的發展中國家的貿易便利化水平普遍偏低。民族地區的貿易便利化水平為4.01,僅高于俄羅斯、蒙古、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越南、老撾、柬埔寨、緬甸和巴基斯坦等國家和地區。較低貿易便利化水平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水平也比較低,通過對2016年世界貨物貿易出口總值進行排名發現︰前三十名中的“一帶一路”沿線的發展中國家和地區只有中國、印度、越南和泰國,其他均是發達國家和地區。“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貨物貿易出口總值排名 ゝ與表5中的貿易便利化水平排名高度一致,意味著貿易便利化水平和貿易開放水平高度相關,即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有助于民族地區貿易開放水平的改善。

既然貿易便利化水平成為影響民族地區貿易開放水平的重要因素,那麼探尋民族地區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便利化對貿易開放水平的影響作用成為本文下一步論證的重點。為此,本文將結合一個擴展的引力模型,對民族地區貿易便利化和貿易開放水平的關系進行實證研究。

四、民族地區貿易便利化影響貿易開放水平的實證分析

(一) 模型的設定與數據來源

貿易引力模型由廷伯根(Tinbergen)和波依霍寧(Poyhonen)最早提出,認為貿易規模和經濟總量呈現正相關的關系,而與國家間的距離呈反比關系;林尼曼(Linnemannn)和伯格斯特蘭(Bergstrand)將人口變量擴展到引力模型,並用人均收入替代了人口數量,豐富了貿易引力模型的形式。實際上,地理因素、貿易成員經濟規模、人口等因素和其他政策因素,包括特惠政策,在國家間貿易中作用也非常明顯,是可以引入標準引力模型的。

標準的引力模型包括市場規模、地理位置和貿易政策的虛擬變量等三類解釋變量。本文在一個標準的引力模型的基礎上引入貿易便利化等指標對民族地區貿易便利化和貿易開放水平的關系進行實證分析。這樣一個擴展的引力模型可以設定為式(2)︰

其中︰ EXP﹣i﹣j指i國對j國的出口量,用這樣一個規模指標來表示貿易開放水平,之所以不用相對指標,是為了避免與GDP指標在實證中形成干擾,導致估計方程失真。 GDP﹣i和GDP﹣j是i國和j國的國內生產總值, POP﹣i和 POP﹣j是i國和j國的人口總量; DIS﹣i﹣j指i國對j國的地理距離, TFI﹣j是j國的貿易便利化水平,TAF﹣j是j國的關稅水平。出口數據來自聯合國商品貿易數據庫(www.comtrade.un.org),進口國和出口國的GDP、人口、關稅數據來自萬德數據庫,貿易便利化數據來自上文計算結果,出口國和進口國的距離從距離計算網站(www.distance.com)獲得,單位為公里。

本文對貿易引力模型的解釋變量設計見表6。

(二)估計結果及解釋

對面板數據進行估計,同樣需要考慮數據的平穩性和協整關系。本文通過ADF單位根檢驗,發現所有滯後一期變量在5%的顯著水平上都是平穩序列。由于本文數據相對較短,故直接對模型進行估計。在此基礎上,根據霍斯曼(Hausman)檢驗的結果,本文放棄隨機效應模型,選擇固定效應模型,具體估計結果見表7。本文鎖定貿易變化指標,不斷加入出口國GDP、關稅、貿易便利化等指標對式(2)進行估計,得到模型1—3。在所有估計模型中,模型3的擬合程度較高,估計結果也比較顯著,同時模型3的解釋力也更強。在模型3中,除了進口國和出口國的人口數量不顯著外,其他變量都至少在10%的水平上顯著。從模型1—3的比較來看,貿易便利化有助于促進國際貿易。民族地區的貿易便利化水平提高1%,貿易額將增加1.24%。貿易便利化水平是雙邊貿易中的最大引力來源;同時貿易便利化的改善可以緩解地理距離對貿易的約束,因為隨著貿易便利化的改善,距離對貿易增長的負作用在減少。

因此,在控制距離的情況下,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是可以促進民族地區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雙邊貿易增長和區域一體化增長的。歐盟內部、北美自由貿易區的實踐也證明了貿易便利化可以打破邊境效應帶來的“距離之謎”,實現貿易增長和經濟發展。從這個角度來講,加強“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必然會增進民族地區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關系,尤其是民族地區和其鄰近國家的貿易關系。這是因為貿易便利化會通過創造自由的貿易環境而降低貿易的交易成本,進而可以增加中間產品和服務貿易機會,自然就會提高民族地區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開放水平。

五、提高民族地區貿易便利化、推進貿易開放水平的措施建議

貿易便利化已經成為影響民族地區貿易開放水平的重要因素,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可以極大地提高民族地區的對外開放水平。這就需要從民族地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貿易便利化水平指標體系出發,從制約民族地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便利化水平的關鍵因素入手,既要加強硬件建設,還要強化軟件建設,進而達到貿易增長和區域經濟發展的目的。

(一)推進基礎設施建設,促進互聯互通

1.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貿易便利化的基礎工程和硬件保障,對于促進貿易發展和提高貿易效率的作用巨大。民族地區應與陸上鄰國間形成水陸空協調的國家級樞紐。在北方民族地區,要加大俄羅斯的莫斯科、喀山,蒙古國的烏蘭巴托、喬巴山,中國的呼和浩特、烏魯木齊之間的高速鐵路和跨境公路的建設;西部民族地區應進一步強化中巴經濟走廊,新疆到中亞各國的鐵路、高速公路等建設;南方民族地區要加強大湄公河運輸體系,完善跨境高速鐵路和高速公路的建設。重點建設樞紐城市和口岸,當然樞紐的節點不一定在中國,可以通過各國間的談判來確定。

2.發揮民族地區口岸城市的支點作用,逐步將口岸城市向自由貿易區發展。需要民族地區開放更多的口岸城市,以促進資源要素的流通和優勢互補。中國-東盟自由貿易的實踐提供了大量有效的、可復制的經驗,可以考慮在民族地區口岸城市建設更加開放和一體化的自由貿易區。

3.籌建資本平台。可以考慮在民族地區建設開發基金等金融平台,共同推動國際金融機構融資和投資,在不同國家間建立聯合金融機構和設立專項基金。除了政策銀行、亞投行、絲路基金等方式,還可以考慮建立民族地區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資銀行。

(二)加強貿易便利化的機制與能力建設

1.加快商貿流通體系建設,優化自由貿易發展軟環境。民族地區要加快政府職能轉變,進行對外貿領域的戰略規劃、法規標準、政策措施的修訂,營造良好的外貿發展環境。可以加快“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食品農產品準入進程,開闢“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商品進口查驗綠色通道,簡化跨境電商進口商品防偽追溯方式,前置進口商品標簽審驗程序,優化進口冷鏈商品查檢流程等。

2.強化通關一體化建設。確保民族地區所有運輸方式進口的全部商品適用“一次申報、分步處置”的通關作業流程,以及企業自報自繳稅款、海關對稅收征管要素審核後置等改革措施;確保外貿進出口企業可在全國任意一個海關完成申報、繳稅等海關手續,簡化口岸通關環節的手續,壓縮口岸通關的時間,實現申報自由,手續簡便,通關順暢。

3.提高通關效率,加強民族地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檢驗檢疫交流與合作。開發“海關跨境合作平台”和互認海關監管數據,積極推進“單一窗口”和“經認證的經營者”(AEO);加強中國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監管互認和信息交換,提高通關效率。

(三)強化民族地區與周邊相鄰國家的雙邊關系,優化貿易制度體系

民族地區應加快與相鄰國家貿易投資協議的雙邊談判和修訂,加快地區性自貿協定談判,尤其要開啟雙邊自貿區建設,共同營造公正、透明、高效和安全的營商環境。2017年,中國與蒙古開啟了自貿協定聯合可行性研究,中國與巴基斯坦簽訂了38項雙邊貿易協議。這些雙邊協議為提高法律法規和行政監管的效率和透明度,提升貿易便利化水平奠定了基礎,提高了民族地區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對接效率。

原文鏈接

作者︰ 薛繼亮 責編︰ 梁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