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民族理論與政策  

民族教育︰為了“決不讓一個少數民族、一個地區掉隊”的莊嚴承諾

2018年12月07日 02:47:30 來源︰ 中國民族報

改革開放以來,黨和政府把民族教育事業作為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的重點優先發展,作為民族地區各項事業的重點優先發展,並作出了“決不讓一個少數民族、一個地區掉隊,推進民族教育全面發展”的莊嚴承諾,將民族教育全面發展納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重要目標,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動我國民族教育事業取得了顯著成績。

民族教育的中國特色發展之路

40年來,黨和政府為發展民族教育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和政策,已初步形成了符合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實際發展需求的基本經驗,以“存在差距,優先照顧”“承認差距,大力傾斜”“縮小差距,全面支持”為特點的三大階段,鋪就了民族教育的中國特色發展之路。

(一)存在差距,優先照顧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黨重新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各項政策重新貫徹執行,民族教育的特殊性也得到重新重視和強調。在這一時期,充分認識到存在差距是民族教育發展的首要前提,實施優先照顧是民族教育發展的基本取向。通過一系列撥亂反正和一系列優惠性政策的實施,我國民族教育逐步恢復發展。

1980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批準了教育部、國家民委《關于加強民族教育工作的意見》。1981年,第三次全國民族教育工作會議召開,提出調整和發展少數民族教育的方針與任務,強調要提高對發展少數民族教育事業的重要戰略意義的認識,並認真總結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發展少數民族教育的經驗教訓,要求根據現代化建設的需要,切實注意和尊重民族特點、地區特點,注意把社會主義內容同民族形式正確地結合起來,把國家支援同民族地區的自力更生正確地結合起來,在人力、財力、物力上國家給予重點扶持,加強各級黨委和政府對少數民族教育事業的領導。這次會議還提出了加強各級各類學校的政治思想教育、切實抓好中小學教育、調整和辦好少數民族的中等專業教育和高等教育、大力掃除文盲、加強民族師範教育等5項任務。在這一歷史時期,還恢復了一批民族學院、民族師範學校、民族中小學,創建了一批新的民族院校和民族中小學校,恢復了民族語文教學,恢復了招生中對少數民族學生的照顧、畢業分配中照顧民族地區的需要等民族教育政策。

1980年,全國高等學校的少數民族在校生為4.29萬人,僅佔全國在校學生總數的3.8%,少數民族高等教育質量亟須提升。針對高校招生對少數民族考生適當降分後錄取的比例仍較低的情況,教育部召開會議明確提出,預科階段是少數民族進入重點大學學習不可缺少的階段,預科任務是為少數民族學生直升大學本科學習專業知識打好必要的文化基礎。1980年,教育部《關于在部分全國重點高等學校試辦少數民族班的通知》出台,提出在加強基礎教育的同時,“有計劃、有重點地在部分全國重點高等學校舉辦民族班,以後視情況逐步擴大”,並決定從1980年起,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師範大學等5所全國重點高校試辦少數民族班,從內蒙古、新疆、廣西、雲南、貴州、四川等6個省、自治區招生。該《通知》還對高等學校舉辦少數民族班的性質和授課內容、招生對象和入學條件、學生畢業後去向、學生赴校旅費和學習生活費用等進行了重點說明,體現了黨和政府對民族教育的高度重視。

(二)承認差距,大力傾斜

1985年《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發布,明確提出“國家還要幫助少數民族地區加速發展教育事業”。1986年頒布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規定,“采取措施,保障農村地區、民族地區實施義務教育”“在民族地區和邊遠貧困地區工作的教師享有艱苦貧困地區補助津貼”“鼓勵和支持城市學校教師和高等學校畢業生到農村地區、民族地區從事義務教育工作”“鼓勵高等學校畢業生以志願者的方式到農村地區、民族地區缺乏教師的學校任教”“根據實際需要,設立專項資金,扶持農村地區、民族地區實施義務教育”,以法律的形式確定了黨和國家對民族地區實施義務教育的扶助政策。上述法律的頒布實施,加快了我國民族教育改革發展的步伐,推動我國民族教育事業進入全面恢復和進一步發展的新階段。

1984年12月,教育部和國家計委發出通知,確定在北京、蘭州(或西安)、成都籌建三所西藏學校,每年招生300人;在上海、天津、遼寧、湖北等16個省市的中等以上城市各選條件較好的一兩所中學舉辦西藏班,每年招生1300名。1986年,高等學校少數民族班繼續舉辦且規模進一步擴大。同年11月,全國民委主任擴大會議召開,重點討論新時期民族高等教育的規律和特點、民族教育如何改革等問題。1988年4月,國家教委等部委印發《關于改革和發展西藏教育若干問題的意見》,全面論述繼承藏族優秀歷史文化傳統和改革開放的關系,對少數民族教育的發展和改革具有指導意義。1989年,國家教委與國家民委專門就高等學校民族預科教育改革等問題進行研究,促進了高等學校民族預科教育的正規化、制度化。

上世紀90年代是我國加快改革開放步伐、實現現代化建設第二步戰略目標的關鍵時期,也是民族教育發展的重要時期。為實現均衡發展,促進新疆經濟社會發展,教育部、國家民委于1990年發布《關于內地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等教育支援協作規劃會議紀要》,明確提出︰“內地為新疆舉辦高等學校民族預科班、本專科民族班,均列入國家計劃。”除此之外,其他院校,如一些藝術院校、醫學院校等,也相繼舉辦了民族班。1992年第四次全國民族教育工作會議召開後,我國民族教育呈現出蓬勃發展的新局面。同年10月,國家教委、國家民委發布的《關于加強民族教育工作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提出,“把貫徹執行黨和國家統一的教育方針同貫徹執行黨和國家的民族政策有機地結合起來,堅持從少數民族的特點和民族地區的實際出發,發展民族教育事業”,“把提高勞動者素質,培養初、中級技術人才,全面提高教育質量,增強辦學效益,為當地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服務作為現階段民族教育改革與發展的重點”。

(三)縮小差距,全面支持

1999年召開的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以及2000年開始實施的西部大開發戰略,對我國民族教育事業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從2000年起,我國民族教育正式進入全面發展時期。

2000年,為加快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科教興國戰略步伐,培養和造就少數民族優秀人才,切實促進新疆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進一步加大發達城市教育支援新疆的力度,教育部制定了《關于內地有關城市開辦新疆高中班的實施意見》,詳細規定了內地新疆高中班的辦學規模、辦學方式、招生計劃等重要內容。2004年,為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國務院批轉了教育部《2003-2007 教育振興行動計劃》,提出要“加大對西部地區、少數民族地區、革命老區和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教育支持力度,促進東、中、西部地區教育協調發展”,“大力發展少數民族地區教育事業。實施少數民族高層次骨干人才培養計劃,支持高等院校擴大定向招收少數民族學生和建設民族預科教育基地。加大經濟發達地區和大城市對西部和少數民族地區教育的支援和支持力度,繼續加大‘雙語’教學及其改革的力度,繼續辦好西藏中學班和內地新疆高中班”。2005年,教育部印發《普通高等學校少數民族預科班、民族班招生工作管理規定》,使民族預科教育體系更加完善和科學。2005年,教育部等五部委聯合印發《培養少數民族高層次骨干人才計劃的實施方案》,提出實施“少數民族高層次骨干人才計劃”,對辦學機構、招生錄取、學制與教學管理、學生管理、經費來源等提出明確要求。2006年,“少數民族高層次骨干人才計劃”正式啟動。2010年出台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 提出︰“支持民族院校加強學科和人才隊伍建設,提高辦學質量和管理水平。進一步辦好高校民族預科班。加大對人口較少民族教育事業的扶持力度。”對少數民族高層次人才的培養,是提高少數民族教育層次的關鍵舉措。教育部、國家民委極其重視這一舉措,並先後于2012年、2013年、2014年專門針對少數民族高層次骨干人才計劃的招生來源下發過有關通知和規定。截至目前,我國已經基本形成包括初中、高中階段、普通本科、研究生教育在內的內地民族班辦學格局。

“十二五”以來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是我國民族教育投入最多、成就最顯著的時期,也是民族地區基本公共教育服務均等化加速推進的階段,我國民族教育事業得到快速發展。截至2014年,全國各級各類學校有少數民族在校學生2500多萬人、少數民族專任教師128.9萬人,全國705個民族自治地方縣級行政區劃全部實現“兩基”目標。2015年,國務院印發了《關于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明確提出︰“堅持民族因素和區域因素相結合,完善差別化區域政策,分區規劃、分類指導,夯實發展基礎,縮小發展差距,促進教育公平,決不讓一個少數民族、一個地區掉隊,推進民族教育全面發展。”為新時代民族教育的全面發展指明了方向。隨後,教育部、國家民委聯合召開了第六次全國民族教育工作會議,對今後一個時期加快發展民族教育工作作出了全面部署。近年來,在實施各項教育工程、安排教育經費時,教育部會同有關部門對民族地區給予重點傾斜。民族地區各級各類教育協調發展,關鍵領域、薄弱環節取得重要突破,各民族群眾科學文化素質不斷提高,服務民族地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能力明顯增強。不斷縮小差距,提高民族地區的內生動力,成為新時代民族教育發展的重要價值體現。

我國民族教育發展的重大成效與典型經驗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族教育體系基本形成,一大批少數民族優秀干部和各類專門人才,擔當起維護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的重大責任;受教育水平和綜合素質不斷提高的各族人民,匯聚起推動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大力量;少數民族優秀文化得到保護、傳承和弘揚,彰顯著中華文化多元共生的勃勃生機。具體而言,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民族教育發展取得的重大成效與典型經驗有︰

(一)重大成效

一是少數民族人口素質明顯提高。通過發展民族教育提升少數民族人口素質,是我國教育工作的重要內容。1982年至2016年間,少數民族接受教育的人數不斷增加,少數民族學生在各級各類學生中所佔比例不斷攀升。截至2016年,全國各級各類學校中有少數民族在校生2743萬人,佔全國在校生總數的10.34%,比少數民族人口佔全國總人口的比例(8.54%)高出近兩個百分點。隨著越來越多的少數民族人口接受教育,少數民族人口素質不斷提高。

二是各級各類民族教育協調發展。改革開放以來,學前教育和特殊教育的少數民族學生在校生比例快速增長。2016年,學前教育少數民族學生數達到412.85萬人,佔學前教育學生總數的9.35%,特殊教育少數民族學生數為4.66萬人,佔特殊教育學生總數的9.35%。義務教育階段少數民族學生在校生(1623.97萬人)比例最高,佔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總數的11.37%。普通高中和職業教育的少數民族學生在校生比例穩步提升、不斷均衡。其中,普通高中少數民族學生數為239.75萬人,佔普通高中學生總數的10.13%;中等職業學校少數民族學生數為122.14萬人,佔中等職業學校學生總數的9.60%。高等教育階段的少數民族學生在校生(339.58萬人)比例最低,佔高等教育階段學生總數的7.54%。

三是少數民族高層次人才不斷涌現。目前,全國55個少數民族都有大學生,大多數少數民族有了研究生、博士生,維吾爾、回、朝鮮、納西等十幾個少數民族每萬人平均擁有的大學生人數已超過全國的平均水平。

(二)典型經驗

一是民族地區要實現可持續發展,教育需優先發展。由于歷史、地理等多方面因素的共同影響,我國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相對滯後,導致教育投入不足,而教育投入不足又制約經濟及其他各項事業的發展。人才匱乏和科技落後,成為阻礙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根本性因素,這也使得民族地區形成了發展的“死循環”。從一定意義上說,教育決定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未來,是一個民族最根本的事業;教育扶貧是脫貧攻堅的治本之策,既是扶貧的重要目標,也是扶貧的有力支撐;只有加快教育事業發展,才能把人口壓力轉化為巨大的人才潛力。打破上述發展“死循環”,關鍵在于人才培養的本地化與內生性,除了引進人才,開展與發達地區之間的經濟、技術、文化、人才交流外,還是要大力發展民族地區的教育事業。因此,在民族地區,必須堅持以教育為先導,培養留得住、干得好的管理人才和科技人才等,讓教育成為推動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動力。

二是基于統一多民族國家的基本國情,與時俱進地調整和完善我國民族教育優惠政策。制定我國民族教育的優惠政策,目的就是縮小差距。由于民族地區具備和獲得的社會資源相對較少,為了幫助民族地區自身發展,促進民族地區與全國其他地區同步發展,黨和政府制定了一系列針對民族地區教育事業發展的優惠政策,包括經費投入上的傾斜性政策、允許多種辦學形式並存的政策、招生錄取上的照顧政策、師資隊伍建設的優惠政策、課程教材建設的支持政策、對口支援等幫扶性政策,極大地緩解了困擾民族地區教育發展的難題。民族教育的優惠政策是符合我國國情、適應民族地區具體實際的一種特殊政策,應該長期堅持下去並與時俱進地加以調整與完善,為促進民族教育事業全面發展提供支撐。

三是共享共建促創新,通過對口支援凝聚了合力。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對口支援政策經歷了從正式確立、全面實施、鞏固發展和精準創新四個階段,對口支援的規模在持續擴大,形式和內容不斷豐富。近些年,隨著民族地區的不斷發展和“精準扶貧”戰略的實施,教育對口支援機制也在不斷創新,正在從“輸血”向“造血”的深度支援轉變,從“單打獨斗式”支援向“組團式”支援轉變。在多方力量的推動下,民族地區的教育事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四是大力推進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提高了民族教育質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國家中長期教育發展改革和規劃綱要(2010-2020)》《關于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國家語言文字事業“十三五”發展規劃〉分工方案》等各項法律、政策與規劃的保障與引導下,我國民族地區在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進行教學方面取得了顯著成績。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覆蓋面不斷擴大,探索出適合民族地區和少數民族師生的雙語教學模式。民族地區辦學條件明顯改善,雙語教師隊伍不斷成長,雙語教育資源不斷豐富,從幼兒園到大學的雙語教育體系基本建立,各民族學生素質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使用水平不斷提高,為傳承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深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奠定了基礎。

原文鏈接

作者︰ 王學男 黃穎 責編︰ 梁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