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民族理論與政策  

打造一支德才兼備的民族干部隊伍

2018年12月07日 02:55:12 來源︰ 中國民族宗教網

科學培養、選拔和任用民族干部始終是黨和國家解決民族問題和做好民族工作的重要內容與關鍵。改革開放40年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民族干部隊伍建設,對民族干部重要作用的認識不斷深化,在民族干部的培養選拔標準上不斷與時俱進,為不同時期的民族工作提供了重要的人力資源和後備力量。其中,黨對民族干部作用的認識經歷了從“重要”到反復強調“關鍵”的歷程,在民族干部的培養選拔標準上從“四化”發展為“三個特別”,為新時代民族干部隊伍建設指明了方向。

從“重要”到反復強調“關鍵”︰對民族干部作用的認識不斷深化

中國共產黨歷來重視民族干部在解決民族問題與做好民族工作中的重要作用。毛澤東對此給予了高度關注,他關于民族干部隊伍建設的思想與實踐,為我國民族干部隊伍建設與民族工作奠定了重要基礎。早在1949年11月,毛澤東就指出,“要徹底解決民族問題”,“沒有大批從少數民族出身的共產主義干部,是不可能的”。周恩來論及民族工作時也經常講到民族干部問題。新中國成立初期,鄧小平主政西南。1952年7月,針對西南地區復雜而重要的民族問題,鄧小平在給西南民族學院的題詞中特別強調,“團結各民族于祖國大家庭的中心關鍵之一,是在于各民族都有一批熱愛祖國並能聯系群眾的干部”。這是鄧小平第一次使用“關鍵”一詞來強調民族干部對于民族團結的重要作用。1966年3月,鄧小平視察青海時,針對青海的經濟結構失衡和民族宗教問題指出,青海工作最根本的是兩個問題,其一是把農業搞上去,其二是解決民族問題。而要“解決民族問題”,“關鍵是培養少數民族的干部”。這里,鄧小平進一步使用“關鍵”一詞來強調民族干部對于推動民族地區發展的重要作用。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針對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形勢和新任務,進一步強調培養和造就一支德才兼備的少數民族干部隊伍是解決民族問題和做好民族工作的關鍵,對加強少數民族干部隊伍、民族地區干部隊伍建設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要求。鄧小平曾多次指出,民族地區工作能不能搞好,關鍵在于干部。1978年10月,中組部發出《關于少數民族地區干部工作的幾點意見》,其中強調,各地要注意選拔政治思想好、比較懂得業務的少數民族干部。1981 年8 月,鄧小平在新疆視察時,針對當地出現的民族分裂主義勢頭,特別強調,“干部問題具有極端重要性”,民族地區的工作能不能搞好,“關鍵是干部問題”。因此,必須“注意培養和選拔少數民族干部”。這是鄧小平再次使用“關鍵”一詞來強調民族干部對于反對民族分裂、維護民族地區穩定的重要作用。1992年召開的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提出︰“努力造就一支宏大的德才兼備的少數民族干部隊伍,是做好民族工作和解決民族問題的關鍵。”

培養和任用少數民族干部,也是貫徹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關鍵內容。1984年5月,六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並于同年10月起施行。其中第16條、第17條、第18條、第22條和第64條都對少數民族干部的配備和培養作出了明確規定。黨中央關于少數民族干部隊伍建設的思想在這些規定中得到了集中貫徹和體現。1992年召開的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也從民族區域自治的層面強調了民族干部的關鍵作用,指出民族干部是“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全面貫徹落實《民族區域自治法》的關鍵”。

進入新世紀以來,黨和國家進一步加強了對民族干部隊伍建設的重要性的認識。2005年召開的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指出,要把加強少數民族干部隊伍建設“作為管根本、管長遠的大事,制定周密規劃,明確目標任務,完善政策機制,認真組織實施,持之以恆地抓下去”。2014年召開的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更是強調了民族干部在民族工作中的關鍵作用︰“做好民族工作關鍵在黨、關鍵在人。”這兩個“關鍵”的實質,就是強調民族工作中的黨員問題和干部問題。“關鍵在黨”,就是要堅持和加強黨對民族工作的領導;“關鍵在人”,就是要打造和建設一支政治上強、能力上強和作風上強的民族干部隊伍。

從“四化”發展為“三個特別”︰民族干部培養選拔標準不斷與時俱進

干部隊伍建設遵循什麼樣的標準,這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早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人就開始思考這一問題。1938年10月,毛澤東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報告中指出︰“中國共產黨是在一個幾萬萬人的大民族中領導偉大革命斗爭的黨,沒有多數才德兼備的領導干部,是不能完成其歷史任務的。” 新中國成立之後,黨在干部培養選拔上也一直堅持這一原則性標準,而且隨著黨在不同時期中心工作和政治路線的變化,“德”與“才”的具體內涵和指標也在不斷地豐富發展。

為了適應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需要,鄧小平進一步豐富了“德才兼備”這一原則性標準。1980年8月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鄧小平在《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講話中肯定了“德才兼備”的標準,同時又補充了三項標準,即“干部隊伍要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1980年12月,鄧小平在中央工作會議上進一步系統地提出了“四化”的干部標準,“要在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前提下,使我們的干部隊伍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提出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這三個條件,當然首先是要革命化”。“四化”標準的提出,是對“德才兼備”標準的拓展深化和有機統一。“德”體現為“革命化”,“才”體現為“知識化”與“專業化”,而“年輕化”則是“德”與“才”共同依托的年齡和身體條件。按照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和專業化的標準培養、選拔和任用干部,成為社會主義建設新時期加強干部隊伍建設的總方針。1981年7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雲南民族工作匯報會紀要》提出,要“大力培養一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忠實執行黨的方針政策,密切聯系民族群眾,有現代科學文化知識和各種業務工作能力的民族干部隊伍”。這是干部“四化”標準在民族工作領域的具體體現。1982年9月,黨的十二大將“四化”標準正式寫入新黨章。

除了提出普遍的干部“四化”標準之外,黨中央還提出重視民族干部標準的特殊性。1981年8月,鄧小平在新疆視察時談到,“要樹立一個選拔民族干部的標準,注意培養和選拔少數民族干部”。對于這一特殊標準的內涵,鄧小平進一步指出,“對思想作風正派,堅決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又有突出工作表現和一定資歷的同志要大膽提上來”。這就強調了少數民族干部除了要達到一般干部的政治要求之外,還必須在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的立場上特別堅定。

隨著黨的工作中心的轉移,黨和國家開始注重培養適應民族地區經濟和社會發展需要的干部隊伍,並注意對其結構進行優化調整。在少數民族干部的專業技術結構上,1979年11月,國務院在批準國家民委和教育部《關于民族學院工作的基本總結和今後方針任務的報告》中提出,民族學院必須“大力培養四化建設所需要的具有共產主義覺悟的少數民族政治干部和專業技術人才”。在少數民族干部的文化知識結構上,1980年8月,鄧小平在與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的談話中指出,在西藏,不僅要發展生產,“還要努力發展文化,培養民族干部,使民族干部知識化”。這一時期,黨和政府主要采取民族院校教育培訓、干部學校和民族干部學院培訓、委托普通高校辦民族班、中央有關部委培訓和掛職鍛煉等形式大力培養各類少數民族干部。在少數民族干部的數量構成上,1981年7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雲南民族工作匯報會紀要》提出,要“使每個民族自治地方逐步做到民族干部的構成與當地各民族人口比例大體相當”。

在黨中央有關少數民族干部建設指導方針和國家各級部門出台政策的引領和推動下,我國少數民族干部隊伍的數量不斷擴大,結構逐步優化。截至1992年年底,少數民族干部從1977年的78萬人發展到228.4萬人;全國5個自治區中,少數民族干部在其省級干部、地(廳局)級干部和縣(處)級干部中的比例分別為47.5%、35.9%和32.1%;全國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少數民族干部佔其總數的比例為75%;全國企事業專業技術少數民族干部佔其總數的比例為64.4%。中央組織部、中央統戰部、國家民委于1993年召開全國培養選拔少數民族干部工作座談會後,培養選拔少數民族干部的工作在黨中央的關懷下進一步取得顯著成就。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什麼是好干部”“好干部的標準”等問題進行了重要論述。2013年6月,全國組織工作會議召開,習近平總書記針對選人、用人以及好干部的標準等問題指出,高素質的好干部必須要做到“信念堅定、為民服務、勤政務實、敢于擔當、清正廉潔”。這“二十字”要求明確概括和提出了好干部的五條標準。在2014年召開的中央民族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基于好干部的“二十字”要求,又進一步提出了民族地區好干部的“三個特別”標準︰“民族地區的好干部,既要做到信念堅定、為民服務、勤政務實、敢于擔當、清正廉潔,還要做到明辨大是大非的立場特別清醒,維護民族團結的行動特別堅定,熱愛各族群眾的感情特別真誠。”

這是習近平總書記第一次明確提出判斷民族地區好干部的標準,在政治、能力和作風三個方面為民族地區干部隊伍建設指明了方向︰

從政治立場而言,“明辨大是大非的立場特別清醒”,這就要求民族地區干部必須始終保持清醒的政治頭腦,政治立場要特別堅定,必須從政治上對待民族工作,從政治上認識和處理民族關系與民族問題,在思想和行動上始終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堅決貫徹和執行黨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

從行動能力而言,“維護民族團結的行動特別堅定”,這就要求民族地區干部抓住民族工作的關鍵,在反對民族分裂、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上要敢于擔當,勇于作為。

從情感作風而言,“熱愛各族群眾的感情特別真誠”,這就要求民族地區干部必須堅持黨的群眾路線,切實改進工作作風,密切干部與各族人民群眾之間的血肉聯系。

民族地區好干部的“三個特別”標準,為民族地區加強和改進干部隊伍建設以及從嚴治黨指明了方向,為民族地區干部的培養樹立了標桿,為民族地區干部的選拔和任用提供了標尺。

原文鏈接

作者︰ 黎海波 責編︰ 梁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