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民族理論與政策  

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的法治保障探討

2018年12月10日 02:33:01 來源︰ 中國民族宗教網整理

【摘要】 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是一個具有特定含義的法律概念,必須依據法律法規和指導性文件的規定打造建設; 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要把傳統歷史文化保護同小城鎮建設目標結合起來,促使小城鎮建築物體現“民族元素”與“現代元素”的完美融合; 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要堅持“以人為本”的宗旨,滿足居民物質的和精神的發展需求。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的法治舉措應包括: 依據“城鎮建設規劃”設計施工; 遵循“保護文化資源”的基本原則; 體現“教育資源均等化”的扶貧政策; 嚴守“綠色發展”的剛性約束; 強化管理體制機制創新。

2017 年12 月4 日,國家四部委聯合發布規範“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建設的若干意見,用以指導和指引農村加快推進“特色小城鎮”建設。經國務院確認的14個集中連片的“特困區域”,多集中在生態環境異常脆弱、“新型城鎮化建設”整體滯後的邊疆民族地區。在國家“十三五”規劃實施期間,民族地區應當把依法推進“特色小城鎮”建設,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平台,因地制宜地打造一批特色鮮明、服務便捷、文化濃郁、體制靈活、環境宜人的現代小城鎮。本文擬就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的法治保障問題略陳管見,以請教于大家。

一、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的基本內涵

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是一個具有特定含義的法律概念,必須依據法律法規和指導性文件的規定打造建設。特色小城鎮是指在推進農村城鎮化過程中涌現出來的,不僅擁有一定的建設地域規模條件,而且符合一定的人口、經濟規模條件,具有鮮明特色產業作支撐的行政建制鎮。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四部委《關于規範推進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建設的若干意見》指出,中西部地區尤其是邊疆民族地區,一定要遵循經濟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從民族地區的實際情況出發,科學合理地進行“特色小城鎮”建設的規劃、設計和布局,堅持走“少而精、少而專”的“特色小城鎮”發展之路,避免重蹈盲目追求“數量目標”和“投資規模”的覆轍。特色小城鎮作為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一種創新舉措,在民族地區有序推進的過程中,地方政府必須自始至終地堅持“因地制宜、以人為本、市場主導和產業建鎮”的基本原則,體現不同民族地區不同區域的實際特點,決定特色小城鎮不同的建築模式和不同的建築風格,提倡並鼓勵特色小城鎮建設的多樣性; 要統籌特色小城鎮生產生活和生態空間布局,凸顯傳統文化、民族特點,顯現服務功能、文化內涵和發展品質,體現特色小城鎮建設“宜居宜業”的功能性; 要始終堅持“政府主導、企業主體、市場化運作”的模式,指導和引導小城鎮多元主體共建共享,創新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範式、服務途徑和治理方式; 要立足民族地區比較優勢和資源稟賦特點,充分挖掘和培育當地“優勢產業”“特色產業”,形成既具有可持續發展特征,又具有顯著競爭力的“產業生態”,做精做強特色小城鎮的“主導特色產業”。不同民族地區的“特色小城鎮”建設,要立足區位優勢、地域特點和產業積澱,以“優勢產業”“特色產業”為核心,兼顧特色建築、特色文化和特色功能,注重提升價值鏈、延伸產業鏈和增強創新供應鏈,打造具有民族地方特色的產業集群; 要立足特色產業的“特而強”、機制的“新而活”、形態的“小而美”以及功能的“聚而合”特性,依托有特色資源的重點鎮來培育發展專業特色小城鎮,打造新型城鎮有效載體和創新創業發展平台,進而推動民族地區“創新性供給”與“個性化需求”的有效對接。

地處長江、黃河源頭和上游區域的少數民族地區,在特色小城鎮建設的進程中,一定要嚴守法律和行政法規規定的生態保護紅線不動搖,切實加強基礎設施和環境治理設施建設,依據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劃定並嚴守生態保護紅線的若干意見》的要求,嚴禁以特色小城鎮建設的名義破壞原有的生態環境,嚴把特色小城鎮產業準入關,嚴禁引入高污染、高耗能產業,嚴禁挖山填湖、破壞山水田園的自然布局。對于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質量的驗收,要堅決取消和不再搞一次性的“命名制”,努力實現特色小城鎮建設“以人為本”的建設目標。

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要把傳統歷史文化保護同小城鎮建設目標結合起來,促使小城鎮建築物體現“民族元素”與“現代元素”的完美融合。隨著民族地區城鎮化建設的快速推進,盡管原來意義上的“農村”和“農民”的絕對數量在減少,但優良鄉風民俗含的那種“見賢思齊、崇德向善”的精神力量,卻對良好社會風氣的形成發揮著潛移默化的作用。那些具有厚重歷史價值的“傳統鄉村”,作為中華民族文化延綿不斷的根脈,是民族地區傳統文化極為重要的載體。傳統鄉村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乃至一磚一瓦,無一不被賦予深刻的鄉土情懷和文化含義。民族地區小城鎮建設突出“民族元素”,在本質上就是要體現和突出民族特色。優良的鄉風民俗在漫長的農耕社會里,對居民社會價值體系的形成起著基礎性的作用,對人們習以為常的行為、道義和輿論的形成發展,提供了普遍遵循的行為準則和評判標準。村民的道德傳統、生活習慣、價值觀念和鄉風民俗,不僅對村民的舉止行為起著潛移默化的教化和約束作用,而且對鄉風民俗的改革創新以及和諧村風的形成,也發揮著不可或缺的基礎性作用,即使當下對新型城鎮居民核心價值觀的形成,也具有無與倫比的影響作用。因此,在“十三五”規劃實施期間,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必須把歷史文化和民族文化的保護與開發,同城鎮化建設規劃、特色小城鎮建設目標有機地結合起來,促使小城鎮建築物體現“民族元素”與“現代元素”的融合與統一。只有著力培育民俗文化生存與發展的土壤,才能夠促使非物質文化重新在特色小城鎮流動; 只有增強對傳統文化遺產的認同感和自豪感,才能夠引導和形成新居民對傳統文化傳承保護的意識與氛圍。以特色小城鎮為標志的新型城鎮化是一個雙重概念,即不但要保證居民有舒適的身體居住空間,而且要有保障其心靈穩定的棲身之所。與此相適應的特色小城鎮建設,既要堅持對傳統優秀文化的傳承,又要突出新型城鎮根脈文脈; 既要堅持對美觀典雅、展現傳統文化內涵建築物的固態保護、活態傳承和業態提升並舉,又要注重依法保護傳統建築、保留民族風情和保存民族文化遺產的高度結合,促使特色小城鎮成為人們共同的精神文化家園,增強居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心力、自豪感和自信心,構建民族地區新型城鎮化、市民化發展的和諧社會。要花大力氣破除“保護傳統民族文化就是保護落後,保護傳統民俗文化就是排斥現代文明”的錯誤觀念,致力于棄弊揚利的民俗改革,保持民俗文化的原汁原味,把對民族文化的傳承、保護與利用有機地結合起來。

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要堅持“以人為本”的宗旨,滿足居民物質的和精神的發展需求。特色小城鎮建設要注重突出“地方特色”,體現小城鎮“和諧宜居、富有活力”的顯著特點,避免出現“千人一面”的狀況。特色小城鎮建設需要從如下四個方面體現形神兼備:

一是要提高小城鎮居民的經濟收入和服務水平。據有關權威數據顯示,我國首批127個特色小城鎮建設單位,在帶動鄉村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建設和居民收入水平提高方面成效顯著。譬如,新增企業就業人口10 萬人以上,居民人均純收入水平高于全國平均水平的1 /3,80% 小城鎮生活垃圾處理率高于90%,90% 以上小城鎮自來水普及率高于90%,80% 以上小城鎮設立了綜合執法機構,90% 以上小城鎮建立了“一站式”綜合行政服務。

二是要重視保護和傳承民間民俗文化。在首批127個特色小城鎮建設單位中,70% 以上小城鎮仍然保留了富有特色的民間傳統藝術,80%以上小城鎮在定期或不定期地舉辦特色鮮明的民俗文化活動,85%小城鎮擁有省級以上非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

三是特色小城鎮要“留得住鄉愁”。“鄉愁”不僅是彌漫古老鄉村的鄉音鄉味、阡陌桑田和青磚黛瓦,而且是傳統村落和傳統文化的最後一道屏障。它風情萬種的表征著一種歷史情愫,是人們離家之後對傳統村落的一種美好回憶,它像一杯老酒那樣寄寓著一段歷史故事、人文軼事或民間傳說,總之它是一種完美的文化表達。特色小城鎮作為“鄉愁文化”延續與傳承的載體,發展小而精致、舒適宜人的特色小鎮,就必須讓生活在這里的居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留得住千百年來凝成的民風民俗、風土人情。

四是特色小城鎮要塑造新型城市形象。新型城市是一種“以人為本”的復合生態系統,它既包括物質系統的合理程度,又體現心理、情感和精神等文化成分對居民的關懷程度。具有獨特魅力的特色小城鎮“文化發展力”,是新型城市綜合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文化發展力可以為綜合競爭力的提升,提供強大的精神動力和不可或缺的智力支持。濃郁城鎮文化生態的發展狀況,直接關系到能否滿足居民的精神發展需求,關系到能否讓所有居民獲得足夠的藝術燻陶,城鎮文化是特色小城鎮最大的無形資產和不動產。只有文化底深厚的小城鎮,才具有持久發展的動力源泉。

二、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的法治舉措

(一) 依據“城鎮建設規劃”設計施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快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見》,為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城市風貌的規劃指明了方向,提供了“特色小城鎮”建設的基本遵循。城市風貌通常是指一個城市富有個性的外觀風貌與內涵形象,是實用性與審美性的高度統一,並由空間功能布局、因地制宜的環境美化,以及別具一格的建築風格色彩三個基本要素共同組成。特色小城鎮要將“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融為一體,把生態資源轉變為生態成本,再把生態成本轉變成生態財富。特色小城鎮必須以特色產業作支撐,切實做到以特色產業立鎮、以特色產業帶鎮、以特色產業興鎮。為了體現和突出特色產業的引領作用,就要建立嚴格的審批制度,從制度上確保特色小城鎮建設規劃的剛性控制作用; 要依法制定符合自然稟賦的“標準體系”,為規劃設計單位和驗收單位提供標準依據; 要依法依規做好特色小城鎮建設規劃設計,提升頂層設計能力和質量,以適應新時代特色城鎮風貌規劃設計的需要; 要加強對特色城鎮風貌規劃設計與建設的管理,加強城鎮基礎設施建設,啟動城市規劃法方面的調研論證,把特色小城鎮風貌規劃建設納入法治軌道。

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一定要做到規劃先行。小城鎮發展規劃的核心,是實現“以人為本”的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城鎮化,提升小城鎮在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戰略地位。國家發展改革委在《關于公布第三批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地區名單的通知》中,要求試點單位嚴格以主體功能區規劃為基礎,突出規劃在特色小城鎮建設中的引領作用,按照“多規合一”原則,統籌各類空間性建設規劃,優化小城鎮生態、生產和生活空間布局,推動建設“功能好、環境優、交通暢、形象美”的新型城鎮。試點單位在2018 年底之前,要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特色小城鎮建設經驗,2020 年開始在全國範圍內有序推行試點經驗。民族地區各級政府在編制特色小城鎮建設規劃的時候,一定要在廣泛征求公眾意見,鼓勵小城鎮居民建言獻策的基礎上,按照公眾意見對原來擬制的規劃進行修改,盡量減少個人或群體的外部依賴性。特色小城鎮建設規劃要本著“提升居民生活舒適感和更多的獲得感”的原則,促使小城鎮成為人們滿意的居住生活空間; 要注重提升政府公共服務和社區綜合治理水平,構建以適應居民需求為導向的公共物品供給決策機制; 要花大力氣完善特色小城鎮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體系,建設居民出行方便快捷的公共交通網絡,實現小城鎮公共交通全覆蓋和與大中城市無縫對接; 要合理布局小城鎮各類社區服務設施,如公共文化設施、銀行網點、醫療機構、便利超市乃至公共廁所等,為當地居民和經商務工者提供人性化的服務。

(二) 遵循“保護文化資源”的基本原則

在快速推進民族地區城鎮化建設的同時,不少地方曾呈現出“千城一面”“見城不見人”的尷尬局面。民族地區遺存下來的古村落、小城鎮,一般都有獨特的自然稟賦、地理風貌和文化資源。習近平在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明確指出: 保護傳統村落、傳承傳統文化、保護文化資源,是新型城鎮化建設必須堅持和把握的一項基本原則。民族地區的“文化資源”包含的內容非常廣泛,譬如: “有形文化財產”的內容涵蓋古老建築物、繪畫、雕塑等; “無形文化財產”的內容涵蓋音樂、戲劇、工藝藝術等; “民俗文化財產”的內容涵蓋少數民族群眾的衣、食、住、行與宗教信仰等風俗習慣; “紀念物”的內容涵蓋古代庭園、風景名勝、自然景觀和陵墓等。文化資源是民族地區民族文化產業發展的基礎,保護文化資源就是保護勞動人民創造的絢麗多彩的民族文化。

以依法保護傳統村落為例。“保護傳統村落”重在保護歷史文化價值,要通過展示和利用的諸多途徑,促使傳統村落的歷史文化價值得以彰顯與傳承。民族地區傳統村落有一個顯著的共同特點,那就是尊重自然、順應自然,實現“天人合一”的理念。保護傳統村落說到底,就是要守住傳統村落的根基,保護傳統村落的未來,絕對不是某些人所說的“抱殘守缺、因循守舊”。這也即是說“遵循文化保護原則”,不僅需要完整地保護好傳統村落的古建築,而且需要保護村落傳承下來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具有傳承地方文化精神、喚醒“故鄉記憶”的功能。要以敬畏祖先、尊重歷史的態度,充分挖掘當地居民日常生活中的傳統技藝與傳統禮儀,發揮其凝聚人心、燻陶年青一代的功能作用,最終形成有文化底的、有地域特色的小城鎮發展模式,促使“特色小城鎮”和諧、快速、健康發展。一定要充分挖掘原有的“物質文化基因”,把傳統古村落、特色古民居保留下來,把文化要素、現代元素融入小城鎮的總體布局、人居環境和建築風貌之中。尤其要把保護文化資源同推進特色文化產業發展結合起來,培育民族地區新型文化業態模式,發展豐富多彩的、各具特色的文化產業,走民族文化產業可持續發展道路,提升民族地區文化產業的整體實力和發展水平。在提高居民生活質量,讓居民住得舒心、出行便捷的同時,促使小城鎮的地方特色鮮活地凸現出來。

(三) 體現“教育資源均等化”的扶貧政策

對特困區域進行文化教育扶貧和脫貧,是民族地區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重要內容。普遍的“教育資源公平”,是“人的城鎮化”在社會公平正義上的具體體現。教育脫貧是特困區域良好文化生態形成的堅實基礎,每一種文化形態的形成和發展,都是通過當地居民“自組織”方式完成的。當地居民積極參與、實踐創新的過程,是他們享有“獲得感”的現實基礎,可以有效地避免“干部干、群眾看”現象的發生。尤其要通過立法或者鄉規民約的規範,不僅對居民賦權、放權,而且依法界定權力邊界,這是確保“自組織”有效運行的法治保障。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文化的開發、傳承和創新,也都是通過當地居民整體文化素質提升實現的。民族地區民眾喜聞樂見的傳統文化具有與時俱進的功能,不存在所謂的“封閉性”。如果民族地區長期處于“普遍教育落後、人的素質普遍偏低”的狀況,就真的有可能致使個別區域出現“文化孤島”現象。因此,在民族地區實現教育公平的問題上,有兩類人員應當引起政府和社會的高度關注: 第一類是不能夠隨進城務工的父母轉移,只能或必須繼續留守農村的學齡兒童; 第二類是隨進城務工父母遷入所在城鎮的學齡兒童。據民政部、教育部和公安部組織的摸底排查,統計到2016 年底全國共有902 萬農村留守兒童,且90%以上留守兒童屬于中西部民族地區。留守兒童缺失家庭監護的問題極其嚴重,有近32 萬留守兒童由其(外) 祖父母或親朋監護,適齡兒童輟學和女童失學現象相當嚴重。只有“教育脫貧”才是最根本的脫貧,因為它能夠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民族地區在推進特色小城鎮建設的過程中,必須同時推進“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均等化”,依法保障上述兩類兒童接受普遍義務教育的權利。即是說政府一方面要加大對農村“九年制義務教育”事業的財政投入,為邊疆山區農村中小學提供優質的教育資源,為山區邊遠農村義務教育基礎設施建設提供強有力的物質後盾; 城鎮教育機構要解決好進城務工人員子女的入學教育問題,為隨遷子女提供義務教育階段平等的就讀機會,《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 年)》對此已經做出了明確的規定。從人權保障角度看,必須讓所有的農村兒童(包括農村留守兒童和隨遷進城的農村兒童),享受同城里孩子同樣的義務教育,這是憲法和義務教育法賦予每一個學齡兒童神聖的權利。學齡兒童是特色小城鎮未來建設和發展的主體,義務教育作為一種以國家財力作保障培養未來勞動者的社會活動,在人的德智體美“全面發展”進程中,擔負著不可替代的基礎性作用。“人的城鎮化”意味著公民居住和生活的地域空間,逐漸由農村有序向城鎮轉移和聚集; 意味著人的角色和身份,由“農民”向“市民”轉化,思想觀念也隨之發生變化。教育現代化在本質上是人的現代化,文化教育在民族地區新型城鎮化建設的進程中,相應地發揮著支撐、聚集、塑造和引領的作用,必須高度重視、有序解決現行城鎮教育擴容問題。一方面,在學校布局調整以及學校標準化建設進程中,有序建設適度規模的農村學校,繼續保留必要的“農村小規模學校”,為農村學齡兒童提供就近入學的條件。另一方面,各級政府要為促進師資校際均衡、推進校際交流做好服務,為農村兒童提供公平合理、高質量的教育資源,讓農村留守兒童以及隨父母進城的學齡兒童,都能夠無後顧之憂的接受良好的國民教育。

(四) 嚴守“綠色發展”的剛性約束

面對生態災害頻發、生態破壞嚴重和生態壓力巨大的突出問題,2015 年10 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在原有“創新、協調、發展”理念的基礎上,又增加了“綠色、共享”兩個發展理念。從提出“生態文明建設”概念到形成系統的“綠色發展”理念,表明執政黨和中央政府對環境治理、生態文明建設以及發展方式的重視,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設具有“後發展優勢”,應當以落實“綠色發展”理念為抓手,推動生產方式和消費模式盡快實現綠色轉型。要把科學布局綠色發展的生態空間、生產空間和生活空間,落實到新型城鎮化的“發展規劃”“建設規劃”當中去,強化規劃對“綠色發展”的剛性約束,形成特色鮮明、布局合理、資源與項目最佳配置的特色小城鎮建設規劃,構建“文明、節約、綠色、低碳”的居民消費模式和生活方式。在這里營造有效的體制機制和政策環境,是落實“綠色發展”理念的關鍵。譬如,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就是一項涉及千家萬戶的健康工程。廣西縣以上人民政府對飲用水水源地,進行了“拉網式”“不留死角”的排查,建立了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名錄制度。2016 年11 月,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審議的《廣西壯族自治區飲用水水資源保護條例(草案)》,就針對群眾反應強烈的“速生桉”樹種對飲用水水源的破壞問題,做出了“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禁止種植速生桉”林木的規定。明確規定用4年時間清理更換新的樹種,凡在二級保護區或一級保護區繼續營造“速生桉”林木的行為,除指定有清理能力的單位迅速清除外(費用由責任人負擔),對責任人處以5000 元以上1 萬元以下的罰款。條例草案對城鎮飲用水水源地靠近城市,規定人畜的廢水、廢渣和生活垃圾等,不得以任何途徑和方式排入飲用水水源區。廣西壯族自治區的實踐證明,只有實行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耕地保護制度和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建立健全環境損害賠償制度、生態保護責任追究制度和環境損害責任終身追究制度,強化綠色發展的法治保障措施,才能把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綠色發展理念落到實處; 只有建立健全具有權威性、強制力和高效率的綜合治理體系,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來調整各方面的利益格局,才能依法規範各方面的行為秩序; 只有加強對環境資源和生態建設的司法保護,依法懲治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犯罪行為,才能依法落實和實現對民族地區綠色發展的法治保障。

(五) 強化管理體制機制創新

民族地區“新型城鎮化”主要是針對在“傳統城鎮化”過程中,暴露出來的在一定時期內城鎮人口增速過猛,致使城鎮人口與承載資源和生態環境,呈現出不協調、不平衡等弊端而提出來的。民族地區特色小城鎮建成驗收的最終目標,就是既要解決大量進城農民工以及將要進城落戶農民的實際問題,又要解決千百年來生活在農村的居民也同城里人一樣,過上環境優美、宜居宜業、生活愉悅的現代化生活。譬如,《廣西壯族自治區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 年)》提出,要實現600萬左右符合條件的農業人口落戶城鎮,常住人口城鎮化率要實現年均提高1. 3個百分點,2020 年要達到54%。為此,廣西特色小城鎮建設就要依據規劃的目標和要求,加強管理體制機制創新,完善以市場配置為核心的“土地管理”體制機制,建立健全“城鄉一體化”的利益分配格局; 加快推進公共資源均衡配置,建立健全城鄉一體化的公共服務體系; 構建以“集約智能、綠色低碳”為導向的城鎮監管體制機制,形成富有活力的城鄉一體化的監管體系。廣西是典型的山水人文城鎮,特色小城鎮建設必須通過體制機制創新,實現並滿足人們尋找“山水美地、精神家園”的需求。要通過金融體制機制改革創新,提升特色小城鎮建設的金融服務水平。具體地說,就是要以新型城鎮建設金融工程平台,吸納不同性質的投資主體參與其中,引導社會資本參與特色產業發展,建立“產業反哺農民”的體制機制,推動區域性資本市場和各種金融要素市場與特色小城鎮對接,開發服務于特色小城鎮居民的金融新產品。要加強特色小城鎮社區治理體制機制創新,始終堅持“依法治理、共建共享”的原則,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改革和創新特色小城鎮的治理體系,進一步理順政府與社區的關系,依法明晰和科學界定各自的職責範圍,充分發揮居民委員會在社區治理中,自我教育、自我管理和自我服務的功能作用。基層政府要支持和指導社區居民委員會依法履行職能,從體制機制上健全社區居民代表會議制度、議事協商制度等。在提高社區居民自治組織的自治能力和自治水平中,激發社會各方面參與的活力。要緊緊圍繞“服務社區居民”這個根本宗旨,進一步完善社區服務功能、開拓社區服務範圍,為社區居民提供醫療保險、勞動就業、幼兒托管、養老助殘和社會保障諸多方面的服務。基層政府要加強對特色小城鎮基礎設施建設,著力解決比較棘手的排污排水設施、公共衛生設施以及生活垃圾處理設施建設問題; 要依法加強對居民生活環境的整治,著力解決生產生活垃圾隨意傾倒堆放,柴草秸稈不合理利用、隨意焚燒造成新的污染源,以及禽畜養殖糞便污水任意排放的問題。建議在特色小城鎮建立環境公益訴訟激勵機制,通過立法解釋和司法解釋方式,明確環境公益訴訟的法律內涵,將政府行政管理機關“違法作為”或者失職瀆職“不作為”,造成社區環境污染、破壞生態平衡的行為,統統納入環境公益訴訟範圍,政府要支持符合法定資格的社會組織提起環境公益訴訟。

原文鏈接

作者︰ 宋才發 責編︰ 梁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