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宗教理論與研究  

五大宗教的公益化沖動

2018年12月13日 22:56:29 來源︰ 中國宗教學術網

    “現在佛教給人的感覺就是燒燒拜拜的宗教,燒香、拜佛、許願。”2009年12月22日中午,天津薦福觀音寺主持妙賢站在她一手恢復的寺院內以出家人常見的平靜語氣緩緩說道,“佛教停留在這個階段是很不夠的,3000年歷史,慈善是佛教非常重要的內涵和亮點,我們要將它發揚光大。”這位身兼天津佛教慈善功德基金會理事長的比丘尼剛剛獲得天津紅十字會等機構聯合評選的“天津慈善之星”稱號。自1996年以來,生于1972年的妙賢法師已陸續向社會捐贈了500余萬元錢物。

    “在中國國情下,宗教做什麼,怎麼做,社會才能接受?政府才能認可?大眾才能滿意?”12月19日,河北進德公益事業服務中心主任張士江神父這樣反問記者。此前一天,進德公益在石家莊組織了一場聖誕晚會,為100名孤殘兒童籌集了30萬元生活及醫療費用。作為中國天主教最早注冊的一家公益組織,這是進德公益第五次在聖誕節前組織公益晚會募款,他們的專業化服務也早已涉及救災、助學、防艾、安老及社會發展等多個領域。張士江說︰“宗教在中國還很敏感,不如淡化宗教色彩,多做公益,社會受益的同時,自己也在慢慢發展。”

    妙賢法師和張士江神父關于慈善與公益的思考和行動,代表了中國五大宗教越來越清晰的發展方向。在歷時半年的調查采訪中,本刊記者發現,無論是佛教、道教,還是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在神職人員和普通信眾中,慈善和公益的理念都在凸顯。五大宗教的有識之士正試圖依靠其日益增強的影響力和實力,發揮更大的社會效應,在經歷了復蘇與摸索階段之後,慈善與公益已成為今日中國宗教界主動參與社會,努力謀求自身發展空間最重要的手段。

    組織化沖動

    “重災區北川現在僅存的兩個專業心理援助機構,其中一個就是進德公益。至今我們還有12位修女服務在北川縣的3個學校和1個居民安置點。另一個是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危機干預中心,在北川設立了3個工作站。我們兩家還常有合作。”張士江神父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汶川地震發生之後,進德公益立刻從海外籌集7000多頂帳篷交付災區,自此將救援與重建工作一直持續到了現在。目前,進德公益是5•12震後至今還留在重災區一線的NGO中,唯一一個有宗教信仰背景的機構。

    進德公益成立于1997年5月。那年剛從菲律賓攻讀神學碩士學位歸國的張士江發現,公益理念在國內還未普及,而自己所在的天主教內部報紙《信德報》又不斷接到求援信件和捐贈錢物,遂決定創辦一個組織專業開展公益事業。一開始,無論政府官員還是教內老主教都認為這個年輕神父是在瞎折騰。“你弄這個干嘛?好好辦你的報紙吧,天主教本來就敏感,你還成立什麼新機構?”

    也是那年9月,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偉大的世界天主教慈善工作者特雷莎嬤嬤在印度去世。在報道其美好見證之時,嬤嬤的事跡極大鼓舞了張士江。3個月後,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將他們正式“震了出來”。1998年1月,河北張家口的張北、尚義等縣發生6.2級地震,正值寒冬,數萬人無處棲身。“當時我們迅速在國內籌集了80萬捐款以及物資,從海外引進了180萬善款。做完之後,領導們覺得,哦,原來你們沒有附帶任何政治條件。剛成立時他們猶豫說,你成立這個干嘛,不了解,現在放心了,說批準你!”

    慈善和公益理念所體現出來的對人的關懷,雖然方式不同,卻是五大宗教共有的核心價值觀。對于信眾而言,從事慈善與公益事業是實踐信仰的重要方式,個體化的善舉從未斷絕,然而現代社會里,只有提高公益和慈善事業的組織化程度,方能使其更具社會效力。因此,像張士江這樣,近年來五大宗教年輕一輩的神職人員在實踐公益慈善時,不約而同將加強組織化當作方向。

    “以前各省都有慈善會、功德會,後來因為邪教出現,社團管理加大力度,寺廟成立慈善組織就必須是基金會。”妙賢法師擔任理事長的天津佛教慈善功德基金會成立于2005年1月,注冊資金400萬,理事會的成員囊括了社會各界人士,現在基金會有入會會員6000多人。妙賢認為,講求大慈大悲的佛教一直有慈善的傳統,各個寺廟一直在做,但成立基金會更有利于募款及公益事業的規範化。

    2009年8月,記者在西寧采訪了青海回族撒拉族救助會副會長,西寧南關清真寺教長金鏢阿訇。基于西北穆斯林地區經濟較不發達、教育醫療水平較低的現狀,這家于2004年通過民政部門注冊的民間組織主要工作集中在助學,扶貧和醫療三個面向,救助會的主事者都是信仰伊斯蘭教的虔誠穆斯林。金鏢阿訇同時還擔任青海省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一職。

    生于1966年的金鏢阿訇說,伊斯蘭教注重慈善和公益,這在《古蘭經》中可以找到依據,雖然西北穆斯林地區經濟水平不高,但穆斯林個體的捐贈和幫扶一直在持續,現在需要做的是更有組織,“應該把這些涓涓細流匯集成大江大河,這方面我們要向其他宗教學習組織運作模式,特別是基督教。”

    在中國國情下,宗教的敏感性致使宗教界在從事慈善與公益事業時,必須小心翼翼尋找與政治和社會的平衡點,然而,當基于宗教和信仰而展開的公益行為一旦需要加強組織化程度,釋放更大社會效力時,便隨之“敏感”起來。

    愛心競賽

    “現代社會里一個宗教要有影響力,要進入醫療、教育等專業領域服務,組織性必須強。”宗教學者、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副院長魏德東博士說,“現實是,加強組織化程度,逐步建立宗教慈善團體自己的社會網絡,一些基層政府會覺得敏感。雖然宗教界想了很多形式來突破政策約束介入慈善領域,但確實存在瓶頸。現在宗教界成立基金會,就比較困難。”

    這樣的背景下,宗教界有識之士所進行的公益慈善事業的組織化嘗試,目前還處在艱難摸索的階段,輿論關注很少。然而,近年來,每逢災難宗教界所顯示出來的巨大捐贈能力卻又常常令社會吃驚。公眾又轉而疑惑,宗教界為什麼那麼“富有”,巨額善款從何而來?

    以2008年汶川地震為例,地震發生一個月之內,實力最為雄厚的佛教界捐款便高達2億元,基督教和天主教系統也都超過1億元,各地伊斯蘭教和道教團體也有巨額財物捐贈。經學者統計並對媒體披露,最終總數1000億的地震捐款中有115億是由基督徒所捐(包括家庭教會的捐助)。

    事實是,“文革”之後在相對開放的宗教政策指引下,中國五大宗教在過去30年時間里得到了長足發展。目前官方認可的宗教信徒數字是1億多,但學界普遍認為,實際數字已達3億左右,宗教教職人員約36萬人,宗教活動場所約13萬處。

    當五大宗教的人才儲備和經濟基礎得到恢復鞏固之後,更需要發展空間,而當它在釋放自己的力量時,需要一個有效的渠道。“宗教要在中國健康發展,最重要的走向就是慈善和公益。”魏德東對記者說。他認為,中國宗教要密切參與社會,慈善是最能被政府和社會所接受的領域。

    1993年,江澤民在全國統戰工作會議講話中提出“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被宗教界認為開創了中國宗教發展的新局面。2006年以來,胡錦濤也多次強調,“鼓勵宗教界發揚愛國愛教、團結進步、服務社會的優良傳統,支持他們為民族團結、經濟發展、社會和諧、祖國統一多作貢獻。”其中關于“服務社會”的內容,被宗教界視為介入社會積極開展慈善公益事業的主要政策指導。

    “但是,難道宗教的公益事業捐點錢就算完了嗎?”宗教學者、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教授李向平的觀點代表了宗教學界的憂思。他說︰“宗教慈善現在主要還是災難經濟,社會沒有突發性困難,宗教就不發生功能。哪里有災了,就想到要宗教捐款了。沒災的時候要想大家提到宗教,目前的社會輿論來說,也不太可能。”

    自2007年以來,魏德東所在的中國人民大學宗教學系連續3年召開了3屆“宗教與公益事業論壇”,與五大宗教的慈善團體有充分接觸。他也認為,目前一些宗教管理水平不高的基層政府官員希望宗教團體做的慈善事業,就是捐款捐物。

    李向平說︰“宗教團體的捐款,學界有個說法,叫博愛競賽或者愛心競賽。上海宗教界有4000萬了,那北京呢?各大宗教之間也存在這種情況,很多情況下是上面派指標的。”他認為,在捐贈過程中一般不存在利益互惠,但最後的結果可能利益互惠,出現宗教界和行政力量的利益交換。魏德東便曾遇到這樣的個案,“安徽某地一個僧人跟我說,市里選佛協會長,他捐了400萬元做公益沒選上,一打听,原來競爭對手捐了600萬元。”

    在捐款捐物之外,如何形成持續性、組織化、專業化的服務形式,是擺在中國宗教慈善人士面前的一道難題,一方面是慈善事業自身發展的要求,另一方面必須考慮來自政府的擔憂和疑慮。因此低調、務實、去宗教化、去政治化,以行動獲得認可,像進德公益那樣的起步方式,普遍存在于中國宗教背景的公益組織中。

    而妙賢法師這樣向記者解釋佛教慈善與政府加強管理之間的關系︰“順從統治者也是佛教教義之一,不傍國主,不漏國稅,不做國賊,這些都是佛教的教義。”

    公共性空間

    除了因宗教本身的敏感性帶來的限制之外,宗教慈善團體組織化和專業化程度的高低,與各大宗教的歷史傳統和自身所處的發展階段也有密切關系。

    魏德東介紹說,佛教和道教作為漢族人口中信仰人數最多的宗教,信仰形式的組織化程度一直很低,傳統上其慈善和公益主要還是個體性的“施舍”。而據廣東道教協會副會長、新會紫雲觀劉嗣傳道長向記者介紹說,目前道教界的慈善和公益事業還沒有組織化的力量出現。

    與此對應,基督教和天主教早已在西方發展出一套非常嚴密的慈善理念和公益組織系統。而伊斯蘭教,據金鏢阿訇介紹,在埃及等伊斯蘭國家,宗教性的慈善公益也擁有豐富的制度化和組織化經驗。如果說中國基督教、天主教以及伊斯蘭教公益組織開展活動,可以直接取法他山之石,那麼佛教和道教,則需要突破自身的理念局限。

    從這個意義上講,魏德東認為,“通過公益事業,可以矯正中國宗教事業的發展軌跡,使其更加健康和有活力。”他說,在台灣,如慈濟基金會那樣的佛教公益組織對社會的影響很大,重要原因在于台灣佛教界一直秉持“人間佛教”的發展理念。“人間佛教指的是什麼?人間佛教就是以佛教的思想為社會服務。”魏德東認為,大陸佛教界雖然也在提倡,但進展並不大,那麼在推動宗教慈善、實踐人間佛教理念的同時,能否促進佛教界的整體發展?

    宗教公益事業加強組織化,對提高宗教內部透明度亦有幫助。目前信徒的捐贈主要用于兩個方面,一個是宗教團體的自身建設,另外則是公益慈善。然而善款管理的不透明,使得信徒本身對宗教團體產生不信任,在一些地區甚至出現腐敗現象。妙賢說︰“這類現象在佛教界也存在,但不是很普遍。腐敗存在于社會上,這也使得寺院的負責人有可能觸類旁通,我們看著也很痛心。我們也希望佛教健康發展,特別是在慈善這面大旗下,步入正軌,一心向善。”

    除了組織化之外,宗教公益的專業性同樣重要。“進德公益講的專業性是指,我們的服務對象不分種族、不分性別、不分宗教、不分膚色、不分區域,不附加任何政治和宗教條件。制度上公開化、透明化,同時,工作本身的操作還是專業的。”張士江神父說。

    雖然五大宗教的慈善團體在選擇服務對象時,首先會考慮自己的教友群體,但類似進德公益這樣的行動綱領,在宗教公益組織中越來越成為服務的基本準則。進德公益曾經資助過100多位回族學生求學,而青海回族撒拉族救助會也曾給予蒙古族、藏族學生以資助。

    “如果你強調宗教色彩,社會不能接受不會認可你,根本沒辦法做事情。如果淡化宗教色彩,突出公益理念,大伙兒就少些壓力,才會有空間。”張士江神父說。

http://iwr.cass.cn/fjyjs/lw/201009/t20100921_3111329.shtml

作者︰ 寧二 責編︰ 夏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