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宗教理論與研究  

中國人為什麼需要信仰

2018年12月13日 22:49:37 來源︰ 中國宗教學術網

近幾年來,“信仰”作為一個熱門話題更多的進入中國人的視線。金融危機後很多人走進了教堂;富士康在第十二人跳樓後,CEO郭台銘邀請牧師前往富士康為員工做心靈輔導……這些社會焦點話題不斷的帶領人們反思事件背後的深層原因,很多人開始關注生命和心靈,借此他們走向了尋求信仰的旅程。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宗教作為歷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在其中扮演著什麼角色?歷史事實面前,很多國人開始尋求信仰,到底是為什麼?中國人民大學宗教系主任,對基督教深有研究的何光滬教授對此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他說,“我們的人心,有太長的時間片面地偏向理智,即狹義的而不是廣義的理性。其結果,是忽略了良心或良知、公平或正義、創造性或博大的愛心。信仰是超越對象的,可以有不同的名稱,信仰的精神狀態,卻決定著文明的興衰、民族的浮沉。”

何教授列舉了著名作家梁曉聲在中央電視台講過一段經歷︰他在美國時,有一次要橫穿馬路,紅燈亮了,但左右兩邊並沒有汽車,他身邊有位老太太也照章停下,安安靜靜地等候綠燈。他問了老太太一句︰“現在沒有汽車,為什麼不走過去?”老人回答說︰“也許,我們身後那棟房子里,會有一個小孩正在看街景。如果他看見我們走過去,以後照我們的樣子橫穿馬路,也許就會出事。”

這個出乎意外的回答挑戰著我們通常的思考方式。要不要違反規則?首先,是看看對自己是不是有利,如果有利,看見自己既無危險,又可以搶時間,就“忘了”規則;其次,是看看自己會不會被發現,如果看見了紅燈卻看不見警察,又相信此處沒有隱藏的監視器,于是就“大膽地往前走”了。當這種心理狀態成為“正常”之後,連基本的是非也會被顛倒過來。

梁曉聲回國後,有一次在路口紅燈面前停車,但是左右兩邊都無來車。他後面的車一輛接一輛“勇往直前”闖紅燈,繞過他身邊時還沖著他大罵︰“(你神經有)毛病!”;同樣,《檢察日報》曾經有過一篇報道,一位清潔工人拾到幾千元錢上交之後,因為付不起孩子的學費而向親戚朋友借錢,那些本來真心答應過幫忙的親友,卻都翻了臉,認為拾金不昧再來借錢也是“有毛病”!

正如在一個所有人都有一只眼的環境中,如果你有2只眼就被認為不正常。同樣,在好行為被視為“不正常”的環境下,要堅持與“常人”不同的好行為也很難。

何教授從三個方面分析了國人因缺乏信仰而呈現的理智扭曲︰一,只從感觀或直接的經驗出發——所以不考慮看不見的東西(“身後房子里也許有一個小孩”、“看不見的警察或監視器”之類當然不予考慮);二,只從眼前或短期的算計出發——所以不考慮長遠的事情(“將來那個小孩有可能出事”、“闖紅燈會增加交通混亂,最終使自己的車速和安全也受影響”之類當然也不予考慮);三,只從自己或小我的利益出發——所以不考慮他人或整體的利益,更不考慮自己與社會、自然、世界整體的關系(因此“那個小孩與我無關”、“交通混亂我管不著”之類心態,才是思考的真實基礎)。

這正是無數的人隨時在抱怨、又隨時在卷入的道德腐敗在人心深處的根源——偏向于狹隘的理智,忽略了良心或良知、公平或正義、創造性或博大的愛心。

而就那個清潔工人來說,她不會缺少那些親友視為“正常”之惟一標準的“理智”,但她沒有忽略“正常”人還不能缺少的良心,因為她相信一個很實在的道理︰不應該拿別人的東西;就梁曉聲或他開車的朋友來說,他當然知道這一次闖紅燈有利無弊,但他雖招致辱罵而安然不動,因為他相信遵守這項規則,有利于大家長遠的效率和安全,因此合乎正義;就那位美國老太太來說,後面樓房里有沒有一個小孩,小孩會不會看見她闖紅燈,將來會不會出事,全都是未知的。但她相信,因果法則(佛教稱之為“因緣”)要求我們避免種下任何可能的惡因,博愛原則(基督教稱之為“愛鄰人”)要求我們關愛每一個人的生存。

這些人類本性不可或缺的、當今社會迫切需要的良知、正義和愛心,恰恰都超出了直接經驗、短期算計和小我利益,它們涉及與他人、社會、自然和世界整體的關系,涉及大我、超驗和永恆,因此它們最強大的保障,乃是超越于狹隘理智的信仰!

中國人自古信天。作為信仰對象的“天”,乃是殷人所稱的“上帝”或“帝”、周人所稱的“天帝”或“天”、歷代所稱的“天道”或“天理”最流行的通稱。

何教授還分享了一個自己親身經歷的例子,一個50多歲的北京人,已經在美國居住十幾年,他看到雲南邊遠鄉村的兒童沒有小學,毅然離開居住了生活條件舒適的美國,孤身一人前往雲南辦學。在那個沒有電話、沒有自來水、沒有郵遞員的地方,他克服種種艱難險阻,用自己微薄的積蓄自建校舍,給學生買鞋子,為村民修水渠……這一切,除了在那個不通公路的邊遠鄉間,無人知曉,因為他不要別人傳揚他的名。世俗的任何名利和算計,都不可能給予他這麼大的力量,除了信仰。

最後,他說,這個人已經向我們回答了,人類的歷史已經向我們回答了,當代的生活已經向我們回答了——我們為什麼需要信仰。

 

 

作者︰ 秦思宇 責編︰ 夏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