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宗教理論與研究  

“本土化”︰基督教在中國的發展之途

——兼評《基督教在中國——處境化的智慧》
2018年12月13日 22:43:54 來源︰ 中國宗教學術網

究竟是“基督教在中國”,還是“中國的基督教”?這是在如何表述中國基督教上迄今仍然沒有得到滿意回答的問題。雖然基督教在華有過4次傳入,但因這一難題始終未得到根本解決而成為仍“未結束的相遇”。對此,中國教會的有識之士努力探尋著一條可行之路,並且在當代中國教會的實踐中逐漸達成了共識。此即“基督教在中國——處境化的智慧”這一最新研究所要揭示的。趙士林、段琦主編的《基督教在中國——處境化的智慧》一書已于6月1日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發行。

本來,若從抽象意義上看基督教的“普世”價值及其訴求,似乎不存在任何“本土化”、“處境化”的問題。一些教會人士甚至認為“本色化”就是指基督教原有的“本質”和“顏色”,並不是其傳播所至之地的地方色彩。然而,現實中存在的基督教根本就沒有“原來的”、“原本的”、“原有的”特質和顏色。源自中東巴勒斯坦地區的基督教在其歷史發展演變中一直在不斷地“改變”自己的“顏色”,形成新的特性。因此,存在于歷史中的基督教不可能、也不應該回避其“本土化”、“處境化”的問題。所謂“本色”就是指基督教在相關地域文化中應該反映和體現的“地方化”的性質或“顏色”。從歷史傳播意義上講,基督教是“具體的”、充滿“文化色彩”的,並無“抽象”、“超脫”之文化本質。

  這樣,我們就可以具體來看待、分析基督教在中國的傳播及其歷史發展。應該說,經過4次傳入而最終得以在華立足的基督教,乃是具有“西方”色彩的宗教,有著非常具體的西方政治、經濟、思想、文化、價值和信仰蘊涵。它是以這些內容、這種色彩而來到中國,並致力于將其傳給中國人,此即“洋教”之說的根源。為了擺脫“洋教”的名號,中國基督教界人士做了不懈努力,除了政治、經濟、教務、文化上的“三自”運動之外,更是在思想精神上尋求使基督教適應、融入中國文化之途。應該說,基督教在中國的本土化、本色化或處境化,就是要求其“中國化”,使之融入中國文化、成為中國宗教。

教會人士對基督教在中國“本土化”的思考與推動

顯然,這是一條艱辛之道,也是極為漫長之道。對此,上述研究選擇了當代中國教會7位神學家來描述這一艱難歷程的最新進展、最近成果。不言而喻,趙紫宸、吳雷川、謝扶雅、吳耀宗、丁光訓、汪維藩和陳澤民7位代表人物都側重于神學研究,因而,其所思、所慮、所探、所求都可謂是非常典型的當代中國神學建設。這些教會人士關于基督教在中國“本土化”的思考,指明了中國教會的希望所在,並全力推動中國教會走向這一發展之途。

  趙紫宸作為對當代中國教會“本土化”思考的第一人,有較深入、系統的理論建樹。上述研究將之概括為“道德的神學”,突出了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的倫理色彩。當然,這一表述僅是對其思想體系的速描、剪影,其博大精深和洞見睿智仍值得我們深入發掘和深刻體認。吳雷川的中國文化底蘊非常深厚,對基督教的“中國化”有其獨特的解讀。學者們在研究中用“折中的神學”來描述吳雷川“合儒”、“補儒”之探,旨在體悟其會通基督教與儒家思想上所達到的“殊途同歸”,也揭示出中國教會人士嘗試構建一種“中庸神學”的心境。謝扶雅重思辨、愛哲學,其神學故也被詮釋為一種“辯證的神學”,但其“辯證”與20世紀上半葉歐洲的“辯證神學”相距甚遠、語境全異。謝扶雅主要是在中國傳統的哲思、智慧中找尋其辯證理念,展示中國神學的脈絡神髓。吳耀宗是中國教會“三自愛國運動”的發起者及其主要領袖,他早年因受“五四”運動“科學理性”的影響而試圖對基督教加以“科學”的解釋,故而形成其“科學的神學”;而其晚年的“三自”運動實踐,則更加凸顯了其推進中國教會“實踐的神學”之意蘊。這一“實踐”奠定了今日中國教會的基礎,並使之繼續在摸索與探討中前進。丁光訓繼承了吳耀宗的“實踐”使命,繼續使當代中國神學作為“行動的神學”來發展。不過,其行動仍體現了基督教信仰的指導思想,即以“上帝是愛”、“宇宙的基督”帶來普世之愛來使當代中國教會“行動的神學”成為“愛的神學”。汪維藩的神學也是在中國教會“本土化”的方向上探索、行進。他以《周易》中的“生生”理念來為其神學構建注入靈魂,由此形成其別具特色的“生生神學”。不過,這種與中國古典思想文化的結合並沒有超脫基督教信仰,而是“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因此,汪維藩的神學構建亦被視為“協和的神學”。陳澤民是當代中國教會“本色化”、“中國化”的積極倡導者、實踐者,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探索中形成了其“本色的神學”之特色,其神學思考旨在解決中國教會的現實問題,因此,其特點乃是“實際先于理論,見證重于玄想”,在“求索”中做“見證”,主張探求新的教會生活應“先于神學問題的解決”。這些教會領袖的思考和側重,使今天中國神學的構建主要為一種“實踐神學”的發展。

實現“中國的”基督教,任重道遠

“基督教在中國——處境化的智慧”這一研究體現出教會人士對當代中國教會及其神學思想探究的系統性、深入性,給人帶來諸多思索、感慨和興奮。上述神學家對我而言或是在書籍中神交已久,或是在現實中有直接交往,或是通過其家人而增添了種種溫情和貼近。他們的核心精神和基本思路有一個共同點和連線,這就是努力實踐,實現從“異化”的基督教“在中國”轉向“同化的”“中國的”基督教,從而真正使基督教不再是讓中國人陌生、卻步的“洋教”,讓融入中國社會文化的基督教給中國人帶來“本土”性的親切感和親近感。當然,這一努力尚未徹底成功,我們仍然是任重道遠……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http://iwr.cass.cn/jdjyjs/lw/201008/t20100820_3111596.shtml

作者︰ 卓新平 責編︰ 夏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