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民族與宗教>> 宗教理論與研究  

全球化與宗教對話

2018年12月13日 23:31:09 來源︰ 中國宗教學術網

一、全球化是人類的一場歷史運動

全球化(globalization)是人類歷史發展中的一個必然過程,其歷史非常悠久。近代啟蒙運動以來,全球化的速度得到加速,尤其工業革命以來更是如此。但對我們人類發生根本性影響的全球化運動主要發生在20世紀。而在21世紀之初,全球化的力量和困境也同時全面地表現出來。

我們並沒有統一的全球化定義。一般人認為,全球化是指貨物與資本的越境流動這一最初形態。同時,出現與此相應的大範圍的、全球性的經濟管理組織與經濟共同體,以及文化、信仰、價值觀等方面在全球範圍內相遇、踫撞、對峙與融合。總的來說,全球化是一場基于經濟全球化而形成的對人類各個方面造成巨大影響的全球性歷史運動。

從歷史發生學的角度看,全球化基于人的本性發展,以及人和自然、人和人關系的改變。人的本性中,有一種力量就是自我的擴展。這種擴展可以是朝外的,也可以是朝內的。朝外的發展,使得人關注和自然的關系,人和人的關系得到密切的發展。人在歷史中生存的脆弱性之事實,使得人不斷嘗試改變自己的被動狀態,必然朝科學和技術的方向發展。這必然推動人和自然關系的改變。在早期,人敬畏自然,視自然為神秘的對象,只守候自己非常有限的部分。但隨著個體自我的啟動,人開始嘗試從自然中分離出來。在跨文化研究先驅雷蒙•潘尼卡(Raimon Panikkar)看來,我們此時進入歷史意識之中。進入歷史意識,從根本上說,就是進入全球化時代。在公元前8世紀到公元前2世紀,世界各個地區出現了一批影響後世幾千年的思想家、宗教家。這個時期,雅思貝斯(Karl Jaspers)稱之為“軸心時代”(the Axial Age)。從雅思貝斯和雷蒙•潘尼卡的文本分析入手,我們可以說進入全球化時代應該發端于軸心時代。

全球化運動,從信仰和思想運動看,它基于人的歷史意識的發生。根據歷史意識,人面向未來,並形成了進步、發展、自我實現等觀念。在此之前,人們缺乏自我意識,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所具有的是非常有限的部落意識(一種初級的集體意識)。而從軸心時代開始,人的個體意識得到發展,這種個體意識具有不斷擴展的特征。個體意識在初期,更關心垂直維度,關心個體自我和宇宙終極的關系,關心個體的拯救或解脫。這種追求,使得人無法滿足于這個現實世界,開始抱怨世界,對世界的改造或改變于是成為必然。

改變有朝內的也有朝外的。朝內的改變就是發展發達的世界宗教傳統,這些傳統對世界具有整體性意識,並要克服人的不滿意狀態,改變現狀,得到自我的實現、覺悟或解脫,也就是達到(內在的)自由。朝外的改變,就是發展技術,提升對抗自然的能力。朝外發展的結果就是人發展其物質的力量和社會關系的結構。例如,從制度的角度看,人類歷史的制度是一個不斷發展的過程,人的時間和空間觀念也是一個不斷發展的過程,當然,人的溝通方式也是不斷發展的。外在的改變使得人聯系密切化、溝通頻繁化。

全球化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它涉及觀念、經濟、政治、軍事、文化、宗教等領域。有的領域,全球化要早一些,有的要遲一些,但它們是彼此關聯的。沒有單純的軍事全球化或經濟全球化,各個領域的全球化緊密聯系在一起。從全球範圍看,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