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專題>> 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 黨史動態  

願拼熱血衛吾華

左權寫給家人最後的書信
2021年03月12日 04:52:31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忠誠,來自于至死不變的信仰;忠誠,來自于矢志不渝的追求;忠誠,來自于堅定不移的信念。

   左權,1905年3月15日生于湖南醴陵,1942年5月在掩護八路軍總部撤退時壯烈犧牲于山西遼縣(現左權縣)的十字嶺。一個37歲的年輕生命,永遠地獻給了他熱愛的祖國和人民。這位“足以為黨之模範”的共產黨員、驍勇善戰的革命將領,以自己的鮮血書寫了忠誠的一生。

   家書中的耿耿丹心

   1940年,因前方戰事吃緊,左權工作太忙,為能專心致志籌劃“百團大戰”和“反掃蕩”,同時也是為了妻子劉志蘭能在安定的環境中讀書學習,左權將妻子和不足百天的女兒左太北送到延安。從此,天各一方,鴻雁傳書。一個個滾燙的文字,深刻詮釋了一個忠誠的革命軍人豐富、美好的內心世界。

   對于兩人的分別,左權自然不舍,但這是從大局出發的決定。在1940年11月12日給劉志蘭的信中,左權說︰“有不少的同志很驚奇我倆真能夠分別,你真的去延安了。本來分別是感痛苦的,但為了工作,為了進步,為了于黨有益,分別也就沒有什麼了。”

   左權關心妻子上學的事情︰“很感激你經常有信給我,告訴你的生活情形、北北的情形……好的是北北已長大了,完全同意你到適當時候你當然的脫離她,進學校去。我決意不阻撓你的學習,遵守分別時的諾言。我想我倆的感情是深厚的,在長期的離別期間,彼此感情將更是與日俱增著,想你亦同感。”

   左權在每一封信中都惦記著女兒,他說︰“四天三夜的生死戰斗回來,我第一件事就是給你們寫信。如果我在戰斗中犧牲,此生別無遺憾,惟一遺憾的是我們的女兒北北,我不曾給她一點父親的愛,沒有盡到一點父親的責任,只有拜托你替我多親吻女兒了。”

   延安的天氣轉冷了,他惦記著女兒怕不怕冷︰“延安的天氣,想來一定很冷了。記得太北小家伙似很怕冷的,在磚壁那幾天下雨起風天氣較冷時,小家伙不就手也冰冷,鼻子不通奶也不能吃嗎?現在怎樣?半歲了,較前大了一些,總該好些吧!希當心些,不要冷著這個小寶貝,我倆的小寶貝。”

   在1942年5月22日致劉志蘭的信中,左權開心地暢想︰“在閑游與獨坐中,有時總仿佛有你及北北與我在一塊玩著、談著。特別是北北非常調皮,一時在地下,一時爬著媽媽懷里,又由媽媽懷里轉到爸爸懷里來,鬧個不休,真是快樂”,想到當前的殘酷戰爭,他的筆鋒忽然一轉︰“我雖如此愛太北,但如時局有變,你可大膽的按情處理太北的問題,不必顧及我……”

   1940年11月12日,左權寫下給妻子的第一封信,1942年5月22日這封信是第十一封信,也是最後一封。令人肝腸寸斷的文字,寄予多少深情,包含多麼豐富深廣的內容。一個有著堅定信仰的革命者,視死如歸的鐵血將軍,也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大寫的人。為了千千萬萬同胞得解放,過上獨立、自由、幸福的新生活,他寧可舍掉最不易割舍的人間親情。

   他是女兒的好父親,妻子的好丈夫,母親的好兒子。左權在寫給母親的信中這樣寫道︰“日寇不僅要亡我之國,並要滅我之種,亡國滅種慘禍,已臨到每一個中國人民的頭上……我們也決心與華北人民共甘苦、共生死……我軍將士,都有一個決心,為了民族國家的利益,過去沒有一個銅板,現在仍然是沒有一個銅板,過去吃過草,準備還吃草。”

   民族大義,耿耿丹心。在這血與火的考驗中,左權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大我”,舍棄“小我”。

   沙場上的浴血勛將

   左權生于貧寒之家,更兼幼年喪父,櫛風沐雨,備嘗艱辛。左權19歲時進入黃埔陸軍軍官學校學習,1925年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被黨組織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後入蘇聯伏龍芝軍事學院深造,1930年回國,次年任紅1方面軍參謀處長。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開始長征,蔣介石調兵遣將,窮追不舍。大渡河水狂濤拍岸,蔣介石放言要讓紅軍成為第二個石達開,這里是決定中國工農紅軍命運的關鍵之地。在1935年5月的強渡大渡河作戰中,根據部署安排,左權率領先頭部隊一部,穿小徑,涉險灘,攀絕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疾奪取小相嶺隘口,並順勢佔領越西縣城。接著,馬不停蹄,旋風急進,席卷大樹堡渡口,擺出一副立即從此渡河之態勢,誘使國民黨圍堵之軍改變部署,從而成功掩護紅1師從安順場渡過大渡河,為中央紅軍主力勝利通過瀘定橋,跳出國民黨的重兵羅網贏得寶貴的時間。

   八路軍改編完成後,左權任副參謀長直至犧牲。在抗日戰爭中,左權率軍作戰接連取得勝利。

   1938年春,日軍分九路向晉東南地區進犯,根據八路軍總部決定,左權指揮部隊重創了日軍精銳苫米地旅團。他根據長樂灘的地形特點,預設陣地,提前設伏,布成口袋狀。日軍被斬成數段,在八路軍戰士氣吞山河的雷霆打擊之下,悉數被殲。旅團長苫米地親自率精銳前來救援,大敗而逃。此戰由于準備充分,部署得當,指揮有方,共殲敵兩千多人,繳獲大批輜重,沉重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振奮了抗日軍民的士氣和斗志。

   1939年10月,日軍調集重兵,對太行山革命根據地瘋狂發起一波又一波的“鐵壁合圍”。左權指揮部隊發揮游擊戰和運動戰的獨特優勢,避實擊虛,及時捕捉轉瞬即逝的有利戰機。我軍將“掃蕩”的日軍一部團團包圍于黃土嶺,一戰殲敵九百余人,並擊斃有“名將之花”之譽的日軍中將旅長阿部規秀。此役結束後,左權撰寫了《從打死阿部中將說到敵寇這一次圍攻晉察冀地區》,及時總結戰事取得勝利的經驗。

   1940年初,國民黨第97軍在日軍的配合下,妄圖一舉消滅太行山革命根據地的人民武裝。左權指揮部隊經過四天四夜的激戰,以殲滅國民黨軍十個團的輝煌戰績,鞏固了根據地。同年8月至12月,八路軍發動了百團大戰。左權協助朱德、彭德懷對日軍發動戰斗一千八百多次,打死打傷俘虜日偽軍四萬余人,拔掉敵碉堡、據點近三千個。朱德稱贊左權是“鋼鐵般堅強、獅虎般勇猛”的優秀將領。

   1941年11月,日軍七千余人從山西黎城向黃崖洞一帶進攻,左權堅持“不驕不躁,不惶不恐,以守為攻,以靜制動”的原則,抓住戰機,奮勇揚威,我軍在黃崖洞保衛戰中一舉殲敵兩千余人,將氣勢洶洶來犯的日偽軍打得狼狽逃竄,創造出敵我傷亡之比為6:1的戰例。中央軍委對此戰給予高度評價︰“這次保衛戰是最成功的一次,不僅我受到損失少,同時給了敵人數倍殺傷,應作為1941年以來反‘掃蕩’的模範戰斗。”

   左權參與或指揮的經典戰例可謂比比皆是,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功勛宿將。

   統帥部的優秀參謀

   左權不僅有“鋼鐵般堅強的驍勇善戰”,還是革命隊伍中一個優秀的軍事參謀。聶榮臻這樣評價左權︰“軍隊的一切建設,部隊的管理教育,戰斗戰役的組織,一切運籌帷幄,無不精細周詳,大事不忘,小事不忽,在日常工作中負責,尤其是敢于負責。”采訪過左權的作家劉白羽在文章中寫道︰“在這掌握半個中國戰場的八路軍總指揮部里,左權同志的的確確是最繁忙的人。除了重大的事由朱總司令決定之外,一般工作都是他處理……他的軍事理論修養、作戰經驗、指揮能力,是我們部隊參謀工作中不可多得的人才。”

   左權是黃埔和伏龍芝兩所軍事院校的高材生,具有很高的軍事素養。他酷愛讀書,喜歡思考,善于將國內外經典的軍事理論應用到實際的戰爭過程中。做教官時,他豐富的學識和通俗的講解,深受軍校學員們的歡迎。在野外教學時,他一面拿著地形圖,一面指著地形地貌,直觀具體地現場說法,常常把學員們逗得哈哈大笑,不少抽象難解的軍事理論問題被他幾句話深入淺出地說明白了。

   在戰爭間隙,左權撰寫了《論堅持華北抗戰》《埋伏戰術》《襲擊戰術》《戰術問題》《論軍事思想的原理》等40多篇文章,較為系統地闡述了反圍剿、反“掃蕩”、堅持游擊戰爭等戰略戰術問題。他與劉伯承合譯的《蘇聯工農紅軍的步兵戰斗條令》被八路軍總部列為步兵戰術教育的基本教材。這些業績,對活學活用和豐富充實毛澤東軍事思想作出了重要貢獻,也受到大家的一致肯定。

   毛澤東稱贊左權“吃的洋面包都消化了,是個‘兩桿子’都硬的將才”。周恩來稱他“是有理論修養同時又有實踐經驗的軍事家”。朱德譽其“在軍事理論、戰略戰術、軍事建設、參謀工作、後勤工作等方面,他都有極其豐富與輝煌的建樹,是中國軍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上世紀50年代《人民日報》上刊登的一篇《左權烈士傳略》稱︰“他在戰略戰術方面的成就,實融會了1925年—1927年大革命時代、內戰時代及蘇聯紅軍最進步的戰術。他是中國著名的游擊戰術創始人之一。”

   1942年5月25日凌晨,也就是左權寫給妻子最後一封信後的三天,八路軍總部陷入日軍重兵包圍,左權拒絕了警衛連護送他撤離的請求,率部為大部隊斷後。

   “同志們,不要怕飛機,沖過去就是勝利!”左權指揮大家突圍,將生死置之度外。敵人的炮彈擊中了左權的頭部,他的喊聲戛然而止。

   歷史不會忘記舍身成仁的英雄志士。1942年9月18日,晉冀魯豫邊區政府為紀念左權,將山西省遼縣改名為左權縣,這一縣名沿用至今。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視察地方工作途中專程到左權墓憑吊,脫帽致敬。

   今天,在河北邯鄲的晉冀魯豫烈士陵園中,我們可以瞻仰左權將軍墓,一側有朱德的題詩︰“名將以身殉國家,願拼熱血衛吾華。太行浩氣傳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鏈接地址)

作者︰ 責編︰ 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