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對口援疆  

施海軍的援疆支教路

2015年09月21日 03:51:11 來源︰

施海軍老師在課堂上。

    新疆日報訊(通訊員劉素貞攝影報道)他站在講台上,嫻熟地操作著多媒體設備。

    輕輕一點,歡快悠揚的英文歌曲響起來,幾十雙眼楮緊緊盯著屏幕。跟著視頻,學生們盡情游覽了歐洲西部的風光。

    “上地理課,就是‘坐在家里周游世界’。”他笑著跟同學們說。

    他個子不高,臉龐白淨,笑起來眼楮彎彎的。跟人說話時,語調溫軟,舉手投足間,斯文儒雅。

    他叫施海軍,來自湖北省嘉魚縣城北中學,現在是溫泉縣初級中學的一名教師。

    “我要去援疆”

    50歲的施海軍坐在領導面前,平靜地說︰“我要去援疆!”

    領導不敢相信︰“你不要命啦?你已經不是年輕人了,邊疆苦你不知道?”

    他笑了︰“再苦能比耕田苦?我是莊稼人出身,不怕苦。”

    是的,他不怕苦。在西藏支教兩年中,住在低矮的土坯房里,他沒喊苦;吃著煮成糊的面條,他沒喊苦;尋找學生昏厥在半山腰上,他沒喊苦;感冒引發肺氣腫,差點沒命,他也沒喊苦。

    報名是瞞著家人的。直到出發前一天,才告訴70多歲的老父親。他買了一張中國地圖,指著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所在的地方給父親看。父親沉默了一陣說,想去,你就

    去吧。

    來到新疆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溫泉縣,他喜出望外︰群山環抱,雲霧繚繞;空氣清新,氣候宜人。援疆樓舒適整潔,家電齊全。來之前最發愁自己不會洗衣服,沒想到一進房子就看見洗衣機擺放在衛生間里。

    施海軍說,這里是天堂。他又說,這里的人對我們這麼好,不努力工作,良心都過不去。

    “他和別的老師不一樣”

    施海軍在溫泉縣初級中學支教,帶七年級3個班的地理課。一個星期,年過半百的他,記住了3個班的學生名字。

    學生說,他和別的老師不一樣!

    每堂課,他都使用課件。做課件是個很花時間的活兒,從選圖、做視頻,到知識點提煉、配樂,每一項他都要求盡善盡美。常常因為在電腦前坐得太久,眼楮都花了。

    對面的同事勸他休息一下,他卻說,課備好了才能安心。

    時間一長,大家都知道施老師是課件“專家”,誰遇上不會操作的環節,都來請教他。

    學校實行集體備課,老師們都用統一的電子版教案打印出來,省時省力。

    他卻偏要手寫。

    教案本上字跡工工整整、密密麻麻,還用不同顏色的筆做了批注。

    他說,親手寫一遍,思路會更清晰。

    一節課,僅40分鐘。他要花近4個小時去準備。

    七年級(1)班學生麗扎•阿曼可利德說,施老師和別人不一樣,他的課很有趣,也很輕松,不費什麼勁兒,我們就學會了。

    一個學期下來,麗扎的地理課成績從70分提升到95分。

    他從不批評學生,每天都笑眯眯的。

    班里最調皮搗蛋的學生,他不放在後面,反而調到前排。上課時給他們一個鼓勵的眼神,摸摸他們的小腦袋,那些孩子便乖了很多。下課後他總愛待在教室,跟學生聊聊天。孩子們便黏上來,搖著他的胳膊撒歡。

    4月,學校植樹。有位班主任出差,施海軍主動要求去帶隊。春天風沙大,他的頭發里、衣服上全是土,他卻樂呵呵地和學生一起挖坑、栽樹,干得起勁。一到休息時,便掏出手機給學生拍照。

    吃飯時,學生們把他圍在中間,把自己帶的水果、面包都分給他吃。

    一個調皮的孩子趁亂把他的手機搶過去,要玩游戲,發現相冊里滿滿的都是學生的照片。

    同事說,他和別人不一樣!

    一個下雪天,下班路上他不小心滑倒,重重地摔出去一米多遠。

    五十多歲的人了,同事們很擔心。他卻說︰“沒事,我在西藏就經常摔跤,早摔出了鋼筋鐵骨。”同事們都笑了,卻沒人知道他是忍著怎樣的疼一步步挪回家。援疆樓就在學校對面,不過兩三百米,他走得滿頭是汗。

    第二天,他竟一瘸一拐地來上班了,直到放學才去醫院。個把月後才恢復好,而他沒有落過一節課。

    朋友說他傻,為什麼不請假?他說,我不上課就會給別的老師增加負擔。

    學校經常派老師出去學習,少則一兩個星期,多則幾個月。每當有了空缺,兼職“替補”的基本都是他。他學的是英語專業,卻語文、數學、地理……樣樣都能拿得起。

    在同事們的心里,他就是個“全才”。而他這個“全才”,卻沒有一絲傲氣。

    身為援疆教師、年級組長、辦公室里年齡最大的長者,他沒有端一點架子,反而經常幫大家打開水;誰來找他談事情,他都起身讓座;做好了課件,主動發給同事共享;誰家里有事不能看晚自習,一個電話,他就來了。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