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對口援疆  
1600只“湖羊”跋涉萬里從浙江湖州運送到南疆柯坪縣

浙江省建立新型產業化模式扶助國家級貧困縣

2016年06月20日 02:50:33 來源︰

    援疆網訊(通訊員鐘卉報道)5月的阿克蘇地區,沙塵暴例行造訪,漫天揚沙吹得人們紛紛封住了口鼻。而柯坪縣蓋孜力克鎮庫木力村3小隊的卡米力?卡德爾不停“吃土”也無法忍住開口而笑,最近他有喜事——柯坪縣湖州援疆指揮部給的4只湖羊種羊,其中一只母羊產了2個羊娃子。以前養的羊向來都是單胎單羔,指揮部給的羊居然一胎能生2個“蛋”,這是卡德爾幾十年的養羊史從未見過的。這讓這個家里沒地、3個孩子嗷嗷待哺的貧困戶主人多年愁容慘淡的臉上綻開了久違的笑容。听說,只要養殖合理,這羊今年還能再生一次羊娃子,4只羊一年能為家庭增加1、2千收入,卡德爾炯炯的眼神里亮起了希望。

    浙江省援疆指揮部對口支援的阿克蘇地區是欠發達地區,包括2個國家級貧困縣,位于阿克蘇最西端、總人口5.5萬人的小縣柯坪就是其中之一。柯坪縣天然缺水,土地較少,發展林果業很困難。為了精準幫助當地農民脫貧致富,2014年起,在浙江省援疆指揮部的支持幫助下,湖州市援疆指揮部先後分兩批把多胎多羔屬性的1600只“湖羊”跋涉萬里從浙江湖州運送到南疆柯坪縣,創造了萬里運輸零死亡和到柯安全度過應激期零死亡兩項奇跡,使得一代援疆湖羊順利落戶柯坪“湖羊種羊繁育基地”。目前,通過第一批湖羊自繁和再引進一部分純種湖羊,推廣到各鄉級養殖基地,進行雜交改良,產生的雜交二代推廣到農戶中進行育肥,上市銷售,湖羊扶貧項目已建立“企業+基地+農戶”的產業化模式。去年下半年已經有350只湖羊推廣到兩個養殖合作社進行養殖,160只二代湖羊發放到蓋孜力克鎮庫木力村、帕松村兩村40戶貧困戶手中。

    今年,柯坪湖羊的產業化鏈還在壯大、延伸︰新一批湖羊還將進入柯坪縣;“柯坪羊肉”品牌得到了國家質檢總局受理及公示,招商引資小分隊正如火如荼地進行品牌宣傳、引進龍頭養殖企業;集屠宰、分割、包裝、銷售為一體的羊肉深加工場正在新建;動物防疫體系也在不斷完善……而柯坪縣畜牧獸醫局局長謝定元最近過了把“紅人”癮,看到第一批40戶示範戶嘗到了甜頭,不少農戶紛紛找上門來,“圍追堵截”,希望今年能夠領上指揮部發放的湖羊進行育肥,這脫貧致富的大好機會豈能放過?

    為什麼是湖羊

    地處偏僻、缺地少水是柯坪縣多年來無法擺脫貧困帽子的主要原因。林果業無法發展,交通不便基礎設施薄弱使得招商引資困難,如何讓這個貧瘠偏遠的小縣城的百姓脫貧致富,成了當地政府頭疼的難題。在經過反復的研究論證後,2013年底,湖州市對口柯坪援疆指揮部提出,在柯坪以建設湖羊繁育基地為基礎,構建一個畜牧產業園和兩個繁育小區即“一園兩區”,發展優質湖羊純種繁育為突破口,通過規模化養殖和組織化推廣,推進畜牧產業發展,拉動勞動力就業,促進農牧民增收。

    “柯坪本身是個牧區,自古以來游牧放牧比較多。‘柯坪羊肉’享有“新疆最美的味道”的美譽,以其肉美、口感好而聞名全疆。不過,柯坪的羊數量跟不上需求——國家為了生態,對牧場進行保護,草場受到了限制。因此,要擴群就要發展農區畜牧業,而規模化的畜牧業發展,必須有好的品種。本地的羊都是單胎單羔品種,一年只生一胎,一胎只生一只,難以形成規模效應。我們把湖州多胎、多羔的湖羊引入柯坪,正好切合到農民的所需。”湖州市援疆指揮部副指揮長金寧介紹,一年一胎,一胎一羔的本地羊,農民的成本很大,一年下來沒有多少利潤。只有引進多胎多羔的羊,農民才能有更好的效益。“我們做的事,就是把浙江很好的品種,引過來,讓它們適應當地的環境和氣候,繁育出來的下一代,提供給農民。農民通過和自己的公羊雜交,產出耐粗飼的多胎小羊,讓百姓增收。”湖州市援疆指揮部副指揮長徐建學說。

    引進多胎多羔的羊來擴群,養殖大戶阿卜杜?買拉提不是沒有想過。買拉提生于“養羊世家”,祖上養了幾輩子的羊,到了他這一代,買拉提開始動腦筋擴群。2000年初買拉提就開始全國範圍地跑,尋找多胎多羔品種代替本地羊。據悉,除了湖羊,山東的小尾寒羊、窪地綿陽、波爾山羊都是具備多胎多羔的羊。買拉提曾引進過山東的小尾寒羊,那是柯坪縣第一次出現山東羊,不過,買拉提卻只養了一年就放棄了。“小尾寒羊個體比較大,我們養羊重點要長肉,但是它重點長個子,出肉率低。”買拉提攤攤手,無奈地說。

    除了買拉提,還有不少柯坪的養殖大戶也曾全國範圍地引羊,五花八門地引,但因為很多環節沒有留意,幾乎都不是很成功。柯坪縣畜牧獸醫局局長謝定元介紹,曾有合作社也引入過湖羊,但引的時間在冬季的11月。羊在路途上感冒,加上引的羊都是懷孕羊,長距離路途產生踫撞和應激反應,造成大量的流產,難產。

    以前的引羊行為幾乎都沒有成功的先例,那麼,相隔萬里的湖羊能不能安全引入柯坪?到達後能不能適應新疆的氣候?肉質口感會不會有變化?一連串的問題拋向湖州指揮部。

    對此,湖州指揮部進行了長達一年的大量調研和論證,反復咨詢專家,各地學習,兩地畜牧獸醫局多次對接,完善落實種羊調運方案。終于在2014年的秋季,開啟了大規模的引羊行動。

    謝定元清晰地記得,引羊時間是在2014年9月21日,1600只湖羊分兩批引入,10月1日全部到達。選定9月份引羊,是因為新疆氣候相對涼爽,和浙江氣候相差不是很大。加上秋季的草料比較充足,所以9-10月是引羊的最好時節。為了安全引羊,湖州指揮部做了大量的措施,包括用能夠加水加草的專業車輛運輸,避免羊群因為餓肚子而產生大的應激反應;車輛空間合理設計,太擠了羊不好休息,太空了急剎車容易踩踏;精心挑選的湖羊,都是6-8個月、35公斤左右沒有懷孕的小母羊,因為3天4夜的路途,懷孕羊容易途中流產;引羊過程中做了所有的前期檢疫防疫。起運前,打了胸膜肺炎的防疫針;此外,押運的人員是柯坪專業的技術人員,提前去湖州種羊場學習了2個月,了解湖羊的生活習性、飼料配選情況等;柯坪的接收公司也做好了充分準備,管理工人、場地安排、飼料儲備、人員培訓等等。工人們也掌握了基本業務能力,飼料儲備充足,相關措施也基本到位……

    在湖州指揮部力求“萬無一失”的充分考證和準備下,1600只湖羊1只未死,一只未病,安全地到達了柯坪,實現了押運萬里路上零死亡、隔離期未發現病羊的奇跡。

    怎麼幫助農民增收

    援疆的湖羊來到了柯坪,怎樣才能更有效率地幫助當地百姓增收呢?

    湖羊的養殖條件比較高,剛來柯坪,不一定服水土,一般的農戶飼養水平和經驗怕是不夠。援疆指揮部沒有馬上把湖羊發放給農戶,而是招商引資了一家有經驗的種羊養殖公司︰新疆柯坪喜羊羊農牧科技有限公司,由公司先行集體化科學化地養殖。

    2014年10月1日,1600只湖羊全部到養殖場。在適應了當地環境一個半月後,湖羊們開始配種。懷孕5個月後,即第二年的3、4月,大量的“疆二代”湖羊寶寶出生了!其中生2個的佔80%,3個的10%,1個的10%,第一胎平均采羔率達到1.72,相當于浙江當地繁育的同等水平!

    “湖羊有多胎基因,但是生長速度慢,比較嬌氣,耐粗飼不夠。”新疆柯坪喜羊羊農牧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賈鎮告訴記者,為了增加湖羊的耐粗飼性,湖州援疆指揮部和當地政府又幫助喜羊羊公司從澳大利亞引進了包括彪悍狂放的杜泊羊在內的幾十只公羊。這些威武的公羊和溫柔的湖羊雜交後,下一代的小羊不僅耐粗飼增強了,生長速度還很快,一個半月的小羔就達到了19公斤。2個月斷奶,2個半月到3個月達到30公斤,直接就可以進入市場銷售了。“雜交後的小羊生產速度快,吃同樣的東西,長加倍的肉,大大節省了成本。”賈鎮說。

    二代種羊養到7、8個月大時,援疆指揮部與縣畜牧局選取了350只分別給了柯坪當地的兩家合作社,由他們作為示範大戶先行飼養。示範點與縣畜牧科技公司建立“湖羊租賃”養殖協作關系,為鄉鎮標準化養殖小區擴大湖羊養殖規模積累有益經驗。

    “第一眼看到湖羊的時候,我的眼前一亮,樣子很漂亮,又白又胖,賣相好看。”柯坪縣凱旋肉羊繁育農民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阿卜杜?買拉提不僅僅是“外貌協會”,作為商人,他也愛算賬︰“湖羊的尾巴很小,不像我們本地的多浪羊,尾巴很大。尾巴里都是油,而這尾巴油的用途很窄,只能做包子,所以外地的客人看到尾巴大的羊,本來能賣20元的會被砍到16元,而像湖羊尾巴這麼小,能提價到21,22元。同樣作為小尾巴外地羊,以前我們引的山東小尾寒羊,一天吃3元錢,而湖羊每天只吃2塊多,飼養成本大大地降低了。由于湖羊多胎多羔的屬性,我們已經以前出欄5000只一年,進入合作社養湖羊後,現在可以10000只以上。”買拉提興奮地說︰“現在我們都很有信心,很高興。明年準備把本地的羊處理掉,只養湖羊。”

    除了與合作社合作,大戶示範帶動農戶。湖州援疆指揮部還將160只“疆二代”羊每戶4只免費送給40戶有當地貧困戶,一作為扶貧,二作為農戶示範和積累經驗。助推農牧民接受並熟悉湖羊新品種,充分利用湖羊的多胎多羔性開展高效益的畜牧養殖。

    今後,援疆指揮部還計劃從公司繁殖、基地(合作社)雜交,發展到農戶育肥,即把公羊發放給農戶育肥,增重的重量就是農戶的收益,以此來幫助農牧民增收。

    你的遺願正在實現”

    如今,在喜羊羊公司和合作社,已經可以看到很多可愛的“疆三代”小羊了,它們一會悠閑地曬著太陽,一會又興奮地跑到飼料槽爭食,儼然一副土地主的幸福生活。

    而這副場景,卻讓前來調研視察的浙江省援疆指揮部指揮長徐紀平鼻子發酸,無限感慨︰“群超的遺願終于實現了,倘若他泉下有知,也能無憾了。”

    在場的干部領導無不一怔,沉默不語,眼角泛淚。

    徐紀平口中親切的“群超”,正是原湖州市援疆指揮部指揮長黃群超。2015年8月11日22時20分,因長期堅守在援疆工作一線,積勞成疾,黃群超在離家萬里之外的柯坪突發心髒病,驟然倒下,生命定格在了47歲。生前,認識他的所有人都知道湖羊是他的“寶貝”,從湖羊進疆的提議提出,到課題的論證、整個湖羊扶貧規劃的設計、引羊的點點滴滴環節等,都是由他一手操持,為之付出了極大的心血。

    “為了羊能不能適應新疆的水土問題,黃指揮長可以說是跑斷了腿,不論是當地的土專家、後方專家,自治區畜牧廳的領導等等,他都一一咨詢請教;湖州和烏魯木齊的湖羊養殖場,他也多次去學習經驗。甚至買了一系列湖羊養殖技術的書,自己專研學習,半年下來,都成了湖羊專家了。”謝定元回憶道︰“就是在他反復的接洽,周全謀劃下,所有人都被他的認真,執著感動,也更加堅定了信心。柯坪縣委政府非常重視,讓他分管當地的農口,就因為湖羊產業。他也是全阿克蘇地區唯一一個還兼管農口的市指揮長。在黃指揮長的主導下,我們于2014年確定了柯坪縣畜牧業5年主導規劃。這里面大到中央的政策、繁育體系的建設,公司,合作社的如何發展,小到飼草料的保障,毛皮、腸衣的加工,沼氣的利用等等,事無巨細,一步一步怎麼發展都由黃指揮長親自主筆,親自修改。最後確定了具體怎麼操作,整個班子從上到下形成了共識。”

    “黃指揮當年常對我說的一句話是︰小謝同志,我們干這件事情,只許成功,不能失敗。”謝定元還記得,在引羊的前期準備工作中,黃群超總是冷不丁地拿引羊的具體環節考問他,做什麼能減少應激反應,幾個月的羊合適等等。“黃指揮說,任何一個小細節做不好都會失敗,所以他把方方面面都做到了。”

    去年3月,湖羊第一次產羔。當地10點上班,黃群超7點不到就興奮地拿著相機到繁育基地去看采羔過程,從早待到晚,平時只要沒其他事,隔三差五就要去一趟,了解小羊的情況,看會出現什麼問題。“黃指揮很操心,非常有責任心,去年4,5月,羊出現肺炎的情況,黃指揮專門聯系他的母校浙江農林大學,找了內蒙的專家過來給我們傳授技術知識,防病管理。”賈鎮說。

    “黃指揮過世後,我對自己暗下決心,必須把事干好。事情如果半途而廢,我對不起黃指揮長的一片真心痴情。”在養殖基地,謝定元怔怔地看著第三代活潑地小羊羔子撒歡,突然冒出一句︰“如果黃指揮還在,一定會開懷地大笑,按下快門。”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