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對口援疆  

深圳人在喀什︰讓“援疆”二字更有溫度

2016年11月03日 04:28:38 來源︰ 晶報

  由深圳援建的深圳城項目已基本完工,這個坐落在喀什東城區深喀大道一側的超大型項目,暫時還沒有什麼人流。只是兩天忘了關窗,18樓的國際標準辦公室的桌子上,就已鋪滿了戈壁的塵灰,但就是這麼一個看似孤寂的地方,未來將充滿難以想象的活力。圍繞著喀什這片地區的大大小小的深圳故事,如同當年的深圳特區建設一般,正在這里徐徐展開。

  作為深圳的對口援疆城市,南疆喀什和塔吉庫爾干縣(簡稱塔縣),成為了諸多深圳人為之奮戰的新熱土。3年來,深圳共投入援疆資金29.69億元,實施項目121個,選派各類援疆干部人才113名。“十二五”期間累計投入援疆資金38.5億元,超額完成深圳“十二五”援疆綜合規劃確定的投入33.5億元的目標任務。

  從喀什深圳產業園的高標準廠房,到連接城區主干道的深喀大道,再到塔縣的光伏太陽能路燈,深圳的援建速度,配得上“深圳速度”的美譽。喀什廣泓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陳紅陽就表示,正是因為深圳對口援疆的效率和各方面的支持,讓他們的企業敢于“吃螃蟹”,僅用了一個月就成為在此率先建廠投產的高科技LED企業,並改變了以往喀什地區低科技含量產業發展的模式。深圳美麗奧服裝有限公司喀什分廠廠長助理阿依努爾•伊馬木也表示,正是因為深圳援疆,使得自己本來就因為學歷低而黯淡的工作前景,有了極大的轉機。如今的她除了月入2000余元以外,還成為了車間的中層領導,而這一切改變了她整個家庭環境︰“如果未來深圳援建的喀什大學新校區建成了,我還是想再努把力,試一試考一考,圓了自己的大學夢,並且讓自己的孩子在未來,也能夠接受到高等教育。”

  這些變化,離不開援疆干部和人員的努力和辛勞,而其中,支教和支醫,是深圳援疆的重中之重。他們的執著,連接著深喀兩地,也使得“援疆”二字,有了更熱的溫度。

  故事一 支教

  “在喀什,我的名字叫阿力木江”

  阿力木江又回來了。

  作為“老援疆”,張華已經習慣上了“阿力木江”(意為大學者,編者注)這個維族老師們給他起的名字。原本在深圳觀瀾中學當著高級語文教師的他,2015年援疆期間,構建了“民語區漢語朗讀教學法”和“實踐設計”,得到受援地教師和有關領導高度評價。自願第二次援疆,對他來說,是繼續實踐這個名字背後的含義和期望。

  2015年,張華成為了一名光榮的深圳援疆支教隊成員,在喀什支教的一年中,他扎根課堂,經過反復實踐,憑借扎實的教學功底和豐富的科研能力,對民族學校的漢語教學法從理念到課堂模式進行改革,提高了漢語課堂效率和漢語教師專業化發展,讓喀什的娃娃們更好地學習漢語。當漢語朗讀教學法理論和課堂實踐終于在喀什落地生根之時,短暫的支教工作期限到了。“‘阿力木江’不能辜負這片樸實的土地”,容不得多想,張華就又報名參加了第二次援疆支教。

  每天早晨乘坐班車來到學校,只要沒有別的工作安排,張華就會深入教室,听學生早讀。 哪個班級有讀書聲,他就進入哪個班級听學生早讀,當學生發音不準時,就讓學生停下來,讓學生跟著自己讀。“我把趙元任先生創立的“五度標記法”應用到學生詞語朗讀中,把調長、調高、調值充分讀出來,學生跟著我一個詞語一個詞語讀,等發音準確了,再逐漸加快速度到正常的語速,發音準了,學生很有成就感,讀的興趣也大了。”張華介紹,除了給漢語老師們示範上課,他還給老師們評課交流。

  阿布度瓦爾老師是張華的“愛徒”,她告訴晶報記者,自己在張華老師的教導下,教學水平有了很快的提升,而學生們如今的國語水平也得到了長足的進步。她覺得,像這種傳幫帶的方式,已經在喀什地區各行各業生根發芽。目前,“民語區漢語朗讀教學法”已經在東城教育園區3所高級中學中扎根,4所初級中學中有師徒結對的教師也開始進行課堂實踐探索。

  故事二 支醫

  “我能做的,就是讓婦女們有病要到醫院去”

  “這里的病人,只要錢用完了,就想著把人拉回去,而更多的,是根本都不到醫院來。”魏靈芝說著這些話時,語帶惋惜。為了高效提升當地醫療衛生水平,深圳專門投入了援疆醫療資金2500萬元,為喀什市人民醫院購置高科技醫療設備,改善醫院的硬件設施;同時也集中資源,重點幫助喀什市人民醫院婦產科、新生兒科和重癥醫學科等優勢科室建設,推動醫院升級;選派3支共37人的柔性醫療小組入疆援助;安排470萬元資金幫助塔縣人民醫院建設傳染病科……但即便是這樣,有了醫療硬件和軟件的配套,亟待提升的,還有當地落後的醫療觀念。

  作為如今喀什市婦幼保健站的站長,從寶安區松崗人民醫院婦產科來到喀什援疆的魏靈芝,在深入了解當地的情況後感到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深圳援疆3年,共選派支醫支教隊69人次進疆開展工作。支醫隊共接診門診患者10000多人次,開展包括婦科癌癥及微創治療、影像CT、重癥監護、新生兒等在內的新技術、新項目40余項。而魏靈芝的主要工作,就是保障基層婦女的健康。

  但工作開展之難,令人難以想象。“(女病人)只要是下了病危通知書,基本上家人都不願意搶救,都選擇說要把人拉回家。因為他們有搶救的這些錢,就可以選擇再娶一個老婆。”深圳市一年都可能沒有幾例孕產婦死亡病例,但在喀什地區,時不時就能踫到。魏靈芝給晶報記者介紹了這麼一個案例︰一個被基層醫生多次告知不能懷孕的結核女病人,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可能基層醫生也沒有對她說過最壞情況,結果懷孕後還停了結核治療的藥物,最後懷孕4、5個月時大咳血,大人小孩都沒了。“建立完善的監護體系和搶救機制很有必要。基層婦女沒有基本的醫學常識,基層婦女保健很落後,導致一些本可避免的醫療事故不斷發生,我們也很著急。”魏靈芝痛心之余,也在嘗試著提高基層醫療人員的素質,但,這不可能一蹴而就。

  “太多很基礎的知識沒能夠很好地普及和應用到基層醫務人員身上,所以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魏靈芝說,剛來的時候,覺得一年時間很漫長,等到大家把相關工作做起來了,發現問題想要把它們解決的時候,一年都快要結束了,有時候真的覺得時間不夠用。“醫院只能解決一小部分醫療問題,健康教育的普及工作以及基層醫務人員的素質提升,才是根本解決喀什地區醫療問題的關鍵。”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