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對口援疆  

赤子之心——湖南教育援疆干部祁懷好的援疆故事

2017年01月09日 04:28:03 來源︰ 中國新聞網

  中新新疆網1月5日電(陳文靜 吳秀娟)五年了! 2012年,祁懷好從湖南省教育廳民族教育處到吐魯番市教育局,一干就是5年,成為了湖南教育援疆時間最長的一位援疆干部。

  在這五年中,祁懷好很多時候很欣慰︰因為吐魯番市中等職業學校成功升格為高等職業學院,市實驗中學躋身新疆自治區示範性高中,實現了吐魯番教育“零的突破”;幾百名教師通過湖南“歆語工程”等系列培訓成為了吐魯番雙語骨干教師,全市雙語教育基本實現全覆蓋;利用湖南省的優質教育資源,開辦援疆班,辦好周南班,一批批新疆學子求學湖南,滿載而歸……

  很多時候,祁懷好卻很歉疚︰遠在新疆,他很少和女兒交流,從參加中考到現在的高三備考,都沒有太多時間關心;年邁的母親因病住院,只能通過電話安慰;家里出現了棘手的事情,不能第一時間處理,只能拜托朋友幫忙……

  但祁懷好並不後悔,因為在他心中一直有一個信念——永懷赤子之心,是他作為一個共產黨員對新疆人民的莊嚴承諾,也是作為一個教育援疆者對新疆教育事業的莊嚴承諾。

  從異鄉人到“新疆通”

  剛從湖南回新疆的飛機上下來,祁懷好的耳邊還時常若隱若現地回蕩著飛機起落時的轟鳴聲。他不時用手拍一拍耳朵,總是很大聲地跟人說話。

  從湖湘大地到西北邊陲,吐魯番與長沙有近兩個小時的時差。說是晚上8點,其實這里還只是傍晚,太陽剛剛下山,下了班的人們才踏上回家的路。

  類似這樣時空的轉換,對于祁懷好來說已是再稀疏平常不過的事情。從2012年至今的五年時間里,他經常輾轉于新疆和湖南兩地之間,一頭是沉甸甸的責任,一頭是暖暖的親情。

  那時,他的前任陳書國在留疆工作後病逝,祁懷好放棄了原本穩定的生活環境和駕輕就熟的工作氛圍,義無反顧地接過接力棒,這一接就是5年,成為全省教育系統援疆時間最長的一位援疆干部。

  其實,祁懷好一直與民族教育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除了自身少數民族干部身份外,從張家界市教育局到湖南省教育廳民族教育處,再到現如今的吐魯番市教育局,他將這種巧合視為一份特別的緣分。

  初到這片陌生的土地,祁懷好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跑遍了全市每一個鄉鎮學校,跑遍了所有教育援建項目工地,把大量時間放在鄉鎮學校,了解基層教育教學情況。“跑”多了,漸漸習慣了新疆的風俗習慣。祁懷好說,雖然早就對新疆人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的生活有所耳聞,也做好了入鄉隨俗的準備,可當一杯杯高濃度的酒擺在了桌上,還是讓他很為難。

  “來,這杯是‘入伙酒’,干了這杯,你就是我們吐魯番人了……”下鄉調研時,時常會有熱情的維族老鄉為他斟上滿滿的一杯。若在以前,素來不勝酒力的祁懷好必定會滿口拒絕,可看著維族鄉民們滿心的熱情,他會豪爽地端起酒杯,硬著頭皮一飲而盡。盡管喝上一小杯就醉了,祁懷好卻贏得了維族老鄉的贊譽,成了他們眼中的“自家人”。

  時間久了,祁懷好對吐魯番的風俗民情也有了更多的了解。這里是個載歌載舞的地方,雖然不擅歌舞,他照樣會學著扭扭脖子、擺擺手,略顯生澀的動作引得大家笑出聲來,他也毫不介意;這里是個盛產玉石的地方,閑暇的時光,他便向行家里手“拜師學藝”,學著鑒別玉石的成色和真偽……在祁懷好的眼中,只有真正的融入當地的風土人情,工作起來才會更加得心應手。

  敢啃“硬骨頭”的教育局長

  吐魯番的夜來得要比長沙晚一些,凌晨一兩點,才約莫有了夜色正濃的味道。這個時候,遠在家鄉的妻兒早已安睡,祁懷好卻輾轉難眠。

  來到這里以後,他有個特別的習慣,夜里趟在床上,總是翻來覆去無法入睡,反倒是客廳里的沙發成了他的“臥席”,很多教育援疆的思慮與謀劃都是從這里誕生的。

  其實,從援疆的第一天起,祁懷好就懷揣“一定要為吐魯番教育做點什麼”的理想,這也是他報名援疆的初衷。只是,到了這里才發現,吐魯番的教育發展總體水平比較落後,想要改變這里的教育面貌,確實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與教育打了一輩子交道的祁懷好深知,對于民族偏遠地區來說,學校硬件設施的配備固然重要,但師資力量的充實與提升才是重中之重。一組調研數據給他帶來了很大的震撼——2013年,全地區漢語和雙語教師結構性缺編嚴重,在實施雙語教學的121所學校中,雙語任課教師缺口達1400余人。

  怎麼啃下這塊“硬骨頭”?祁懷好曾率隊到全國知名高校“招兵買馬”,可常常是圍觀者無數,真正走上講台的卻少之又少。招聘會上的冷遇讓他下定決心從根本上改變雙語師資緊缺的短板。

  怎麼辦?出身湘西的祁懷好想到了自己的母校——吉首大學。趁著回鄉探親的機會,祁懷好找到吉首大學,經過多次調研,最終選派了9批290名雙語骨干教師赴湖南吉首大學參加為期4個半月的脫產培訓,為吐魯番教師搭建了一個專業的雙語培訓平台。

  同時,在祁懷好的推動下,湖南把吐魯番校長培訓納入湖南省民族地區校長掛職培訓計劃,每年選派5~10名校長到湖南優質學校跟班學習,培養了一批優秀的校長。

  “你們湖南人,敢啃硬骨頭!”說起祁懷好,吐魯番職業技術學院的黨委書記靳義川深有感觸。他告訴記者,吐魯番職業技術學院是由吐魯番職業中專升格而來,此前吐魯番沒辦過大學,如何準備申報材料,大家心里都沒有數,整個學校都沒有人願意報名來參加這份工作。

  知道有了這塊“硬骨頭”,祁懷好又一次“兜”了下來。他按照學校需求召集了一批援疆教師,組建攻堅小組。在祁懷好的帶領下,攻堅小組開了十幾個專家論證會,整理成30多萬字的申報材料。2015年春節臨近,剛回湖南與家人團聚不到幾天,听聞自治區教育廳來校檢查創建工作,他們又揮別親人,奔赴吐魯番,一直忙到小年夜。現在。吐魯番市中等職業學校成功升格為高等職業學院,實現了吐魯番高等教育“零的突破”。

  援疆教師的“大家長”

  在援疆教師夏歌晨的眼中,祁懷好是教育組這支團隊的“大家長”,管理著五十多個人,大到老師們的工作狀態,小到生活中的頭疼腦熱,他常常事無巨細,行必躬親,為人敏銳幽默,很是與老師們打成一片。

  這是離家萬里之外的異鄉,來自三湘四水的援疆教師們從最開始的互不相識變成了肝膽相照的兄弟姐妹,祁懷好是這支隊伍的主心骨。

  其實,這個大家長“不好當”︰因為這個隊長既不管他們的“帽子”,也不管他們的“票子”。但祁懷好用一顆誠摯的心將原本素不相識的他們凝聚在一起。

  “我們初來乍到,白天還好,忙著備課、上課,日子不經意間也就過去了;只是到了夜晚,生活的單調與淒清襲面而來,經常躺在床上數著天花板。”剛到一個月,援疆教師鄒浩心情很郁悶。

  祁懷好任何一個隊員都駐扎得久,何嘗不知道隊員們此時的心情?為了讓援疆教師安下心來,他挨個上門探訪,閑話家常。在他們眼中,這個“大家長”就如同親人一般,無關職位,無關年齡,是一位值得信賴的兄長。

  只是,這位“大家長”也並非時時刻刻都是笑臉相迎,他也有嚴厲的時候。

  一次深夜,兩位老師因為瑣事起了爭執,險些要打起來。祁懷好第一次發火了︰“多大的人了,就為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吵成這樣?這不是丟援疆老師的臉麼?”其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這嚴厲的批評背後,是一番良苦的用心。兩位老師當即致歉,這場爭執也自此煙消雲散。

  “在吐魯番,我們每一個人都不單單是我們自己,我們所代表的,是整個湖南的形象,容不得有絲毫的閃失。”其實,對于祁懷好而言,親和也好,嚴厲也罷,都是為了讓這些援疆教師能夠圓滿完成任務,安全地“著陸”,回到時刻記掛著自己的親人的懷抱。

  5年來,先後有3批援疆教師、兩批援疆校長共112人來到吐魯番。“陪伴與見證著每一個援疆教師的成長,這是我最引以為傲的成就。”說到這,祁懷好又露出了“大家長”式的微笑。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