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對口援疆  

此生伊犁人——一位援伊三年援疆專家的心聲

2017年01月17日 03:34:05 來源︰ 中國網

  援疆三年,有辛酸的淚水,也有寬慰的笑聲;有手術時緊張和勞累的汗水,也有迷戀在山水草原之間的足跡,還有著各族朋友聚會時美酒佳肴和歌舞。新疆在我們援疆醫生心里,是邊疆、是崗位、也是家鄉。在這里,我想用三個詞來表達此刻我最真實的感受︰

  首先,是愧疚!

  家以國為重!這是我們上至昭君出塞、錫伯西遷,下至兵團駐疆、新一輪援疆過程中歷代人的家國情懷。但我們每一個人身後又確實有著一個家庭或者一個家族在牽掛,我想首先應該對我們的父母、妻兒要說一聲,對不起!正是他們用無私的愛在支撐著我們,讓我們能夠全身心地投入到援疆工作中。離家三年,自己和家庭都會經歷很多事情,援友中有的痛失至親、有父母生病、手術、有孩子升學、高考等。我個人也經歷了爺爺去世、媽媽骨折、女兒小升初等等事情,作為家里的頂梁柱,在這些關鍵時刻卻不得不讓妻子幫我獨自擔起家庭。對家,我們于心有愧!但家與國面前,我們都懂得孰重孰輕,在國家大政方針面前,既然選擇了我們,我們就要有所舍棄,有所擔當!

  我愧疚的還有伊犁州友誼醫院的同事們和伊犁州的病友們。三年雖然不短,我們所能做的依然很少。疾病診療、檢查手術、人才培養、技術培訓等等,這些工作內容雖然充斥了每一天,但在即將離開的時候,依然覺得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沒有做好。還有那麼多病人等著檢查和治療;還有很多新技術、新項目等待上馬;很多年輕醫生的技術還需要進一步成熟和提高。隨著歸期臨近,這樣的急迫感更為明顯,對同事和病人的愧疚也愈發加重,也只有通過更加努力的工作來讓自己心安一點。當然隨著第九批援疆醫生的進駐,我們的事業一定會更好地開展下去,但作為我們個人,總覺得自己的付出遠遠抵不上當地單位同事、領導和各族朋友的深情厚意。

  第二個詞是感動!

  不到新疆、不知道新疆之大,不到新疆、不知道新疆之美。我還想說的是不到新疆,不知道新疆人的豪爽和熱情,不在新疆工作,就無法體會到各族朋友的情誼!我在友誼醫院工作三年,從走進醫院、走進科室的第一天,就被我們院領導和科室同事類似家人一樣的親情所包圍。從吃住行到毛巾被褥用品,從每日的水果和醫院事無巨細的安排,恍然有著當年出門求學時被家人的關照和囑托的感覺,這種發自內心的感動一時難以言表。當我們的父母妻兒來伊寧看望我們時,友誼醫院領導和科室同事精心安排接待和歡送,這種親情關系不僅觸動了我們,甚至讓我們的父母都為之感動;還有我們各民族領導和同事把我們當做兄弟一樣相處和交往,這樣深厚的民族兄弟情誼值得終身牢記和珍惜!相信我們一起來的援疆醫生都會有著和我一樣的經歷和感受、感動,這樣的感激之情貫穿了我們整個援疆的歷程!

  第三個詞是不舍!

  沒有進疆之前,總覺得三年很長。而現在回頭看,第一次進疆的情形就似乎發生在昨天,用轉瞬即逝來形容毫不為過。這三年是我們人生中絕無僅有的三年。在這里,我第一次有了最為深切報效國家的榮譽感和自豪感,有了守土戍邊的責任感,有了努力去維護民族團結和建設邊疆的使命感。在這里,我們和各族兄弟姐妹一起救死扶傷,共同承擔工作的繁重和風險,共同享受手術成功、病人恢復的成功和喜悅。我們活得充實而精彩,付出了汗水、收獲了友誼,收獲了民族團結的兄弟情!臨到分別時刻,我們不舍這段經歷、不舍這份情誼!

  我們援疆人習慣說這樣一句話︰三年援疆路、一生伊犁情。我現在想稍微改一下,三年援疆路、此生伊犁人!因為從此以後,這里有了我們的親人,成了我們的故鄉!

  (作者朱宏系江蘇省人民醫院消化科主任醫師、伊犁州友誼醫院第八批援疆專家)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