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黨的十九大專題  

新疆去極端化的成效和啟示

2017年10月06日 04:30:34 來源︰ 新疆日報2017-10-05 A11版

宗教極端主義是攀附于宗教之上的變種毒瘤,是阻礙人類社會和平發展和繁榮進步的重大威脅。黨的十八以來,在黨中央的戰略部署下,自治區黨委大力實施和深入推進去極端化。經過幾年的艱辛努力,目前已經取得了實實在在階段性的積極成效,社會綜合效應較為明顯,為全方位推進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總目標,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創造了極其重要的社會條件。

去極端化是實現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總目標的必然要求和重要保障

宗教極端主義的反動本質決定了必須要去極端化。宗教極端主義不是宗教,它與宗教是利用被利用的關系。宗教極端勢力在新疆所干的一切,不是為了某一個宗教或某一個民族,而是為了推翻黨和政府,把新疆從祖國懷抱中分裂出去,建立他們所謂的神權政治。在分裂這一政治問題上,宗教極端主義與民族分裂主義沆瀣一氣、同流合污。宗教極端主義在本質上與人民為敵、與黨和政府為敵、與國家根本利益為敵,這決定了我們必須采取去極端化舉措,以維護國家最高利益和各族人民根本利益。

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把依法管理宗教事務的16字要旨上升為處理新疆宗教問題的20字基本原則“保護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極端,抵御滲透,打擊犯罪”,首次明確提出了“遏制極端”。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基于歷史和現實考量,審時度勢,高瞻遠矚,務實聚焦作出的重大部署,體現了黨中央對新疆形勢的科學把握和準確判斷,為新疆開展去極端化指明了正確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去極端化取得的成效

去極端化作為一項重大戰略部署提出和實施以來,在新疆的成效是十分明顯積極的,為進一步實現社會大局持續穩定和長治久安產生了重要影響。

在對宗教極端主義危害認識上普遍達成了共識。針對宗教極端思想的現實危害,自治區各級黨委、政府采取了多種形式的揭批活動、全方位多領域的發聲亮劍活動和多方位多層次的宣傳教育活動,各族干部群眾尤其是維吾爾族干部警醒覺醒,對宗教極端主義的本質危害進行了揭露揭批;通過公審公判大會、監獄改造表現較好人員現身警示說法等形式,讓廣大群眾切實感受到了宗教極端主義對現實生活和家庭的危害,讓廣大宗教人士真正感覺到了宗教極端主義反伊斯蘭教的本質和褻瀆伊斯蘭教的危害。通過去極端化系列宣傳教育,自治區社會各階層對宗教極端主義危害的認識達成了空前的共識。

極端化外在表象得到有效治理。這幾年,我們采取多種措施、多管齊下。總的來講,極端化外在表象上的治理已卓見成效。當前,蒙面罩袍不見了,中青年留大胡須現象不見了,事事時時處處以所謂“阿拉力”“阿熱木”判斷清真不清真的現象不見了,禁止婚禮上唱歌跳舞、吹打彈奏的現象不見了,禁止喪禮上悲傷哭泣的現象不見了,極端排斥現代文化、現代文明的現象不見了,廣大群眾的生產生活又回歸正常了,往日壓抑的社會氛圍又開始活躍充滿了生機活力,社會正氣得到弘揚,社會面發生了根本性變化。

群眾工作得到明顯增強。圍繞去極端化,全區以“訪惠聚”駐村工作為重要載體,駐村工作隊隊員深入基層深入群眾,面對面開展教育群眾、幫助群眾工作,用心傾听群眾呼聲、感受群眾冷暖安危,全面強化和提升了群眾工作,使我區群眾工作得到實質性扭轉,黨和政府在廣大農村的群眾基礎、執政基礎、社會基礎大大鞏固。

基層組織建設工作得到有效提升。做好深層次的去極端化,必須從加強基層基礎著手,從加強基層組織建設入手。在去極端化問題上,干部中不敢管不會管不願管的問題得到了有效解決,一批作風不嚴不實、不作為亂作為胡作為的干部受到黨紀法規的嚴肅處理,充當幕後的一批“兩面人”“兩面派”被揭開蓋子受到嚴懲,一批村霸、家族勢力和極端勢力受到嚴厲打擊和法律審判,基層組織的威信和公信力得到有效提升。

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得到有效推進。主要體現在︰一是依法治理去極端化能力提升。2017年通過實施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這既是近幾年去極端化探索實踐的結晶,也是依法治疆、建設法治新疆的重要體現。2015年實施的《烏魯木齊市公共場所禁止穿戴蒙面罩袍的規定》,也是烏魯木齊市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去極端化的一個積極探索。二是宗教事務管理水平提升。2015年自治區修訂實行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宗教事務條例》,為推進去極端化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三是民族事務治理水平提升。2016年1月,自治區正式實施《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民族團結進步工作條例》,2016年10月啟動“民族團結一家親”活動,既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團結穩疆”治疆方略的重大舉措,也對提升新疆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重要意義。

去極端化實踐中的幾點啟示

開展去極端化,是維護國家和人民根本利益的正義之舉,也是國際社會應對宗教極端主義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今天新疆去極端化工作所取得的成績來之不易,其經驗更為彌足珍貴,為我們做好更深層次去極端化工作提供了寶貴的啟示。

高位推動,頂層設計。各地黨委政府主要領導緊緊圍繞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這一總目標,深刻牢記“宗教極端是暴恐活動的思想基礎”這一科學論斷,始終在思想上繃緊了去極端化這根弦,思想深處和行動上堅持把去極端化作為最首要最緊迫的工作來推動,全力做好頂層設計,研究重大原則方針,以嚴實作風落實好各項工作安排。

思想先導,干部先行。去極端化最艱難的就是去除思想上的錯誤認識,受其害的絕大多數是普通群眾。要解決群眾思想上的問題,就必須做大量細致的思想工作,而不是采取行政強制的方法,否則會適得其反。值得總結和重視的是,在統一群眾思想認識過程中,干部,尤其是廣大少數民族干部發揮了舉足輕重的引領示範作用。

持續深入,依法治理。近年的實踐表明,去極端化是一個系統性、復雜性極強的工作,絕不是輕而易舉就能深層次解決的,必須堅定不移毫不動搖深入推進下去,必須貫徹依法治疆、建設法治新疆理念,深入貫徹《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

依靠群眾,發動群眾。群眾路線是黨的優勢。去極端化實質上是一場與宗教極端勢力爭奪政權、爭奪陣地、爭奪人民,爭奪民心的戰爭。我們必須堅定不移發動群眾、依靠群眾,讓群眾的思想認識再提高,讓群眾的思想顧慮徹底拋棄,讓宗教極端勢力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統籌治理,標本兼治。宗教極端主義的表征表明,境外有種子,境內有土壤,網上有市場。實踐告訴我們,去極端化,既要治理極端化表象,打擊極端行為,更要治理思想極端上的“本”與“源”;既要深翻極端滲透蔓延的“土壤”,又要壓縮清理藏匿極端的“空間”;既要堅定不移加強基層組織建設,又要努力改善民生凝聚民心;既要嚴懲損害群眾利益的腐敗問題,又要加強干部作風轉變力度;既要加強重點領域防控、邊境地區管控、互聯網安全管理,又要加強清真寺和宗教活動的教育管理服務等。

幾年的艱苦努力,已使我區去極端化工作取得了階段性成效,是大快人心的,也是有目共睹的。在“三期疊加”極端特殊復雜的階段,去極端化仍然任重道遠,要求我們必須堅定不移緊緊圍繞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這一總目標,堅決貫徹落實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關于去極端化戰略部署,堅決貫徹落實自治區黨委關于去極端化行之有效的措施辦法,緊緊依靠人民,贏得去極端化的更大勝利!

作者︰ 新疆社會科學院黨政辦主任、副研究員于尚平;新疆社會科學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員馬品彥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