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新聞聚焦  

習近平首次點名懲治“涉黑”貪官,背後有哪些事兒?

2018年01月14日 04:49:57 來源︰ 中央紀委官網 中國網

1月13日,第十九屆中央紀委第二次全體會議閉幕,全會公報公布,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公報中提及︰把懲治基層腐敗同掃黑除惡結合起來,堅決查處涉黑“保護傘”。

在此之前,習近平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的講話中也說到︰“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後面的‘保護傘’。”這應該是習近平在公開場合首次提及要懲治“涉黑”貪官。

官員成為黑社會勢力的“保護傘”是危害極大的一件事,我們來說說落馬貪官都是怎麼涉黑的,又怎麼做“保護傘”的。

從“打黑英雄”到黑社會“保護傘”

關于官員是否涉黑,有時候,官方沒有明確指出的話,並不好判斷該官員是否真的是在為黑社會勢力撐“保護傘”。比如,天津“武爺”,也就是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

武長順已經于2015年2月被雙開,2017年5月,武長順一審被判死緩,且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武長順的罪名包括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單位行賄、濫用職權、徇私枉法等,通報中也沒有提及他與黑社會有什麼關系,但是說到武長順,大家都調侃他是天津“黑老大”。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覺得,嚴格來說,他算是白道“黑老大”吧,借助權勢建立了自己家族的企業王國,還通過查案、抓人等方式,打壓與其家族公司存在競爭關系的企業。方式方法是非常“黑道”特色了,因此也給大家留了個“黑老大”的印象。

但是有實實在在為黑社會提供“保護傘”的,大家也比較熟悉的,已經被執行死刑的原重慶市司法局局長文強。

2009年8月,文強因為嚴重違紀,充當黑社會保護傘,接受紀檢部門調查。2010年一審被判處死刑,同年二審維持一審判決,2010年7月被執行死刑。

文強是一位從“打黑英雄”,打著打著就自己成了“黑社會”的人。針對文強的起訴書中提及,他從1992年開始,長期擔任重慶市公安局黨委委員、黨委副書記和副局長,利用職務之便多次包庇、縱容多個黑社會性質組織進行的違法活動,包括聚眾賭博、組織賣淫等,收受黑社會組織送與的錢財。

官員縱容促使黑社會組織坐大

我們再看一下距離現在相對比較近的基層的涉黑官員是怎麼涉黑的。

首先要說的就是廣東省廉江市委原常委、市公安局原局長馬東進。他也曾是榮譽加身,獲得過全國公安英模、廣東省勞動模範等。2012年,法院判決馬東進有期徒刑14年。

判決書中寫道,2005年1月至2007年底,馬東進等人為牟取私利,與不法人員吳某某合作非法采礦並合伙辦廠,放任非法采礦的違法犯罪行為,使其不受追訴。馬東進在任廉江市公安局局長期間,因與吳某某存在直接利益關系,對吳某某涉嫌妨害公務、敲詐勒索等犯罪行為疏于履行職責,致使吳某某組織、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得以坐大,造成嚴重的社會危害和惡劣的社會影響。

除此之外,在曾吸引大家關注的劉漢涉黑案件中,“保護傘”的身影就一直在出現。

在劉漢、劉維一手建立“商業帝國”的過程中,10多年時間,倆人曾多次涉案被查,但每次都能夠逢凶化吉,得益于“保護傘”的存在。

在劉漢案件中,一起被提起公訴的還有當地3名政法干部︰原德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政委劉學軍、原德陽市公安局裝備財務處處長呂斌和原什邡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劉忠偉。

劉維說,他除了給這三人送錢以外,還幾乎每周與三人在自家會所聚會,甚至吸毒。三人為劉漢隱匿、銷毀案卷材料,發生命案後為劉漢通風報信,甚至為他提供槍支子彈。

劉漢還利用自己的妻子結交官員夫人,接近官員。他建立了很復雜的關系網,以達成“有案不查、壓案不辦、毀滅證據、重罪輕罰”的目的,甚至他都能左右當地的人事安排,為有些官員提拔升遷提供幫助,清除一些“不配合”的官員。

2015年2月,劉漢被執行死刑。

農村基層干部涉黑

農村基層干部涉黑這幾年也經常被提及,越來越受到重視,而且一直是中央巡視組巡視的內容之一。

2014年10月,中共天津市委關于巡視整改情況的通報中就提及,要在全市開展為期2個月的農村基層干部違紀違法問題集中專項整治,重點查處的問題就包括“涉黑涉惡”。專項清理期間,公安機關查辦農村基層干部涉黑涉惡7件。

2015年1月,中共河北省委關于巡視整改情況的通報中也提到,針對中央巡視組指出的涉黑涉惡村干部“靠恐嚇、賄選操縱選舉,壟斷集體經濟資源,撈取政治光環”等問題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在農村深入推進打黑除惡滅霸掃痞專項行動,全省共打掉黑惡痞霸團伙799個,同時,組成五個督導組分赴各地進行兩輪專項督導,嚴把換屆選任關口,防止違法犯罪人員“由黑變紅”。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