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新聞聚焦  

【紀檢人•手記】"每處腐敗都深深傷害群眾的心"

2018年01月15日 03:28:05 來源︰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在紀委工作的8年,我一直都在執紀審查第一線,經常會踫到當事人是自己的同事、朋友。

    2016年4月,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區紀委決定,對群眾舉報的古饒鎮趙集社區5名村干部涉嫌騙取近15萬國家義務教育債務化解資金的信件進行初核。調查伊始,我就接到了熟人打來的電話……

    “老領導,早上你們區紀委的兩位同志找我談話,問了一圈也沒說是什麼事情,你看咱這多年的交情了,有啥事你先給我說說,我也好有個思想準備!”當事人趙某試探著問我,他是我在鄉鎮工作的舊相識。

    “準備?你想準備什麼啊,實話實說就是了。”嗅到了電話那頭的焦慮,我準備順著聊下去。

    “是義務教育債務化解資金的事嗎?”趙某繼續試探。

    “義務教育化解資金怎麼了?”我故作不明。

    “哦,就是那個1萬多塊錢吧,那是村里之前欠我的,資金到位後,也就是還了我的賬,要是有什麼問題,那也是他們幾個的事,我可沒有參與啊!陳書記,你是了解的,咱是老實人,一定說實話!”趙某想擺脫自己的嫌疑。

    “好,回頭找你了解情況,你可要展現咱老黨員的本色啊!”鑒于趙某所說和之前我掌握的情況不符,我決定先穩住他,畢竟,騙取近15萬的資金,哪能這麼容易就交代了。

    果然,由于涉案人員多且案發時間早,很多資料缺失,加上5名當事人早已形成攻守同盟,調查進展遠低于預期。于是,我決定和這位舊相識正面過招。

    “老趙,咱們認識快有10年了吧,我們調查的這個事情,你也很清楚,近15萬可不是小數目,你干過村黨支部書記,覺悟也高,對組織誠實,我想你還是可以做到的吧?”我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陳書記,還是那話,我就拿了1萬塊錢,這也是村里之前欠我的,其他的我不清楚。”說罷,趙某就保持緘默了。

    我意識到這是塊難啃的骨頭,很難有所突破,只能調整調查方向。經過近3個月的調查取證,完全鎖定了趙某違反黨紀法規,伙同他人借國家化解村級教育債務之機,偽造合同、債務憑據等相關申報材料,騙取國家義務教育債務償還資金144667元的事實。

    鑒于問題涉嫌違法,經區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將涉嫌違法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2017年7月,5人因詐騙罪被烈山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其中趙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罰金5萬元。

    幾天後,趙某又來到區紀委找到我︰“老領導,你看我這也太冤了,是他們騙了國家的錢,我只是收回欠我的賬,怎麼開除我的黨籍,還被判刑了啊,不給我個說法,我就要去你們上級機關反映!”

    “老趙,當時的情形你比我更清楚,你是村黨支部書記,騙取國家的錢怎麼能拿得那麼心安理得?為什麼知情不報,為什麼對抗組織審查,為什麼要替他人隱瞞?你看看自己,哪里還有一點共產黨員的樣子,你的黨性在哪里?政治紀律和規矩哪里去了,你忘了你的入黨誓言了嗎?”

    見他仍舊不醒悟,我也有些激動,“開除黨籍和判處有期徒刑是依紀依法對你作出的處理,你們是共犯,且數額巨大,現在喊冤,遲了!組織給過你機會,你選擇了包庇、對抗,判你緩刑很大程度上是考慮你年齡偏大,還有什麼理由反駁?老趙啊,千萬不要再錯上加錯了!”

    一番話後,趙某低下頭不停地抽泣,“我現在徹底認識到錯誤了!”

    在村(社區),風氣的好壞、干部的形象,往往是群眾對黨和政府工作的第一認識,每一處腐敗都會深深傷害群眾的心。全面從嚴治黨,就是要把黨內的每個角落都打掃干淨。(全國紀檢監察系統先進工作者、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區紀委副書記 陳曉華)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