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改革開放四十年  

“人間煙火”見證生活水平提高

2018年12月25日 05:17:53 來源︰ 天山網

    我是烏魯木齊縣人,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改革開放40年來,最讓人驕傲的是我現在也過上了現代化的生活。

    我在7個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都說“農村孩子早當家”,自我懂事起,由于父母整日忙于田間勞作掙工分,負責一家人的飲食就成了我和姐姐的事。

    俗話說︰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沒有柴,其他六件事就失去了“用武之地”。因此,那個時代的人,除了要保證口糧,柴火也是每家生活的必需品。

    童年的記憶里,每家每戶都會在院子或是屋里用泥巴和土坯搭個灶台,做飯時,得先在爐膛里架好粗細搭配的柴火,再用紙片或干樹葉點著,待火燒旺再將大塊木頭扔進火里,以保證燒水煮飯有足夠的火力。若是撿回來的柴火半干半濕,弄得滿院烏煙瘴氣是常有的事。一頓飯做下來,汗流浹背不說,雙眼也被燻得通紅。

    上世紀80年代初,村里開始施行包產到戶,村民的收入有所增加,大家開始選擇用煤炭做燃料。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成塊的煤炭對于村里人來說是奢侈品。有些人便買回來一堆堆比塊狀煤便宜許多的煤渣,和著一定比例的黏土制成煤球做燃料,市場上也出現了用機器制成的蜂窩煤。無論是塊狀煤還是煤球,比起過去的木柴雖然燃燒時間更持久,減少了添加燃料的頻次,但是煤炭引燃較慢,每天掏爐灰也成了必不可少的事。

    到了上世紀90年代初,液化氣罐開始在農村出現。在那個時候,能用上液化氣是一個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在農村,誰家能用上液化氣似乎是“小康”生活的象征,去換氣時自行車上掛著氣罐在街上穿行,行人都會多看一眼。但是每個月的用氣量有限制,換氣站也屈指可數。

    後來,液化氣逐漸普及,我家也有了氣罐。比起以前的燃料,液化氣火力更大,炒菜做飯更方便了。最初使用液化氣的爐子還沒有自動點火功能,每次用明火點燃時還得把控好出氣量,使用時多少有點顧慮自己的安全。隨著液化氣灶的技術革新,市面上出現了自動點火功能的灶具,只需輕輕轉動旋鈕,“啪”的一聲,火苗順勢而來。

    進入21世紀,隨著城市發展,七道灣鄉被劃入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我們村的不少人陸續搬進了樓房居住。雖然換氣站多了,但每逢液化氣用盡,就得背著沉重的氣罐上下樓,家里要是沒個壯勞力,做飯都成了問題。好在全市施行管道天然氣入戶工程,液化氣罐逐漸淡出我們的生活。

    現在,誰家的天然氣用完了,只需帶著一張燃氣卡去櫃台或自助機充值,到家後往天然氣表里一插,一切都輕松搞定,再也看不到過去煙燻火燎的爐灶和背著液化氣罐爬樓的情景了。

    8年前,我開了一家餐廳,廚房里也用上了管道天然氣,既方便又實惠。如今,離我家不遠的新房也即將交工,基礎設施一應俱全。可以說,家用燃料的變遷見證了改革開放後我家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更是偉大祖國日益強大和繁榮的真實寫照。

    (新疆日報記者王蕾整理)

    人物檔案︰

    吐爾遜•阿不都,1961年出生于烏魯木齊縣七道灣鄉八道灣村,隨著城市的發展,撤村建居,他從村民變成社區居民,現在經營著一家餐廳。(鏈接地址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