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新時代 新作為 新篇章  

扎根南疆 開枝散葉

——塔里木大學“用胡楊精神育人 為興疆固邊服務”紀實(上)
2018年12月26日 03:04:46 來源︰ 新疆日報2018-12-26 A01版

12月15日,在塔里木大學校史館內由芨芨草、胡楊枝做屋頂的“地窩子教室”前,22歲的曹建翠久久駐足。她拍下一段抖音,“要讓更多人看看我的母校是從這樣艱苦的歲月、艱苦的環境中走過來的。”

曹建翠是塔里木大學法學專業大四學生,這個來自甘肅武威的姑娘正在備考阿克蘇地區一家單位。“四年大學生活,讓我深深愛上了南疆。我覺得這里能實現我的理想,我決定留下來。”曹建翠說。

留下來!留在新疆!60年光陰流轉,“95後”的大學生與60年前那群在亙古荒原、沙漠邊緣、胡楊林中艱苦奮斗的青年學子作了同樣的選擇。

塔里木大學到底是怎樣一所大學?又是怎樣的一種力量,讓這所位于沙漠邊緣的學府,能夠吸引萬千學子扎根南疆?塔里木大學退休教授閆春雨說︰“我們在這兒扎根60年,一直按黨的教育方針辦學,任憑雨打風吹,就像胡楊一樣頑強!”

胡楊的種子雖小,卻有著扎根大漠、成長成材的信念

“胡楊的種子非常小,卻有著極其頑強的生命力。每年7月到9月,大量帶有冠毛的種子隨風飄散到各地。如果落在干燥的地面,它就耐心等待雨水的澆灌;如果落在潮濕的地方,當年就能生根發芽……”12月10日下午,被塔大學生昵稱為“胡楊公主”的李志軍教授,正在課堂上講解胡楊的習性。

1983年,李志軍進入塔里木大學植物科學學院園林系果樹專業學習,畢業後因成績優異留校任教,如今已是國內胡楊研究領域的領軍人。“我們的團隊能走到今天,離不開理想信念的支撐。”李志軍說,一次在輪台縣輪南鎮考察,鎮上只有一家簡陋的旅社,窗戶玻璃是破的,也沒有窗簾,甚至門鎖都是壞的,她和同伴用床頂著門和衣而臥。“大風刮了一晚上,早上醒來我們幾乎成了‘兵馬俑’。”

“我們的大學,是在胡楊林中建起來的,胡楊精神是塔大人永遠的精神財富。我們有責任把胡楊研究好、保護好。”李志軍說。

還是在那片胡楊林里,四川小伙程煥良度過了自己的青春年華。1964年,26歲的程煥良從四川大學畢業後,懷著“到邊疆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的雄心壯志,來到塔里木農墾大學(現塔里木大學)當教師。茫茫沙海,用胡楊木做成的簡易課桌和黑板,讓人怎麼也無法與“大學”二字聯系在一起。家人勸他回四川,可他拒絕了。當時,“跳出小家庭,到邊疆去,為邊疆‘添草加木’”的彭加木正是感召一代年輕人奔赴邊疆的精神偶像。程煥良常用彭加木那句名言激勵自己︰我願一輩子做一顆鋪路的石子,讓別人踏在自己的背上走過去。

就這樣,程煥良和其他師生一起,天當房,地當床,田野做課堂;手拿筆,肩扛鋤,大地寫文章。他把一輩子奉獻給這座校園。今年80歲高齡的他還是學校“胡楊精神”講師團成員,每學期堅持三次以上宣講。“我要告訴年輕人,無論走多遠,都不能忘本。”

塔里木大學黨委書記趙光輝說,對塔里木大學而言,這個“本”就是服務南疆、服務兵團屯墾戍邊事業。

胡楊的種子雖小,但卻有著即使身處大漠也要成長成材的信念。如同每一個塔大人的夢想,雖然渺小,但卻與家國夢想相呼應。

“無論是開發塔里木,還是助力改革開放,塔大人始終以赤子之心和強烈的家國情懷回應祖國的召喚,堅決履行好國家賦予的神聖使命。新時代,我們要把教書育人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治疆方略和對兵團的定位要求結合起來,圍繞新疆工作總目標,始終堅持用胡楊精神育人、為興疆固邊服務。”趙光輝說。

距離繁華很遠,卻離鄉村很近、離各族群眾很近

60年前的仲夏,一隊輕騎在蜿蜒的塔里木河畔揚鞭飛馳。奔上一座沙山,為首的將軍揮動馬鞭一指︰“這里,就在這里給南疆人民建一所大學!”這位將軍就是王震。

難以想象,60年來,這所大學竟像扎根戈壁荒漠的胡楊樹那樣,把根深深扎在了南疆大地,把遒勁的枝干伸向四面八方,開枝散葉、播種希望。

12月17日上午,喀喇昆侖山深處的阿克托尕欄桿村,前方河道橫亙,沒有路了。岳士芳揣著文件夾跳下車,揚起一片塵土。這是位于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大同鄉的一個深度貧困村,岳士芳來這里走訪貧困戶。

岳士芳,塔大新聞系2002屆專科畢業生,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扶貧辦干部。大學畢業她來到這里,在離縣城165公里的馬爾洋鄉當了兩年支教老師。“去鄉里要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冰達阪,大雪封山時,要先騎馬再走路,吃的蔬菜都是靠人背肩扛,有一次粉條把我的棉褲都扎出了洞。”

從鄉村教師到鄉黨委副書記、縣扶貧辦干部,岳士芳默默無聞,甚至在同學中完全“失聯”。“今年校慶時,我才輾轉打听到她的情況,真難以想象,當年班里最柔弱的丫頭,在帕米爾高原扎下了根,一待就是16年。”岳士芳當年的班主任肖濤感慨道。

“距離樹干一米範圍內,不能深翻,要淺耕,以免傷到水平根系……”12月13日上午,兵團第一師十一團四連副連長張立春,正在職工文成田家的紅棗地里,講解紅棗越冬技術要點。家在黑龍江的他從塔大畢業後,已在基層連隊工作三年多,去年又考取了母校的在職研究生,“希望能更好地為連隊、為團場服務。”

塔大還有一群最像農民的教授,他們走出校園,一腳就踏進了農田;邁出實驗室,一腳就跨進了老百姓的羊圈、牛圈。塔大距離繁華很遠,但是卻離鄉村很近、離各族群眾很近。

60年,6萬多名優秀畢業生,85%留在新疆,68.5%扎根南疆,內地生52%留在新疆工作。這一組鮮活的數據飽含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的鮮明導向,是塔大人踐行“艱苦奮斗、自強不息、扎根邊疆、甘于奉獻”胡楊精神的生動注腳。

把胡楊精神落實到立校辦學每一個環節

“發揚胡楊精神不是一句空話。作為石河子大學和塔里木大學首批共同培養的學子,我們應當以滾燙的熱心來學習專業知識,以堅毅的恆心來提升專業能力,以醫者的仁心對待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12月12日下午,在塔里木大學醫學院“用胡楊精神育人、為興疆固邊服務”主題團日活動中,臨床醫學專二班學生張月明的一席話,讓副校長張愛萍倍感欣慰。

今年秋季,塔里木大學迎來全國各地的110名醫學專業新生。這也是塔大與石河子大學聯合培養的第一批醫學人才。自此,塔里木大學有了醫學院。

12月14日,塔里木大學“胡楊科學講堂”首次開講,省部共建中亞高發病成因與防治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溫浩成為首位受邀講學的學者。

“人是需要一些精神的,胡楊精神、職業精神、大愛精神、志願精神,作為塔大培養的首批醫學生,更需要把這些精神融入思想靈魂。”講台上,溫浩娓娓道來,講台下,張月明和同學們听得認真。

塔里木大學校長張傳輝透露,目前塔里木大學正致力于打造“胡楊品牌”,建設“胡楊大學”。不僅將建設胡楊公園、胡楊廣場、胡楊劇場,開辦“胡楊科學講堂”“胡楊文化講堂”,還將建成胡楊精神研究中心,打造一批“胡楊精品課程”,選樹一批“胡楊教師”,把胡楊精神落實到立校辦學的每一個環節中。

12月15日,在塔里木河畔微露的晨光里,大四學生陳柄潤和他的維吾爾族兄弟阿卜都薩拉木•阿不都熱西提肩並肩一同走進圖書館,為即將到來的考試做準備;李青教授正趕往墨玉縣,準備開展精準脫貧的社會調研……這樣的塔大故事,每天都在發生。

在張傳輝看來,中華民族精神是胡楊精神的文化淵源,中國共產黨的革命精神是胡楊精神的根基,兵團精神是胡楊精神的沃土。“新時代發揚胡楊精神,就是要初心不改,繼續扎根南疆大地辦大學,大力培養愛國愛疆、擔當奉獻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讓祖國放心,讓人民滿意。”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