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新時代 新作為 新篇章  
于田縣阿熱勒鄉拜什托格拉克村——

因地制宜謀發展 玫瑰花香飄四方

2019年03月07日 02:55:18 來源︰ 新疆日報2019-03-07 A01版

今日,新疆日報社(新疆報業傳媒〈集團〉有限公司)兩會融媒體產品“報告總書記脫貧有信心”欄目播出《我們村的就業故事》。

南疆發展要因地制宜,糧食、棉花、果業、牧草業和畜牧業覆蓋絕大多數農戶,要教會農牧民先進生產技術和市場經營方式,幫助農民增加收益。 ——習近平

□本報記者/隋雲雁

2月16日上午,于田縣處處陽光明媚,雖然大地尚未返青,但煦暖的微風已經有了春天的味道。于田縣阿熱勒鄉拜什托格拉克村村民阿孜古麗•斯拉木站在自家門口望著對面的土地,盤算準備好的肥料夠不夠。再過幾天,她就能把埋在土里過冬的玫瑰花枝挖出來了。

依托當地深加工企業,阿孜古麗種的玫瑰花走上了產業發展之路,貧困已經甩在身後,未來生活更加美好。這是當地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因地制宜發展產業,幫助農民增收脫貧的生動實踐。

■玫瑰花開幸福來

“大力發展玫瑰花深加工產業,帶動當地農民增收。”

拜什托格拉克村位于沙漠邊緣、克里雅河畔,當地人有種植玫瑰花的習慣。阿孜古麗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種玫瑰,她結婚後也和丈夫一起種。

種了玫瑰做什麼?除了做一些到來年也吃不完的玫瑰花醬、泡不完的玫瑰花茶,幾乎沒有別的用處。親朋好友家也種,送人都送不出去,那時的玫瑰花只能在村里靜靜地綻放。

如今,阿孜古麗家的土地種出了村里最值錢的玫瑰花,新鮮花苞和花朵賣出了好價錢,因為這里有了玫瑰花深加工產業。到收獲季節,當地龍頭企業——新疆于田瑰覓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和田地區的玫瑰花加工企業都會派人來收購玫瑰花,阿孜古麗家的4畝地去年僅靠種玫瑰花就掙了4.5萬元。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因地制宜,把培育產業作為推動脫貧攻堅的根本出路。全國人大代表、新疆于田瑰覓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阿迪力•阿不都熱扎克說︰“我們的企業通過大力發展玫瑰花深加工產業,打造全產業鏈,帶動當地農民增收。”

阿迪力說,公司產品集玫瑰花香料、食品、化妝品、醫藥、日用品于一體,有花茶、精油、純露等58種產品,通過線上、線下渠道銷往疆內外。

“在當地土壤環境下生長的玫瑰花產量高、藥效好。”阿迪力說。阿孜古麗和村民們種的玫瑰名字頗有詩意——“沙漠玫瑰”,阿孜古麗做夢也沒想到玫瑰花居然變得這麼值錢。

“我們要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考察新疆時的重要講話精神,以玫瑰花產業為依托,帶動更多的村民脫貧致富,為打贏脫貧攻堅戰作出應有的貢獻。”阿迪力的話鏗鏘有力。

■農民和市場對接了

“產業發展了,看得見摸得著的收益最有說服力。”

目前,于田縣的玫瑰花種植面積達4.4萬畝,今後還將繼續擴大種植規模。農民的種植熱情,緣于嘗到了和市場對接的甜頭。這一點,拜什托格拉克村第一書記、神華新疆能源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玉山•烏麥爾體會最深。

2002年,公司的前身烏魯木齊礦務局對口扶貧阿熱勒鄉,當時鄉里就想發動村民搞玫瑰花種植。于是,該單位籌資30萬元買來苗木,一家一家發到農戶手中。

但是結果令人失望,農民不願意大量種植,最大的原因是沒信心。

阿孜古麗家當時也種了玫瑰,但等玫瑰花盛放季節到來,花根本賣不出去。收購花的人少、量也小,收購價每公斤還不到1元錢。失望之余,阿孜古麗和一些村民把玫瑰都拔了。

村子人多地少,土地貧瘠,農民靠種地和臨時打工維持生活。“發展特色種植不僅要因地制宜,還必須依托深加工提升農產品價值。只要農民和市場對接了,有了發展前景,自然就有了動力。”玉山說,現在,經過市場洗禮,村民的觀念改變了。

2010年,阿孜古麗重新種了玫瑰花,但前些年收益不高。隨著玫瑰深加工產業發展,玫瑰花價格從2016年開始持續走高,去年她家的沙漠玫瑰畝均收入超過萬元,賽過了其他花農。“我在村里參加過培訓,按照要求精心施肥剪枝。如果說有什麼秘密,就是勤學科技和吃苦耐勞。”阿孜古麗的笑容格外燦爛。

有人覺得剪掉枝子很可惜,而阿孜古麗已經從實踐中認識到精修花枝對產量的意義。有些人家的花田雜草比花還高,她的地里幾乎沒有野草。玫瑰采摘時節,她每天凌晨5時起床,趕在太陽升起、花朵開放之前,戴著頭燈在地里尋覓采摘玫瑰花苞,花朵每公斤20元,而花苞是40元。阿孜古麗會算賬,肯吃苦,收益自然就高。

鄉村振興,產業興旺是重點。產業是發展的根基,產業興旺,農民收入才能穩定增長。“過去窮就窮在觀念上,說破嘴皮子都不行,現在產業發展了,看得見摸得著的收益最有說服力。”這些變化讓玉山感到十分振奮。

玉山告訴記者,玫瑰花是套種在莊稼地和果園里的,每年5月底開花,6月中旬就收獲完畢,不影響正常種植和務工就業。

■思想開竅路子就寬了

“日子好了,就有了盼頭,有了追逐夢想的動力。”

阿孜古麗家有7間房,木雕房梁,裝修精致,床上和地上都鋪了地毯,長長的茶幾擺滿了各色點心干果,還有新鮮水果。她穿著毛衣裙子,燙了卷發,耳環和手鐲都很漂亮。“手鐲是銀的,耳環也不貴,我有一套不錯的黃金首飾,擔心干活時會丟掉,就沒戴。”她悄悄告訴記者。

阿孜古麗帶記者四處看,側面的房間里放著冰櫃、洗衣機;院子里停放著兩輛電動車,是她和丈夫的代步工具;如果需要拉東西,家里那輛帶車廂的三輪摩托車就派上用場了。

回首過去的日子,阿孜古麗搖搖頭說,一家人以前住在土平房里,最值錢的東西是一台電視機和一塊4平方米的小地毯。那時候手里幾乎沒有捏過錢,也很少為自己買東西。家里沒錢了就扛一麻袋麥子去巴扎賣掉,給孩子買生活用品,基本當場就花完了。

說話間,阿孜古麗的丈夫斯迪克•依敏下班回來了。他去年開始在附近的磚廠上班,一個月工資三四千元。“以前日子那麼窮,為什麼沒想過去打工掙錢呢?”記者問。斯迪克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說︰“人窮的時候,腦子是空的。”

以前斯迪克沒想過要努力,更沒有離開土地的勇氣。“現在大家日子好了,就有了盼頭,有了追逐夢想的動力。”玉山說。

產業發展充分調動了村民的積極性,提高了發展能力,發揮了主體作用。“感謝黨的惠民政策,幫我們的玫瑰花找到了市場,引導我們的思想開了竅,還創造條件讓我們多多掙錢。”阿孜古麗說。

這位勤快的農村婦女從去年8月開始在村里的夜市賣麻辣串,每晚有100元的純收入。“我養了5只羊,還有1頭牛在村里的托牛所。”阿孜古麗還要發展庭院經濟,讓賺錢的渠道越來越多。(鏈接地址

作者︰ 責編︰ 趙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