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最新動態>> 新聞聚焦  

新疆的人口發展

2021年09月28日 05:06:02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9月26日電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6日發表《新疆的人口發展》白皮書。全文如下︰

 

新疆的人口發展

 

中華人民共和國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2021年9月

 

  目錄

 

  前言

 

  一、新疆人口發展的歷史

 

  二、新疆人口的現狀

 

  三、維吾爾族人口的發展

 

  四、新疆人口發展的現實必然性

 

  五、新疆人口發展的趨勢

 

  六、關于境外反華勢力炒作的幾個問題

 

  結束語

 

  前言

 

  人口是社會生活的主體,是人類社會存在和發展的前提。人類的一切經濟社會活動都與人口密切相關,人口發展關乎經濟發展、社會和諧、民族興衰、國家安全。

 

  新疆地處中國西北、亞歐大陸腹地,自古以來就是多民族聚居地區。公元前60年,西漢中央政權在新疆地區設立西域都護府,標志著新疆地區正式納入中國版圖。2000多年來,新疆地區眾多民族經過誕育、分化、交融,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合共生關系和多元一體格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新疆經濟社會發展落後,人口規模小,人口素質低,人均預期壽命短。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新疆人口特別是少數民族人口數量快速增長,人口素質不斷提升,人均預期壽命大幅提高。今日新疆,經濟社會全面發展,社會大局持續穩定,各族人民安居樂業,人口發展均衡健康。

 

  一、新疆人口發展的歷史

 

  新中國成立前,新疆生產力水平低下,生產方式落後,各族人民深受外國侵略勢力、封建剝削階級和宗教特權階層的壓迫,生活極端困苦,生命毫無保障,人口增長緩慢。據考證,從公元前60年到公元18世紀中期的1800多年間,新疆地區人口一直沒有突破100萬。受戰亂等因素影響,1762年設立伊犁將軍時,新疆人口不足30萬。1884年,新疆建省。《湘軍志》記載,1887年新疆人口183.9萬人。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時,人口達到433.34萬人。

 

  新中國成立後,新疆人口發展進入嶄新的歷史時期。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特別是醫療衛生條件的改善,新疆人口死亡率快速下降,自然增長率大幅上升。在國家大力開發建設邊疆、促進民族地區加快發展等方針政策的引領下,大批知識分子和青年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奔赴新疆,支援邊疆建設。在人口自然增長與人口流入雙重因素的作用下,新疆人口迅速增長。1953年第一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新疆人口達到478.36萬人;1964年第二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新疆人口總量727.01萬人,11年間,新疆人口增加248.65萬人,年均增長率3.88%。到1978年中國實行改革開放前,新疆人口總量已增加到1233.01萬人,比1949年淨增799.67萬人,年均增長率3.67%。

 

  1978年後,新疆人口進入穩步增長階段。根據全國人口普查數據,1982年新疆人口總量1308.15萬人,1990年增加到1515.69萬人,淨增207.54萬人,年均增長率1.86%;2000年達到1845.95萬人,比1990年淨增330.26萬人,年均增長率1.99%。

 

  21世紀以來,新疆人口進入平穩增長階段。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新疆人口達到2181.58萬人,比2000年增加335.63萬人,年均增長率1.68%;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初步匯總數據顯示,新疆人口達到2585.23萬人,比2010年增加403.65萬人,年均增長率1.71%。2000年至2020年這一階段,新疆人口增長有所放緩,但年均增長率仍比全國平均水平高出1.15個百分點。

 

  從少數民族人口增長看,歷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1953年,新疆少數民族人口445.15萬人,1964年增加到494.89萬人,淨增49.74萬人,年均增長率0.97%;1982年779.75萬人,與1964年相比,淨增284.86萬人,年均增長率2.56%;1990年946.15萬人,與1982年相比,淨增166.4萬人,年均增長率2.45%;2000年1096.96萬人,與1990年相比,淨增150.81萬人,年均增長率1.49%;2010年1298.59萬人,與2000年相比,淨增201.63萬人,年均增長率1.7%;2020年1493.22萬人,與2010年相比,淨增194.63萬人,年均增長率1.41%。

 

  二、新疆人口的現狀

 

  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初步匯總數據顯示,新疆總人口2585.23萬人,漢族人口1092.01萬人,少數民族人口1493.22萬人。與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10年間,新疆人口增速居全國第4位,人口增量居全國第8位,人口總量的排位由第25位上升到第21位。

 

  從性別結構看,新疆人口中,男性人口1335.44萬人,佔總人口的51.66%;女性人口1249.8萬人,佔總人口的48.34%;總人口性別比(每100名女性相對應的男性人數)為106.85,與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基本持平。

 

  從年齡結構看,新疆0-14歲人口580.62萬人,佔22.46%;15-59歲人口1712.92萬人,佔66.26%;60歲及以上人口291.7萬人,佔11.28%。與2010年相比,0-14歲人口比例上升2.01個百分點,60歲及以上人口比例上升1.62個百分點。與全國平均水平相比,新疆0-14歲人口比例比全國的17.95%高4.51個百分點;60歲及以上人口比例比全國的18.7%低7.42個百分點,人口的老齡化程度相對較低。

 

  從受教育程度看,新疆15歲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2010年9.27年提高至2020年10.11年,比全國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9.91年高出0.2年,居全國第10位。與2010年相比,每10萬人口中擁有大學文化程度的由10613人增加到16536人;擁有高中文化程度的由11669人增加到13208人;擁有初中文化程度的由36241人降低至31559人;擁有小學文化程度的由30085人降低至28405人。

 

  從健康水平看,新疆人口2019年平均預期壽命74.7歲,比2010年提高2.35歲。嬰兒死亡率、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孕產婦死亡率分別由2010年的26.58 、31.95 、43.41/10萬降至2020年的6.75 、10.91 、17.89/10萬。2019年每千人執業醫師數和醫療衛生機構床位數分別達到2.7人和7.39床,分別比2010年增加了0.58人和1.93床。

 

  從城鄉和流動人口結構看,2020年新疆城鎮人口1461.36萬人,鄉村人口1123.87萬人,分別佔總人口的56.53%、43.47%。與2010年相比,城鎮人口增加527.79萬人,鄉村人口減少124.13萬人,城鎮人口比例上升13.73個百分點。新疆流動人口805.14萬人。其中,疆內流動人口466.07萬人,跨省流入人口339.07萬人。與2010年相比,流動人口增加406.11萬人,增長101.78%。

 

  從區域分布看,新疆現有14個地(州、市),其中,北疆9個、南疆5個。歷史上,南北疆人口數量相差較大,南疆人口一度佔全疆人口的三分之二以上。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南北疆人口分布趨于平衡。2020年,北疆人口1330.91萬人,佔總人口的51.48%,比2010年的1135.29萬人,增加195.62萬人;南疆人口1254.32萬人,佔48.52%,比2010年的1046.29萬人,增加208.03萬人。

 

  三、維吾爾族人口的發展

 

  新中國成立以來,新疆進入和平發展時期。1955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黨和國家在新疆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堅持各民族一律平等,實施一系列特殊扶持政策,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人口進入了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時期。

 

  從人口增長看,新疆維吾爾族人口持續增長。根據歷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維吾爾族人口1953年為360.76萬人,1964年399.16萬人,1982年595.59萬人,1990年719.18萬人,2000年834.56萬人,2010年1000.13萬人,2020年1162.43萬人。每兩次普查間淨增人口分別為38.4萬人、196.43萬人、123.59萬人、115.38萬人、165.57萬人、162.3萬人,年均增長率分別為0.92%、2.25%、2.38%、1.5%、1.83%、1.52%。上述數據表明,新中國成立後,維吾爾族人口總體保持較高增長水平,與新疆人口發展的趨勢基本一致。

 

  進入新世紀以來,維吾爾族人口從2000年的834.56萬人增長至2020年的1162.43萬人,年均增長率1.67%,遠高于同期全國少數民族人口年均增長率0.83%的水平。

 

  從年齡結構看,維吾爾族人口與全疆人口相比,年齡結構輕。2020年維吾爾族0-14歲、15-59歲、60歲及以上人口佔比分別為30.51%、60.95%、8.54%。2020年全疆0-14歲、15-59歲、60歲及以上人口佔比分別為22.46%、66.26%、11.28%。

 

  從受教育程度看,維吾爾族受教育水平不斷提高。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維吾爾族每10萬人中擁有大學文化程度的人口為8944人,與2000年相比增加6540人,15歲及以上人口受教育年限從2000年的7.06年提高到2020年的9.19年。

 

  從區域分布看,維吾爾族人口主要分布在喀什、和田、阿克蘇、克州等南疆四地州。據2020年全國人口普查數據,南疆四地州維吾爾族人口佔當地人口的83.74%,佔全疆維吾爾族人口的74.01%。其中,喀什、和田等地區,維吾爾族人口在200萬以上,阿克蘇地區接近200萬。

 

  四、新疆人口發展的現實必然性

 

  新疆的人口發展,伴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現代化進程,經歷了高出生、高死亡、低增長到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長,正在向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長轉變,是經濟社會發展、政策法規實施、婚育觀念轉變等多重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符合世界人口發展的普遍規律。

 

  從經濟社會發展看,新中國成立以來,新疆各項事業取得巨大成就。國內生產總值從1952年的7.91億元增長到2020年的13797.58億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從1952年的166元提高到2020年的53593元。教育事業穩步發展。1949年,新疆僅有1所大學、9所中學、1355所小學,學齡兒童入學率只有19.8%,文盲率在90%以上。經過70多年的發展,新疆已形成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完整教育體系。至2020年,村村建有幼兒園,小學3641所、普通中學1211所、中等職業學校(不含技工學校)147所、普通高校56所、成人高校6所,學前教育毛入園率達到98%以上,小學淨入學率達到99.9%以上,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5%以上,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到98%以上。阿克蘇、克州、喀什、和田四地州實施從幼兒園到高中的15年免費教育。1951年至2020年,累計培養高校畢業生211.5萬人,其中少數民族學生76.7萬人,佔36.3%。全民健康水平大幅提升。新中國成立前,新疆醫療衛生事業極其落後,只有醫療機構54個、病床696張,每千人擁有病床0.16張、醫生0.019名。至2019年,新疆醫療衛生體系全面形成,醫療機構遍布城鄉,共有18376個醫療機構、186426張病床。嬰兒死亡率由1949年的400 以上降至2020年的6.75 ,人均預期壽命由1949年的不到30歲提高到2019年的74.7歲。

 

  從政策法規實施看,中國實行計劃生育經歷了先內地後邊疆、先城市後農村、先漢族後少數民族的過程,對少數民族執行有別于漢族的相對寬松政策。新疆依據國家法律法規,結合本地實際制定計劃生育相關政策。20世紀70年代初,在漢族人口中先實行計劃生育;80年代中後期,開始在少數民族中鼓勵計劃生育。1992年發布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計劃生育辦法》明確規定,漢族城鎮居民一對夫妻生育1個子女,農牧民可生育2個子女;少數民族城鎮居民一對夫妻可生育2個子女,農牧民可生育3個子女;人口較少民族不實行計劃生育。這一差別化生育政策是新疆少數民族人口保持較快增長的重要原因。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各族群眾生育意願趨同,2017年新疆修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規定各民族實施統一的計劃生育政策,即城鎮居民一對夫妻可生育2個子女,農村居民一對夫妻可生育3個子女。根據國家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律政策調整情況,新疆還將進一步調整和完善本地人口與計劃生育法規政策。新疆在實行計劃生育過程中,始終堅持保障婦幼健康、預防降低出生缺陷、提高家庭生活質量等理念,越來越多的群眾知情自主選擇安全、有效、適宜的避孕節育措施,育齡婦女自願接受輸卵管結扎術和宮內節育器放置術,大大減輕了各族婦女非意願妊娠和頻繁生育負擔。

 

  從婚育觀念看,在過去相當長一個時期,新疆尤其是南疆地區,由于宗教極端主義滲透時間長、影響範圍廣、毒害程度深,大量群眾被套上沉重的精神枷鎖,正常的社會生活受到嚴重干擾,不少少數民族群眾在婚姻、家庭、生育等方面深受影響,早生早育、多生密育成為普遍現象。近年來,新疆依法開展去極端化工作,宗教極端主義干預行政、司法、教育、婚姻、醫療等現象得到有效遏制,各族群眾對宗教極端思想危害性的認識明顯提高,婚姻、生育、家庭觀念積極轉變,婦女經濟、社會和家庭地位不斷提高,各族婦女有更多機會接受中高等教育、參與經濟社會活動,婦女就業人數和比例大幅提升。僅以2019年為例,新疆城鎮新增婦女就業22.81萬人,佔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的47.43%。晚婚晚育、優生優育日益深入人心,並成為社會新風尚。

 

  五、新疆人口發展的趨勢

 

  隨著新疆社會穩定紅利的持續釋放,未來一個時期,新疆人口特別是少數民族人口將保持穩步增長,人口規模持續擴大,人口素質不斷提高,人口流動趨于活躍。

 

  在人口數量方面,新疆少數民族年齡結構相對較輕,育齡婦女規模較大,少數民族人口的增長仍具潛力。隨著新疆落實國家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3個子女政策,並配套實施積極生育支持措施,將有利于促進人口總量穩步增長。

 

  在人口素質方面,伴隨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新疆教育將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教育改革進一步深化,學前教育普及普惠,義務教育均衡發展,高中階段教育全面普及,職業教育擴容提質,高等教育實力提升,各族群眾受教育程度不斷提高。新疆衛生健康體系日趨完善,城鄉醫療設施條件顯著改善,各族群眾享有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務,人口健康素質全面提升。與此同時,新疆將貫徹落實並不斷完善婦女權益保障各項法律政策,深入實施婦女發展綱要,持續改善婦女發展環境,促進男女平等,提升各族婦女綜合素質,倡導現代文明生活方式,使廣大婦女徹底擺脫宗教極端主義桎梏,積極參與社會經濟生活,實現自身價值,共享發展成果。

 

  在人口流動方面,新疆生活著漢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等56個民族,呈現“大雜居、小聚居、交錯雜居”的特點。新疆深入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到2035年基本實現城鎮化,一批新興城市將相繼建成,城市規模不斷擴大,城市聚集人口的效應不斷顯現。各民族廣泛交往、全面交流、深度交融,相互嵌入式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更趨完善成熟。受市場導向等因素影響,以上學、務工、經商、旅游等為目的的自發自願人口流動,在城鄉之間、南北疆之間、疆內外之間將更加頻繁活躍。加之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深入推進,以及新時代西部大開發帶來新機遇,新疆豐富的資源和區位優勢將吸引更多外來人口前來投資興業和居住生活。

 

  未來的新疆,社會更加和諧穩定,經濟更加繁榮發展,就業更加充分,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明顯提高,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更加健全,各族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增強,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美好。

 

  六、關于境外反華勢力炒作的幾個問題

 

  近年來,境外反華勢力大肆炒作“強迫勞動”“強制絕育”“親子分離”“文化滅絕”“宗教迫害”等謬論,瘋狂歪曲抹黑新疆,攻擊詆毀中國政府的治疆政策,妄圖給中國扣上“種族滅絕”的帽子,妖魔化中國。世人皆知,聯合國大會1948年通過的《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對“種族滅絕”有明確規定,“系指蓄意全部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對滅絕種族罪的認定,需要由有管轄權的國際司法機構嚴格依照相關公約和國際法規定的要件和程序進行。中國政府依法保障新疆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各項權利的鐵的事實與境外反華勢力的構陷形成鮮明對照。

 

  1.所謂“強迫勞動”

 

  境外反華勢力肆意編造“強迫勞動”謊言,抹黑中國反恐、去極端化工作,打壓新疆棉花、番茄、光伏等產業,破壞中國參與全球產業鏈合作,進而剝奪新疆各族群眾的勞動權、發展權,妄圖使其處于封閉落後的貧困狀態,進而在新疆制造混亂。

 

  事實上,新疆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高度重視勞動就業和社會保障工作,大力實施積極的就業政策,充分尊重勞動者意願,依法保障公民勞動權利,積極踐行國際勞工和人權標準,落實勞動保障法律法規,維護勞動者合法權益,努力使各族群眾都能通過辛勤勞動創造幸福生活、實現自身發展。2014年至2020年,新疆的勞動就業總人數從1135.24萬人增加到1356萬人,增長19.4%;年均新增城鎮就業47萬人,其中,南疆地區14.91萬人,佔31.72%;農村富余勞動力年均實現轉移就業281.82萬人次,其中,南疆地區173.14萬人次,佔61.44%。

 

  新疆在反恐和去極端化斗爭中依法設立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以下簡稱教培中心),與世界上許多國家推行的去極端化中心、社區矯正、轉化和脫離項目等,在本質上沒有區別。實踐證明,這是預防性反恐和去極端化的成功探索,完全符合《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聯合國《防止暴力極端主義行動計劃》等一系列反恐決議的原則和精神。教培中心提升了學員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能力和就業能力,增強了學員的國家意識、公民意識、法治意識。2019年10月,教培中心學員全部結業。結業學員或自主擇業、或自主創業、或在政府幫助下就業,大都實現了穩定就業。

 

  一直以來,新疆各族勞動者包括教培中心結業學員,都是根據自己的意願選擇職業,並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等法律法規,本著平等自願、協商一致原則,與有關用工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獲得相應報酬,不存在任何強迫行為。

 

  2.所謂“強制絕育”

 

  境外反華勢力采取數據造假、無中生有、妄加揣測、玩弄數字游戲等手段,炮制虛假報告,誣稱“新疆對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采取強制性計劃生育政策抑制其出生率”,旨在進行“人口滅絕”。

 

  眾所周知,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憲法法律明確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公民有生育的權利,也有依法實行計劃生育的義務。中國的計劃生育技術服務一直堅持國家指導和個人自願相結合的原則,公民享有避孕方法的知情選擇權。新疆依法實行計劃生育,嚴厲禁止強制節育、強制孕檢等行為,各族群眾是否采取避孕措施、采取何種方式避孕,均由個人自主自願決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干涉。廣大婦女享有根據自己身體及家庭情況選擇節育的自主權。隨著婦女地位的提高和婚育觀念的轉變,越來越多的婦女傾向于晚婚晚育、少生優生,選擇長效避孕措施。一系列數據顯示,新中國成立以來維吾爾族人口增長長期保持較高水平,人口規模持續擴大,所謂“抑制出生率”“人口滅絕”完全是無稽之談。

 

  3.所謂“親子分離”

 

  境外反華勢力謊稱,新疆“為實施大規模拘禁行動,設置寄宿制學校”,“阻止維吾爾族父母、親戚或社區成員撫養其子女”,制造“代際分離”,“同化”維吾爾族。

 

  事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受教育的權利和義務。公民不分民族、種族、性別、職業、財產狀況、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機會。《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也規定,縣級人民政府根據需要設置寄宿制學校,保障居住分散的適齡兒童、少年入學接受義務教育。設立寄宿制學校,是中國義務教育階段的通行做法。2020年全國小學寄宿生1087.8萬人,佔小學在校生的比例為10.14%;初中寄宿生2301.17萬人,佔初中在校生的比例為46.83%。新疆地域遼闊,總面積166.49萬平方公里,村鎮距離較遠,一些農牧區的群眾居住分散,家長接送孩子上學不便。開展寄宿制教育有利于鞏固義務教育普及水平、實現教育均衡發展,有利于集中優質教育資源,保障教學質量,同時大大減輕學生家庭負擔。寄宿制學校學生周一至周五在校,周末及節假日在家,有事可隨時請假。學生是否寄宿,完全由家庭自願選擇。所謂“親子分離”,完全是歪曲事實、造謠污蔑。

 

  4.所謂“文化滅絕”

 

  境外反華勢力捏造事實,誣稱新疆推廣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旨在“同化”少數民族,消滅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和文化傳統,實施“文化滅絕”。

 

  人所共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國家主權的象征,學習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每個公民的權利和義務。不僅中國如此,世界其他國家也是如此。學習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有利于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推動各民族發展進步。中國政府大力推廣和規範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依法保障各民族使用和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的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明確規定“民族自治地方以少數民族學生為主的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從實際出發,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本民族或者當地民族通用的語言文字實施雙語教育”。

 

  新疆依法開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同時在中小學開設了維吾爾語、哈薩克語、柯爾克孜語、蒙古語、錫伯語等課程,充分保障了少數民族學生學習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有效促進了少數民族語言文化的傳承發展。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在教育、司法、行政、社會公共事務等領域得到廣泛使用。

 

  中國政府高度重視各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保護和發展。新疆加強文物資源保護傳承,交河故城、克孜爾石窟等6處文物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樓蘭古城等133處文物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9000余處不可移動文物得到有效保護。新疆積極搜集、保護、搶救了一批各民族古籍,如翻譯出版了瀕于失傳的《福樂智慧》,整理出版了蒙古族史詩《江格爾》等多種民間口頭文學作品。依托民族樂器制作技藝,維吾爾族桑皮紙制作技藝、地毯織造技藝、哈薩克氈繡和布繡項目設立了4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示範基地。“新疆維吾爾木卡姆藝術”“瑪納斯”“維吾爾族麥西熱甫”等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和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新疆堅持尊重差異、包容多樣、相互欣賞,充分尊重和保護各種民俗文化,實現多元文化和諧共處。“元宵燈會”“麥西熱甫”“阿依特斯”“庫姆孜彈唱會”“那達慕大會”“花兒會”等深受各族群眾歡迎的民俗活動廣泛開展。這一系列事實證明,所謂“文化滅絕”完全是罔顧事實、顛倒黑白。

 

  5.所謂“宗教迫害”

 

  境外反華勢力污蔑新疆限制宗教自由,監視信教群眾的宗教活動,禁止穆斯林封齋,強拆清真寺,迫害宗教人士。

 

  尊重和保護宗教信仰自由是中國政府一項長期的基本國策。《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進行破壞社會秩序、損害公民身體健康、妨礙國家教育制度的活動”。

 

  新疆依照國家憲法法律,保護公民宗教信仰自由,保障正常宗教活動有序進行。信教群眾依照教義、教規和傳統習俗,在宗教場所和自己家進行正常宗教活動,包括禮拜、封齋、過宗教節日等,完全遵從個人意願,不受干涉和限制。新疆翻譯出版了中文、維吾爾文、哈薩克文、柯爾克孜文等多種文字的《古蘭經》《布哈里聖訓實錄精華》等宗教經典書籍,為各族信教群眾獲得宗教知識提供便利。關心關愛宗教人士,將教職人員納入社會保障體系,免費為其購買醫療保險、養老保險、大病保險、人身意外傷害保險等,每年進行健康體檢。重視伊斯蘭教教職人員的培養培訓,新疆現有10所伊斯蘭教院校,培養了一批較高素質的教職人員,有效保障了伊斯蘭教健康有序傳承。

 

  為滿足信教群眾正常宗教需求,新疆通過修繕、新建、遷建、擴建等措施,積極改善宗教場所條件,優化環境布局。政府還出資對清真寺實施“七進兩有”(水、電、路、氣、訊、廣播電視、文化書屋進清真寺,主麻清真寺有淨身設施、有水沖廁所)、“九配備”(配備醫藥服務、電子顯示屏、電腦、電風扇或空調、消防設施、天然氣、飲水設備、鞋套或鞋套機、儲物櫃),極大便利了宗教人士和信教群眾。所謂“宗教迫害”,完全是子虛烏有、惡意中傷。

 

  由上可見,境外反華勢力炒作的所謂新疆“種族滅絕”是徹頭徹尾的謊言,是對中國治疆政策和新疆發展成就的污蔑,是對國際法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的嚴重踐踏。美國等一些國家的反華勢力儼然以“人權衛士”自居,無視自身對印第安人等土著居民犯下種族滅絕罪行的黑暗歷史,無視自身存在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等系統性問題,無視自身挑起戰亂造成他國數以百萬計無辜民眾傷亡的人權污點,以己度人,賊喊捉賊,充分暴露了其在人權問題上的雙重標準和虛偽丑陋的霸權邏輯。

 

  結束語

 

  新疆的人口發展是中國人口發展的縮影,也是新疆發展進步的寫照,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促進少數民族人口健康發展的成功範例。

 

  70余年來,新疆人口快速發展,規模持續擴大,素質不斷提升,人均預期壽命穩步提高,新型城鎮化、現代化加速推進,各族人民團結和諧,共同進步,幸福生活,充分展現了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新疆繁榮發展的光輝歷程。

 

  真理必將戰勝謬誤,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新疆人口的發展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結果,是工業化、現代化的必然結果,是過去任何一個歷史時期無法比擬的,也是任何尊重事實的人士都不會否認的。境外反華勢力編造所謂新疆“種族滅絕”的欺世謊言,企圖蒙蔽國際社會,誤導國際輿論,阻遏中國發展進步,這種用心險惡的圖謀注定不會得逞。

 

  中國政府堅定不移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堅定不移促進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堅定不移貫徹新時代黨的治疆方略,堅持依法治疆、團結穩疆、文化潤疆、富民興疆、長期建疆,努力建設團結和諧、繁榮富裕、文明進步、安居樂業、生態良好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疆。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新疆邁向現代化的進程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阻擋的,新疆的明天必將更加美好!

 

(鏈接地址)

作者︰ 責編︰ 熱西達•馬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