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設頻道
 
社科院
最新動態 | 理論前沿 | 經濟與社會 | 民族與宗教 | 中亞研究 | 新疆歷史 | 社科評論 | 專家著述 |
   
我院主頁 | 馬列所 | 鄧研中心 | 經濟所 | 民族所 | 歷史所 | 宗教所 | 中亞所 | 法學所 | 農發所 | 文學所 | 語言所 | 社會學所
  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社科評論

溫故而知新——看《身邊巨變—新疆百年》有感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6月10日 16:52:02  稿源︰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作者︰ 夏雷鳴

    一個不透光的盒子,這就是照相機。照相機是用感光膠片反景物拍攝下來的攝影器材。我國對光和影像的研究,有著十分悠久的歷史。早在公元前四百多年,我國的《墨經》一書就詳細記載了光的直線前進、光的反射,以及平面鏡、凹面鏡、凸面鏡的成像現象。到了宋代,在沈括所著的《夢溪筆談》(1031至1095年)一書中,還詳細敘述了“小孔成像匣”的原理。19世紀未法國畫家達蓋爾公布了他發明的“達蓋爾銀版攝影術”,于是世界上誕生了第一台可攜式木箱照相機。 為人類記錄歷史創造了一個直觀的、感性的、真實的方式。 這是一個對史學界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技術,從此,歷史可以打破時空的界線,用瞬間的定格,將其真實的面貌原汁原味傳承給後人。

    當時,玩得起照相這玩意兒的不是宮廷官宦貴族,就是豪商巨賈達官貴人,當然還有那些來自西方國家的傳教士們和其他的洋人。20世紀初,一批西方探險家出于種種目的來到新疆,用鏡頭留下了一批反映當時社會和生活的圖片。在照相機沒有普及的當時,拍攝的這些照片資料是彌足珍貴的。

    由自治區黨委政法委、中國社科院邊疆史地中心、自治區綜治辦、自治區教育廳主編,由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的《身邊巨變--新疆百年》彩色掛圖,其中有65張100年前新疆各地拍攝的黑白老照片,還有81張100年後在相同地點拍攝的彩色新照片。

    這65張老照片大多是芬蘭探險家馬達漢1906年至1908年在新疆拍攝完成。當時,這位芬蘭籍俄國軍人受沙皇俄國派遣,從中亞地區進入新疆,後又歷經甘肅、陝西、河南、山西、河北,到達北京,行程14000多公里, 兩年中,他在進行人類學、人文史地考察時拍攝了大量圖片,包括自然景觀、城市風貌、社會現象、各色人物、人體特征、人文景觀等,將歷史定格于老照片。馬達漢並非其真名,而是他的漢語名字,因其騎馬入境,當時清朝在新疆的官員給他起了一個中國名字“馬達漢”,馬達漢原名卡爾•古斯塔夫•埃米爾•曼納海姆,此人後來在二戰之後時期成為芬蘭三軍元帥,並在二戰之後榮登芬蘭總統寶座。堪稱“在新疆活動過的級別最高的間諜”。

    2006年,馬達漢的照片在塵封了一個世紀之後,終于回到了它們當初被拍攝的地方。但是這些照片的“回歸”路卻走了兩年。2004年8月,芬蘭駐中國使館發現了一批重要的照片資料。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邊疆史地研究中心立即派專家前往芬蘭。大使館收集來的由馬達漢拍攝的百年前的照片讓中國專家感到興奮,它們是用世界上第一批膠片照相機拍攝的,其中很多是在新疆拍攝的,這將成為最早記錄新疆的照片。專家們決定收集更多的這類照片。在芬蘭國防部戰爭史委員會和芬蘭駐中國使館的幫助下,專家們訪問了赫爾辛基、圖爾庫、米凱利、羅瓦涅米4座城市近20個單位和參觀點,拜會和造訪了30余位同行或各界人士。收集到了有關馬達漢的研究著作9部及1300余張照片。2006年,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邊疆史地研究中心的專家們帶著其中100多張照片來到了新疆。此前由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與自治區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在新疆軍區聯勤部俱樂部專門開辦過“馬達漢歷史老照片展”。

    西方探險家用鏡頭記錄了新疆大部分地區上個世紀初的生活景象,讓我們一目了然地感知一個世紀前新疆各族人民的衣食住行等生活狀況。 這些圖片,多數攝于1906年,距今正好一百年。《身邊巨變--新疆百年》的編輯者決定以點對點的方式,也就是對應當年老照片顯示的地點,拍攝今天這些個“點”發生了什麼變化。他們歷時1個月時間沿著當年的路線,在當時的拍攝地點,用相同的方式,拍攝一批新照片。

    100年前後在同一地點拍攝的照片形成強烈的反差,每一組照比都給人以震撼,印象最深的是在羅布泊附近的若羌縣米蘭羅布村的變化,在馬達漢的鏡頭里,那時這里一片破敗景象,人們衣衫襤褸。現在生活條件好了,村民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改觀,百歲村民不乏其人,一位104歲的羅布老人(左圖)進入了新照片。

    攝影在本質上也是一種意識形態化的行為,它不可避免地要與一個時代的文化形態、時代精神、社會風尚等多種因素發生關聯。但是,這並不影響老照片主要作為一種歷史見證式的社會記憶方式而存在,而這種見證正是真正構成老照片文化生命力的精華所在。

    在今天這個以視覺消費為主流的時代里,觀察歷史的角度變得日益多元化了,而這又必然導致讀者和觀者解讀歷史或者進入歷史的方式也有所改變。老照片是直觀的、可被瞬間把握的,也是開放和透明的。老照片將歷史瞬間凝固下來,無聲地呈現在觀者面前,就是要讓觀者真正客觀地看待社會歷史,以一種個性化的身份見證歷史。

    與抽象的文字式記憶不同,老照片作為歷史的一種圖像文本,其記憶方式顯然是直觀和感性的。我們能夠真正從觀照老照片的行為中得到關于過去的知識,清楚地了解我們現在正在經歷的生活,根據我們的感受得出我們應該怎樣生活,我們如何珍惜當今的生活。一百年過去了,新疆變化之巨大,難以用文字描述。百年巨變,令人感慨,令人振奮。歷史的真實是抹不去的,它向世界、向人們無聲地展示著新中國的魅力,顯示著中國共產黨領導新疆各族人民共同創造歷史的偉大功績。(相關圖片)

  責編︰ 趙東
網友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不代表本網觀點)
昵稱 匿名發表
內容 查看評論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會科學院 版權所有 未經新疆社科院書面特別授權 請勿轉載使用或建立鏡像 新ICP備07000761號